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木記 第二季(五, 六)

玄木記 第二季(五)

慧曦回來之後,似乎也多了幾分惆悵,貝拉唱的那首歌也總是在腦海裡迴響。

「海珠,我來看你啦!」

其實海珠已經好了,正在床上和熙雲嬉鬧,可一見小姨來了,又撒起嬌來了。

「誒呀,小姨,你怎麼才來看我?我這肚子還有些痛呢!」(其實海珠和熙雲看起來有十幾歲的樣子,而慧曦只有七八歲的模樣,年紀也確實比她們小,但在逸真天輩分分明,長幼有序,十幾歲的外甥女和七八歲的小姨撒嬌也是司空見慣的事。)

熙雲又開始拆她的台,笑到:「你肚子痛,莫不是剛才飯吃的少?三大盆的雪蓮子我可一點沒吃著。」

慧曦「噗」的一聲笑了出來,說道:「你母親平時的飯量也就是幾顆而已。」

海珠看著她們兩個,嘴唇漸漸嘟了起來。熙雲看見她這樣,趕緊從明笑轉為偷笑,說道:「你不一樣,你這不是受傷了嘛?多補補應該的!」

這三個又開始了一陣打鬧說笑。

「我最近從朋友那學了一首歌,唱給你們聽聽?」慧曦對她們兩個說道。
「好啊,好啊」
…….

不一會兒,飛天來報:
「曦殿下,君主宣您殿前議事。」

慧曦心想:母親這次怎如此正式的宣我?難道是有什麼大事?

慧曦來到大殿,看見慧姣、慧萌也都在。

「慧曦,你過來。」淨華君拉起慧曦的手,又將慧萌慧姣的手也一併拉了過來,放在一起。滿含深情的說道:「母親要離開逸真天一段時間。」

慧曦和慧萌都很驚訝的看著母親,慧姣卻很鎮定,好像已經知道了的樣子。

「逸真天的所有事物暫且交由慧姣打理,我已經安排好了,你們兩個要聽姐姐的話。」

「母親,你要去哪裡?」慧萌慧曦齊聲問道,眼神裡滿是疑惑。

淨華君說:「母親要去三界。」

「什麼?!聽說那裡骯髒無比,充滿罪惡!」慧萌的眼裡充滿震驚與恐懼。

慧曦愣住了,好像貝拉的哥哥也差不多去的是這個地方,怎麼母親也要去呢?

慧姣看到弟弟妹妹這般驚訝,也是在意料之中,說道:「放心吧,母親不會離開太久,演完一場戲就會回來,玖遲神君與各位神君已經將此事安排妥當了。」

淨華君也對他們點了點頭。

「演什麼戲啊母親?」慧萌問道。

「來,看看這個你們就明白了。」淨華君說著帶他們來到了一樽白玉石碑前。

是一尊碩大的白玉石碑,散發著淡淡的鵝黃色的光,上面有字。

慧姣指著白玉石碑,對她們說道:「這就是玖遲神君費了好多心血才完成的,這裡是母親到人間要做的事情,一樁樁,一件件,都在縝密的安排中。」

慧曦看著這塊玉石碑,上面隱隱約約的寫著什麼福西國王子…傳道渡人…聖徒…羅馬…背叛…三載終…嘗盡百苦,返逸真天,立我大逸真天威。

慧曦大概看明白了,母親要下到人間做一名信徒,但又最終背叛了他的主。

「母親!這明明是反面角色!」慧萌皺著眉說道。

「母親!這種角色怎麼能演呢?這多造孽!還立天威?玖遲天君瘋了吧?」慧曦更是要把眉毛和嘴巴扭在一起了。

淨華君嘆了一口氣,說道:「哎,母親也不想這樣,可是沒有辦法了,只能這樣。」

淨華君走到了窗前,望著窗外,凝神了片刻,繼續說:「慧曦,你知道嗎?就在你降生的前夕,逸真天已是危機四伏,內憂外患,這顆閃耀璀璨的星,不知哪一刻就會在大穹中徹底隕落,永遠消失。

