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木記 第三季(十三, 十四, 十五)

作者: 話本先笙

玄木記 第三季(十三)

昏迷不醒的瑤真,迷迷糊糊中仿佛看見了一座金色的山峰。

瑤真漸漸向那座山峰走去,走到山腳下,看見這座山的正中有一峽谷隧道,便想走進去看看,可走到谷口,就聽見外邊師兄們正和那紅貙鬥的熱鬧,瑤真停了腳步,沒有向前走,因為她想去和師兄們一起戰鬥。

瑤真剛要轉身想走,一回頭,竟撞見了一張熟悉而又慈悲的面孔。

這慈悲的面孔微笑著看著她,她也愣愣的站在那裡看著這副慈悲而又熟悉的面孔,仿佛一切都隨之靜止了一般,包括瑤真那顆躁動的心。蔚藍的頭髮,潔白的袈裟,慈祥的佛陀模樣。

只見佛陀用手指了指這座山峰,瑤真順著佛陀指尖的方向回頭一看,正對著這條幽深峽谷的谷口。

瑤真問道:「您是讓我進去嗎?」

佛陀不語,只是剛剛慈悲的面龐漸漸轉為嚴厲。瑤真仿佛被這威嚴震懾到了,不知怎的突然一陣心虛,趕緊點了點頭,直接進了山谷。

谷壁上都是一面接著一面的鏡子,鏡子中都在演繹著各種各樣不同的故事,看得瑤真目不暇接。

瑤真走到一面鏡子前,竟看到了一位和自己長得十分相像的女神君,她看到這位女神君的世界被邪魔侵擾……看到她為拯救眾生而戰……看到她一飲而盡那鍋叫「浮毒散」的湯……結果她的世界燃起了熊熊大火……

瑤真唏噓不已,心想:「這位女神君怎的如此自負?」

緊接著,這面鏡子中上演了剛剛的一幕:瑤真風潛大戰紅貙,風潛走後,瑤真一個紫金罩罩住了崑崙山,自己和那紅貙單打獨鬥,結果被打得狼狽不堪,口吐鮮血……

看到這裡,瑤真的神情越發凝重了,雙眉也緊蹙成一團,瑤真現在是作為一個旁觀者在看剛剛上演的這場戲,看她自己,別有一番滋味。

瑤真突然覺得,那女神君喝浮毒散的自負模樣,和自己剛剛下紫金罩的高傲神情如出一轍。都是看起來是為眾生而戰,可內心卻自負逞強的不行……

瑤真低下頭,面露羞愧之色,不禁說道:「我曾經自詡是為蒼生而戰,還以為自己是那正氣凜然的蒼宇護法神,如今跳出來看,也不過是一個自負逞能的匹夫罷了……」

這邊,曦和和青鸞已經哭成一團,因為他們看瑤真的血越流越多,臉色越發的蒼白,真的好似無力回天了。

突然,青鸞透過模糊的眼淚隱隱看到瑤真的人中爍爍閃光,她定睛一看,竟是一朵梅花在大放異彩!

