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淨的孩子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我得法兩年了,我的兩個兒子(現五歲、七歲)也跟著我“聽法”兩年,剛得法時總有點擔心他們太小,沒辦法學法、煉功,沒想到當我能放下這個心,利用各種機會引導他們時,才發現他們學得比我好,因為孩子純淨、沒有像我們在後天形成太多觀念來障礙學法。 我先生沒修煉,常常阻擋我教孩子學法、煉功,孩子也對學功方面表現得沒耐性,所以我就想那就先從學法開始好了,我們好不容易找了不受干擾的學法時間,就是我帶他們上幼稚園的20分鐘車程中,每天的上學、放學的路上是我們盡情學法、交流的寶貴時間。他們安靜時,我就放師父的講法錄音帶;躁動時,我用講故事的方法與他們交流,從《轉法輪》的故事開始,明慧網、正見網等大法網站中學員的體會、經歷,用淺顯的用詞轉述給他們聽、也不忘再談談師父怎麼說的,就這樣打穩了我們學法的基礎、更幫助我練習在洪法時該如何說的問題,其實,我是受益最大的。 在我過心性關時,熬得心裡苦不堪言,卻常常在孩子一句“你沒有做到忍哦!”,或者他們無聲的過來拍拍我的肩膀時,而煙消雲散了。我們是如此的互相了解、親密,這都是因為我們同是大法弟子。 看到他們的爸爸常因為我去洪法而發脾氣,大兒子有感而發的說“我想,我以後還是娶個煉功的老婆好了”、小兒子則說“我都不要娶誰,我們要一起回天上的家……”;偶而半夜夢醒哭一哭、鬧一鬧還會記得問我去煉功了沒,告訴我說“不用陪我了,趕快去煉功啊!快去啊!”;當我心裡對“正法”還模糊、不知如何做時,兒子告訴我“我們是正法弟子,要做正的事,……”,這不是在點我嗎!心裡想著他們清楚的那一面,是如此傾盡心力地幫著我。 修煉的點點滴滴說也說不完,只希望在這裡與同修共勉,不要因為身邊的孩子小、頑皮、吵鬧而忽略引導他們學法,因為他們轉生前選了你,把希望寄託在你身上,我們必須對他們負責的。(http://www.dajiyuan.com)

純淨的孩子 Read More

教育的實質

【新光明網】人應當受教育,每個人都這麼認為,那麼教育的真正目的又是什麼呢?一個人怎樣才算受到了足夠的教育呢? 記得有一次看一個訪談節目,記者問一位名人:你覺得自己在哪一階段的求學對你的影響最大?(被訪問者曾在多處留學) 回答卻出人意料:“幼兒園。” 他解釋說:因為自己在幼兒園裡學到了很多好的品質,如,不能拿別人的東西,不能遲到,吃飯前要洗手,等等;再後來的求學生涯中他學到的只是具體的知識,在具體工作中這些具體的知識並沒有派上太大的用處,反倒是從小在幼兒園裡養成的品質使他獲益良多。 這個例子聽起來象個笑話,同時還有反諷的味道,但它確實點到了現在教育存在的一些問題。 其實人最重要的就是學會如何做人,人應當遵循的道德及人倫。 在中國古代,孩子會認字就開始學《三字經》,裡面講了人應當了解的樸素的宇宙觀和為人的基本準則。稍大一點開始學《論語》,論述了較為完整的人應當理解的做人的道理–仁、義、理、智、信。所以在中國古代,有很多年紀很輕的人做大官,因為他熟讀“聖賢書”,就知道了如何做人,如何重德,如何尊天意而行,如何地無為而治。 現在的人學的只是科學,哪怕你拿了再多的博士學位也只是科學的博士,很多很高學歷的人,連最起碼的做人的道理都不一定知道,整體社會價值觀的取向都是輕道德而重機巧,甚至連傳統的“語言”都被現在的科學式的教育方法詮釋得毫無內涵了。 因為這樣一個很不完善的教育體系,使得受現在教育長大的人都不再知道人的本質了,每個人都想變得更聰明更能幹,甚至不擇手段,人人相信通過自己所謂的努力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而最能改變自己命運的似乎就是接受現代化的教育,哪種類型的人才吃香人們就向哪方面發展自己,接受“教育”是最快的捷徑。 因為人沒能接受到人應該接受的關於人本質的教育,所以現在的人都不知道為什麼活著了,而把滿足自己的慾望作為人生的唯一目的,現代化的“教育”成為滿足自身慾望的一種途徑,而這種所謂科學式的現代教育其實是外星人改造人類最好的方式之一,當每個人都在往裡鑽,企圖通過“現代教育”以達到自己的目的的時候,外星人成批成批的用它們的觀念改造著人,使人成為變異人。這就是現代教育的弊端給人帶來的危害。