但在你降生的那日,是無上王尊者,降臨我逸真天,解救了我逸真天的無量眾生。

我們這才知道,這是整個穹宇的劫。所以後來才有了黑耀、有了清靈灣,有了諸多的解救辦法。

這次去人間的不只母親一個,還有很多其它遙遠天體的神。

三界是無上王造的,人間是三界的戲台,我們要代表各自的天體去做演員,去奠定文化,立我天體之威德,方能在最後時刻接上無上王的緣,才能使我眾生真正渡過天劫,同化更新進入新宇。」

「可是母親,那你下到人間為何不做一個好人?為什麼要做那種忘恩負義,背叛自己神主的人呢?」慧萌問道。

「這也是最後的名額了,沒有辦法,戲都要人去演,有演好人的,自然就有演壞人的,沒有壞人的壞,怎會襯托出好人的好呢?」淨華君答道。

慧曦搖了搖頭,說道:「不行,母親,此行太兇險了!你不能去!」

慧姣勸到:「妹妹,這都是定好的事了,母親也是為了眾生。」

慧曦揚起頭,看著姐姐說道:「誰定的呢?你師父嗎?雖然玖遲神君是逸真天的司法大天神,一神之下萬神之上,但我記得逸真天的法度薄上有一條:有傷君主神體之事,需由眾生投票決定。是吧?」

慧萌趕緊說道:「對!有這一條!母親要去那種險惡地方,這要比有傷神體驚險百倍!一定要眾生投票決定才行!」

淨華君和慧姣扭不過這兩個,只得由他們去找各路神仙評理去了。

第二天早朝時候,確有眾神上書:此等兇險之事,還是由眾生投票決定為好。

淨華君應允。

玄木記第二季(六)

投票開始了。

首先,淨華君需下一道詔書,將關於投票的事件以及選項公布於眾,然後準備兩個「集議囊」放在正司齋,再讓眾生將自己的建議放在「集議囊」中,以多少看決斷。其實就是讓眾生選擇讓不讓自己的君主到人間冒險。

詔書下達以後,逸真天的每一位眾生皆需沐浴更衣,擇一清淨處,盤腿而坐,定心凝神後,將左手呈劍指狀,指於自己的眉心,之後再將自己的建議傳導到自己的指尖,最後手向天一指,這「票」自然就會落到相應的集議囊中。

當天夜裡,票基本上也陸陸續續投的差不多了。正司齋裡的集議囊應該是由兩名神官親自看管,正好黑耀在正司宅禁足,所以黑耀就頂替了兩名神君,在此看管集議囊。

慧曦又躡手躡腳的來到了正司齋,這次還帶了個幫手慧萌。

慧曦求了黑耀好半天,想看看投票數,但黑耀還是一臉剛正不阿的樣子,誰也不能看,不可以。

慧曦和慧萌只好離開,這時突然有飛天來報,說是清靈灣出了狀況,讓黑耀趕緊去一趟。
慧曦和慧萌正好聽見了飛天的傳話,覺得這是個大好時機,就在門口靜靜等待黑耀離開,果然,一道青光,黑耀奔清靈灣去了。

慧曦和慧萌趕緊又走進了正司齋,看見兩個金色的大錦囊懸掛於屋內。

慧萌先上去試圖打開集議囊,卻發現根本打不開。

慧曦想了想,上次黑耀給的唾液被自己珍藏於手臂的毛孔中,去找貝拉的時候用了一點,還剩下許多,或許黑耀的唾液能打開集議囊。

慧曦上前用手臂對準囊口,囊口果真開了!再用手臂去貼另一個囊口也開了,太好啦!

