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木記 第三季(十六, 十七, 十八)

作者: 話本先笙

玄木記 第三季(十六)

且說,自那日瑤真斬殺了那紅畜生之後,便風光無限,又是慶功宴又是建府宅的,氣的通天和赤尤牙根都痒痒。

因通天為赤尤設的計策不但失敗,而且還賠的血本無歸,赤尤不依不饒,硬是讓通天再為他魔族想個安身立命的法子。

經他二人商議後,還是覺得只有南瞻部洲的人間可利用,邪惡想要安身立命的長久,還是要從人間下手,所以,通天便安排了赤尤轉生下界,等待時機,一統人間。

而這次通天為赤尤辦理這轉生一事,赤尤還是拿紅貙做為交換,是魔界最後的兩隻,現在全歸通天所有了。

可能大家都不太明白為何這通天教主這般喜愛紅貙?我們都知道道家愛煉丹,這通天也是要這紅貙作為煉丹之用,只是這材料乃邪中上乘,紅貙又屬狂躁火氣,與其說是煉丹,不如說是煉一顆可毀天滅地的炸藥,此丹一旦煉成,炸一層天是輕鬆,那通天這麼做是為了什麼呢?

說白了就是妒忌他師兄元始天尊,制這顆炸彈也無非就是想以此要挾元始天尊,不讓元始天尊總和他搶風頭罷了,可元始天尊卻從未想過要與他爭強,也不屑與他去爭,一切也就是聽天命罷了,奈何就偏偏總是搶了通天的風頭?

若說他二人同為鴻鈞老祖的徒弟,這心性差距怎麼就如此之大?還不是因為這宇宙的規律,正神負神的相生相剋之理,或許這也是每一個生命在其中的自我選擇。

說到鴻鈞老祖,大家別忘了,他還有一個徒弟呢!

這日,青虛正在湖邊看幾位老農耕種田地,見那老農汗珠滾下,便上前去詢問是否要幫忙,老農便將那鋤頭遞給了青虛,青虛一邊除草一邊和老農聊著天。

就在此時,青虛看天空有一仙鶴向他長鳴了三聲,他便知是師父在找他,於是將鋤頭遞還給老農,向大羅天去了。

青虛來到大羅天鴻鈞老祖所在的山洞,鴻鈞也正在等他。

「兒啊,我送你的那本術類秘籍,可都看過了?」鴻鈞問青虛。

青虛答:「看過了,師父。」

鴻鈞說:「為師知你看過了,便安心了。今日叫你來,是因那魔王赤尤下界要與黃帝為敵,為師叫你去助黃帝一臂之力。只是這東勝神州與北俱蘆洲向來不管南洲之事,也不便管。你若要助那人間黃帝,還需掩去東洲王這個身份,介時化個名字,再安排個來處,便可。」

鴻鈞話音剛落,小童就來報:「通天教主求見。」

鴻鈞「呵」了一聲,對青虛說:「呵,這『來處』找上門來了。」又對小童說:「允他進來。」

那小童便起身去請,鴻鈞此時鄭重的囑咐青虛:「你記好:此次征戰,你只准輸,不准贏,一定切記!」

青虛一頭霧水,沉思了一會兒,並沒有詢問,只是答:「遵命,師父。」這也是青虛的一貫作風,無論師父交代給青虛何事,哪怕這件事非常無厘頭,青虛也只是想辦法去做好,而不會去詢問為什麼。

這時,通天教主也進來了,他一進門,就跪地不起,說道:「師父,此次魔王赤尤下界為非作歹,弟子本想藉此機會讓您徒孫我弟子也去歷練歷練,可誰成想,師兄他是當仁不讓啊,又讓他的弟子前去平亂。師父,你說師兄他累不累啊?怎麼這麼愛出風頭……..」

鴻鈞笑了,說道:「青萍!你起來!太愛出風頭不行,你師兄我去說他。師父為你書信一封,你呈給天帝,讓他允你弟子也前去。」

通天皺了皺眉頭,說:「師…師父,這不明顯是要來的機會嘛!我不去!」

鴻鈞笑了,問:「那你想怎樣啊?」

通天想了想,也沒說出什麼,多精明的人,在自己師父面前,都像個孩子一般,也會爭風吃醋,也會發牢騷,但他也不是個多聰明的主兒,平時的小聰明在鴻鈞的正氣場之下,突顯晦澀,一時也想不出來什麼歪門邪道。