教育的實質 Read More

小弟子丹丹的故事

北美九歲小弟子丹丹口述,丹丹媽媽記錄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丹丹快九歲,得法已五年多了。開始只是跟著爸爸媽媽,在旁邊玩,從五歲開始識字起,媽媽幾乎每日帶他一起讀《轉法輪》,現在幾乎每日和他一起讀書、發正念。他跟隨爸爸、媽媽去弘法,也在學校裏給老師大法書、錄像帶子看,還把普度、濟世帶子送給班裏老師讓小朋友們聽。自從得大法後,他身體一直很健康。幾天前吃過晚飯,他靜靜地躺在沙發上又睡著了。不一回兒,他醒了,告訴媽媽他做了一個夢。媽媽聽後,記錄了下來。 丹丹夢見有三座山,山頂上已有千人,一座山上滿滿一山的黃種人在向上爬,另一座山上白種人在向上爬,再一座山上黑種人在向上爬,三座山上滿山遍野全都是人,由於人多,顯得很擠,在山下還有許多人在路上,還有人正在上。他和一群小弟子(認識和不認識的)在黃種人爬的這座山上,小弟子模樣的在前面,中間是少年模樣的,然後是爸爸媽媽年齡的,然後是老爺爺老奶奶樣的,大家在比賽,看誰先爬到山頂。丹丹說當時一共還有三個英里了,他們都在努力爬著,他不是最快的,他說當時他只是個B的成績。媽媽問他夢中爬得累不累,他說不累,媽媽又問他,爸爸媽媽爬得累不累,他說爬得累,他看到爸爸媽媽爬得累,就跑過去把爸爸媽媽舉起來了,一手托一個,想讓他們快一點,醒來時還剩下一個英里的路。 媽媽聽了,心中感動,明白是師父點化。媽媽想起最近做各種大法的事情較忙,頭緒較多,還要照顧家、孩子等,睡眠減少,有時有些累,就有讀書、煉功鬆懈的時候。孩子另外一面是明白的,他可能看爸爸媽媽這樣,要幫一把吧。媽媽還悟到,師父是通過孩子來點化鼓勵我們,不僅僅是我們做大法工作的忙,實際上,得了法的孩子也在用他們的方式在做。讓我們一起精進,互相鼓勵,不要有任何鬆懈,直至圓滿。(http://www.dajiyuan.com)

小弟子丹丹的故事 Read More

在首都的三天 ─ 悉尼明慧中文學校的一位小弟子去堪培拉的經歷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在去堪培拉前,我不明白為什麼我們必須去那裏。我們明慧學校的老師們告訴我們,應該去體驗一下那些每天坐在中國大使館前的堪培拉修煉者的生活,鍛煉一下我們自己的獨立能力,拓廣我們對美麗的首都的了解。然而通過這次旅行,卻有另外一樣東西深深打動了我。 我們先去了中國大使館,我第一次明白了為什麼我們要去那裏。自從中國開始鎮壓法輪功以來,全中國各地成千上萬的修煉者們去到他們的首都北京,告訴中國政府和人民“法輪功是好的”。他們克服了無數困難來到北京。有的人坐了好幾天又髒又難受的火車,有的人甚至跋山涉水,步行幾千里,磨破了許多雙鞋。而我們只需開四個小時的車就可以到達首都,與中國學員們的數日艱難跋涉相比,這根本算不了什麼。他們去首都的堅定決心深深打動了我的心。 我們來到中國駐堪培拉的大使館是因為它代表中國,對我們來說,它就像中國政府,人們在這兒申請簽證和辦理其它事情。我們去那裏只是告訴那裏的人們法輪功是好的,就像中國那些去他們的首都的修煉者們一樣。 當我們得知“真、善、忍”的原理在中國被定為非法時,我們震驚極了。一個國家怎麼能容不下一個講真話的人呢,怎麼能容不下一個對任何人都好的人呢,怎麼能容不下一個能忍受一切艱難困苦的人呢?那個國家的道德標準是什麼呢?那就是為什麼我們去堪培拉,去告訴國家和人民“法輪大法是好的,真、善、忍是好的”。 我也注意到一些悉尼和堪培拉的修煉者每天都坐在大使館的對面。不管是陽光明媚,還是颳風下雨,他們都在那裏打坐煉功,並每個小時都在清除邪惡。他們要克服多少艱難,令人難以想像。他們為了什麼呢?他們只是希望對每個人講清法輪大法的真相,並救度他們。 通過這三天的旅行,我感到我成熟了一些。我學會了照顧那些比我小的孩子們,並變得更體貼了。我們就像一個幸福的大家庭,雖然有時在我們之間有一些心性上的考驗,但同時我們學會了互相照顧。 明慧學校的老師們花了很大的精力為我們準備好了一切並照看著我們。我們知道他們肯定很累,因為我們有時很調皮。如果沒有他們,我們不可能做成這一切。(http://www.dajiyuan.com)

在首都的三天 ─ 悉尼明慧中文學校的一位小弟子去堪培拉的經歷 Read More

小弟子的詩和畫

婧婧, 十三歲 【新光明網】婧婧今年十三歲,1998年三月她和爸爸、媽媽一起在海外得法。1999年4.25以後,她和爸爸、媽媽一起參加了許多正法的事。下面是她寫的一首詩和自己製做的真相VCD封套。 詩 末法之時大法傳得法弟子千百萬乾坤上下法輪轉功成圓滿宇宙歡 真相VCD封套的封面圖  

小弟子的詩和畫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