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木記 第一季(七, 八)

(七)

話本先笙

 

「九日!小心!」

「啊!不要!」

雲彩裡面竟然竄出一個大怪物來!紅色的身體,渾身冒著火焰,頭頂上一撮紅頭髮立著,耳朵上還戴著兩個大耳環。他一把抓住了九日,惡狠狠的說道:

「小姑娘,我這扔下個火球,你就給我澆滅,扔下個火球,你就給我澆滅,你當老子陪你玩兒呢!」

說著就口吐紅火,要燒死九日。說時遲那時快,只見一個大能量團擊中了那怪物!那怪物被打的暈厥了,撒開了手,九日就此掙脫出來。定睛一看,是碧瑤!不對,是她分身!

趁那怪物暈厥之際,碧瑤旁邊的護法金剛一把長刀砍下了那怪物的頭,怪物身首異處了。

只見那怪物的頭突然說:

「老子不陪你們玩了!」說完這顆頭顱就要逃。

只見碧瑤大喝一聲:

「哪裡逃!」緊接著手臂突然伸長,一把抓住那怪物頭上的一撮紅毛。

「化!」那頭顱瞬間被化成白色的灰燼了。

「呀!不好!怪獸的身子不見了!」只聽九日說道。

「定是跑到十二層天去禍亂了!我們快走!」留歌說道。

當他們迅速趕到十二層天體時,沒有看見那怪物的身子在禍亂這裡,不過,更可怕的事情發生了。

因為森界天體極其龐大,所以天空中要有六到九個太陽來照明,森界沒有月亮,夜晚時只有星星。白天的太陽有時會是六個,有時會是六個以上,但不會超過九個,有九個太陽的時候都很少見。九日就是在天空中有九個太陽那天出生的,所以她母親給她起名九日。

可現在,第十二層天上竟然出現了一、二、三、四、五…..三十六個太陽!

三十六個太陽烤著大地,大地上的山河湖泊開始慢慢乾涸,小樹苗也開始發蔫,開始枯黃,每個人都大汗淋漓,悶熱的不行。

要知道,他們的房子是金子做的!如果用火去烤一棟金房子,金屬能吸收大量的熱,大家想一下,金房子裡的人們該有多受罪!

人們都從房子裡面跑了出來,有的躲在樹下躲避陽光,有的跳進河裡不敢出來。可不一會兒,樹葉曬乾巴了,樹被曬死了,干樹杈也擋不了什麼光了;河裡的水一點點蒸發,大河快要乾涸了。

他們是神,會飛,會騰雲駕霧,地上的火災他們可以飛到天上去躲避。可是,天劫就是天劫,十三層天是打雷激起火球,十二層天是多了幾十個太陽,總之,你往上飛更危險!

可是神仙畢竟是神仙,聰明的他們竟統統潛到深海底躲避那三十六個太陽,一時間,海底人滿為患。

這時,手拿白玉瓶的飛天趕來了,她們傾瀉了好多洪淼,來解救這熾熱的大地,解救乾涸的湖泊,解救枯死的生靈,解救著火的森林。可是,潑灑再多洪淼也無濟於事啊,這三十六個太陽一直在烤著大地,這熱量是源源不斷的。

這時,碧瑤趕來,這應是她的另一個分身。只見她眼部遮了一條黑絲帶,手拿一把大弓箭,瞄準了其中一個太陽,射了出去!

突然,這個太陽失去了光焰,那其實根本就不是太陽,那是一隻紅色的火蝙蝠!

「嗖!嗖!嗖!…..」碧瑤射下了整整二十七隻火蝙蝠!中箭之後的蝙蝠從天邊墜了下去。第十二層天恢復了往常的溫度。

第十一層天還好,沒有什麼大的災難,就是刮沙塵暴,刮的整個世界黃沙漫天,能見度非常低,百米之外就什麼都看不到了。人在外面只要一張嘴就會吃一口的沙子。幸好他們是神仙,溝通並不一定要張嘴說話,通過心靈感應或者打手印都能溝通,可大多數神仙還是選擇躲在了自己的金屋子裡。

漫天的黃沙中,隱隱約約能看到幾隻鳳凰,她們拿著法王給她們的仙扇,冒著漫天的黃沙,冒著狂風折翼的危險,還在不辭辛苦的找森界那些心性下滑的神,將他們喚醒。

無論是冒著生命危險緊緊攥著白玉瓶的女嬌娥,還是在漫天黃沙中不畏折翼的鳳凰天使,這些拯救蒼生的神才是真正的勇士,關鍵時刻,他們放下了自我,把眾生的安危放於心頭。生死關頭,他們還是沒有忘記,自己作為宇宙中正神的責任。

因為森界各層天體是有時間差的,層次越高,時間越快,主層天一柱香的功夫,第十三層天已經過去數日了。所以,飛天、美鳳、碧瑤的分身還有金剛護法們已經在這第十三、十二、十一層天內苦戰數日了,可洪淼正森殿內的會議才剛剛結束。

「你等定要拼盡全力助我,渡森界出這天劫,各層天王,可銘記在心?」

「臣等遵命!義不容辭!」十三位天王齊聲說道。

讓我們再把鏡頭轉向第十層天,不得了啦!不得了啦!