鴻鈞又說:「這樣,為師送你一員猛將,阿澤!過來見過通天教主!」

站在一旁的青虛一聽就知師父在叫他,便順理成章的走到通天面前,向通天行禮,說道:「阿澤見過通天教主。」

通天也不知其來歷,看其裝束樸素,長相普通,身材略瘦弱,認為也就是個侍奉鴻鈞老祖的仙侍,所以只是向他點頭示意。

鴻鈞道:「你讓阿澤和你那幾個佳徒去玉京山找你師兄,只說是助他便可。」

通天想:師父讓我帶著這小將去助師兄,玉鬥多寶正好也可隨著前去,既是助人,就不算放低了姿態,也可一起參與此事,還是師父想的周到。

通天欣然答應,隨後便與阿澤一道回去了。因青虛出門並沒有帶師父給的那本法術秘籍,想著還有些細枝末節沒有參透,便傳信讓陶陶默默把書送到紫雲山來。

送書來的陶陶默默一聽說主人要去征戰赤尤,便不想走了,要與主人一起,於是便和青虛一起留了下來。

通天回去之後便讓玉鬥多寶等人準備準備和阿澤一起前去玉京山聽候差遣。

走之前通天支開青虛,還囑咐自己的弟子:「好好打仗,魔界的最後兩隻紅貙我已經拿到了,不用再慣著赤尤了,給我爭口氣,別老讓那瑤真出風頭!聽見了嘛!」

眾弟子齊聲說:「遵命!」

之後通天又把青虛叫跟前,說道:「阿澤,我就不隨著前去了,我書信一封讓多寶交給元始天尊,他自會知道你是老祖派給我的人。」隨後又貼著阿澤的耳邊,笑著說:「你是老祖派給我的人,別忘了,照應照應自己家兄弟。」

青虛一聽,心中雖覺得通天的這些小伎倆十分可笑,但臉上卻無任何表情的流露,嚴肅的說:「阿澤遵命。」

隨後,阿澤便與玉鬥多寶等人一同前往玉京山去了。

途中,陶陶默默一邊跟著青虛,一邊說說笑笑。只聽那陶陶笑嘻嘻的說:「默默,你上回說要給咱主人尋個好夫人,我思來想去,只想到一女仙,配的上咱主人!」

默默漫不經心的問:「誰呀?」

陶陶得意的說:「自然是這四洲第一美人,玉琢仙子!」

默默又漫不經心的答:「是四洲第一美人不錯,可她和咱主人那是八桿子打不著的,可能嗎?就算主人想娶,人家也未必肯嫁。」

陶陶胸有成竹的說:「我有辦法讓他們八桿子打的著!今天是八月十五,每年這個時候,月光最好,聽聞玉琢仙子都會在崑崙山的弱水旁望著自己的倒影,翩翩起舞呢!」

默默一下子精神起來了,好像想到了什麼,趕緊說:「弱水?聽聞弱水有一奇特功能,凡是墜入弱水的男仙,上岸之後見到的第一位女仙,無論高矮胖瘦美醜,這男仙都會為她情根深種,若這女仙此時也看了這男仙一眼,二人就會雙雙種下情根,喜結連理。對嗎?」

陶陶笑嘻嘻的點了點頭,說:「你看,這天色不早,前方就是崑崙山地界了……」

二人相視一笑,為了主人的終身大事,又心生一計。

陶陶所言不虛,這崑崙山的弱水的確有此神奇功效,而這玉琢仙子也確實會在每年的八月十五來到弱水旁翩翩起舞。

傍晚的崑崙山夜色朦朧,月亮悄悄掛上了樹梢,弱水像鏡子一樣映出了一輪清月,玉琢仙子翩翩飛來,正落在弱水旁的一株梧桐枝上,跳起了舞。

恰巧瑤真晚飯後一個人在溜達,她踱步至弱水旁,見到玉琢仙子的舞姿倒映在弱水中,曼妙動人,便駐足欣賞。

瑤真看著看著,不知不覺竟自己也舞了起來……

此時阿澤一行人正騰雲至弱水的上空,陶陶突然說:「呀!主人!不好啦!我…我…我好像把師祖給你的神通秘籍掉下雲端去了!」

阿澤一聽,趕緊問:「掉哪裡了?」

默默說:「我…我剛看見好像有個影兒掉下面那水裡去了!」

阿澤一聽,便焦急的下去尋找……

陶陶默默相視一笑,都想著:這次主人與玉琢仙子應該會彼此相愛了……

而此時的弱水旁又發生了有趣的一幕,玉琢仙子跳著跳著竟在弱水的倒影中發現了另一個倒影,這個影子也在學她跳舞?

