悉尼明慧中文學校夏令營隨感 (圖)

【光明網】 為培養小弟子們的整體觀念和相互配合的能力,悉尼明慧學校於2001年12月1日至2日在新南威爾士州(NEW SOUTH WALES)南部的風景區KIAMA舉辦了為期兩天的夏令營活動。 11月30日晚,我們即驅車動身。這些小弟子平日除了學習就是參與洪法活動,有時還要參加社區表演。這次有機會出來看海遊山,非常興奮,一路上免不了歡歌笑語。我們投宿在Easts Beach的Caravan Center。那裏風光秀麗,景色迷人。當晚,孩子們分住在三幢房子裏。儘管有些人是頭一次住在一起,但彼此之間並沒有陌生感,相互配合的也很默契,就像一家人一樣。因為人們心裏裝的是同一部法,大法已將大家融在一起了。他們的生活自理能力都比較強,儘管父母不在身邊,也不用大人們操心。如果需要大人的幫助,他們也很有禮貌。第一天的日程安排是早7時開始煉功。我觀察到他們幾乎是同時來到煉功場地,就是說沒人偷懶睡覺,“組織紀律性”比較強。小弟子們煉起功來比較認真,儘管有些人的動作還不太準確。隨行老師已快要臨產,行動有些不便,仍極為認真,不斷地糾正孩子們的煉功動作。 煉完功,小弟子們圍坐在草地上背誦《洪吟》。師父說:“學法得法,比學比修,事事對照,做到是修。”(《實修》),這一下看出高低了。有的小弟子背的很熟,甚至有個話還說不全的小弟子也伊伊啞啞背個不停。兩個不常出來的男孩還需要照著念。老師及時誘導他們:“你們看,人家背的這麼熟,你們還要照著念,要快些趕上來呀。”接下來是遊山。Minnamurra Rainforest是自然生態保護區。搭建在山澗間的小木橋蜿蜒曲折,與參天古樹和潺潺流水配合得天衣無縫。孩子們興致勃勃,走得飛快。負責拍攝的幾位同修一路小跑也趕不上。一路上遊人不斷,小弟子們主動上前散發資料。沒想到,在這裏竟碰上一群華人,看樣子像是台灣來的。這個洪法的機會當然不能錯過。他們也很驚訝在這麼邊遠的地區還能碰到自己的同胞,大部份人接了我們的資料。 來到山頂,一個風雅別緻的涼亭裏一切已準備好了,裏邊桌椅俱全。我們坐下來發正念。有些孩子心靜不下來,或睜著眼睛,或動來動去。事後,我們把這種情況反映給老師,老師表示一定要糾正孩子們發正念時的狀態。 遊山結束,我們來到山腳下燒烤。幾位同修邊等著烤肉,邊相互交流。短暫的交流使我獲益匪淺,又增加了不少大法工作所需的知識。這時兩個小弟子走了過來,發給我們每人一個盤子。我們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原來烤肉已經好了。我們是來照料小弟子們的,結果反倒被他們照料了,不免有些難為情,連聲謝謝。 趁小弟子們去海灘的機會,我們抓緊時間購買當天晚上和第二天的食品。在超市裏,考慮到孩子們的年齡不同,個人口味不同,我們精心挑選了各種食品。一個同修忽然悟到:孩子們是出來鍛煉的,不是出來享受的。買這麼多食物對他們來說不一定有好處,這是人情在干擾我們。另一位同修說:對呀,臨來老師還對他們強調,吃東西不要挑挑揀揀,阿姨做什麼就吃什麼。我們改變了主意,只挑了一些物美價廉又符合兒童營養的食品。在廚房裏,看著女同修忙碌的身影和看著孩子們時露出的慈愛的目光,我的眼睛濕潤了。她們的孩子並沒在這裏,而她們確像對待親生骨肉一樣照料著這些孩子。我還注意到,隨行的老師在回答小弟子的問題時,總是順手撫摸他們的頭髮或臉蛋。無限慈愛寓於其中。 我願意和同修們待在一起。和他們在一起,那種純正祥和的場時時包圍著我。但每當這時我又總是想起國內的同修,想起他們的艱難,想起他們的捨身忘死。雖然我從沒見過他們,卻時時感覺自己的心和他們緊貼在一起。師父說:“我就敢說我們法輪功這塊是淨土。”(《廣州講法》錄音),在跟華人交談時我常說:提起世外桃源,人們總認為是古人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其實世外桃源現在就有,就在法輪大法學員當中。吃完晚飯,小弟子們有的洗盤子,有的擦桌子,有的倒垃圾。配合得井井有條。大法粒子的這種整體精神已在小弟子中體現出來了。白天遊山時,同時遇到幾個遊人,他們自動分散開,有的向這邊的遊人發資料,有的向那邊的發。 天黑前,我們到附近的居民區發資料。整體精神依然體現著,每兩個孩子負責一條街道(後面有大人跟著)。回到住處,老師開始講正法小故事。說的是大陸小弟子父母被抓進勞教所,這兩位小弟子不願意跟反對大法的親戚住一起,堅持自己照顧自己。他們生活相當艱難,有時只能吃鹽水泡飯。我觀察到,小弟子們聽得相當認真,一臉的嚴肅。最後的功課是抄寫新經文。我看到,雖然這些小弟子的中文字寫的不是很好,卻寫的極認真,一筆一劃有板有眼。即使老師不在也毫不懈怠。忙碌的一天就要結束了,小弟子們並不疲倦,仍嘻笑追逐。我悄聲問身旁的一個小弟子:“喜歡出來嗎?”“喜歡。”“下次還想出來嗎?”“想。” 這些小弟子聰明活潑可愛。最難得的是在他們身上時時體現出真、善、忍。他們不自私,甚至懂得先人後己。我做個試驗,一個小女孩在吃小食品,我說給叔叔一塊好嗎?她遞給我一塊。我接受了。當她再吃時又主動遞給我一塊。我說謝謝你,叔叔不要了。有她這份真誠對我來說已經足夠了。這些小弟子在洪法中已經起了不可或缺的作用。他們幫助表演,疊報紙,派資料,徵簽,講真相,甚至有時充當翻譯。當我看到一個話還說不全的小男孩蹣跚著把一份真相資料遞給一位西人時,我被深深地震撼了。他在通往神的這條路上蹣跚地走著,也許師父的法身正悄然飄在他身邊。(註:西尼學員SOS緊急援救行動從Sydney步行至Canberra途中,一位11歲小弟子夜裏見師父法身在房間外面飄。這次夏令營活動,12月2日星期日發正念時,一小弟子看見空中師父大法身,同時有法輪在旋轉。)