「曦和!曦和!你快看!」

她們二人看見這朵梅花閃了又閃,每閃一次,瑤真的臉色就好轉一些。

「青鸞!你看她不流血了!」曦和看到瑤真的傷口不僅不流血了,還有癒合的意思,興奮的喊道。

此時夢裡的瑤真正羞愧難當,突然有一道光晃的刺眼,原來是峽谷的另一頭開了,露出光線來。

瑤真順著出口走去,走出了山谷,看見剛剛的那位藍發白衣的佛陀正在清泉中洗刷一把劍,瑤真小心翼翼的問道:「這劍,需要洗洗是嗎?」

佛陀抬起頭,剛剛嚴肅的神情不見了,又是那樣的慈悲祥和,微笑著看著瑤真點了點頭。

突然,那清泉中的劍散射出萬丈光芒,晃的瑤真終於從夢中醒來。

曦和青鸞看著瑤真的臉色一點點好轉,一點點變得紅潤,只見她「唿」的一下睜開了眼睛,但因身體過於虛弱,又緩緩的閉上又睜開,重複了幾次,又咳嗽了幾聲,才真的醒過來。

剛剛醒過來的瑤真隱隱約約看到這兩個朋友正在目不轉睛的望著她,眼皮都哭的紅腫,便輕聲問道:「怎麼了?」然後便掙扎著起身。

曦和趕緊扶著她,青鸞「哇」的一聲又哭了出來:「我以為你再也醒不過來了!」

瑤真半臥著,看見榻上,榻邊,地上,全是血跡,問道:「誰流了這麼多的血?」

曦和青鸞面面相覷,都覺得瑤真可能是還有些神智不清,曦和小聲說:「快,再扶她躺下吧!」她倆便伸手去扶瑤真躺下。

瑤真卻擺了擺手,意思是不要躺下,竟又盤腿坐起,閉目沉思。

瑤真的十幾個師兄們此刻,均已氣喘吁吁,有幾個已經受了傷,十幾個修道人合力對付一個紅貙竟都不能,可見這獸著實兇狠異常。

瑤真閉目沉思片刻,緩緩睜開了眼睛,便起身要走。

青鸞曦和見狀,趕緊攔住了她,曦和道:「剛從鬼門關回來,你還要去逞能嗎!如今你這一身的傷,是幫不上什麼忙的!」

瑤真想了一下,撥開衣袖,看見自己的傷口已不流血,大口子也已經長合成了一條細縫,感受下也不是十分疼痛,便拍了拍曦和的手說:「放心,我只是去看看。」

瑤真說完,便一道光的去了,曦和青鸞緊隨其後。

瑤真來到那打鬥之地,見那處周圍的百十裡都幾乎燒成了焦炭,生靈們驚恐萬分,四散逃竄。又見雲端的師兄們依然在與那獸苦苦相鬥,眼看大家都要招架不住了,瑤真又看了看自己這滿身的傷,不禁紅了眼圈。

此時玉鬥和多寶就在雲端得意的看著這一切,玉鬥注意到了瑤真,對多寶說:「你看!她來了!好像受傷很重的樣子!」

突然,一火球又向地面射來,正好砸到了一隻松鼠,只見那松鼠帶著背上的一團火焰吱吱的亂叫,劇烈的疼痛使它狂奔,在奔跑中吱吱的聲響越加微弱,最後栽在地上成為了一撮灰燼。

瑤真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幕,身體卻虛弱的連降水訣都施展不出,只得看著這個鮮活的生命在痛苦中離去。

瑤真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感受到了萬物生靈的卑微與無力。瑤真心一橫,眼一閉,向著天邊跪下身來,雙手合十在胸前,向著天邊喊道:「夢中的佛陀,我能感受到您無限的力量與慈悲!我知道,您就在我的身旁!我能感受到,您的點化,您的目光。我求求您,求求您救救崑崙山,救救崑崙山的生靈!救救…我們!」瑤真淚落,向天邊虔誠的叩首。

就在瑤真這虔誠之一拜的剎那,突然,崑崙山地動山搖,只見一道金光從天外射來,徑直射在瑤真的背上,那金光的來處又顯現出一座金色山峰,漸漸變大,變高,巍巍矗立在半空中,那山峰的形狀好似一顆大心臟。

所有人都看傻了眼,不知為何崑崙山的上空怎會出現一座金峰。瑤真一看便知,這就是剛剛夢中佛陀指引的那座山!

那山中漸漸開闢出一道峽谷,那谷口五彩霞光繚繞,竟「嗖」的一下從谷中飛出一把長劍!

看這劍:

修長冷俊寒光厲,
通身琉璃彩熠熠。
劍起劍落風可斬,
清濁淨坤正法器。

劍柄上刻著若隱若現的幾個字:琉璃淨坤劍。

那劍散射出五彩清輝,直挺挺立於瑤真面前,瑤真下意識的一伸手,那劍柄便自己落於瑤真掌心,瑤真用力一握,感覺自己的身體瞬間又變得能量充沛。

玉鬥和多寶瞪大了眼睛,好像明白了什麼,異口同聲的說道:「一止峰金心谷!快去奪寶!」她二人紛紛向瑤真衝去,欲奪此劍。

瑤真手握此劍,一躍而起,讓他二人撲了個空。

瑤真徑直飛至那紅貙面前,這琉璃淨坤劍的清白冷厲之氣正好與那紅貙的狂燥邪火相剋,但琉璃淨坤劍更勝一籌,這股清氣直逼的那紅貙連連後退。

瑤真運足丹田,雙手握劍,奮力一劈!那獸的頭顱便被斬下,身首異處,跌落雲端。瑤真又奮力一劈,那獸的身子也斷為兩截,兩截身子和頭顱均化為一團黑氣。

終於,紅貙已斬,正邪大戰告一段落。

瑤真拿著劍,在所有人的目光中緩緩降下,突然,那座金色的山峰漸漸的縮小,縮小,再縮小,直至縮小成一道金光,竟飛入了瑤真的胸口。

此時,瑤真剛好降至地面,她摸著自己的胸口,恍然大悟,道:「原來,一止峰金心谷,在這裡。」

玄木記 第三季(十四)

