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四﹒二五 南澳法輪功學員市中心傳真相

print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一日,南澳大利亞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首府阿德萊德的文化商業中心北大街的亨利王子街心花園(Prince Henry Gardens),舉辦了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二十週年活動,傳播大法真相,同時徵集簽名聲援起訴江澤民,得到民眾的支持與聲援。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一日,南澳部份法輪功學員在首府阿德萊德的文化商業中心北大街的亨利王子街心花園集體煉功,傳播法輪功真相

法輪功學員跟過往民眾講述法輪功真相

徵集簽名,制止迫害

了解真相後,民眾簽名制止迫害

感受到學員煉功的祥和場面,這位男士跟著模仿動作

華人明真相 三退好未來

當天的活動地點距離阿德萊德大學很近,一些中國留學生及其家長來來往往,他們經過時放慢腳步關注,觀看展板和橫幅,有人接過《明慧週報》,表示知道法輪功好,不支持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

十九歲的留學生小劉,禮貌地回應學員,他說知道中共的壞,來澳半年在互聯網上能找到真相的內容,他認為打壓迫害是不對的,他欣然用劉好運的化名退出曾經加入過的少先隊組織。

看到有西人在煉功,他很好奇:「『老外』也煉啊。」學員告訴他全球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有人在學煉法輪功。西人學員芭芭拉過來跟他講自己的經歷:「我一直對東方文化感興趣,練過太極,多年前我在市中心看到法輪功學員展示功法,非常吸引我,就取了一張法輪功簡介,後來開始了煉功,直到今天。我很高興與中國年輕人分享,修煉法輪功帶給我平和的心態,遇事多替他人著想,身心輕鬆。」小劉高興地道謝,並說會繼續關注。

河南的一家人表示聽說過法輪功,明白真、善、忍是中國的傳統文化,教人向善。奶奶向學員介紹上大學的孫子,還問李老師還在美國嗎?每年給你們講課嗎?學員告訴她有時參加法會可以聆聽李老師講法。每年五月十三日是世界法輪大法日,法輪功學員舉辦萬人大遊行,很壯觀,很多華人和中國大陸去旅遊的人看了,都覺得很自豪和為之驕傲。他們很高興地在聽,表情越來越和善。

李先生和子女坐在街心綠化帶的長凳休息,兩位學員上前攀談,告訴他們二十年前的四月二十五日,發生在北京的和平理性的萬人上訪事件:「江澤民蓄意謀劃在天津抓法輪功學員並讓上訪的學員都上北京去,想要製造事端藉口發動鎮壓,但萬名到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實踐真善忍所展現出的理性平和與道德文明,使事情得到圓滿解決,受到國內外一致肯定和讚揚。儘管這樣,江澤民仍將和平上訪歪曲造謠為『圍攻中南海』,在三個月後發動打壓,並操控黨政暴力機器,濫權抓捕、酷刑迫害,受到國際社會嚴辭譴責。」父子三人傾聽學員的講解,不時回應、提問,學員一一解答。學員接著說:「回顧歷史,善惡自明。每年四月全世界的法輪功學員都會舉行紀念活動,堅守真、善、忍的精神,理性、和平、勇敢地揭露迫害,幫助大家認清共產主義的邪惡本質。」李先生感嘆:「在國外能公開紀念,在國內就不行,國內沒有自由啊。」

當講到三退,李先生說退團了,學員追問一句:「不是中共體系的超齡自動退,是在海外大紀元退黨網站聲明退,才能抹去把命交給中共、為它奮鬥終身的毒誓,天滅中共的大難來時才能保命保平安。」他說接到海外三退義工的電話時已經退了。學員為他高興,他們很愉快地拿過報紙道謝。

在路邊等紅綠燈的一對華人母子,開始不敢接真相資料,學員告訴他們天安門「自焚」偽案的真相:「你們知道嗎?天安門「自焚」事件是江澤民一手製造的假案,當時中共央視播出的錄像,放慢鏡頭,就看到那個所謂燒死的是被一個穿軍大衣的人用重物猛擊頭部,倒地而死……。他們聽進去了,慢慢明白了。學員給了他們一本《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告訴他們從高官到百姓許多人在看。

另一個華人青年,開始不接真相,也不敢看學員。學員給他講天安門「自焚」偽案的真相,他抬起眼光,接過真相資料。

三位華人青年經過展位,接過學員遞給的真相,他們停止腳步,跟學員說:知道中共迫害法輪功,但不明白你們為甚麼搞政治。學員告訴他,講真相是反迫害,不是搞政治,並講了天安門「自焚」偽案的真相,並告訴他們,此事件早已被聯合國確定是中共一手導演的國家恐怖主義行為。他們聽後看上去有所醒悟,在參觀完南澳博物館回來路過時,重新接過學員給的《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表示要回去看看。

民眾要學煉法輪功

早上學員們剛開始布置展位,一位叫瑟納塔(Senaeta)印度女子就過來問學員:「你們教功嗎?」一位學員教她煉功動作,她感覺能量場很強、很舒服,馬上拿了資料,表示回悉尼後要繼續煉。另一名印度女子也很感興趣,看到幾位小弟子專注煉功,表示也要帶自己的孩子學,她拿了有關就近的煉功點及其他真相資料才開心離開。

來自墨爾本的羅蘭(Roland)要去參觀南澳藝術館經過真相點,他告訴學員自己喜愛練太極,說:「我也打坐,我相信這能夠幫助人放鬆心情,舒壓,我一定會很好地看這些資料,很有興趣。」談到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 羅蘭表示略有耳聞,他說:「真是不明白中共為甚麼要害怕這樣和平的團體,要如此殘酷打壓?只能說它是毫無人性的異類。」

一位叫本(Ben)的青年看到學員在煉功,也加入其中跟著學員學煉功動作,他說感覺很好,要繼續了解更多。當得知這麼祥和向善的修煉人在中國卻不能自由學煉,並受到打壓甚至失去生命,他表示一定要制止這迫害,他還叫上兩名同伴一起在制止迫害請願表上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