Read More

一歲十個月的小詩詩懂得了“真”學會了“忍”

文/悉尼大法弟子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小詩詩才一歲十個月,從很小的時候就已經開始觀察、留意身邊發生的事,大人說的話,甚至於大人的一舉一動。小詩詩非常好學,早早就學會了26個英文字母和10個數字。 小詩詩平常都是由婆婆帶的,婆婆是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小詩詩非常喜歡和婆婆在一起。婆婆不但教小詩詩學習、認字,還教小詩詩明白很多道理。小詩詩很少象一般的小孩那樣撒嬌,或是在得不到什麼時又哭又鬧的。如果大人把道理給她解釋清楚,她都能接受。 一天晚上,婆婆要離開兩天,看著婆婆拿起了行李走向門口,小詩詩也馬上明白了要發生什麼事,急著跑過去拉著婆婆的衣服,不讓婆婆走。小詩詩的媽媽怕小詩詩會哭,趕緊過去抱起小詩詩說:“婆婆不走了,婆婆不走了”,並叫婆婆回到房間裡去,等把小詩詩哄到別的地方,婆婆才悄悄地離開。婆婆猶豫了一下,還是繼續往樓梯走去,小詩詩也被抱著送婆婆到了樓下,看著婆婆離去,小詩詩淚水幾乎流了出來,但是還是忍住了沒有哭出來。等婆婆到了住處,電話鈴就響了,電話裡傳來了小詩詩的聲音,小詩詩帶著兒音跟婆婆說:“婆婆,小詩詩乖乖,小詩詩要睡覺覺了”。 後來婆婆對小詩詩的媽媽講,對小孩教育,不能夠騙。得和他說真話。你騙他多了,他以後再也不知道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大人再說什麼他也不當一回事了,那就沒法教育了。 從這件事使我想到了當今小孩的教育問題。很多家長都說現在的孩子很難教,現在小孩子都很刁蠻,象小皇帝一樣。但是他們沒有想到這責任就在大人身上。師父說:“人就像一個容器,裝進去什麼就是什麼”(《精進要旨》“溶於法中”)。小孩子出生到世上來,在表面這一層是沒有常人不好的觀念的,他是非常純淨的。而在當今社會很多家長卻在不知不覺地把不好的、變異的觀念灌輸給了下一代,如對孩子撒撒慌是無所謂的,特別是對還沒有懂事的孩子,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他們無形之中正在毀著下一代。 把孩子教育好,是父母的天職。修煉的人同化了“真、善、忍”,自然就把這宇宙的特性滲透到了孩子的身上,孩子善良、純真的本性也自然顯露出來。(http://www.dajiyuan.com)