玉琢仙子向岸邊一看,竟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那麼一個女子,而且舞姿還著實僵硬,一點也不好看,便停了下來,不跳了。

瑤真正沉醉在這月色之下,不經意的一撇,發現這水中的倒影竟不跳了,回頭看向梧桐樹,剛想問她為什麼不跳了,沒想到那玉琢仙子竟用那種輕蔑而鄙視的眼神撇了她一眼,理都沒理她,就飛走了,只留得瑤真在那裡惶然不知所措……

而此時的阿澤正好降到那弱水處,想著那書很可能掉進水裡了,便一個猛子扎進了弱水。

瑤真聽見水花聲,剛尋思過味兒來,原來是人家嫌棄她東施效顰了,瑤真心想:我跳舞有那麼難看嗎?

於是又繼續舞了起來,才注視到自己在水中的倒影,瑤真發現她的手臂和腿部都不是很纖長,肩膀略寬,著實沒有玉琢窈窕漂亮,再加上圓圓的臉,更是襯出一番喜感來,於是自己都沒忍住的哈哈大笑起來。

阿澤在水下尋了半天都沒尋到,聽見岸上有動靜,以為是陶陶默默,於是便從水中出來,上了岸。

剛上岸的阿澤一眼就望見了瑤真,瑤真在那裡被自己有趣的舞姿逗的不行,又一想到玉琢仙子竟為她而棄舞,想著自己做了一回別人的小丑,著實搞笑,坐在弱水旁笑的眼淚都出來了。

可此時的瑤真,在阿澤眼裡卻美出了天際,阿澤從來沒有聽過一位女子能發出如此明朗而歡快的笑聲。怎麼說呢?雖說阿澤是因墜入弱水才會對瑤真大有好感,但也確實,一個女子能做到被人嫌丑而又大聲肆意歡笑的,這四洲怕是也只有這一位瑤真女仙能做到了。

而月華傾灑處,又露出了一張純真玲瓏的面龐,人中還有一朵梅花若隱若現,只此一眼,便使得阿澤情根深種……..

只可惜,瑤真沒有注意到阿澤,笑過之後,自己丟人不夠,還想著要把這個好玩有趣的事告訴給青鸞羲和,於是便匆匆回去了。

阿澤沒找到書,回到雲端,臉頰紅潤,還有些魂不守舍,陶陶胸有成竹的說:「你看,這情緣來了!」然後又故作驚喜的跟主人說:「主人主人,這書沒掉下去,找到了,在這呢!」說完從懷裡掏出了這本書。

阿澤看了一眼說:「找到就好。」然後又繼續若有所思的樣子……

不多時,大家便到了元始天尊的玉京山,向天尊稟明來由之後,天尊便邀他們到山洞休息。

阿澤與陶陶默默在同一洞中休息,陶陶默默看見主人,自打從弱水中出來,時而若有所思,迷之微笑,時而不斷用手揪著自己眉心,好像不太舒服的樣子,便問:「主人,你怎麼了?」

阿澤說:「沒什麼,你們早點休息吧。」說完又猛烈的搖頭,好像很努力的想要自己清醒似的。

陶陶小心翼翼的問:「主…主人,你下去找書的時候,是不是看見一個仙子在跳舞啊?」

阿澤不解的抬起頭問他:「何出此言?」陶陶說:「哦,沒什麼…就是聽說有一個仙子會在每年的八月十五…跳舞。」

阿澤點了點頭說:「哦,是這樣。我倒沒有見到什麼跳舞的仙子,倒是有一個小姑娘,在笑。」停頓了一會兒,又嘴角上揚帶著笑意的說:「笑的很美。」說完又覺此話不妥,於是又皺起眉頭,「哎」了一聲。

默默小聲說:「糟了,是不是見錯人了?」

此時,一小童端茶進來,把茶放在了石桌上,便說:「澤將軍,明日辰時,平南元帥會來玉京山與爾等會師,做戰前安排,介時你們便可同她們一起出發了。」

阿澤點頭示意,說:「好。」

玄木記第三季(十七)

