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說: 殊途同歸(一)

(一)

「靜雅啊,把這個傳走算了,台灣市場政策不變,選舉不作為調整策略的理由。本來我們在那裡也沒多大空間佔有,沒必要大驚小怪的去研究選舉,誰當選不當選我們不去關心。亞洲方面,著重是擴大在日的市場,我們競爭對手在日本,那麼,在他們眼皮底下開拓擴大我們的空間,過癮哪。」黃妙貞一副運籌帷幄的語調,緩緩放下手中的文件,一邊和走過來的少婦吩咐著。

明亮而寬敞的落地窗,橫向放著兩條布藝質料的長條沙發——就是說,坐在左側的沙發上,要左轉頭看窗外景色,坐在右側沙發上,要右轉頭看窗外。沙發中間是褐色木質茶几。茶几寬大而富有氣派。遠離落地窗的一側,兩條沙發堵頭中間,是一張沒有靠背的長方形配套的沙發坐墩。

被喚作趙靜雅的少婦,款款的疾步而來,文質彬彬的坐在姨媽旁邊,輕輕的拿起文件,認真的看著。

「姨媽,這個研發大陸的報告,就……?」

「今後再說吧,不能盲從。」黃妙貞低聲而緩慢的回答著,一邊轉頭。似乎漫不經心的看著窗外,一絲極其難以察覺的憂傷,掠過眉梢。那憂傷,是根於心底埋藏很深的傷痕之處。

那是切膚的傷痛,久久不能癒合的心靈創傷,被外表的若無其事埋藏的嚴嚴實實。

對於姨媽的心理,趙靜雅是非常理解的,甚至勝於姨父。無論是生活上,還是在事業上。

但是,這個開發大陸市場的報告,又被束之高閣,這個卻是她再次的沒有想到。眼看著的肥肉,世界上很多企業巨頭都看好的市場,為什麼我們釜山電器就遲遲的不動呢?姨媽不精明嗎?我們沒有實力嗎?我們不具備天時地利人和嗎?都不是。那是為什麼呢?

這是靜雅長期以來畫魂的地方。

其實,對於外甥女,姨媽比對自己兒子都親,幾乎是無所不談,情同手足。唯有一件事,姨媽一直都在心中埋藏著,獨自的咀嚼一顆苦果。常常在淫雨霏霏的午後;或者是夜深人靜的月光窗前;或者是在那,清明時節撩人的春風裡——獨自一人的場合下。酸痛的心啊,常常湧出悲切的淚,模糊了視線。

靜雅不但具有姨媽的精明,而且特別善解人意,對姨媽體貼入微,但是,不該問的話,從不多嘴。她的所作所為,深得姨媽喜歡。體貼、嚴謹、周到、細緻、機靈、得體,還沒有半點的膩煩感。總是在最需要的時候,她才所言所行,從不多餘,還不發艮。姨媽對她的喜歡,不止是在親情上,也是對靜雅人品、能力和為人處事的方方面面的欣賞。

兩年來,靜雅陪伴姨媽來大陸兩次了,具體目標並不明確,說是考察市場?可是每次都無功而返,不了了之,這不是姨媽的辦事風格;說是故地重遊?姨媽還常常是三緘其口,一臉的淡漠,一副提不起興趣的模樣。這次是第三次,是應大陸三元集團的邀請,探討合作意向的。看來,這次也是要做泡湯的打算了,剛才靜雅還在腦海中掠過這樣的念頭,果不其然,姨媽的一聲吩咐,證實了自己的臆測。

從昨晚和三元總裁的晚宴中看出,姨媽沒有找到生意的興奮點,飯後姨媽也沒有和自己敘說生意合作的打算。倒是,飯桌上作陪的,三元總裁的顧問,姨媽對其饒有興趣。甚至桌上破例的還給他夾菜。靜雅知道,姨媽從來是矜持有加,略顯清高的待人接物,很有大英帝國的韻味。飯桌上給人夾菜,記憶中享受此殊榮的有二人。一次是在自己剛剛來美國的那次接風宴上,姨媽淚眼汪汪的給自己夾螃蟹;還有一次是,在遠渡重洋要留學日本的兒子的送行宴上,姨媽給靜雅的兩姨弟——姨媽自己的兒子夾牛排。這次,是靜雅看到的第三次,姨媽給別人夾菜。

這個顧問叫劉鳳游。

四十出頭的人,長的很年輕。不多的談吐,倒很有份量。是北京某知名大學管理學院的教授,專攻領域是傳統文化與企業管理。姨媽不只是對他研究課題感興趣,似乎對他的生活,事業都繞有趣味。晚宴回來後,還自言自語的叨咕,「不簡單,劉鳳游小伙子不簡單,有才識。他是屬啥的了?屬羊的?對了,好像是屬羊。是北京大學畢業的學子啊,北京……。」

三元集團總裁王海,聘請了不同領域的幾名顧問,說是給自己出謀劃策是一方面,其中很重要的一個目地,就是迎接場合。不同重要嘉賓,招來不同顧問來應酬。他的顧問有來自學術界、文藝界,甚至是體育界,一位女子六段棋手,就是他的顧問之一。

王海這個禿頂老頭甚是了得,不僅是吃透了商界人士的心裡,大陸官場的潛規則、黑白兩道的規矩,他都瞭如指掌,游刃有餘。和銀行行長混的如親哥們一般,和一些省市領導經常同機出國考察。對於外國財團上層流行的雅興和趣味,也頗有研究。所以,他不惜重金聘請名流,為其裝點門面。比方對於南韓和日本的商家,他就常常用六段棋手來應酬。而對於特定的客人,甚至請來古董商陪酒。

這次對黃妙貞和靜雅,也是做了充份的研究後,才決定用劉鳳游來應對的。靜雅是學富五車的博士,黃妙貞也是知識女性,自然談吐不俗,所以,反覆掂量後,那就看人下菜碟的招來劉鳳游。

靜雅找賓館服務生,親自看著發走傳真後,回來剛剛進屋,正在埋頭整理文件。

「靜雅,你說我有這樣一個想法,你找王總問問,能不能請他的顧問,陪我們幾天,去東北各處走走,我不想馬上回美國了,來一次不容易的。生意不是一次談定的,王總也能理解,我想趁機散心一下。他那個顧問也蠻有見地,東北是他老家,我們也好順便討教討教管理。再說,這個秦皇島離東北還很近啊。」穿著裙裝的黃妙貞,背手站在落地窗前,回頭慢條斯理的和靜雅說。

「啊,是這樣啊姨媽,那,那我現在就聯繫?」

「等等不遲,看看中午時刻聯繫吧,也許王總現在有要事處理,現在正是九點一刻,忙的時候啊。我們的事情不重要,別耽誤人家思考大事嘛。」

「姨媽真好,總是考慮別人的處境。」

身著鵝黃色蝙蝠毛衫,精製大氣的牛仔褲,勾勒出優美修長的腿形,一頭秀美的披肩發,映襯著瓜子臉。高挺的鼻樑、優美的走勢顯出幾分高貴和凜然。舉手投足,都透著女性的嬌媚和溫柔。就連黃妙貞,有時也偷偷的欣賞外甥女的美貌,佩服她的學識。文學學士,哲學碩士,法學博士。夠了,有這樣的晚輩在身邊,放心、安心、舒心。

筆記本電腦前,靜雅又在忙碌著什麼。秀髮隨著手中的忙碌,自然而有規律的微微抖動著。

(待續)


 2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