Read More

中國的教育把我們的後代領向何方?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作為教育工作者,我們的任務是艱巨的。現在大陸許多孩子受社會風氣熏染,自私自利,只為自己不為他人著想。下面就略舉幾例。 一次上級號召捐款資助貧困生,有許多同學說:為什麼不為我捐款?說這話的同學臉不紅心不跳,但我們知道大多數說這類話的同學家庭條件都比較好。 老師檢查作業,有同學說作業太多做不完,家長來之後如不滿意就罵人。有時老師想留學生多講一下,學生說別留了,你又不掙錢。 一些老師(可能是多數)不能嚴格要求自己,給學生補課收大量的所謂“×費”。如果孩子不參加補課班,就對孩子不好,上課不提問,找機會多批評,近乎公報私仇。 一些造假的事情被公開:文憑造假、考試造假。目前已發展到考大學抄書、抄本,考前與監考人員搞好關係等。 ……種種不好的現象,處於其中的人們,已經不覺得有什麼不妥了。 教育界的風氣在一日千里的下滑著,大筆的錢投入到造大樓、提高待遇上,到底是在把我們的下一代向什麼地方引導呢?下面的一次班會可能具有代表性。 團支書主持開會討論法輪功。有的同學問團支書,法輪功是什麼?有的學生說他們提倡“真善忍”;學生又問:你怎麼知道的?他說:街上貼的遍地都是。團支書又問“真善忍”是什麼意思。學生說:真就是做真事,說真話,善就是對別人好,忍就是遇事不激動不打不鬧。有人又問:那“國家”打擊法輪功,那“真善忍”是不是也打擊啊?那今後假醜惡就時髦了!說假話就允許了?同學們都笑了。支書氣得到辦公室匯報班會的情景,許多老師都在場,聽完匯報後也笑了。 孩子是天真的,不敢說真話的大人總喜歡背後做一些偷偷摸摸的事情,威脅恫嚇,掩蓋著自己“大人”的邪惡。修煉“真善忍”的人們被誹謗,被管制被趕出教育界被關進監獄甚至被迫害致死。沒有人敢把“真善忍”的真相客觀地教給我們的孩子了。許許多多的班會上,孩子只聽老師沒頭沒腦的批判“真善忍”,不敢做聲,做聽話狀;也有許許多多的討論會,孩子們一邊討論一邊嘲笑,在腦海裏不知不覺的深深留下“這社會沒有好人了”的印象,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 不知不覺中,我們把懷疑、仇恨和不講誠信教給我們的下一代,掩蓋著自己的醜惡,那我們是在幹什麼呢? 在老師忘乎所以的批判“真善忍”時,我看到“做聽話狀”的學生,我很難過;在開會批判“真善忍”時,我看到嬉笑沒有認真的學生們,我心裏也難過。教育把我們的後代領向何方? 希望教育界人士以及官員能夠體恤民情,為我們的孩子著想,為我們的後代著想。不能把大人的用心往孩子心中野蠻地灌輸啊!反對“真善忍”,製造謊言煽動孩子對“真善忍”做人品質的仇恨和不信任,我們的孩子將會變成什麼樣?我們的未來不可怕嗎? (http://www.dajiyuan.com)                   關閉窗口        

Read More

修煉日記: 教育孩子–怎樣體現出為他人著想

文/夢醒 【新光明網】2002年3月31日 星期日 天氣:陰 原來,讓我不到四歲的兒子收拾玩具不是一件輕鬆的事,經常是苦口婆心,見效不大,很多時候都是一場心性的考驗。以前,在讓兒子收拾玩具時,經常說:“玩具玩兒完了就得要收拾好,下次玩兒的時候才能好找,屋子裡要保持整潔,你自己不收拾誰收拾啊,媽媽要收拾一大家子東西,你得學會自己的事情自己幹,媽媽喜歡能幹的孩子。”說了又說,然後還得耐心地鼓勵又鼓勵,然後通常還要幫他收拾一部分才算完。 後來,我察覺出我的問題所在,雖然讓他自己收拾玩具是從為了給孩子培養好習慣的角度出發,但卻沒有完全從為他考慮的角度去說,既然我覺得他還不能理解培養好習慣、好性格的必要,就說了一堆不經大腦,容易想起來的話,其實,這些話裡有很多自私和執著。 那麼怎麼才能體現出為他著想呢? 有一天,我把他的兩箱冒尖兒的玩具,親自收拾了一遍,檢出了一部分大的放到了儲藏間裡,使玩具箱不那麼擁擠,減少收拾擺放的難度。等兒子回來告訴他,媽媽已經把玩具幫你收拾了一遍,以後你要自己收拾,如果收拾不了,媽媽就不會給你再買玩具了,因為買得多了,你會收拾不了。兒子問:“如果收拾得了,你就給我買新玩具?”我說,“如果你自己能收拾得了你的玩具,又如果有合適的玩具,我就會給你買的,但如果你收拾不了,就不給買了,因為自己的玩具應該自己收拾好,買多了,會讓你收拾不了。”兒子說:“好!”,當天玩兒完玩具後,兒子很順利地收拾了它們。然後對我說“看我收拾得這麼好!” 一個星期天,我帶兒子去一家只在星期日開的市場,是附近的居民把家裡用不著的各種東西拿出來賣的一個市場,兒子想得到一件玩具,並且說,我把玩具收拾得那麼好,我想起來,那幾天,兒子確實都很自覺地把玩具收拾得很好,起碼都自己檢到玩具箱裡了,就肯定地大聲說:“是啊!如果有合適的就可以買,但是如果買到家去,多了一件玩具,你能收拾得了嗎?”他說:“能!”我們在一個攤位上,發現了一輛木頭做的小汽車,很漂亮,只需要20便士,於是我就給兒子買了下來。 兒子得到了汽車,有一種自己能處理好問題的踏實感和喜悅感。我知道,他自己主動做事,自己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的意識已經加深了。     