且說瑤真剛斬了那紅貙,眾人還未醒過神來,天帝的聖旨便到了,只見一神官從天邊而來,拉著長音說道:「聖旨到~」

瑤真等人跪地接旨。

「崑崙山羌國平南元帥瑤真接旨!天命召曰:爾同玉京山弟子、紫金山弟子斬妖除魔有功。三日後,天宮為爾等設宴,八方感佩神勇,四洲同賀威德!欽此!」

那神官宣完便消失在了天際雲端,厚敦站起來撲了撲身上的土說道:「天帝的旨意可真是夠快的!」

川悠望著遠處說道:「天地之主,自然一切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大家也終於醒過神兒來,都圍在瑤真跟前戚戚查查問個不停……

玉鬥和多寶見感覺在此有些多餘,便掃興而去……

再說那紅貙化成的黑氣飄飄悠悠又回到了紫金山,被通天教主收集起來,養在了一口枯井之中,暫且不提。

三日後,天宮甚是熱鬧,仙娥飛天玉步匆匆,雄姿天兵屹立如松,華麗珍饈擺盤齊備,宴席未開仙樂已奏,恭恭敬敬喜迎降魔將凱旋歸來。

不一會兒,宴會已經準備就緒,各路神仙尊者也陸續到了,只聽一小童報到:
「北俱蘆洲王到!」
「地祖鎮元大仙到!」
南瞻部洲王到!
「通天教主到!」
「紫金山弟子到!」
「西牛賀洲王到!」
「元始天尊到!」
「玉京山弟子到!」
……

大家差不多來齊了,天帝坐於高位,問道:「哪位是瑤真上仙啊?」
瑤真走至堂前,行禮道:「瑤真拜見天帝。」

天帝點了點頭,笑了,說道:「平身平身!哈哈,卿真是,女中豪傑啊!」
瑤真一笑,搖頭謂之:「不敢當。」

天帝又說:「聞卿在與那紅貙大戰時,受了傷,可痊癒啊?」
瑤真回到:「稟天帝,已無大礙。只是,那一止峰金心谷的寶物不知歸置於何處,臣今日亦將那物攜來,歸還天帝。」
說完,便從腰間取出那琉璃淨坤劍,雙手托致胸前,欲呈天帝。

天帝看著瑤真,肯定的點了點頭,微笑著說:「你這小妮,不將此物歸於谷中,呈與朕是為何?」
瑤真聽天帝如此說,便委屈的說道:「陛下,那一止峰金心谷,已鑽入臣胸中,無處可尋啊!」

天帝聞之大笑,說道:「哈哈哈!既這『正念』在你心中,那這寶物也自當屬於你了。今朕就將這琉璃淨坤劍賜與你,做你斬妖除魔的幫手,朕再為你在崑崙山建一府邸,你看如何?」

瑤真一聽這劍要賜予她,心中不慎歡喜,可對於這府宅卻無多大興趣,便說道:「謝陛下賞劍,但臣一向在山洞中住著習慣了,這府邸就免了吧!」

天帝拉著長音說了一句:「誒~,卿不必推脫啦,府邸建成後自有其用。」
瑤真想想可能天帝另有道理,便下跪行禮說道:「謝陛下恩賜。」

一番行賞之後,參與平南的玉京山弟子都得到了封賞,去崑崙山混事的紫雲山弟子也得到了封賞。

宴會正式開始,仙樂齊奏,嬌娥曼舞,第一位上來主跳的是玉琢仙子,此乃四洲第一絕色,身段曼妙婀娜,面容眉清目秀,冰肌玉骨,真如雕琢過的白玉一般,舞姿更是翩翩雋逸……

大家一邊欣賞一邊說說笑笑,慶四海昇平,好不熱鬧!

