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物有靈:和茶壺的對話

作者: 真涵

茶壺裡泡著樺樹茸,丈夫說:「樺樹茸泡水喝,可以增強免疫力。」有時,他還往裡面放些靈芝。

有一天,我著急喝水,水有些燙,我順手把丈夫的茶壺拿過來,倒出一些涼水,降一下溫。我正要喝水時,意外的看到了茶壺和我說話,它說:「主人,喝這個水,對你不起作用。」我意念中說:「我知道,我是渴了,著急喝水,兌一些涼水。」它「喔」了一下,表示明白了。

還有一次喝水時,我又做了類似的事情,它又對我說:「主人,你喝這個水,真的沒有什麼作用,先生喝有作用。」我說:「我知道,只是著急喝水,降一下溫度而已。」茶壺點點頭。我說:「泡的這個水,我丈夫喝,有什麼作用嗎?」茶壺說:「當然有作用,對普通人很有作用。不過,你不用,你什麼都不缺,你不是一般人啊。」我忍不住笑了。心想:「這是一個很通靈的茶壺,知道煉功人和普通人的區別。」

所以在又一次喝水時,我就往杯子中兌一些礦泉水。茶壺看著我,沒有說話。一次喝水時,茶壺對我說:「我這肚子裡泡的東西,對常人是起作用,五行之中,各物有各物的理,主人還是不要有蔑視之心。」聽了茶壺的話,我一愣,很快的反思了一下自己,查找自己的人心,發現自己的確在思想中有蔑視之心。

我燒水時,經常往茶壺中倒入熱水,有時,心裡想的卻是:「能有多大的作用。」 古人云:「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我無意中發出的一念,被多少生命感知了?最起碼,我發出的一念,被茶壺感知到了,茶壺不會無緣無故的說我有蔑視之心。周圍的一些生命,也應該感知到了。

我反思自己:我給丈夫的茶壺倒滿熱水,這是我應該做的。丈夫回來後,經常做的一件事,就是喝水。我做了應該做的事,可是,卻發出了不應該發出的一念。這一念,就是有質疑、不尊重、不屑的思想在裡面。其實,不動念才是最好的。

茶壺對我說的話,是對我的提醒。世間的萬事萬物的存在,有它們的理。物與物之間,有相生相剋的理在制約著。我的質疑、我的不屑,是對物的理的否定。而我為什麼去否定呢?是不是因為自己是煉功人,知道功中什麼都有,知道自己是健康和超常的,所以有了有恃無恐之心,就發出了那樣的一念。

我發出的一念,被家中的物件感知,茶壺應是有意在提醒我。我接著查找自己在一些事物上的人心,發現這個輕蔑之心真的是存在。人有分別之心,就會產生輕蔑之意,如果壺裡泡的是人參、鹿茸,我就不會想:「能有多大的作用。」我對物的態度中,不知不覺的就在滋生輕蔑、傲慢,就會有不尊重的思想或行為。我想:這在修煉中,是要歸正的呀,對映的是應該擴大自己的心態和容量啊。

有時候,修煉人發出的一念,是不對的,可是自己卻不知道,依舊我行我素。我真的要謝謝茶壺的提醒啊。

在我認為文章寫到這兒就要結尾時,我想:這個茶壺,知道煉功人和常人的區別,也是處在一種無迷的狀態了。我發出一念,想問它怎麼知道這種區別的。結果隔著八、九米的距離,它感知到了,那個裡面的生命樂顛顛的跑過來,我看到了,它就像一個可愛的胖嘟嘟的、圓滾滾的孩子。它跑到我身邊,說:「主人寫我了嗎?太好了!」我感受到了它的高興和熱情,還有它的單純。

它說:「主人的場很清澈,很舒服,主人煉功時,我感覺很好,我就睜著眼睛看;主人看書時,我有時就看見光芒在閃爍,很漂亮。唉,先生的場,是個名利之場,就不好了,尤其是帶著酒氣、煙氣回來時,太難聞了,他倒水時,我都捂著鼻子。」說到這兒,茶壺看看我,悄悄的說:「小主人回來了,我發現,小主人怎麼變懶了,夏天時可不是這樣。」我說:「她感冒了,還沒有恢復過來,我會把你的意思傳達給她。」這個茶壺的表情有些拘謹了,我想:它是不想讓小主人知道它的評價吧!

看著茶壺,我想起當年選擇這個茶壺的情景。眼前的茶壺馬上說:「我一直記得,當年,我和紫砂壺一起擺在主人面前時,主人還在想:『要哪個呢?』我心想:『要我吧,要我吧!』我看到主人猶豫了一下,當時,把我緊張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主人選擇了我,沒有選擇那個紫砂壺,我心裡這個高興啊,有要暈的感覺,那一刻,我就是贏家。主人是不知道呀,以前我過的不如意呀!那個紫砂壺,很高傲的,經常貶斥我,說我的顏色不好看,誰也不會相中我,還說我應該掉到地上摔死,我就不知道它為什麼這麼惡毒的說我。主人把我帶回家,我離開那個傲慢的紫砂壺,有揚眉吐氣的感覺。」

我笑了,茶壺的經歷也很有意思啊!我說:「把你帶回來,也是一種緣分啊。」茶壺說:「當然,當然,我代表我的族群感謝你。其實,不瞞你說,我們在上界也是有生命群的,有壺王,身量好大好大的,它們選中我,讓我下界與修煉者結緣。我現在心滿意足的,也算兌現使命了。」我也驚訝到了,原來如此啊!

我想起師尊的講法,師尊說:「生命是有王的,也就是說每一個生命都有王。」「但是生物和生物自己的王連繫著,不和其它的生命連繫。那麼也就是說哪,它們雖然交叉在整個宇宙空間中,但是哪它們都有自己獨立的體系和王在管。所以獅子有王,蘋果也有王,那香蕉也有王,樹也有王,植物、草、花,什麼都有王,……」(《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我說:「說說你的輪迴吧!」茶壺說:「我反覆當過一些容器,尤其是喝水的壺。經歷過鋁壺、銅壺、鐵壺、琺瑯壺、瓷壺、陶壺,最高貴的一次,當過鼻煙壺,是琺瑯質的(表層類似於玻璃)。」我說:「那應該是清代。」茶壺說:「對,當過貝勒爺的鼻煙壺,被盜墓的一電鑽給電壞了,我就解脫出來了。後來還當過塑料壺,曾經的主人把消毒水放進來,拿著我四處噴,肚子裡、咽喉裡的味道,我很長時間都難以忘掉。」

我說:「生命其實都不容易,經歷有時也出乎意料。」茶壺說:「主人寫了我,這個文章會發表吧?!」我說:「也許會發表吧!我寫的文章,有的會發表,有時也未必。」茶壺說:「……我看到你寫的文章發表了。」我說:「不會是我看電腦時,你也來看了吧?!」茶壺說:「我沒有看電腦,是主人寫文章時,發出的思維我知道了啊……」

它的回答讓我愣住了。在我們肉眼看不到的空間,我們思維的飛揚,很多生命都知道啊……

和茶壺的對話結束了,它現在靜靜的守在自己的位置上,依舊是穩重、端莊的感覺,可是,我知道,期間發生的事情,對我、對它,都是很有意義的。

這個世界中有很多的玄妙,是我們所不知道的。萬物有靈,誠然不虛,希望讀者喜歡這篇文章,茶壺也不虛此行了。

(正見網)

 38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