Read More

教孩子重德才會敬老

【新光明網】過去的人提起長輩、先賢是很尊敬、崇敬的。這不僅是人的道德觀念的約束,也是因為人看到長輩、先賢們確有值得晚輩敬仰的地方。不但身體鬚髮受之父母,衣食住行是先輩辛苦換來,而且待人處世的道理也是由先賢們教導的,手藝是先人傳授的,動人的歷史傳說是先輩可歌可泣的事蹟構成的,神佛的教誨也是先輩們一代代傳下來的。古人重德,人們尊敬長者的生活經驗和智慧,而且對貫穿在社會各行各業生活方方面面的重德的教導深信不疑,對先賢、英雄十分敬仰時,社會風氣也會好。 可是現在的孩子還有多少打心裡敬重父母前輩的?尊敬師長的禮貌是一回事,孩子們玩起電腦等新技術產品來往往是長輩人望塵莫及的。現在人們崇尚這些新技術玩藝兒,誰會得多、誰有得多誰是老大,家長也一心希望孩子在社會上有立足之地,鼓勵孩子拼命往這裡頭鑽。也難怪孩子們說老一輩“土”,“過時”,天天泡在這些時尚觀念中,對祖輩傳下來的道德和智慧看得越來越淡了,繼承得越來越少了。傳統的文化就在衰落中了。而當父母親這樣拼命教孩子往裡鑽的時候,除了讓人“可憐天下父母心”,還有什麼可敬之處呢? 關鍵還是看人,人看清楚道德的可敬和重要,才能不被時尚觀念弄糊塗;科技的發展是不重德的,甚至是衝擊人的道德的,但是真正讓人感到幸福的,不正是真誠、善良、寬容和忍讓這些最寶貴的品質嗎?不要逼著孩子一味學技術出人頭地,好好教孩子做個好人,才可能得到孩子們的敬重。教孩子學“真善忍”是最好的方法了。

Read More

漫談獨生子教育

文華 【新光明網】人們都蓄生子教育難,到底難在哪呢?讓我們坐下來靜靜分析一下。 人類繁衍到今天,從古到今都有個“子不教,父之過”的問題,特別是我們中華民族講究家族,不能讓自己的孩子成為“敗家子”,給祖宗丟臉,所以幾千年來如何教育孩子成了我們每代中國人肩上的重任。 與以前一家養六七個孩子,又窮又苦的相比,現在不光經濟條件好,學習資料多,一家除了父母,還有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幫忙,這樣集中人力物力財力只教一個孩子,按理蓄生子教育應比以前輕鬆一百倍,怎麼還變難了呢?大多數家長都明白“嬌慣他就是害了他”的道理,大家都嚴肅認真對待這件事,為什麼還幹不好呢? 其實根本原因是時代變了,外部污染太嚴重了,使家庭對孩子的教育顯得蒼白無力。別說管孩子難,連我們大人管好自己都難。面對社會不良風氣,面對敗壞了的道德,雖說大家不愁吃不愁穿,但心裡總覺得苦,誰都覺得活著難。現在衡量好壞的標準都扭曲了,誰也不知道到底什麼是真正的好了。 現在是想管孩子但又不知道該怎麼管。古時候有“三字經”,有四書五經,有傳統道德觀念,現在大人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對與錯,怎麼教育孩子呢?比如說好孩子不說假話,可現實生活中,你要講真話文革中就當右派,現實生活中就要吃虧,就像法輪功人,說真話就得進監獄。到底是教孩子誠實呢還是見風使舵明哲保身呢?一打開電視就是什麼老鼠欺負貓,外星人動物異型成了電視明星,妖魔鬼怪成了影片英雄,這世界完全顛倒了。小孩白紙一張,寫什麼是什麼,一天到晚就看這些東西,腦子裡都裝的是這些,他能是個聽話的好孩子嗎?國家也不管管。 說到學校教育,中國的教科書是與現實生活脫節的,學校教的只是知識,而不是怎麼做人。人都不會做,要那麼多知識有什麼用?壞人知識多了對社會的危害更大。現在教育學家告誡家長,不但要重視孩子“智商”的培養,更要重視“情商”的教育。真正成功的人,他們不一定智商高,但他們大多情商很高。“情商”是什麼呢?簡單地說,孩子要學會處理好與社會的關係,與他人的關係,要能控制自己的情緒,要有堅強的意志,要有與人為善的心態等等。在中國學校裡這種情商的教育很少,而社會上有的卻是反面教育。孩子從大人嘴中學到的是誰溜須拍馬得好處了,誰靠關係發財了,誰走後門佔便宜了,電視裡更是壞人春風得意,好人多災多難。孩子連“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個做人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明白,他的未來還不可怕嗎?如果孩子不知道什麼是好,什麼是壞,他能成為一個好人嗎?社會上這些東西就像毒蛇一樣毒害著孩子純真的心靈,使小孩從小就看重個人利益得失,唯利是圖,這樣環境下教育出來的人能不自私嗎?他會尊重父母的教育,體諒父母的辛勞嗎?所以現在的孩子不好教,根本原因是社會整體道德淪喪了。 許多家長好像很重視孩子的教育,花大錢送孩子去學鋼琴,學畫畫,學英語,其實正如中國的教育體制一樣,這只是在訓練技能,並沒有培養孩子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沒有教孩子做好人的能力。要培養好孩子,我們就必須從提高社會整體道德水準出發,從我做起,從現在做起。值得慶賀的是,現在人們開始明白,“真、善、忍”才是衡量好壞的唯一標準,越來越多的人在實踐著他們的認識了。

