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工作者因禍得福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八日那天,我在過馬路距公交車站兩米遠的地方摔倒了。因為正是上班高峰期,馬路上車來人往的,我心裏明白,要馬上起來,不然太危險了。 我硬著頭皮,準備爬起,只覺頭又痛又沉,天旋地轉,我踉踉蹌蹌幾步硬是走到了公交站台,本想給家裏打個電話,可又第二次昏倒,不省人事…

全文

小太妹得法記

第二天早上,我回到小女孩放單張的地方,抽出了一份,上面寫著《明慧週報》。我仔細的看完了所有的文章,感覺心裡真是清涼,一種莫名的喜悅,衝擊著自己,好想哭。那段時間,眼淚好像特別的多,內心裡的悲苦,無以道訴。我開始思考。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