第十層天竟然漏了!只見天塌下一個碩大無比的窟窿,九層天的天眾正在往第十層天掉!第九層天的地面正好是第十層天的天,那就說明第九層天的地面也漏了。(會有人疑問:不應該是第十一層天的地面是第十層的天嗎?還真不是,上面世界的數字觀和我們是反的,「9」在某些程度上比「10」要大。而且天體與天體之間不是摞起來的,是互相包著的。)

那到底是天漏了?還是地漏了?天地都漏了。這還了得,這不是亂了套了嗎?

眾神和天王都急的要命,如果九層天眾生不斷下落,將十層天再壓塌,再往下掉,掉,掉,那森界這九層以下天體的眾生,沒準就會一直掉到一個叫「地球」的地方去,那就真完了。

森界所有神都知道,地球,是宇宙中最骯髒的地方。

這時,終於開完會的碧瑤法王現身第十層天體,各位看官,你們覺得她有辦法嗎?

(八)

上回說到,森界第十層天漏了個大窟窿,九層天的天眾正在往第十層天掉。

這時碧瑤與眾天王議事完畢,趕到了第十層天。

第九層天的天王實在看不下去自己那層天的天眾一直往第十層天掉,他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可補天。只見他脫下自己的披風,堵在那個窟窿上,緊接著用法力加持自己的披風,能頂一陣兒是一陣兒了。

他頭上的汗珠子一顆一顆的從臉頰滑落,可第九層天天眾的身體還在不可控的下沉,下沉……

碧瑤神情嚴肅的看著這一切,並沒有想幫九層天王的意思,可碧瑤隨後的這一舉動,令在場的所有人都很吃驚。

只見她身體無限長高,高,高,高到了像第十層天的天那麼高。只見她腳踩第十層天的「地」,頭頂第九層天的「天」,對馬上要支撐不住的第九層天天王說了句:「不必了。」

隨後,大手一抹,竟將第十層的「天」,也就是第九層天的「地」,給抹去了!就這麼抹掉了!

第十層天和第九層天竟被她打通了!只見她用巨大無比的左手掌托住第九層天的無量眾生,隨後右手將剛才抹去的那層「天地」演化成另一種高能量物質,打進了第十層天的地面裡,第十層天就又被加固了一層。隨後,她慢慢的將手掌托著的第九層天的天眾放到了第十層天的地面上。

眾人正在大惑不解之時,只聽碧瑤法王說道:

「第九層天天眾,他們的心性層次境界,已不夠在這層天呆著了,所以才會身體下沉,落入十層天。我若硬是將其放置在九層天內,他們早晚還會掉下來,無用的,他們的境界不在那裡了。

第九層天天王,你平時照顧眾生不周,你的眾生心性下滑嚴重,從今以後,你就在第十層天吧。」

「先九層天天王洞淋……知罪,緊遵法王意志。」

洞淋跪拜領罪,流下了兩行悲傷而又悔恨的眼淚……

第八層天和第十三層天遭遇雷同,都是大霹靂雷帶來的大火球卷席整個天地。

碧瑤進入第八層天,並隱去了鳳冠霞帔,變得一身鎧甲,這是要打架的陣勢。只見她雙目直射出兩道金光,穿透烏雲,將那雲中怪物照了出來!隨後,碧瑤手握伏龍杖,不畏雷電,直衝雲霄!只聽得一聲龍吟,接著一聲慘叫,伏龍杖那股磅礴之力直擊那怪物的眉心,怪物一聲慘叫之後,便化成白色的粉末隨風飄散了…….

第七層天和第六層天又與第十二層天的遭遇相同,幾十個太陽;第五層天和第四層天又與第十一層天的遭遇相同,黃沙漫天。

碧瑤用她分身「射日」之法,一連射下了第七、第六層天的那些冒充太陽的火蝙蝠。

那麼,這些黃沙漫天的天體該怎樣解救呢?

碧瑤盤腿結印,巋然不動的坐在狂風呼嘯、黃沙漫天的空中,嘴中好像在念著什麼口訣。只見她一隻手臂緩緩的向上抬起,突然伸長,伸長,再伸長,長度好似可以環繞天體一週。她要做什麼呢?