Read More

小小說:如真返校記

文/華文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 1. 龍江火車站外 黃昏 早春的北方,沒有雪。幹冽的寒風迎面吹來,揚起一陣塵沙。車站大樓在昏黃的街燈中影影綽綽。街上人們穿得不比冬天少,可還是凍得蜷縮著身子,急急忙忙躲進候車室。 2.車站候車室內 候車室裏擠滿了人:打工的、上學的、做生意的、走親訪友的、旅行觀光的,在家過了年又都急著往回趕。葉如真,北京電影學院文學系四年級學生。瘦高個,質樸敏銳,涉世不深,卻躊躇滿志。頭髮花白的父親來送他回學校。父子倆朝檢票口走去。一高大男子拿著一張畫像,從葉如真父子身邊走過,從容地走出大門。誰也沒有注意他。 檢票口地方一陣騷動。警察甲:哎──,像呢?警察乙:沒人動啊,剛才還在這兒。警察甲:怪事兒,長翅膀飛了?警察乙:你看著的。警察甲:我看著呢。你不也沒看見誰動嗎?警察乙:這可真神了。兩警察像被霜打了的茄子──蔫了,也顧不上檢查了,急忙回去找領導匯報。 群眾議論紛紛。如真父子站在一旁聽。 群眾甲:什麼像啊?怎麼回事?群眾乙:嗨,他們要抓法輪功,想出來的損招兒,把人家師父的像掛那兒,看著像是煉功的就攔住,讓你對著像罵街,不罵就抓走,這一天就抓了不少。群眾甲:真損到家了,青天白日的叫人罵街,什麼事兒啊?群眾丙:簡直侮辱人。擱我我也不罵,別看我不煉法輪功,憑什麼隨便罵人?群眾丁:那剛才怎麼回事兒?群眾乙:說也神了,一眨眼功夫,那像沒了! 群眾甲:準是法輪功給拿走了。群眾乙:功夫真高哇!我一直在這兒站著來著,連個人影也沒看見,就沒了。那兩個警察盯盯地看著呢──你說神不神?如真看了父親一眼,想起剛才那個人。群眾丁:人鬥不過神哪!群眾丙:有些事兒還真得琢磨琢磨。我們鄰居前兩天舉報了一個法輪功,發傳單的,得了一千塊錢,結果錢還沒攥熱乎,人先住院了。一檢查,肝癌晚期,一千塊錢檢查費還不夠呢,還給人家弄得妻離子散的。真遭報啊,你不信還真不行!群眾甲:今兒這事兒要不是親眼見著,誰信哪?群眾丁: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 喇叭裏傳來車站廣播員的聲音:各位旅客,開往北京的17次列車進3站台6道。有乘坐本次列車的旅客請您準備好,檢票進站。葉如真父親看了看表,拉著如真走向檢票口。 3.站台上  黃昏 昏暗的站台。匆匆忙忙趕著上車的人們。來來往往運貨的車。賣小食品的吆喝聲。一列火車停在軌道上。車身上寫著:龍江──北京。 如真接過父親手裏的背包,望著頭髮有些花白的父親,感激和依戀交織在一起,一時竟不知說什麼好。如真父親看出兒子的心思,雖然心裏也不是滋味,仍然平靜地說:“上車吧,常來電話,寫信,你媽最愛看你的信。”如真:嗯,照顧好媽媽,您也多保重。不用惦記我。如真父:有什麼事找你舅舅。──去吧。好好學習。如真:放心吧。爸,我走了。如真上車。如真父(望著如真的背影):車上注意──。 4.車廂內 火車徐徐開動。如真父站在站台上向如真招手。葉如真坐在靠窗的座位上,向父親招手。(如真的視角)漸漸遠去的站台,站台上越來越小的如真父親的身影。如真依依不捨的目光。 [旁白]夏天,我就要從電影學院畢業了。這是我最後一個假期,以後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一次家呢。可憐天下父母心,我今天才真正體會到朱自清《背影》裏描寫的那種感情。 5.車廂內 車廂裏亮起了燈。乘客有看書、看報的,下棋的,聊天兒的,打瞌睡的。推車賣小食品的一趟一趟不停地吆喝著。葉如真看看窗外,景物模糊不清。列車的顛簸帶來屢屢睏意,他不覺閉上眼睛。 列車員(大聲地):把票都準備好,查票了。葉如真迷迷糊糊地剛睡著,一下子被吵醒。他揉揉眼睛,掏出票,攥在手裏,習慣性地觀察著車上人們的舉止神態,揣摩著他們的心理。兩個乘警把住車廂兩頭。一乘客要過去,被乘警攔住:回座位上去!乘客:我上廁所。乘警:查完票再去。乘客被推回去。列車員和一名乘警挨個查票。查到一位老大媽。列車員:去北京幹什麼?大媽(東北口音):看兒子。列車員:你兒子幹什麼的?大媽:是──什麼來著?(想了半晌)看我這記性。列車員:你兒子住哪兒?大媽:中國村。大伙都樂。列車員也笑了:你去過沒有?大媽:沒去過。列車員:幾個人?大媽:兒子、兒媳婦、孫女,那小丫頭可出息啦……列車員:煉不煉法輪功?大媽:那孩子腦袋可不空,什麼都懂。列車員:我問你煉不煉法輪功?大媽:女孩兒家可不會武功,她就愛看孫悟空。列車員一臉不高興,又拿大媽沒辦法,只得把票還給她:你東西呢?大媽指著一個藍色旅行包:那。列車員(對乘警說):打開看看。乘警上去從行李架上拿下包,像開自己的包一樣,熟練地打開,仔細地翻了個遍。和列車員交換一下眼色,又放回去。葉如真身邊戴眼鏡的男乘客不屑地看著列車員和乘警,憤憤不平地說:“這是幹什麼?大白天翻人東西。這不是侵犯人權嗎?”他旁邊的胖子乘客:這年頭,上美國講人權去吧。唉,小百姓,忍著吧。(京劇叫板)苦嗚嗚哇啊啊──(唱)我手舉鋼鞭將你打──乘警(呵斥):別唱了!胖子正唱的得意,突然停住,憋得臉通紅,嘟囔著:唱怎麼了?唱京劇還犯法?──唉,連阿Q都不如啦,阿Q喊兩嗓子還沒人管呢。乘警:我們這是執行公務,不滿意?不滿意跟我們走!(衝著葉如真這一排)把票都拿出來!快點兒!葉如真同情地看著身邊兩位乘客,他們拿出票,嘴上不說,心裏不服。列車員驗票。列車員(對葉如真):學生證呢?葉如真掏出學生證遞給他。列車員仔細地看,又對照照片看了看如真的臉,把票還給如真。 列車員和乘警繼續驗票、搜查、盤問乘客,呵斥聲、抱怨聲交織著。 兩名乘警粗魯地扭著一位老大爺從另一節車廂過來。大爺不停地喊:“憑什麼讓我罵法輪功?我長這麼大沒罵過人一句,我就不會罵人。怎麼共產黨還教人罵人?憑什麼抓我?我怎麼了?我花錢買票坐車還得受這個,這叫什麼事兒啊?你們──”一乘警吼道:閉嘴!另一乘警狠勁踢了老大爺一腳,大爺向前一個趔趄,差點兒摔倒,被兩乘警牢牢抓住,推搡著穿過車廂。 人們驚愕不滿的目光。 葉如真悄悄在筆記本上記著什麼。他合上筆記本,望著窗外,若有所思。(葉如真的視角)窗外,烏雲遮住了夕陽,昏暗的天空彷彿垂死的病人。火車“轟隆──轟隆”的聲音彷彿病人的喘息。 [旁白]在學院看片的時候,總覺得《蘇菲的選擇》、《辛得勒名單》、《安尼日記》那樣的片子講述的是過去,離我們很遠,總認為《芙蓉鎮》的時代不會再有。剛才這一幕,真可以寫個短片。強權與不公、暴力與瘋狂其實就在我們身邊。看來政治迫害一直沒有斷絕,信仰自由不過是一句口號。舅舅,也是我的編劇老師,就煉法輪功,他親切和藹、學識淵博,是學院最有修養、最受歡迎的老師。只因為在課堂上說鎮壓法輪功違反憲法,就被剝奪了講課的權力。同學們向院裏反映,學校迫於上面壓力,不敢公開讓他上課。為什麼要這麼對待法輪功呢? 6.曠野 晨 早春,北方空曠的原野。沒有雪,乾燥凜冽的寒風呼嘯著捲起漫天沙塵。天空一片昏黃。一列火車在原野穿行,畫面中只看見它最近兩節車廂模糊的影子。車身被黃沙染成了桔紅色,像一塊大積木在黃沙中蠕動。 7.車廂內 …

