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爾本法輪功學員恭祝師父新年好

print
二零一九年新年即將來臨之際,墨爾本中西族裔法輪功學員來到市中心的Treasury Gardens公園,懷著無比感恩的心,向慈悲偉大的師父李洪志先生問候新年。

南半球夏日明媚的陽光下,朵朵蓮花象徵修煉人純善的心靈,學員們雙手合十,表達心聲:「墨爾本大法弟子恭祝師尊新年快樂!」

西人新學員:修煉大法讓生活充滿幸福和喜悅

沙恩是幾個月前開始學煉法輪功的西人小伙子。他說:「我讀完一遍《轉法輪》後,就決定要天天讀。在身體和心理的健康上,法輪大法給我帶來了極大的提升,修煉大法,讓我的生活充滿了幸福和喜悅。」

「我最近戒除了煙和酒,能做到這一點,我真是太高興了。」他說:「參加了九天講法教功班後,感覺非常好。下次的九天班,我還要參加。」

他最後表示:「深深感恩師父,讓我能和這些如此善良的人們一起學法、一起成為更好的人,幫助師父救度有緣人。」

老年大法弟子淚謝師恩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墨爾本著名旅遊景點費茨羅伊公園(Fitzroy Gardens)真相點的法輪功學員恭祝師尊新年好

常年在墨爾本最著名的旅遊景點費茨羅伊公園(Fitzroy Gardens )向大陸民眾講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的七十歲老學員於女士,流著淚述說著對師尊的感恩、修煉大法給全家帶來的變化。

「一想到師尊的慈悲,我和老伴都感恩不盡。特別是老伴,二零一二年確診腸癌晚期,他終於選擇和我一起修煉。做了手術後,到今天為止,七年了,一點沒有感到疼痛,原來的糖尿病也都沒有了。主治醫師看到他這麼健康,都非常驚訝。他是七十五歲的人了,身體硬朗,精神頭兒比年輕人都強,每週幾天搬運真相資料和展板到市中心的真相點,風雨無阻,一點都沒有感到疲累。」

她還說,老伴在大陸常年擔任單位的領導,深受中共邪黨文化的影響,修煉大法後才意識自己思想中有很多不好的東西,所以修煉大法是淨化身心、返本歸真的過程。

她還分享了一個大陸華人明真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的故事。「有一次,一個導遊拉了很多大陸遊客到景點,他問我,『你在這做這些,有用嗎?』我說,怎麼沒有用,國內的遊客來了,他們都需要知道真相啊。邪黨在國內搞網絡封鎖,很多信息只有在國外才能了解到。我們不出來告訴他們,您身為導遊,恐怕也很難了解法輪功無辜被迫害的這一切吧。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的時候,中共鋪天蓋地污衊法輪功,如果海內外法輪功學員不站出來講述真相,那些謊言不就會被當作成真的了嗎。您看看我們的展板,了解一下我們身心受益的經歷,有哪個地方不好?如果真善忍遭到迫害,那麼這個社會該提倡甚麼呢?」

「我接著又講了中共活摘器官的真相,我告訴他,我是大連人,屍體加工廠就在大連,我要告訴大家,這一切都是真實的。看得出,導遊很震驚也很感動,於是,他對旅遊團的大陸遊客說:大家都來看看這些展板吧,法輪功是好功法,法輪大法好。」

建築設計師:找到真理真道,身心巨變

從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老學員宋先生,剛過不惑之年,目前在墨爾本一家建築設計公司擔任設計師。回顧二十年來的修煉經歷,內心充滿了對師父的無限感恩。

他說:「小時候,經常受人欺負,心裏很不平衡,在別人眼裏不是個強者。學煉法輪功之後,從師尊講的法理中明白了,吃虧是福。內心升起要做好人、做善良人的嚮往,所以心裏特別高興,這就是我要找的。」

他分享了得法之初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兩個神奇故事,這麼多年來也時時激勵他修煉如初。

「我是東北人,每年冬天都要儲存很多白菜,而且定期要晾曬,再堆放起來。記得五年級的時候,我們家住在五樓,每次樓上樓下的背運白菜,把腰累傷了。上大學,學的是建築設計,天天趴在桌子上畫圖板,腰感到特別特別痛,所以二十歲出頭,就得了嚴重的腰椎間盤突出,已經到了爬不起來、必須躺在床上的地步。」

宋先生當時跑了很多醫院、學了氣功,也練了很長時間,沒有甚麼起色。直到他的母親介紹他修煉法輪功,他立即明白,自己找到了真理真道。

「記得當時,讀師父的著作《轉法輪》的時候特別入心,也特別專注,越看越愛看;聽師父講法錄音,看師父講法錄像,也是感到渾身特別舒服。結果,幾個月下來,身體就好了,我都沒有意識到從甚麼時候開始,腰一點兒都不疼了。」

在中國大陸得法初期,對他觸動很大的還有一件事情,使他從此不再懷疑大法修煉的神奇,堅信法輪大法是教人返本歸真的高德大法。

「有一次到一個農貿市場買葡萄,小販乘我不注意,偷偷往裏面加了不好的葡萄,我發現後和他論理,結果小販威脅我說,『你敢不買!』」

「看到我真的不打算買了,他從攤子後面衝出來把我攔住。我當時爭鬥心一下子起來了,就推了他一下,沒想到,周圍賣水果的都是他的朋友,一下子就上來七、八個人,把我圍住,開始打我,踢我。」

「我馬上就意識到,我做錯了,想到師父講的法,煉功人要守德,我沒有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真心後悔。這個念頭一出來,就感到他們的拳頭打在我身上的時候,就像海綿打的,太神奇了。小販們看到打了我幾分鐘後,我一點兒沒有還手,也停下來不打我了,很吃驚看著我。」

「雖然當時我的衣服都被撕碎了,但晚上去看望父母的時候,他們根本沒有看出來我被人打過。」這個經歷讓宋先生很震撼,從此銘刻在心。

新年來臨,宋先生說:「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在新的一年裏,我會走好修煉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