只聽一白衣仙說道:「誒?這次宴會東洲王青虛又沒來?」
另一朱衣仙說道:「聽說在家閉關呢!」
白衣仙說道:「上次宴會也說是閉關呢!聽說人家閉關八百年打底兒……」
那朱衣仙突覺好笑,笑著說:「恐怕出關時,要坐成一座石像了!哈哈!」
那白衣仙又說:「或許人家只是個說辭,不愛參加這種熱鬧場合……」
朱衣仙說:「我看都給瑤真上仙敬酒呢,咱們也去吧!」

瑤真被前來敬酒的仙人團團圍住,佳釀瓊漿,再加上各種欽佩話語,把瑤真弄的兩腮通紅。

風潛在宴席的一角望著瑤真的背影獨自飲酒,那日瑤真替他擋火球的一幕,總在風潛的腦海中揮之不去,念念不忘…….

且說那二仙口中的東洲王青虛到底是不是在閉關呢?
其實,他只是在靜靜的看書。

靜謐的庭院,清風微拂,楓樹下一方小桌,偶有幾片紅葉落下,兩小童掃了又掃,掃把與地面「唏唏刷刷」,那兩小童也偶爾「嘻嘻哈哈」。那桌邊看書的青年,卻如置身事外,眼皮也不曾挑動一下。

直到楓葉漸黃,楓枝落雪,掃地的小童從秋衣換做了棉襖,那少年也依舊不曾挑一下眼皮。再從楓枝落雪,又到春暖花開,蟬鳴鳥叫,那看書的少年依舊渾然不知,早已忘記了四時更替。

竟看了整整三十個春去秋來,那少年終覺睏倦,打了個哈欠,抻了個懶腰,抬起了眼,卻覺得周圍的環境有些異樣,和看書之前有些不同,不過他也沒有在意。
只聽他喊道:「陶陶默默!」

那兩小童便從屋內跑出來,問道:「主人有何吩咐?」
他道:「是不是該做晚飯了?我肚子有些餓了。」
陶陶答:「晚飯就熟,請主人移步齋堂稍等片刻。」

他點了點頭,剛要去吃飯,突然想起一事,便問:
「默默,我那日撿回來的三隻白兔養在哪裡了?」
默默答:「養在後山了。」
他微笑著說:「你和我一起去後山,把它們抱來,我要和它們一起用晚膳。」
默默停頓了片刻,說道:「好,主人。」
青虛走在前面,默默跟在後面不時的掩面發笑。

到了後山,青虛一看便傻了眼,問道:「我那日只撿了三隻白兔,怎變出這麼許多?足有三千隻!」

默默忍不住笑出了聲,用笑聲答道:「哈哈……哈哈,主人啊,這三隻白兔是您看書之前撿回來的,可您往那一坐就是三十年。這三十年裡,三隻白兔自然會繁衍成三千隻。」

青虛想了想,點了點頭,說道:「嗯,這次看書的時間長了些,奈何是師尊送我的法術秘籍太過高深,一時沉浸其中,竟忘了年月。」

默默又問:「主人,那我們今天的晚飯要和這三千隻兔子一起吃嗎?」
青虛看著這一後山的兔子,也覺得這數量有些龐大,便說:「額……不必了,我們自己吃吧。這些白兔都放回山裡吧!」
默默答:「遵命。」

晚飯間,陶陶和默默不好好吃飯,笑嘻嘻眉來眼去的,青虛察覺,便問:
「你們兩個又在那嘀咕什麼呢?」
陶陶默默趕緊說:「沒什麼……沒什麼……」

青虛也沒在意,繼續吃飯,陶陶見主人也不在乎,又開始偷笑起來,因一邊吃一邊笑,稍稍有些嗆了,不住咳嗽,青虛見他這樣,笑著給他拍背,說:「太淘氣了,嗆著了吧。」

默默又在那裡哈哈大笑,陶陶見他取笑自己,說到:「咳咳~哼!咳~還不是你非要給主人選個夫人……還說……哈哈……我才嗆著的嘛!」

青虛正為陶陶拍後背,一聽夫人二字,停下不拍了,用眼睛白了他們二人一眼,繼續吃飯,吃著吃著突然問:「那你們笑什麼呀?」

陶陶搶先說:「默默說主人性子溫和的像綿羊!和母老虎是絕配!哈哈…….」他自己說完又忍不住笑了起來。

青虛用眼睛瞪著默默,默默嚇得不敢說話,陶陶感覺情況不太對,也不敢笑了,青虛瞪著他們嚴肅的說到:「我這樣還像綿羊嗎?」陶陶默默齊齊搖頭……

青虛看著他倆害怕的樣子,心中暗笑,又故作嚴厲的說到:「不吃了!回宮!」

玄木記 第三季(十五)