Read More

兩瓢家”的故事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我從很小的時候,母親就告訴我們做人必須做一個好人,要心慈心善,處處為別人方便,為別人著想,別人才會為您著想,這樣才是一個真正的好人。接下來母親就不厭其煩的給我們講述太姥姥村裏的一位善心人得善報的真實故事。 村裏有一個大戶人家姓楊,用現在的詞講就是一個地主。尊稱他為楊先生。他的爺爺就是一個樂施好善之人,楊先生更是如此,如果有化緣的和尚道士就大碗大碗的飯菜端上來,如果貧寒的人求到他,他都是樂呵呵的滿足別人的要求,別人來還帳他也不要,可是別人都想還他,因為借的時候他己經救了大伙的急了,哪能不還呢?自古有道:借債還債,是一個常理。 可是楊先生有自己的想法,這些人來借東西說明家中很困難,我再如數地收回他們不是還很困難嗎?為了救濟鄉親們他想了一個主意:把家中的大葫蘆按2:1一鋸兩半,再有人借糧的時候,用大瓢往外量,還的時候小瓢往裏量,開始大家沒在意,久而久之大家終於明白了真相,從此大家尊稱他為“兩瓢家”,“兩瓢家”這個名字就這樣叫開了。 “兩瓢家”80歲這一年的夏至臨近該收麥子了,他想到地裏看看,就一個人顫巍巍地拄著棍到地裏來了,剛走到地邊,雷鳴電閃大雨將至,“兩瓢家”見此情景心想:路遠我又跑不動,要死就死這裏吧。自己就往麥壟中一躺,這時大風呼號著到了頭頂,此時的“兩瓢家”心裏非常平靜,就像躺在家中的火炕上一樣,一生的經歷歷歷在目。就在這時,忽然一個炸雷似的聲音傳進耳朵:雷公,電母,水龍你們聽著,“兩瓢家”就在他的麥地裏,把他的地閃過去,一滴水也不許下!話音剛落,就聽見狂風捲著大雨落在地上的聲音,過了很久雨聲停了,“兩瓢家”顫巍巍地從地上爬起來一看,他躺的麥地一個雨點也沒下,而別人地裏麥子倒伏在泥水裏。這時他的兒女們也都找到地裏來了,“兩瓢家”心情激動地把剛才的經過告訴了大家…… 我想通過“兩瓢家”這個人所經歷的事,告訴大家:善有善報,這是一個絕對的真理。人在世間做的一切好事壞事都有神佛在看著,一清二楚。善待法輪功弟子就是在做人世間最大的善事,這樣自己才會有一個好的歸宿。(http://www.dajiyuan.com)