第二天辰時前,玉鬥多寶和阿澤等人一齊來到前山候著,玉京山的弟子們起鬨,對紫雲山弟子說道:「到時候平南大元帥來的時候,你們可得畢恭畢敬的行禮作揖不可,那可是天帝欽點的元帥,一切得按規矩走!」

玉鬥瞪了一眼他們,多寶給玉鬥使了個眼神,小聲說:「行禮就行禮吧,都看著呢,委屈一會兒,戰場上可沒人給她行禮!」

辰時還差一刻才到,只見天邊就出現了一批仙兵,身後還有一批神獸。
這正是瑤真帶著崑崙山的軍隊趕來,抵達玉京山上方之後,這隊伍留在了雲端,沒有下來,只有瑤真一人下來。

遠遠望去,見身形便知是一位女神將,依然是銀色盔甲,白色披風,髮髻高高束起,腰間還別了一把劍,一看就是瑤真作戰時的模樣。

阿澤旁邊有人小聲嘀咕著說:「你看,她過來了,這就是天帝欽點的平南元帥,道號瑤真…看人家一女仙也能當上元帥…」

阿澤心想:女仙當元帥有什麼稀奇?當年西王母、鬥姆元君等女仙年少之時,哪個不帶兵打仗?道家仙身自有陰陽,還分什麼男女?

此時的瑤真也降至大家面前,大家作揖行禮道:「瑤真元帥!」
瑤真也作揖回禮,阿澤不經意的一抬頭,分外吃驚,這純真玲瓏的面龐,這人中隱隱閃耀的梅花,不就是昨晚在水邊歡笑的女子嗎?她竟就是平南元帥?!阿澤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此時,元始天尊顯現在玉京山的正本澄元台上,瑤真一見師父,莞爾一笑,這笑起來的樣子,更是讓阿澤堅信了,她,就是昨日水邊的那位女子。

元始天尊開口道:「你們且去雲端候著吧,我同平南元帥還有話講。」

於是,玉鬥多寶與阿澤等人便飛上了雲端,站在了瑤真隊伍的旁邊。

元始天尊看了一眼瑤真腰間的琉璃淨坤劍,說道:「這劍暫無劍鞘,你這樣別著也不便,你把它放在掌心,可化作一支簪,你可暫將它別於髮髻。」

瑤真隨後就將這劍放於掌心,果真就化成了一株琉璃簪花,瑤真順手便將它別於髮髻。

元始天尊點了點頭,又說:「此劍還有一劍鞘,也是這三界至寶,待你凱旋歸來,天帝自會給你。」

瑤真抿嘴笑了笑,元始天尊又對瑤真說:「兒啊,沒有師兄師姐們的照應,此行更要多加小心。」

瑤真答:「是,師父,您放心吧!」
元始天尊又說:「你記住,見到那人間黃帝,要行君臣之禮。」
瑤真不解,便問到:「師父,我們是神仙,他就算是人間帝王,也是人,為何還要向他行君臣之禮?」

元始天尊白了瑤真一眼,說:「就你話多!」
瑤真一看師父好像不便告知她,便伸了下舌頭,又趕緊嚴肅的說:「孩兒謹遵師命!」

元始天尊微笑著點了點頭,說:「去吧!」

於是瑤真便飛向雲端,直接在雲端點兵,並安排了作戰計劃,一行人等遂向南洲飛去。

一入南洲地界,便覺氣息不暢,此處是業力積壓,導致整個南洲地界都呈現一種壓抑感。

瑤真向下一望,竟是白茫茫一片,用天眼一望,是那蚩尤軍放白霧,故意要讓黃帝軍隊看不清路線,無法作戰。

瑤真氣憤的說了一句:「卑鄙!」隨後便讓崑崙兵沖前抵擋,紫雲兵在尾部善後,自己先前去拜見黃帝,隨後便去支援崑崙兵,安排的乾淨利落。

阿澤心想:這小姑娘平時看著純真討喜,此刻還真是透著幾分英氣。
瑤真等人下了雲端,各行其事。瑤真透過白霧,遠遠的望見一個偉岸的身影,穿著黃袍,默默的矗立在白霧之中,仿佛正在等她一樣。

瑤真移步至這身影背後,跪下,叩頭,行禮,說道:「平南元帥瑤真,拜見黃帝。」
只見這黃帝不慌不忙的轉過身,蹲下來,一邊說:「天神不必拘禮,快快請起。」,一邊又扶瑤真起來。

瑤真一抬頭,眼前的這一幕令她驚愕!她沒有看見黃帝,而是看見了那個夢中的藍發佛陀!依然是微笑的看著她!