那日慶功宴過後,天帝便派數名能工巧匠為瑤真在崑崙山修建府邸。

「小瑤!你可真行哈!聽說這宅子是按照西王母當年的宮殿建造的呢!」青鸞以誇讚的口氣笑著對瑤真說。

瑤真一聽,搖搖頭笑著說:「你以為天帝是讓我住裡面享福啊?大姐,那西王母是何等人物?掌管善惡刑罰的,她那宮宅裡面啊,不是訓練兵馬的場地,就是排兵布陣的模型,不信你將那工程圖拿來看看,多半是兵用的嘞!」

青鸞疑惑的說:「啊?不會吧……」

她正撓頭的時候,瑤真已經把工程圖擺在她面前了,指著說:「你看,這兒是排陣的,這兒是弄機關的,這兒是兵器間,還有這兒是點大兵的,這兒是排小兵的….」

青鸞忍不住笑了,說:「哈哈,看來天帝是不會放過你了,還會叫你去打仗無疑了!」

瑤真掩面而笑……這時,風潛突然進來,青鸞和瑤真都比較驚訝,瑤真說:「師兄怎有空來啦?」

風潛笑了,看了眼青鸞,沒說話。青鸞趕緊說:「哦,我去看看他們弄的怎麼樣了。」

青鸞離開了,風潛便開口說道:「瑤兒,那日你為我擋住火球,救了我,我還沒來的及謝你。」

瑤真一聽就笑了,半開玩笑的說:「大哥,我記得我救你不止一次了吧?在南洲的時候沒少替你擋明槍暗箭啥的,你咋才謝我?」

風潛也不好意思的笑了,說:「是…是啊,所以今天一起感謝你!你跟我來!」

說完,風潛便拉著瑤真的手臂,將她帶到了崑崙山腳下的一處地界。

瑤真也不知道風潛要怎樣謝她,看著這一處風景,說道:「此處不是菊悠雎谷嗎?你是來帶我看野菊悠悠呢?還是雎鳩相會啊?」

風潛說:「都不是。」然後便拍了拍巴掌,只見天空中出現了兩排雎鳩,雎排成一排,鳩排成一排,每一隻雎鳩的口中都含著一株野菊,顏色品種各有不同,只見他們互相靠近,用自己口中的野菊纏住對方口中的野菊,很快,一條碩大的由五彩斑斕的野菊纏繞而成的花環從天空中緩緩垂下,猶如一道美麗的彩虹倒掛於天際。

這香氣瀰漫的花環剛剛垂下,只見風潛大袖一揮,摘下天空中的一朵雲,放在了花環的底部,做成了一個由花環編織,雲朵鋪就的大鞦韆。瑤真此時瞪大了眼睛,心想:這風潛師兄可真會玩兒!這大鞦韆可真美啊!

風潛向瑤真伸出手,笑著說:「瑤兒,過來!」意思是讓瑤真坐上去,瑤真美美的坐在了大雲朵上,說道:「不就是盪個鞦韆嘛!何須如此大費周章嘛!」

風潛說:「這個鞦韆可不是普通的鞦韆,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風潛又一揮袖,用風力一催,鞦韆便擺動了起來。瑤真一開始也以為這只是一個漂亮的大鞦韆而已,神仙本就是騰雲而走的,也無甚稀奇。

可是盪起來之後才發現,當自己的身體前後擺動之時,這眼下的風景竟開始變幻起來。當她向前一擺,仿佛進入了一片粉色的世界,有大海,有沙灘,有天空,可都是淡粉色的,空氣中漂浮著嫩粉色的泡沫,如夢如幻,浪漫旖旎,瑤真剛要伸手一抓,可鞦韆又開始向後擺動。當鞦韆一向後擺動之時,眼前的粉色世界又不見了,轉而又是一片雪白的世界。這裡白雪皚皚,到處是美輪美幻的冰雕,那冰雕呈淺藍色,冰肌玉骨,栩栩如生。瑤真仔細看了看,發現這些冰雕竟都是自己的模樣,她剛要用手一觸碰,鞦韆又向前一擺,這幅畫卷又消失了,緊接著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牡丹花田,花香四溢……隨後還有翠綠的箐海竹林,一望無際的綠色海洋,是瑤真的最愛,還有……