Read More

純淨的孩子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我得法兩年了,我的兩個兒子(現五歲、七歲)也跟著我“聽法”兩年,剛得法時總有點擔心他們太小,沒辦法學法、煉功,沒想到當我能放下這個心,利用各種機會引導他們時,才發現他們學得比我好,因為孩子純淨、沒有像我們在後天形成太多觀念來障礙學法。 我先生沒修煉,常常阻擋我教孩子學法、煉功,孩子也對學功方面表現得沒耐性,所以我就想那就先從學法開始好了,我們好不容易找了不受干擾的學法時間,就是我帶他們上幼稚園的20分鐘車程中,每天的上學、放學的路上是我們盡情學法、交流的寶貴時間。他們安靜時,我就放師父的講法錄音帶;躁動時,我用講故事的方法與他們交流,從《轉法輪》的故事開始,明慧網、正見網等大法網站中學員的體會、經歷,用淺顯的用詞轉述給他們聽、也不忘再談談師父怎麼說的,就這樣打穩了我們學法的基礎、更幫助我練習在洪法時該如何說的問題,其實,我是受益最大的。 在我過心性關時,熬得心裡苦不堪言,卻常常在孩子一句“你沒有做到忍哦!”,或者他們無聲的過來拍拍我的肩膀時,而煙消雲散了。我們是如此的互相了解、親密,這都是因為我們同是大法弟子。 看到他們的爸爸常因為我去洪法而發脾氣,大兒子有感而發的說“我想,我以後還是娶個煉功的老婆好了”、小兒子則說“我都不要娶誰,我們要一起回天上的家……”;偶而半夜夢醒哭一哭、鬧一鬧還會記得問我去煉功了沒,告訴我說“不用陪我了,趕快去煉功啊!快去啊!”;當我心裡對“正法”還模糊、不知如何做時,兒子告訴我“我們是正法弟子,要做正的事,……”,這不是在點我嗎!心裡想著他們清楚的那一面,是如此傾盡心力地幫著我。 修煉的點點滴滴說也說不完,只希望在這裡與同修共勉,不要因為身邊的孩子小、頑皮、吵鬧而忽略引導他們學法,因為他們轉生前選了你,把希望寄託在你身上,我們必須對他們負責的。(http://www.dajiyuan.com)

Read More

教育的實質

【新光明網】人應當受教育,每個人都這麼認為,那麼教育的真正目的又是什麼呢?一個人怎樣才算受到了足夠的教育呢? 記得有一次看一個訪談節目,記者問一位名人:你覺得自己在哪一階段的求學對你的影響最大?(被訪問者曾在多處留學) 回答卻出人意料:“幼兒園。” 他解釋說:因為自己在幼兒園裡學到了很多好的品質,如,不能拿別人的東西,不能遲到,吃飯前要洗手,等等;再後來的求學生涯中他學到的只是具體的知識,在具體工作中這些具體的知識並沒有派上太大的用處,反倒是從小在幼兒園裡養成的品質使他獲益良多。 這個例子聽起來象個笑話,同時還有反諷的味道,但它確實點到了現在教育存在的一些問題。 其實人最重要的就是學會如何做人,人應當遵循的道德及人倫。 在中國古代,孩子會認字就開始學《三字經》,裡面講了人應當了解的樸素的宇宙觀和為人的基本準則。稍大一點開始學《論語》,論述了較為完整的人應當理解的做人的道理–仁、義、理、智、信。所以在中國古代,有很多年紀很輕的人做大官,因為他熟讀“聖賢書”,就知道了如何做人,如何重德,如何尊天意而行,如何地無為而治。 現在的人學的只是科學,哪怕你拿了再多的博士學位也只是科學的博士,很多很高學歷的人,連最起碼的做人的道理都不一定知道,整體社會價值觀的取向都是輕道德而重機巧,甚至連傳統的“語言”都被現在的科學式的教育方法詮釋得毫無內涵了。 因為這樣一個很不完善的教育體系,使得受現在教育長大的人都不再知道人的本質了,每個人都想變得更聰明更能幹,甚至不擇手段,人人相信通過自己所謂的努力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而最能改變自己命運的似乎就是接受現代化的教育,哪種類型的人才吃香人們就向哪方面發展自己,接受“教育”是最快的捷徑。 因為人沒能接受到人應該接受的關於人本質的教育,所以現在的人都不知道為什麼活著了,而把滿足自己的慾望作為人生的唯一目的,現代化的“教育”成為滿足自身慾望的一種途徑,而這種所謂科學式的現代教育其實是外星人改造人類最好的方式之一,當每個人都在往裡鑽,企圖通過“現代教育”以達到自己的目的的時候,外星人成批成批的用它們的觀念改造著人,使人成為變異人。這就是現代教育的弊端給人帶來的危害。