瑤真以為自己眼睛花了,使勁擠了一下眼睛,猛的搖頭,一睜開眼,發現剛剛那個藍發佛陀不見了,轉而是一副東方老者的面孔,微笑著看著她,這便是黃帝。
瑤真心想:這白霧,讓我的眼都花了,黑頭髮都看成藍頭髮了。

瑤真正有些恍惚,黃帝開口說道:「朕今日占卜了一卦,方知有神將前來相助,故而在此等候。」

瑤真緩過神來,說道:「陛下真是神機妙算!我已派天兵前去應戰,陛下有何吩咐,悉聽差遣!」

黃帝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天神可代我抵擋一陣,不多時,朕定會讓我軍衝出白霧。」
瑤真說:「臣領命!」
於是,瑤真便前去應戰。

瑤真飛至那崑崙兵迎戰處,向下一觀,發現那蚩尤軍隊各個真是銅頭鐵臂,不太好應對。瑤真納悶兒,這些普通人怎會頭上生角?銅頭鐵臂?難道是赤尤帶下來的魔子魔孫轉世?不可能啊!司命星君也不會應允啊!奇怪。

也容不得瑤真細想,畢竟應敵要緊,瑤真便跳下雲端,同崑崙兵一起作戰。
而那紫雲兵處,剛剛開打之時,阿澤幾揮手,還沒費吹灰之力,那蚩尤兵就大大折損,阿澤突然想起師父的告誡:「只能輸,不能贏,切記切記!」

於是阿澤只能裝裝樣子,似有似無的應上幾招,儘量顯出打不過的樣子。
瑤真正打的痛快,後方小兵來報:「元帥!後方紫雲兵有些不敵!」

瑤真遂去後方紫雲兵處查看,看那玉鬥多寶到是拼的賣力,可那阿澤卻一副帶打不打的樣子,於是一邊應敵,一邊以「元帥」的口吻對阿澤吼到:
「你干什麼呢!沒吃飽嗎!」

阿澤一愣,心想:這是她對我說的第一句話,竟這般兇狠…孽緣吶!
阿澤沒吭聲,趕緊表演出奮力抗敵的樣子,但還不能贏,心想:演戲真的比實戰還累,哎……

瑤真與眾將打的火熱,可這南洲的天氣是又悶又熱,再加上這白霧,著實喘息困難。
瑤真累了打算喝口水,可這南洲的水也都是溫熱的,並且上面也有一層白霧,口感很差。此時,突然有人拍了一下瑤真的肩膀,瑤真回過頭一看,竟是風潛。

風潛看到瑤真口乾舌燥,便從袖子裡拿出一個玉壺來,對瑤真說:「喝這個吧,這是冰心玉壺,裡面的冰玉水清涼解渴,這一壺也夠你喝上幾年。」

瑤真接過這冰心玉壺,二話沒說飲了個痛快!風潛又說:「要不是聽雪鳳萌凰說要來南洲作戰,我都不知道你要來打仗,怎麼故意瞞著我?」

瑤真無奈的說:「哎…你也幫不上什麼忙,告訴你有什麼用?」

風潛有些氣憤,說道:「我怎麼沒用!也可以給你做個幫手!」說完便也掏出一把劍,前去應戰了。瑤真看著他那三腳貓功夫,一招一式還帶著幾分文人的酸氣,只得用手掩面無奈的搖了搖頭。

兩軍交戰了半晌,那蚩尤在營帳裡向外看去,一片白茫茫的大霧,什麼也看不清。因大霧也障住了他的眼睛,所以他並不知道瑤真已來助戰,於是便得意的笑起來,說道:「哈哈!雨師風伯!你二人散的這場霧是真大啊!那黃帝兵在大霧裡也只能跟咱們軍隊硬碰硬了,使不出什麼陰謀詭計了!咱們的兵都是銅頭鐵臂,硬碰硬他們肯定不行,哈哈估計他們現在也無力回天了。一會兒等著報捷吧!」