瑤真在上面歡快的玩耍,風潛在地上默默的注視著她。瑤真盪了不多時,已經轉換了百八十張畫面了,瑤真心中好奇又驚嘆,便跳下鞦韆,對著風潛豎起了大拇指,說道:「師兄啊,這四洲最有詩情畫意的神仙,非你莫屬!太美啦太美啦……」瑤真對風潛讚不絕口。

風潛也很高興,說:「你喜歡便好。」

「師兄,這鞦韆易做,可這變幻的世界是用了什麼法術?」瑤真問。

風潛說:「這些世界都是我畫的。」

瑤真驚嘆的說道:「好筆墨!真是好筆墨!這都畫活了!」

風潛覺得瑤真的天真有些好笑,笑著又說:「我是先畫了這些畫,然後又將它們放入了華光鏡,然後將華光鏡置於鞦韆的上方,裡面的畫面自會映到鞦韆的周圍,華光鏡底下有一小軸,雎用嘴巴銜著不斷搖動,華光鏡就會不斷翻轉,映出的景象就會不斷變幻。所以,你看到的變幻莫測的世界,實際是華光鏡裡面景象的倒影。」

瑤真才明白這原理,連連點頭說:「哦、哦、原來是這樣,師兄,可以呀!以後就留在崑崙山吧!給我們做鞦韆!」

風潛一聽瑤真讓他留在崑崙山,趕緊說:「當真?」

瑤真一看風潛認真了起來,哈哈大笑,說:「哈哈你可真行,比我還貪玩!師父要是知道是我把你留在崑崙山做鞦韆,我的屁股可就慘啦!」

風潛一聽瑤真是開玩笑,心中還有些許失望。這時瑤真看到雪鳳和萌凰正好在不遠處,便說:「我去叫她們一起過來玩!正好體驗一下你的詩情畫意!」

風潛一聽,袖子一揮,用罩封住了鞦韆,不太高興的說道:「這鞦韆要是誰都來盪,豈不是要壓塌了?」

瑤真剛要叫雪鳳萌凰,見他此舉,便說:「挺大個人,這麼小家子氣呢!」瑤真白了他一眼,之後突然想到府邸那邊還有些事情要處理,接著說:「誒呀,好像有點事兒忘了,我得先回去,你一會兒別忘了來我洞中吃了晚飯再走哈!」

隨後,瑤真離開,風潛也離開了。

其實雪鳳萌凰一直在旁邊看著他倆,雪鳳說:「這風潛上神好像對瑤帥生了情愫。」

萌凰問:「那你看瑤真元帥也動情了嗎?」

雪鳳笑了,搖了搖頭說:「我看咱們瑤大元帥啊,這方面少根筋,除非將她按到那弱水池中,否則對誰都不會產生什麼情愫的!」

萌凰說:「再是什麼巾幗英雄,也是脂粉女兒身,不會這麼無情吧!」

雪鳳又說:「女兒身?別忘了,人家可是只母老虎!」

他二人相視一笑,雙雙隱去了……

經過萬千能工巧匠的多日不懈打造,一個浩大的工程終於要結束了,占地八千餘頃的碩大府宅屹立於崑崙山巔,非常壯觀。

這府邸的外圍由白磚砌成,屋頂由黑瓦鋪就,裡面確實多是操練兵馬的場地,練兵之地就占了整個宅子的三分之一,其餘的布陣區、兵器房、馬場等與打仗有關的又占了三分之一,剩餘的三分之一比較龐雜,有七條街市,賣什麼的都有,八個天池,主要是養魚的,九個禽類飼養棚,九個畜類飼養圈等等。

所以,剩下給瑤真自己所居住的房間面積其實並不大了,雖說不大,但瑤真的住處與別處都不同,其房屋並不是由白磚所砌,而是用一種黃綠色的玉石砌成,周圍還種植了大面積的翠竹和山茶,清新雅致,聽說這種風格也是仿照西王母從前的寢殿所建造。

