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反迫害20年 信念之光照亮悉尼夜空

print
20年對普通人來說,或許只是容顏的改變、一段歲月的積澱,而對承受強權慘烈迫害的人們來說,7300個日夜的恐懼與壓力是何等沉重,但是這些未能改變他們心中的信念,為了維護真理,他們不惜失去人間的榮華富貴。

悉尼法輪功學員為紀念在過去二十年間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修煉者,以及呼籲世人關注,並要求中共停止迫害,7月19日,在悉尼市中心的海關大樓前舉行反迫害20周年的燭光夜悼活動。

傍晚,海關大樓前的廣場上盞盞燭光點亮了夜空,也溫暖著寒夜。

2019年7月19日,在悉尼市中心的海關大樓前舉行反迫害20周年的燭光夜悼活動。追思在過去二十年間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修煉者,以及要求中共停止迫害

差點成為中共活摘罪行的受害者

2006年還在中國石油大學讀研究生的劉金濤因為不放棄信仰被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在北京團和勞教所。期間他除了經歷被電擊、灌食、毒打、性侵犯和各種野蠻的酷刑折磨外,還曾兩次被拉至北京團和調遣處的醫院,被抽血、做胸透等。還有一次在沒有做任何其它檢查項目的情況下,直接在北京團和勞教所內被抽了兩小管血。但從未收到過任何一次體檢結果。

「一次我遭一個吸毒犯毒打時,另一個老吸毒犯進來說『別把他的器官打壞了』,當時只是覺得奇怪他們不是擔心人而是擔心器官被打壞。後來才明白這些可能都與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有關。」劉金濤說。

堅持信仰的劉金濤(右)曾遭受無數酷刑折磨,差點成為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的一名受害者

歷經迫害志不移 望更多人明真相

原在中國某外企擔任質量總監的劉占勝二十多年前在大學裡了解並開始修煉法輪功。因為堅持信仰,在多次上訪講真相的過程中,四次被抓。期間他歷經了被野蠻灌食、酷刑電擊、精神洗腦等殘酷迫害。妻子因為不堪忍受各種精神折磨和恐怖威脅,導致胎兒流產,至今仍然無法擺脫恐懼壓力。

他表示,中共顛倒是非,只有不斷地講真相才能使人們真正地明白,改變過來。「共產黨把所有的信仰都污衊遍了,當人們了解到法輪大法的真相後,人們才明白還有這麼好的信仰。」他說。

原中國某外企的質量總監(副總經理級)劉占勝在悉尼法輪功團體反迫害的一次活動中

從未放棄 獲捍衛人權獎

2013年被非法勞教期間獲得了歐洲「捍衛人權和信仰」金獎的張鳳英女士

二十年前中共宣布開始鎮壓法輪功後,法輪功學員張鳳英覺得一定是政府搞錯了,她覺得不能讓大法和師父這樣蒙冤,寢食難安的她三次上訪北京,被抓捕關押。

張鳳英說在被關押期間:「我絕食抗議,被灌食二次。他們灌食特別野蠻。有四個人,二個人按住我的頭,二人踩住我的腿。他們不是慢慢給你插管,灌完後人好像窒息了一樣,感覺奄奄一息。」

歷經苦難的張鳳英從未放棄過對「真、善、忍」的信仰,她在2013年被非法勞教期間獲得了歐洲「捍衛人權和信仰」金獎。

二十年前曾在4.25上訪現場

李元華二十年前和母親一起去國務院信訪辦,想向政府說明真實情況,那時的情景讓他至今記憶猶新

21歲就留校擔任大學老師,原本前程大好的李元華,卻在那時查出得了屬於不治之症的傳染病,人生一度陷入迷茫。後來他開始學煉法輪功,西醫、中醫都治不好的疾病不翼而飛了。

李元華說,二十年前的7.20前後,確實是頂著壓力走出來的。「但是當我走出家門的時候沒有任何猶豫,因為是師父給了我新的生命,也讓我知道了這個世界上什麼是真正的對與錯。」

「我和母親到了國務院信訪辦門口,看到大家都靜靜地站著。當時中共調集了北京市逾50輛警車。我還看到黑衣防暴警察荷槍實彈的,這應該是中共篡政以來第一次亮出這種所謂維穩的最強硬的部隊,這在北京從未有過的。」

他講述道,他被強行扭到公交車上拉到了豐台體育中心。那裡不斷地有法輪功學員被送來,從開始的幾百人到後來變成幾千人到上萬人,坐滿了體育場。後來來了上千名軍人,強行驅趕法輪功學員、拉到別處。留在體育場中心的最後十名學員被視為「頑固分子」,被押上車,運到了一個有高牆、鐵絲網還有警察真槍實彈把守的地方。

二十年前,同樣和無數法輪功學員曾在朝陽體育館內等待向政府說明真實情況的陳京曉,回憶起當年的心境時說,「我覺得如果沒有這部大法的話,我不會走到今天,也不會做出這樣的選擇,因為在那樣的政治環境裡面,你要想頂著那樣的壓力,你就(知道會)面臨著什麽。能夠走到今天,我就是在心裡守住了一個,至少從人的這個層面來講,守住了一個做好人的良心。從修煉來講就是突破了生死。」

她認為自己很幸運,因為很多中國的法輪功修煉者已經沒有這樣的機會了,因為他們已經被迫害死了。是多少人的付出才能夠走到今天的,當然有很多人的良知已被喚醒,有很多不明真相的人通過法輪功學員的一些活動了解了這場迫害,了解了人要守住良心和善良的原因。這些是有代價的,是無數的法輪功學員用生命換來的,這樣的悼念活動意義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