Read More

小弟子丹丹的故事

北美九歲小弟子丹丹口述,丹丹媽媽記錄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丹丹快九歲,得法已五年多了。開始只是跟著爸爸媽媽,在旁邊玩,從五歲開始識字起,媽媽幾乎每日帶他一起讀《轉法輪》,現在幾乎每日和他一起讀書、發正念。他跟隨爸爸、媽媽去弘法,也在學校裏給老師大法書、錄像帶子看,還把普度、濟世帶子送給班裏老師讓小朋友們聽。自從得大法後,他身體一直很健康。幾天前吃過晚飯,他靜靜地躺在沙發上又睡著了。不一回兒,他醒了,告訴媽媽他做了一個夢。媽媽聽後,記錄了下來。 丹丹夢見有三座山,山頂上已有千人,一座山上滿滿一山的黃種人在向上爬,另一座山上白種人在向上爬,再一座山上黑種人在向上爬,三座山上滿山遍野全都是人,由於人多,顯得很擠,在山下還有許多人在路上,還有人正在上。他和一群小弟子(認識和不認識的)在黃種人爬的這座山上,小弟子模樣的在前面,中間是少年模樣的,然後是爸爸媽媽年齡的,然後是老爺爺老奶奶樣的,大家在比賽,看誰先爬到山頂。丹丹說當時一共還有三個英里了,他們都在努力爬著,他不是最快的,他說當時他只是個B的成績。媽媽問他夢中爬得累不累,他說不累,媽媽又問他,爸爸媽媽爬得累不累,他說爬得累,他看到爸爸媽媽爬得累,就跑過去把爸爸媽媽舉起來了,一手托一個,想讓他們快一點,醒來時還剩下一個英里的路。 媽媽聽了,心中感動,明白是師父點化。媽媽想起最近做各種大法的事情較忙,頭緒較多,還要照顧家、孩子等,睡眠減少,有時有些累,就有讀書、煉功鬆懈的時候。孩子另外一面是明白的,他可能看爸爸媽媽這樣,要幫一把吧。媽媽還悟到,師父是通過孩子來點化鼓勵我們,不僅僅是我們做大法工作的忙,實際上,得了法的孩子也在用他們的方式在做。讓我們一起精進,互相鼓勵,不要有任何鬆懈,直至圓滿。(http://www.dajiyuan.com)

Read More

在首都的三天 ─ 悉尼明慧中文學校的一位小弟子去堪培拉的經歷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在去堪培拉前,我不明白為什麼我們必須去那裏。我們明慧學校的老師們告訴我們,應該去體驗一下那些每天坐在中國大使館前的堪培拉修煉者的生活,鍛煉一下我們自己的獨立能力,拓廣我們對美麗的首都的了解。然而通過這次旅行,卻有另外一樣東西深深打動了我。 我們先去了中國大使館,我第一次明白了為什麼我們要去那裏。自從中國開始鎮壓法輪功以來,全中國各地成千上萬的修煉者們去到他們的首都北京,告訴中國政府和人民“法輪功是好的”。他們克服了無數困難來到北京。有的人坐了好幾天又髒又難受的火車,有的人甚至跋山涉水,步行幾千里,磨破了許多雙鞋。而我們只需開四個小時的車就可以到達首都,與中國學員們的數日艱難跋涉相比,這根本算不了什麼。他們去首都的堅定決心深深打動了我的心。 我們來到中國駐堪培拉的大使館是因為它代表中國,對我們來說,它就像中國政府,人們在這兒申請簽證和辦理其它事情。我們去那裏只是告訴那裏的人們法輪功是好的,就像中國那些去他們的首都的修煉者們一樣。 當我們得知“真、善、忍”的原理在中國被定為非法時,我們震驚極了。一個國家怎麼能容不下一個講真話的人呢,怎麼能容不下一個對任何人都好的人呢,怎麼能容不下一個能忍受一切艱難困苦的人呢?那個國家的道德標準是什麼呢?那就是為什麼我們去堪培拉,去告訴國家和人民“法輪大法是好的,真、善、忍是好的”。 我也注意到一些悉尼和堪培拉的修煉者每天都坐在大使館的對面。不管是陽光明媚,還是颳風下雨,他們都在那裏打坐煉功,並每個小時都在清除邪惡。他們要克服多少艱難,令人難以想像。他們為了什麼呢?他們只是希望對每個人講清法輪大法的真相,並救度他們。 通過這三天的旅行,我感到我成熟了一些。我學會了照顧那些比我小的孩子們,並變得更體貼了。我們就像一個幸福的大家庭,雖然有時在我們之間有一些心性上的考驗,但同時我們學會了互相照顧。 明慧學校的老師們花了很大的精力為我們準備好了一切並照看著我們。我們知道他們肯定很累,因為我們有時很調皮。如果沒有他們,我們不可能做成這一切。(http://www.dajiyuan.com)

Read More

小弟子的詩和畫

婧婧, 十三歲 【新光明網】婧婧今年十三歲,1998年三月她和爸爸、媽媽一起在海外得法。1999年4.25以後,她和爸爸、媽媽一起參加了許多正法的事。下面是她寫的一首詩和自己製做的真相VCD封套。 詩 末法之時大法傳得法弟子千百萬乾坤上下法輪轉功成圓滿宇宙歡 真相VCD封套的封面圖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