瑤真撫摸著這玉砌的房,屋後的山茶飄來淡淡清香,窗前竹影搖曳,斑斕多姿,此情此景,讓瑤真頗感熟悉,雖說是新房,卻如同自己住過一般。

府邸剛剛建好,果真,天帝一道聖旨,招募崑崙山想參軍的仙人神獸,均可到瑤真元帥府報名參軍,為眾生效力。

眾仙人仙獸見天帝為瑤真蓋了一座這麼好的房子,可見天帝多麼愛惜斬妖除魔的將才,也紛紛前來報名。

此次確實招募了不少兵將,隨後瑤真便奉天帝旨意在崑崙山操練兵馬。

在這期間風潛也經常來找瑤真,漸漸的瑤真也察覺到了風潛對自己有些不太對勁。

一天,瑤真把雪鳳萌凰找來,問他們:「雪鳳萌凰,現在崑崙山和我比較親近的朋友都跟我說,風潛….這個…你們知道吧?」

雪鳳萌凰對視了一眼,低頭笑了,雪鳳說道:「瑤帥,風潛上神對您生了情愫,這個事情好像我們都知道。」

瑤真點了點頭,又問:「那你們說,他這是何意呢?也想像你們一樣,和我結成夫妻嗎?」

萌凰看著瑤真確實是在一臉嚴肅的詢問,看出了瑤真真的是在這方面不太聰明,便笑著說:「看來在瑤帥心中,情愫也大抵就是這個用處了。」

雪鳳見萌凰有少許輕蔑之意,便打了個圓場,說道:「瑤帥這些年來征戰南洲,又得天帝賞識,颯颯英姿,女中豪傑,惹得男仙青睞也是自然。只是,不知瑤帥是否也喜歡風潛上神?」

瑤真不假思索的說:「喜歡呀,大家都挺喜歡他的,風潛一直人很好,若是和他結為夫妻也不是不可以,就是嘛……」

萌凰聽瑤真這語氣,便知是位不解風情的主,對風潛根本就沒生過一絲情愫。於是笑著問:「瑤帥說但是,但是什麼呢?」

瑤真皺起了眉頭,連連搖頭說:「不行不行,若是與他結為夫妻了,像你們二人一樣,走哪都形影不離,這打仗不也得帶上嗎?就風潛那三腳貓功夫,簡直是拖累……不行不行。」

雪鳳萌凰實在是忍不住了,都笑出了聲。瑤真也笑了,說道:「嘿嘿,見笑了見笑了,我覺得這方面你們應該比我明白,所以問問你們。」

萌凰又說:「陰陽相結合,乃天成之緣,若是你們有姻緣,待你二人紅鸞星動之時,定會喜結連理,若無此姻緣,也自然不成。所以,元帥不必多慮,隨緣就好。」

瑤真點了點頭說:「嗯,你說的沒錯,是這個道理,萬事由天定。我找你二人其實還有一事,昨日師父召我回玉京,讓我兵馬再操練的緊些,怕是要有一場硬仗要打。」

瑤真剛說到這裡,雪鳳萌凰露出驚訝神色,瑤真接著講:「還聽師父說,你們鳳族在此次征戰中也是有使命的,說是歷經此次征戰,方可成就百鳥之王的稱號,我有些好奇是何使命,你們知道嗎?」

雪鳳想了想,問到:「瑤帥,此次征戰可是助一位名叫黃帝的君主?」

瑤真點了點頭,說:「沒錯,你怎知?」

雪鳳和萌凰面面相覷,點了點頭,似乎明白了什麼,萌凰搖身一變,顯出金羽之身,雪鳳指著萌凰說:「瑤帥,你可曾注意到我們鳳凰身上有四個大字?」

瑤真說:「知道,你們鳳凰一族,翼文曰順,背文曰義,腹文曰信,膺文曰仁,是順、義、信、仁四個字。」

雪鳳又說:「上古之時,我鳳族身上並無字,每一字都是先祖們用一次次為眾生捨命付出換來的,每涅槃重生一次而後留一字。我族有遺訓:集齊五字,方可成就百鳥之王,在征戰中相助一位叫黃帝的人間君主,就是集齊五字之時。我鳳族本清冷孤寂,很少參與各種征戰,您剛剛一說此次征戰我鳳族也有使命的時候,我便猜到了。」

瑤真聽完雪鳳這麼一說,更覺得萬事皆有定數了,便說:「前不久,魔君赤尤率眾魔子魔孫轉生下界,目的就是統領人間,為非作歹。而此時人間有一主,名黃帝,乃是個善良仁德的聖明君主,所以,師尊才讓我等助黃帝,滅赤尤。聽你這麼一說,看來這些也都是有定數的啊!」

此時萌凰變回神身,對雪鳳說道:「哥哥,我們現在就回南洲去,把這個消息告訴整個鳳族吧!」
雪鳳說:「好。」

於是雪鳳萌凰便辭別了瑤真,回南洲去了。

 285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