慧曦和慧萌發現:還是有三分之二的眾生是不同意母親下走到三界的,只有三分之一的眾生是同意的。看到這個結果慧萌和慧曦心滿意足的離開了。

剛出正司齋不久,慧曦飛著飛著,就感覺自己的頭髮好像被樹杈一類的東西颳了一下,但也沒在意,趕緊往自己的寢殿去了,畢竟做了違背規矩的事,有些心虛。

其實,他們都中計了。

第二天,公示大典上,基本上所有的神官都在,淨華君坐在主位上,玖遲坐在淨華君的左下方,慧姣、慧曦、慧萌,依次坐在次位上。慧曦和慧萌覺得自己知道了投票結果,相視一笑,鎮定的等待公示。

因玖遲神君是司法大天神,所以投票結果由他公示。玖遲的那張臉冷的像冰一樣,靜的像一潭死水,他開始公示投票結果:

「集眾生議,結果已出,四成眾生反對君主下走至人間,六成眾生同意君主下走!遂,原定安排可行。」

慧曦和慧萌一驚,慧曦驚訝的站起來說道:「不!…這不可能…明明…」

慧曦說到「明明」兩個字時戛然而止,沒有繼續說下去,玖遲看了一眼她,冰冷的眼神透露出半分輕蔑,慧曦趕緊低下了頭,心中滿是疑惑,明明昨天看到的結果不是這樣啊!

「好了,曦殿下也不必大驚小怪了,這集議囊不到時候,除了黑耀神君無人能打開,結果自然是公正的。」玖遲神君說完向淨華君作了個揖,繼續說道:「君主,既然結果已出,就在此刻下走吧!」

眾神官一片譁然,連慧姣也很震驚,怎讓母親走的如此倉促?

「為何如此倉促!之前並沒有說此刻就走啊?」慧曦站起來大聲說。

玖遲神君冷笑了一聲,好像早就知道曦殿下會是這樣的反應,故作慈祥的對慧曦說:「殿下,一來時機已到,耽誤了反而不好;二來逸真天眾生甚多,易出差錯,多留無益,這畢竟是關乎我逸真天生死存亡的大事。」

「那…」慧曦剛要反駁,想說這結果有問題,只見玖遲從袖子裡拿出了一支簪子。慧曦一見這簪子,便什麼都明白了。

這簪子是慧曦的。這簪子本是慧萌外出遊玩,偶遇一五彩錐形隕石,就將其做成了一支簪子,送給了慧曦。這簪子很有靈性,和慧曦形影不離,從不會輕易遺失。

昨晚,慧曦覺得頭髮被什麼東西颳了一下,其實就是有人摘走了她的簪子,以此為要挾。

「曦殿下,昨晚有一支簪子好像是誰遺失在了正司齋外,小飛天說是曦殿下的,曦殿下這是不是你的?」玖遲神君故作疑惑的問。

「是。」慧曦點了點頭,「是我的,怎麼?」慧曦已經識破了他的伎倆,冷冷的問到。

「哦,那還給殿下。曦殿下素來與黑耀神君交好,昨晚也不宜在正司齋附近玩耍,萬一集議囊出了什麼問題,也會把黑耀神君連累了不是?」玖遲的那張臉依舊平靜的像一潭死水,但慧曦隱隱看到了他心中那副陰險而又得意的嘴臉。

沒錯,玖遲篡改了集議囊的投票數,但如果慧曦就算冒著被扔進清靈灣的危險,坦白了自己偷看了集議囊,拆穿了他,那也會同時連累黑耀,她和黑耀就成了玖遲的替罪羊。並且最無奈的是,就算承受的了一切代價,估計也很難扭轉局面。

慧曦只得打碎了牙往肚子裡咽。

「孩子們,母親很快就會回來的,不要擔心。」淨華君說完,很自然的從主位上站起來,看著玖遲點了一下頭。

玖遲一揮衣袖,地面上漸漸露出一條隧道,這條隧道直通三界。

淨華君走到隧道前,坦然的摘去了頭頂的神環,那可是她的果位!

此刻,眾神紛紛下跪叩首。

慧曦慧萌的眼淚已經流下來了,這是她們第一次和母親分開,忍不住哭出了聲音。
慧姣心裡也不好受,但她是老大,還要鎮定的安撫弟弟妹妹。

淨華君最後看了一眼逸真天,用眼神和眾生告了個別,義無反顧的跳了下去!

「母親!母親!…母親!…」三個孩子不捨的喊著母親,一聲聲母親…真的好像生離死別一般…….

 67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