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州公民緊急呼籲營救被劫持的哥哥,原廣東電視臺總編室副主任陳瑞昌(圖)

【光明網12月4日訊】陳瑞昌,廣東廣州市人,現年49歲,華南師範大學電化教育專業碩士畢業,原廣東電視臺總編室副主任。

與中國大陸絕大多數法輪功修煉者一樣,陳瑞昌因不肯放棄修煉法輪大法,於2001年大年廿九在單位上班時被警察非法帶走,送到『洗腦班』強行洗腦,一年多後,邪惡的『洗腦班』不能改變陳瑞昌向善之心,便以莫須有的『擾亂社會治安』罪,判其勞教,關押在『廣州市第一勞教所』至今,(見明慧網2000年12月24日和2001年3月29日大陸新聞),近期則音訊全無。

1998年底,陳瑞昌見到妻子自從修煉大法之後,摔掉了多年的藥罐子,原本已經激化了的婆媳關係也因妻子的修煉而變得和諧了。為此他開始去瞭解法輪功。1999年春節後,他開始煉功學法。可是不多久之後的7月20日,邪惡勢力開始對法輪功進行全面的鎮壓。看到新華社一篇篇誣諂師父、誹謗大法的謊言迷惑著無知的群眾,看到無數因修煉『真、善、忍』的好人紛紛遭到關押、迫害,流離失所,他百思不得其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就在這一年的十月,他以一個修煉者的親身感受,以一個新聞工作者的正義和良知,寫了一封長達十頁的信給中央電視臺和廣東省電視臺的領導,詳細闡述了法輪大法是利國利民,百利而無一害的功法,並指出對法輪功的定性和鎮壓不符合廣大中國人民的利益。同年11月,他利用假期時間,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前往北京中央辦公廳信訪辦上訪,但是,連一封寫好的信都未遞上,就在信訪辦的大門外被公安非法拘留,並被遣返廣東。

隨後,當地公安便以『擾亂社會治安』為名,處以他行政拘留15天。單位領導多次前往拘留所『探望』,對他軟硬兼施,以陞官等多種優厚條件為誘餌迫其放棄修煉。當時陳瑞昌同領導講:『如果有一支槍頂著我的腦袋問我還煉不煉?你認為我會怎麼回答?』領導望著他,他堅定地說:『我修煉!』拘留期滿後回到電視臺不久,他被調離總編室到社教部工作。每逢節假日就派他去下面的縣、市出差,還派幾個人跟著他。這種狀況持續到2000年12月24日聖誕前一天。那天,他正在單位工作時,被強行抓往『洗腦班』,一個月後被釋放。剛上班十多天,也就是在2001年春節前的一天,他再次在單位工作時被抓往『洗腦班』強行『洗腦』,這次一關就是一年,直到2002年春節後。

『洗腦班』的各種強行『洗腦』方法都無法令陳瑞昌放棄對『真、善、忍』的追求。廣東電視臺的領導怕沒被『轉化』的陳瑞昌影響其烏紗帽,堅決不肯從『洗腦班』接收陳瑞昌回原單位,而在『洗腦班』的一年多裡又找不到任何證據和藉口判他刑,最後,在陳瑞昌與外界隔絕且24小時被專人監視了一年多的情況下,司法部門以『擾亂社會治安』罪,判其勞教,判決書上更連期限都沒寫上。一個連『洗腦班』的門都不能踏出一步,24小時有專人監管的人,竟被判『擾亂社會治安』,而一紙判決書上的『證人』也恰恰是『洗腦班』中對陳瑞昌進行二十四小時監控的人。(懇請知道此人及詳情的善良人士向我們提供資料)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陳瑞昌現被關押在廣州第一勞教所,每天被迫勞動十五個小時,人被折磨得又黑又瘦。初期,家屬可定期前去探望,但是最近幾個月卻完全不準親人見面,連寄去的信也如石沈大海,音訊全無,家人十分擔心。

廣州市第一勞教所電話:020-86841598
主要責任人:張副所長,管理科陳副科長。
廣東電視台電話:020-3355188(總機)轉3052。
主要責任人:梁書記及臺長:梁浩泉。

為了營救他的哥哥陳瑞昌,弟弟陳瑞欽(澳洲公民,工程師)上下奔走,多方呼籲。陳瑞欽所在的社區英文報紙,澳州希爾山時報9月24日第三版對此事做了報導。聯邦議員羅斯·卡麥隆先生(ROSS CAMERON ),在收到他的信後,即復信表示,已將陳瑞欽的呼籲轉達給澳洲外交部長。

另外,陳瑞欽正在聯係澳大利亞『大赦國際』,尋求他們的援助,並且每個週末都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在悉尼的唐人街徵集簽名,呼籲各界善良人士伸出援手,幫助他的哥哥以及所有在中國大陸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陳瑞欽還表示:他會向外界呼籲,直到他的哥哥重獲自由。(http://www.xinguangming.org)

 4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