那雨師嘴角邪媚一笑,這雨師是個人面蛇身,此人是既是雨師,也是蚩尤的軍師,十分陰險狡詐,他有一個我們大家十分熟悉的名字:共工。

只聽共工說道:「大王,何必跟他們硬碰硬?在我們的弓箭上塗毒,放它個五萬發,讓那黃帝兵各個毒發而死,不費吹灰之力。」

蚩尤一聽,此計甚妙,道:「好!好!準備弓箭…」
共工打斷蚩尤,趕緊說道:「大王,塗毒弓箭早已備好,就等您一聲令下了。」
蚩尤一聽大喜,說道:「傳令下去,撤兵!放毒箭!」

瑤真等神兵打著打著,二者其實不分勝負,但突然間敵方開始迅速撤兵。
瑤真心想:突然撤兵,定是有詐!於是跳上雲端查看,一看那蚩尤兵正人手一支弓箭,準備發射。

瑤真一看不妙,剛想讓全軍撤到雲端再做打算,但轉念一想,若是天兵都撤到雲端了,那黃帝兵肉眼凡胎,又逢大霧,豈不遭殃?

於是瑤真趕緊傳令:「敵軍欲放箭,崑崙兵迅速圍成一個圓,護住黃帝軍隊,奮力抵擋弓箭;紫雲兵抄襲敵軍弓箭手後方,不得有誤!」

「嗖!嗖!嗖!」數萬支弓箭齊發!若說這天兵只抵擋一般的弓箭到也不難,但這劍上有毒,只要身體被滑破了一點兒,天兵的傷口就會發黑髮紫,疼痛難忍,凡兵也就一命嗚呼了。

戰了多時,許多天兵天將受傷疼痛難忍,紫雲兵那方還未抄襲成功,瑤真本是與崑崙兵一同作戰的,但見紫雲兵遲遲不歸,於是便帶著雪鳳萌凰去支援紫雲兵。

瑤真到了蚩尤弓箭手後方,發現玉鬥正跪地掩面而泣,無心作戰,瑤真拽起她一看,她的臉上被劃了一道很深的口子,已經發膿發黑。瑤真讓萌凰把她帶回營地仔細清毒包紮。

於是自己便頂了玉鬥,在紫雲兵這裡奮力作戰,而阿澤依然在奮力演戲,瑤真也要顧及他這一方,其實就相當於紫雲兵少了兩元大將,都要靠瑤真一人抵抗,有些艱難。
就在這艱難之際,只見遠處有一個插著旗子的帶軲轆的車子衝出了崑崙兵的保護圈,這正是黃帝的軍隊,而這輛車子,就是黃帝剛剛造好的指南車。

這指南車無論身在哪裡,永遠都會指向南方。黃帝軍隊有了這輛指南車,就相當於有了方向,再也不會被白霧所困,也不需要崑崙兵的保護了,也可以奮力殺敵啦!

只見那指南車衝出重圍,直接衝到了蚩尤弓箭手的後方,來支援瑤真的紫雲兵。
或許也是被白霧憋的太久了,激發出了自身的很大潛能,黃帝軍隊真是一鼓作氣,一人敵多人不成問題,比仙兵還仙呢!

很快,蚩尤的弓箭手被全部剿滅!黃帝軍大獲全勝,蚩尤軍四散逃竄,因為有不少中毒的受傷將士,大家也沒有乘勝追擊,都退回了各自營地。

玄木記 第三季(十八)

瑤真軍隊退回到營地,確實有些天兵受傷嚴重,疼痛難忍。

如果受傷不嚴重,可以用清水清洗傷口,反覆幾次,毒便可以洗掉一些,畢竟是天兵,抵抗能力要比凡兵強很多。

有些受傷比較重的兵將,清水就不管用了。瑤真知道會有一些受傷嚴重的將士,會遭受很多痛苦,於是她帶著玉京山的靈藥去探望受傷將士,見到受傷嚴重的,就用功力催化靈藥,讓其服下,自己便會承受一部分這將士的痛苦。

所以,身邊的曦和勸她:「受重傷的將士雖說不多,但此毒凌厲,你能承受的了嗎?」

瑤真正在為受重傷的將士療傷,聽到曦和這麼一說,稍稍猶豫了一下,但見那將士痛苦的樣子,又帶著期盼的眼神,可憐巴巴的看著她,瑤真是個吃軟不吃硬的性子,最受不了誰這樣可憐的眼神,故作輕鬆的說:「這點小毒不妨事,這點痛苦都為你們解不了,還怎麼當你們的元帥?」