我們知道,森界的衣服是「風」做的。森界眾生在清風中一揮手,便是一件美衣。那這狂風呢?也是可以化為衣服的,只是質量不好又難看而已。

碧瑤便有此意,她現在是想用「以無形化有形,再把有形化無形」之法。只見她大臂一揮,瞬間,漫天黃沙與狂風漸漸散去,隨之掉下來的是一堆破布爛襖。碧瑤用另一隻手臂和這隻一合,兩臂圍成個圈,這些狂風化成的破布爛襖,就都被她圍在了這個圈裡。

隨後,她覺得兩隻手臂不夠用,便又變出兩隻手臂來。新變出來的這兩隻手,握緊了拳頭,用一股強大的力量向這堆破布爛襖一打!將這堆爛東西打向了太陽。不出一個時辰,這堆破布便會被太陽的灼熱燒成灰燼了。

其實,風,本就是有形的,只是它的形態不直觀而已。碧瑤的這招—「無化有,有化無」用的甚妙。

神仙的神通有時候對應的是宇宙中的一層「理」。

比如我們人,常常會因為怒、怨、愁、哀、思等精神上的煩惱而苦不堪言,這些看似無形的東西,卻能夠給世間上的每個人帶來不同程度的影響。其實,當我們有什麼精神上的煩惱解不開時,我們何不將其化為更直觀、更有形的物質去處理掉它呢?

比如,一個人因為怨恨一個人或某件事而心生煩惱,但他既無能力改變這個人或這件事,也無法排斥這種恨、這種怨。那麼每當這種情緒來的時候,我們大多數人會順著「怨恨」走,然後越怨越氣,惡性循環,一生含恨而終。

然而,如果當這種所謂精神的煩惱來了的時候,我們將它轉化成為一個更直觀的有形的生命,就大不一樣了:呀!「怨恨」這個「小壞人兒」又來攪和我的心啦!不行!不能讓它得逞!我一輩子不能為「怨恨」活著,我要做有愛的生命,這樣的生命才陽光,才美好!

你看,之前你不排斥它,你和它就是一夥兒的,它讓你怨你就怨,讓你恨你就恨,你和它糾纏不清。如果,將所謂精神上的東西轉化為更直觀的有形的東西,你和這種所謂「無形的煩惱」就是對立的了,那樣你會更清醒,你就不會被這種情緒帶動著生活。打敗「怨恨小壞人兒」幾次之後,你自己就更清醒了,讓你怨你都不怨了,因為你一定會嘗到「無怨無恨再生愛」的這種正能量的輕鬆感,愉快感。這種精神上的煩惱自然就漸漸消失了……

上面舉的這個例子,便是這招「以無形化有形,再把有形化無形」的妙處所在。

我們言歸正傳。

碧瑤與其十八個分身、護法一路所向披靡,戰無不勝,沒用多久,就從這第八層天體上到了第三層天。

第三層天往上,一直到主層天,都沒有什麼大的異樣,只是空氣中都微微籠罩著一層薄霧。

「這霧有些蹊蹺,尊主。」碧瑤的護法猴兒對她說道。

「何以見得呢?猴兒!」

「這霧無論清晨還是傍晚,都不散去,而且霧中有股淡淡的奇香,我們猴子最能識別瓜果花草之香,但這種香氣並不是源自瓜果花草。」猴兒認真的說道。

「我還真挺愛聞這個味兒的!越聞越想聞!」九日閉著眼睛沉醉的說道。

一時間,香味兒竟越來越濃烈了起來,大家都開始沉醉此香之中。可碧瑤卻並不為之所動,她一直在尋找這香霧的來源。

當碧瑤這一眾人等上到第二層天的時候,香味兒更加濃烈了。不好!有人開始中毒了!

只見香霧瀰漫中的一些人開始變得脾氣暴躁,竟對同伴大打出手;一些變得貪得無厭,竟開始搶同伴的財物寶貝;一些變得像精神失常一樣,大口罵著森界法王,說她沒資格當王,自己才是森界的法王…….

森界的神再心性下滑也不會這般無禮的,他們是中毒了。此毒名為「浮毒散」,中了它的毒,你心性中的各種不足,各wu種不符合該層次境界要求的那些個不足,比如妒忌、爭鬥、怨恨、自私……便會被此毒成百倍的加大,所以我們看到的這些中了毒的生命便會如此表現了。相反的,如果你非常純淨,思想與心性都符合這一境界的層次要求,「浮毒散」便不會對你起任何作用。

碧瑤一看,眾生這不是自相殘殺了嗎?她趕緊施法將她的護法與漣波、飛天等這一眾隨他救人的神給罩住了,讓他們不受毒霧的侵擾。但這也不行啊,森界眾生太多了,也罩不過來呀,現在關鍵是要找到這毒霧的來源。

正在她非常焦急的時候,耳旁的喇叭花突然有了聲音,是小松鼠!它一定知道了什麼!

「尊主!尊主!好幾個綠色怪獸正在主層天的珏念山洞裡熬一鍋冒著白氣的湯!」

碧瑤剛剛聽到這個消息,便帶著這一眾人等向珏念森林飛去了。

下一回,很精彩。

 6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