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在華侵權案日益擴大

(希望之聲報導) <a http://big5.soundofhope.org/getaudio.asp?format=ram&afile=audio01/2007/9/3/164.mp3&id=71202>聯結收聽</a>

軒瑋:《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歡迎大家收聽《華人新視野》的節目,各位聽眾朋友大家好,我是軒瑋,明教授好。

明居正:軒瑋小姐好。各位聽眾朋友們大家好。

軒瑋:聽眾朋友們,今天和大家一起來關心的議題是「雅虎在華侵權案日益擴大」。最近總部在美國的世界人權組織出面代表兩個人進行訴訟案件,一個是中國大陸的記者師濤,還有一個是網路作家王小寧,這是在美國法院進行的訴訟案。明教授,您能不能幫我們解釋一下師濤案和王小寧案的背景?

明居正:我先說一下,這兩個人基本上是針對雅虎公司所提出的訴訟案。他們的背景有點不太相同,我就先說師濤案好了,1989年中國大陸不是爆發了「六四」大屠殺事件嗎?中共每年到這時候都把它當成敏感日子,都要加強戒備,然後做出各種各樣的防範措施。

到了2004年的時候,「六四」事件已經爆發15週年了,我們剛才不是說中共每年到這個時候都把它視為敏感日嗎?所以到了2004年「六四」前後,中共又開始敏感起來了,它就預想會有很多人對15週年作出報導、回憶等等文章,為了防範這件事情,它就發出了禁令,禁止大規模的去報導、分析等。

軒瑋:等於在「六四」之前它得打個預防針,是嗎?

明居正:是,它每年都這麼幹。當時師濤是《湖南商報》的記者,拿到了這個禁令,後來他用真名發了電子郵件,他發給誰呢?他發給海外的民運組織,就把中共這件事情捅了出去。所以從中共看起來,這不就是泄密了嗎?就去追查,在追查過程中,它們去施壓,而雅虎公司竟然就配合,提供了相關資料,師濤因此被捕,坐10 年的牢。

軒瑋:雅虎公司提供的是師濤個人的資料嗎?

明居正:是有關師濤個人的背景資料,也就是他的電子資料。

軒瑋:那我們來講一下王小寧案。

明居正:好的,王小寧的情況和師濤有點不太一樣,師濤是記者,而王小寧是個網路作家。他個人對民主、對人權、對共產黨的專政,他是有所批評的。他對民主和人權比較肯定,然後在批評共產黨之外,他還在網上宣傳籌組「中國第三道路黨」。

軒瑋:這樣中共一看,那就不得了了!

明居正:那當然了,就是芒刺在背嘛,這還得了!所以就想辦法去抓這個人,後來又去施壓,結果雅虎香港分公司在中共施壓之下,又把王小寧個人資料提供給了安全部門。所以在2002年9月份的時候,王小寧就被拘捕了。到了2003年9月份的時候,在北京市判他「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這麼一下又是10年。

軒瑋:兩個都是10年。在我印象中,王小寧的案子好像曾經提出上訴過。

明居正:他的確曾經提出過上訴。中國人權對這個案子做過調查,根據他們的資訊,王小寧在2002年9月到2004年2月,也就是1年多的時間,被關押在北京市國安局的看守所,在這當中還被國安人員多次暴力壓迫。

到了2004年5月份,王小寧被轉送到北京市第二監獄服刑的時候,曾向高等法院提出上訴,但是同年12月就被駁回了。他是曾經上訴,但是沒有成功。

軒瑋:我們知道,中共會知道師濤和王小寧做的事情,發表這些有異見的文章之類的,主要是靠它1998年以來所建造的「金盾工程」計劃,等於是整體的網路封鎖。但是中共最終能抓到他們,主要還是靠雅虎公司提供的資訊。

明居正:沒有錯,因為雅虎說在中共的壓力下很他們難抵抗,所以他們把使用者個人的IP等資料,完整的提供給了中共官方。有了這個東西,它才能準確的定位這些人,才能辨認這些人的身份,否則它衹能大概的知道有這麼個人,或者它衹能用「金盾工程」把他擋下來,但卻沒有辦法準確辨認身份,有了這些資料,它才能辨認身份。

軒瑋:所以我們可以說,雅虎這種行為基本上是違反商業道德的,是嗎?

明居正:當然在這件事上是還有不同的見解,至少有兩種見解,一種是雅虎自己提出來的。雅虎說,我們在當地做生意,我們必需遵守當地的法律,當地法律要求我們提供,那我們就提供了。這是第一種見解。

第二種見解是人權團體提出來的。他們說,你們應該遵守最低的道德底線。他們的看法是,你應該曉得你是在和什麼政權打交道,這個政權拿了這些資料,它們是會去抓人的,這些人的人權會受到侵害不說,他們的身家財產,甚至性命安全都會出現問題。你要曉得你是在跟什麼樣的政權打交道,所以你必需要遵守一定的底線。那這兩種見解到現在還在爭辯當中。

軒瑋:人權團體的意思是不是說,雅虎必需要對師濤和王小寧的遭遇負責?

明居正:是這樣的,雅虎也曉得其實他們在道德上是有缺陷的,因為像這類的網路公司,在美國做生意、註冊之時,他們是做過承諾,他們對於言論自由、信息自由、出版自由等這些原則,他們是要信守,他們要遵從的。但它卻做了剛才說的,把資訊給了中共政權或給了任何極權國家,它實際上是破壞了它當初所承諾的原則。

軒瑋:其實我們知道,像新聞自由和信息自由都是美國本身引以為傲的傳統,但雅虎這些美國公司卻去幫極權政府打壓自由社會的聲音,而且它們當初想進軍中國的時候講過一句話,說,「我們將改變中國」,但實際上它們好像反而先被中共給改變了。

那明教授,我們今天的議題是雅虎在華侵權案有日益擴大的趨勢,怎麼說這件事它有擴大的趨勢呢?