將士們又都露出了欣喜的眼神,於是瑤真就面帶微笑的一一為所有重傷的將士療好了傷,大家紛紛下跪謝元帥療傷之恩。

瑤真趕緊叫他們起來,好好修養,此時有一小童來報,說讓元帥救救他主子,他主子不想活了,要自盡。

這小童的主子就是玉鬥,玉鬥回到營帳內拿出銅鏡一看自己的這張臉,已經中毒至深,不成樣子了,內心非常崩潰,欲輕生。所以紫雲山的將領都在勸她,阿澤和多寶也在。玉鬥雖然很痛苦,但也不好意思找瑤真,畢竟她二人過節頗多,紫雲山的那幾個領頭的將領也大都和瑤真有過節。

瑤真等人聞迅趕來,一進紫雲營帳,阿澤就發現這瑤真怎麼一身的傷?她回來的時候還好好的,怎麼仗打完了,回到營帳卻惹了一身傷?

瑤真見玉鬥如此,嚴厲的說道:「打仗的,還這般在乎這張臉作甚?!」

說完便直接拉起玉鬥,掏出藥丸,直接治了玉鬥的臉。

玉鬥一照鏡子,發現臉上光光滑滑的,什麼傷口也沒有了,可瑤真的脖子上卻多了一道傷口。

多寶趕緊拉著玉鬥謝過了瑤真,瑤真擺了擺手,什麼也沒說就出去了。

阿澤看在眼裡,方知她這一身的傷都是為受傷將士受的,心中不免升起敬佩之意,又見她作為一個姑娘家真的絲毫不在乎這張臉,著實與眾不同。

阿澤回到自己營帳,悶悶不樂,陶陶默默詢問:「主人,這仗打贏了,你又絲毫沒有受傷,你老繃著個臉做什麼啊?」

阿澤說:「師父讓我只能輸,不能贏。我只能看著那將士們浴血拚殺,死的死,傷的傷,心中著實不忍啊……」

陶陶默默也低下了頭,「哎」了幾聲,也毫無辦法。

剛剛的瑤真還一臉威風,而此時回到自己營帳的她,真的是感到了渾身的疼痛,她趕緊讓青鸞打上一桶洗澡水,將帶來的氤氳泉倒在水中,為自己療傷。

泡過澡之後,傷口雖有癒合之意,但疼痛仿佛絲毫未減,瑤真也沒有吭聲,讓青鸞回去休息了。她自己穿好衣服,躺在床上,痛的翻來覆去。

而此時的阿澤,瑤真一身傷的樣子總是在他腦海中浮現,搞的他也是輾轉反側,難以入眠。突然,他萌生了一個想法,穿好衣服,用了個隱身術,向瑤真的營帳去了……

阿澤站在瑤真的帳外,瑤真在帳裡一身的傷蜷縮在床上,頭上的汗珠打濕了枕頭。只見帳外的阿澤伸出左手,平放在胸前,又伸出右手,疊扣在左手之上,兩掌一合、生出一股渾厚的能量。隨後,阿澤便將這股能量穿透營帳,直接打在了瑤真身上,直到這能量團慢慢的將瑤真身上的傷口全部撫平,阿澤才將其收回到自己體內。

這是道家秘授功法中的「轉業術」,根本無需用什麼丹藥,一伸手即可將對方身上的痛苦,轉移到自己身上,為其承受了便可。

瑤真的睡意加上疼痛,也迷迷糊糊的,只是突然覺得身體輕鬆了不少,便安然睡去。

要說瑤真為將士療傷確實是有逞能的成分,但阿澤真的沒有,因阿澤本身就是東洲之王,鴻鈞關門弟子,並且其多世都在錘鍊「忍功」,所以他的忍耐力要強於很多的神仙,承受這點真的不算什麼。

現在是阿澤一身的傷口回到了自己的營帳,也算為他人做了點什麼,才得安心。因滿身血跡,阿澤便脫下了貼身的白衣,隨便一扔,就上床睡去了。

陶陶默默聽見有聲響,悄悄起床,其實他二人早就發現剛剛主人不見了,都很好奇主人大半夜的去做什麼了。

於是二人一聽見主人睡安穩了,便都悄悄起床,點起了一盞小蠟燭,火光一燃,便看見了阿澤的那件血衣。

他二人十分擔憂而又不解的互相嘁嘁喳喳,只聽他們主人說道:

