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市議員的公開信

澳洲墨爾本學員

【光明網3月17日】
我是一位普通澳洲公民,也是一位法輪大法(也叫法輪功)修煉人。最近法輪大法被墨爾本市政廳拒絕參加蒙巴節遊行一事,想必您已知道。儘管我知道當您收到這封信時,蒙巴已經過去,但作為澳洲公民,我覺得我有義務也有責任讓政府官員清楚這件事情,並忠心希望澳洲一向倡導的”和平,寬容”的理念,及多元文化政策,不會因為個別人因為懼怕一隻伸進澳洲的”黑手”而將其破壞。

為了這次蒙巴遊行,我們花了很多的時間和精力排練舞蹈,當然也花了不少錢買服裝、道具等。我們是認真的,因為我們深知蒙巴節是維省多元文化的一個重要象徵,作為一名來自世界上最大集權國家的女子,我深深感謝澳洲給我機會,使我能在這裡自由地做我喜歡的事情。我們是認真的,因為我們非常珍惜這樣一個機會,能為善良的澳洲人民展現法輪大法所倡導的”真、善、忍”的美好,以及傳統的中國文化。

參與這次遊行的,年齡最小的只有六歲,最大的七十多歲。這些人中,有的過去曾經是嚴重的哮喘病患者,隨時都會因為哮喘發作而失去生命;有的曾患有現代醫學無法治療的C型肝炎;有的曾有嚴重的腰背疼痛,有的曾是嚴重的憂鬱癥患者;有的曾做過`胃大部切除手術;有的曾沈迷於酒精和毒品之中而失去自我;有的曾在死亡線上掙扎。。。。。。然而自從修煉法輪大法後,我們按照老師教導的”真、善、忍”原則做人,同時每天堅持練功,漸漸地我們變成了全新的人。今天的我們,個個都是那麼的健康,真誠,善良。這就是 “真、善、忍”的力量啊!當我們得知有機會參加蒙巴節遊行時,大家都很高興,我們多麼希望能有更多的人能像我們一樣從”真、善、忍”的實踐中得到健康的身心,這將會給人民和社會帶來多麼大的好處,如果”真、善、忍”的原則能紮根在每個人的心中,那麼這個社會將會變得多麼美好。可是當我們的所有努力和願望被無理地拒絕時,我們感到非常的痛心,這種的心情想必您是能理解的。

再談談我自己修煉法輪大法以後的變化。我在中國曾經是一位兒科醫生。由於少年時代就開始的頭痛癥給我的事業和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困難。92年跟隨丈夫來到澳洲悉尼,他當時在Westmead醫院的肝臟病實驗室做博士生課題,我很快也進了這個實驗室做碩士生課題。由於頭痛,記憶力下降,我的英語水平一直得不到提高,至使我和導師的交流及論文寫作都非常困難。那時的我心胸狹窄,自私自利,從來不從自身找問題,而總是埋怨導師因為我是中國人而對我不公。以至和導師的關係越來越糟,最後到了放棄學位,和導師不辭而別的地步。後來,我在狹隘的自我中越陷越深,身體狀況也越來越差,成了一個嚴重的憂鬱癥患者,過著 “生不如死” 的生活。離開實驗室後自己開的小生意也是以失敗而告終。就在這時我遇到了法輪大法。在法輪大法的指引下,我漸漸地走出了狹隘的自我,學會用真誠的心善待別人,用寬容的心理解別人;學會了在矛盾中找自己的問題,而不是象以前那樣一味地指責別人。漸漸地我的心變得越來越寬,身體狀況也越來越好,”憂鬱癥”不治自愈。後來我找到了一份工作,我和公司裡所有來自不同國家的人相處得都很好。同事們對我的評價是:”You are a special girl”. “You are the best” . “You have good personality”. “You have a beautiful heart”. “You have a strong mind”…….. 我也能設身處地地為老闆著想,無論老闆在與不在,都認真做好我的工作,而且從不抱怨。

我修煉法輪大法只有四年,但我的變化是巨大的。我很慶幸我能在澳洲這片自由的土地遇到法輪大法,並能在這裡自由地練功,做好人。如果在中國,我會被強迫放棄這一切,也就是意味著被強迫回到以前的生活,這當然是可怕的。但如果不放棄,就有可能面臨”失去職業”、”失去家庭”、”遭受酷刑”、”強制洗腦”,甚至有可能失去生命。中國的法輪大法學員就在面臨這樣的處境。

中國共產黨在歷史上發動過許多次鎮壓運動,其中普遍為西方人瞭解的只有1989年6月的學生民主運動,這次運動被當時的鄧小平政權用武力鎮壓了。有些人當場被槍殺,有的人事後被秘密處死,其中包括那位被西方人稱為 “英雄” 的”擋坦克者”。但官方媒體卻稱”無一人死亡”。六十年代的”文化大革命”更是一場浩劫,當時的國家主席毛澤東為了整倒另一位國家領導人而發動了這場人民鬥人民的運動。在媒體鋪天蓋地的造謠下,一群人對另一群人的仇恨被一點點煽動了起來。一些魔性大發的人借助這場運動對一些無辜的人施用酷型折磨。當毛澤東去世很多年之後,人們纔敢把這段歷史寫出來。我讀過的一本叫作”文化大革命酷刑錄”的書中詳細記載了當時發生的人間慘劇。當中國人終於在八十年代初從這場惡夢中醒來時,纔驚嘆:”我們不能讓這樣的事再發生了”。

令人痛心的是,如今中國又在上演一場新的人間慘劇,其悲慘程度屬人類歷史上罕見。不同的是被鎮壓者是一群 “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只想練功、做好人的人。他們沒有憤怒的情緒,過激的行為,卻始終是以一種和平的方式,堅持不懈地把真相告訴人們,希望喚醒所有人的良知,一起來制止這場殘酷的鎮壓。

有人說我們”政治性太強”,我真不明白,七、八十歲的老人有什麼政治訴求?象我這樣連新聞都很少看的女子有什麼政治訴求?還有六、七歲的小孩有什麼政治訴求?我向來對政治沒有興趣,但是我要站出來為法輪大法說話,因為是法輪大法使我從一個”生不如死”的人變成一個身心健康,對生命充滿熱情,充滿希望的人。如果我不站出來說話,我覺得我連人都不配做,更不配是一個修”真、善、忍”的法輪大法修煉人。”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是中國人的傳統美德,但現在的人已漸漸將它遺忘了,甚至不能理解按這些傳統美德行事的人了。但不管怎樣,我一直認為一個政治家應該是懂政治的,不會將一種維護傳統美德的行為說成是”搞政治”,否則就太令人吃驚了。雖然我很幸運,能在澳洲自由地練功,但千千萬萬的中國法輪大法修煉人仍在承受他們不該承受的,有的甚至失去了生命。我們不希望當歷史過去之後人們纔清醒:”我們怎麼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記得剛決定修煉法輪大法的第二天,我去銀行辦事,需要乘兩站路的電車,要在以往,這點路我是不買電車票的,因為只兩站路,幾分鍾就到了,而且也不太可能碰到查票的。但那天在上車之前我對自己說:”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得按照真善忍去做,一定要自覺買票”,於是一上電車我就直奔自動售票機去買了票,剛一坐下,查票的來了。我心裡咯蹬一下,似乎一下明白了什麼 …, 當我現在看到所有火車、電車及車站上都醒目地掛著”逃票就是偷竊” 的牌子時,我真想大喊:”人們啊,請接受真善忍吧,千萬不要反對她,她是人類的希望啊。”

(http://www.xinguangming.org)


    

 1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