明居正:我們如果從01、02年一路走下來看到現在,我們發現,這件事情其實是經過幾波發展的。第一波,譬如說王小寧這案子,在2002年發生後,其實有一些國際人權團體就開始聲援,當然師濤案就引發了更多的聲援跟批評。

軒瑋:他好像得了很多獎項,什麼自由金筆獎等等。

明居正:最近還有呢,說不定我們過一陣子可以跟大家談談這件事,這第一波。第二波就是師濤案前兩年就帶到香港去進行法律訴訟。第三波是後來這件事情就被美國國會議員注意到了,在這兩年就曾經開過聽證會去調查。

那最後就是這幾個禮拜的事了,這個案子又被拿到美國法院去提訴訟案,所以我觀察到就經過這幾波,而且有昇高的趨勢,所以我們才說這件案子似乎在逐漸擴大當中。

軒瑋:這樣的確很清楚了,那我們現在從第一波活動開始談,就是人權團體聲援這一部份。

明居正:有關人權聲援,當然第一個就是比較關注人權現象的「中國人權」這個團體。這個團體我們過去在節目當中也跟朋友們談過,它總部設在紐約,基本上是以華人為主,大部份是中國大陸出來的朋友所組建的團體,叫「中國人權」。

在王小寧案一出來之後,他們就很快關注到,然後也發聲,也幫王小寧去喊冤,也提醒國際社會的注意。然後師濤案發生之後,同樣也發出很強的譴責中共的聲浪,也引發了大家的關注。

第二個團體就是總部設在英國的「大赦國際」,「大赦國際」在全世界有二十幾個分支機構,對中國人權、對世界各國人權都很關注,所以王小寧、師濤案爆發之後,他們也起來幫忙講話。

第三個叫做「無國界記者」這麼一個團體,顧明思義他們比較關切新聞自由跟新聞記者在各個地方所受到的各種不公正的待遇,所以這三個團體先後為王小寧案跟師濤案發聲,其實是起到了相當的關注作用。

軒瑋:第一個層面,是在非政府組織的層面,是從一個純華人的組織到比較國際性的人權組織,那您剛才講說香港的法律訴訟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明居正:師濤不是在2004、2005年就坐牢了嗎?那麼坐牢以後,他在牢裏想來想去,認為這件事情應該是香港雅虎的問題,所以他就把案子交給他的朋友,這朋友就把這案子帶到香港去,找了一個人權大律師叫做何俊仁的,何先生。

這位何先生除了本身是人權大律師之外,他同時還是香港立法院的議員,他研究之後,說這案子可以告,所以就在香港的法院,對香港的雅虎公司正式提出訴訟。也就是說你沒有保護你的使用者的身份,你把你的客戶給出賣了,然後你的客戶被你的極權國家抓去坐牢,所以對它提出訴訟,那麼這就是第二步的發展。

軒瑋:所以在香港的法院有這麼一宗訴訟案件。那您剛才講過美國國會曾經開過聽證會調查這個事情,這聽起來就比較嚴重了。

明居正:是,這聽證會其實說起來是去年辦的,是2006年2月份的時候,這些美國國會議員知道這個案子之後,做了初步的調查,然後在國會裏面舉行聽證會,做進一步的調查。

在這聽證會當中,其實我沒有記錯的話,我們過去節目曾經談過聽證會相關的事情。他們調查的不衹是雅虎,還包含穀歌、微軟、思科等等,一方面是他們商業道德的問題,另一方面他們進去幫助中共建立金盾工程,像前面講的電子長城的問題。其實對於美國基本的立國原則來說,這是有挑戰的,所以他們做了這麼一個聽證會。

軒瑋:主要是他們直接打壓了中國人民的知情權。

明居正:而且在這個聽證會當中,「無國界記者」還發現雅虎的高級主管叫卡拉漢的,在這個聽證會中還說謊了。

軒瑋:品性有暇疵在西方來講可是一個很嚴重的事情呢。

明居正:他說,我們提供資訊給中共國安單位,我們並不知道中共要拿來做什麼。結果「無國界記者」說,不是,你亂講。我們拿到資料說2004年4月22號,中共的國安部發文件給你雅虎,要求你雅虎提供泄國家機密者的資料,而你是在這個前提之下提供給它的,你在這邊又不承認你知道對方要幹什麼,那你是說謊。

軒瑋:卡拉漢的辯詞聽起來比較像狡辯。

明居正:卡拉漢的辯詞後來引發了喧然大波,現在大家還在追訴這個問題說,他們應該負擔什麼樣的責任,所以現在才提到這些法律案子出現是有他的依據的。

軒瑋:我們知道王小寧和師濤案子出來,我們看到一個民意調查說,美國人民對於這件事情是感到高度憤怒的。明教授,您看這次的訴訟案件和過去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明居正:前面幾次或者是口頭譴責,或是人權團體的譴責,香港的訴訟案是針對雅虎的子公司、雅虎的香港公司,那麼這一次是針對美國雅虎總公司。因為提出訴訟的被害者,認為香港雅虎公司之所以做這件事情,是因為總公司的通盤政策有失誤,所以他們認為必需針對總公司進行法律訴訟。

軒瑋:其實我們知道除了雅虎公司,其他在中國大陸的網路公司也有類似的行為,例如穀歌、微軟,或者是思科,這種行為最終還是會沖擊到我們的道德底線。好的,今天時間到這邊要跟大家說再見了。大家再會。

明居正:好,我們下次再會。

(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華人新視野》節目錄音整理)


 4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