「我剛剛去解了瑤真元帥身上的傷痛,無妨,休息吧。」

聽主人這麼一說,他二人更迷糊了,但也不敢嘁嘁喳喳了,都心事重重的上床睡覺了。

第二天一早,瑤真抻了個懶腰,感覺昨晚睡的很舒服,傷口處也不疼了,一摸這身上,竟然連疤痕也都沒有了,於是喃喃自語道:「這摻了水的氤氳泉這麼好使?竟然連疤都沒有了?我那玉京山靈藥也只能治好七、八成啊!難道是我最近功力精進了……」

瑤真雖感到神奇,但本就是大大咧咧的粗性子,還有戰事吃緊著,也就沒有太在意。

且說,這白霧之戰過後,蚩尤就發現了瑤真以及眾天兵天將的存在,簡直是火燒眉毛一樣的找救兵。

什麼魑魅魍魎、牛鬼蛇神,統統過來支援蚩尤。每來一波邪魔,瑤真就與黃帝對抗一波,配合的十分默契。

要說配合也不算太恰當,雖說瑤真是位神將,但仍與黃帝以君臣相待,黃帝為君,瑤真為臣,黃帝為主,瑤真為輔。其實,瑤真也是從心底裡佩服黃帝的智慧,在元始天尊囑咐瑤真讓她與黃帝以君臣之禮相待時,瑤真還稍稍有些不服氣,但也不知道為什麼,當真正的見到了黃帝之後,瑤真就打心眼裡甘願成為這個人間皇帝的臣子。

或許是黃帝非凡的氣度,再或許是他的智慧過人,也或許是瑤真第一眼便將他認成了那位夢中的藍發佛陀,更或許,瑤真與黃帝,緣分頗深…….

雖說瑤真的琉璃淨坤劍所向披靡,沒有任何邪魔可近其身,瑤真在戰事中一向不傷分毫,但很多將士還是會受傷的。

因為瑤真第一次為眾將治傷,自身便以神速般的恢復了,她也不知道是阿澤替她承受了,所以,她便接連不斷的為眾將士療傷,反正睡一覺,第二天早上就什麼傷痛都沒有了,何樂而不為呢?

要說這阿澤還真是個一條道跑到黑的性子,瑤真白天為眾將療傷,阿澤夜裡便在她帳外替她療傷,所以,瑤真每晚都睡的香甜,可阿澤每晚都傷痕累累。

但這還不夠,因鴻鈞老祖讓他「只能輸,不能贏」,阿澤又不能為抗師命,肯定照做。但是大家想想,一個在戰場上根本沒贏過的將領,回到自己營地的時候,到底要遭受多少閒言碎語,甚至是侮辱謾罵?可想而知。

幾場戰事下來,苦都讓阿澤吃了,罵還沒少挨,吐沫星子都要淹到脖子根兒了。這鴻鈞老祖真是對這位關門弟子太好了吧!

陶陶默默是真坐不住了,對主人說:「主人!這也太不公平了!我倆現在白天都不敢出門!人家看咱的眼神兒都充滿了鄙視!」

阿澤正在打坐,緩緩睜開眼睛,說道:「真是苦了你們了,陪我一起受罪。但你們也可以和我一樣,把這當成一場修行,師父讓我只輸不贏,不就是想讓我在這其中修心忍性,擴大我的心量,提高我的修為嗎?你們修,你們也會得的。」

陶陶想了想,說:「這到也行,我們伺候您的,不怕吃這點苦,就是…就是…咱這罵挨了,那苦不能再替他們吃了,主人,您能不能別給那個瑤真療傷了,她現在都習慣了,也不知道是您幫的她!」

一提到瑤真,阿澤反倒有些心虛,沒有吭聲。

默默把陶陶拽到了一旁,小聲說道:「你沒發現嗎?主人看那瑤真的眼神都不一樣…這你就別參與了…我這兩天就分析那瑤真的笑容,怎麼和主人那日描述的那位女子那麼像呢?十有八九啊,瑤真就是主人墜入弱水之後看見的那個女子!」

陶陶愣了一下,驚訝的咽了口吐沫,說道:「這…這個啊,咱得確認一下,要真是她可不得了….這不真看上了個母老虎嗎?」

午飯時,陶陶小心翼翼的提起那日弱水之事,順便問了一句:「主人啊,您那日看見的弱水岸邊女子,是不是就是…瑤真元帥啊?」

阿澤一邊吃飯,一邊平靜的點了點頭。

陶陶差點兒嗆的背過氣去,阿澤一邊替他拍背,一邊告誡的說:「食不言,食不言啊,又嗆著了吧!」

 301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