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昆士蘭法輪功學員感恩師尊

print
二零一九年新年將至,部份昆士蘭法輪功學員在澳洲布里斯本市中心的南岸景點集體煉功,並恭祝慈悲偉大的師尊李洪志先生新年好。

澳洲昆士蘭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

全家修大法受益

安妮:我代表全家大法弟子恭祝師父新年好

安妮來自大陸,現在定居布里斯本。她說:「我母親、我丈夫、我的姐姐和妹妹都修煉法輪功,從中受益無窮。我的母親今年七十六歲,一九九六年得法,至今已有二十二年了。得法前,我母親一身病,如風濕性關節炎、神經官能症、頭疼、腿疼,手不能沾涼水,一沾涼水,關節就疼得鑽心。神經官能症發作時,誰都不認識,連自己的兒子也不認識,抬腳就踹,到處求醫也不見好,痛苦萬分。得法後,僅僅幾個月的時間,我母親身上的頑疾全都不治而癒,感覺一身輕,爬樓跟年輕人似的,不喘不累。還有一件更神奇的事兒。我母親沒上過學,不識字,得法之後卻無師自通,整本《轉法輪》都能通讀下來。街坊四鄰都嘖嘖稱奇。

我妹妹得法前被醫院查出胎死腹中,醫生說如不馬上做手術就有惡化的危險。妹妹決定修煉法輪功,幾個月後,死胎自然排出,以前患的乙肝,也在不知不覺中痊癒了。我姐姐同樣感受到,修煉大法,無病一身輕。

我本人得法前患有月子病,腳趾麻木、老寒腿、風頭疼,冬天頭不能招風,風一吹,就像針扎似的疼。修煉大法後,這些症狀全都不翼而飛。一次醫院檢查,說我有惡性葡萄胎,如不手術,有引發絨毛癌的危險,死亡率很高。我堅持學法煉功,沒做手術,也沒服藥,漸漸就完全康復了。

得法前,我的脾氣很暴躁,計較個人利益,得理不讓人。得法後,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時時處處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凡事都為他人著想,脾氣也變好了,周圍的人都說我好像換了個人似的。快到新年了,我代表全家大法弟子恭祝師父新年好!」

「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生」

布里斯本南部漢德森公園(Handerson Park)的煉功點是昆士蘭最早成立的煉功點之一。煉功點的協調人尼爾森(Nelson)說:「近年來,我們的煉功點除了清晨煉功,還組織大家一起學法,交流修煉心得。通過集體煉功、學法交流,同修們更加精進實修,更加積極努力地投入到講真相、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各項活動中。我們也更加深刻地體悟到師父留給我們的集體學法,集體煉功的深遠意義。在二零一九年即將到來之際,我們煉功點的大法弟子,感謝師尊的救度之恩,恭祝師尊新年好!」

布里斯本漢德森煉功點法輪功學員恭祝師尊新年好。右四為來自台灣的南希(Nancy)

來自台灣的南希(Nancy)無限感慨地分享了自己感受到師父和大法的救度之恩。她說:「我是一九九七年有幸得法的。在這之前,我家是人人羨慕的小康家庭,丈夫經商,一家人過著安寧富庶的生活。然而,一九九六年十月中旬,大禍從天降,我們的獨子在一場車禍中喪生,那時他才新婚不久。兒媳剎那間失去了丈夫,我先生為兒子鋪墊的事業也後繼無人。我更是白髮人送黑髮人,精神徹底崩潰了。就在我痛不欲生的時候,先生告訴我,他無論如何也要有個兒子,因我已過生育年齡,他決定跟別人再生一個兒子。這真是雪上加霜,我難過之極,想一死了之。那些日子,我天天琢磨怎麼自殺。」

就在我的人生跌落到谷底的時候,有人將法輪大法介紹給我。《轉法輪》一書打開了我心中的枷鎖,使我不再迷茫,我明白了人生中為甚麼會有難,人活著到底為了甚麼,我感到豁然開朗,漸漸從喪子的悲哀中走出來,並決心跟著師父好好修煉。

師父的恩德我永遠無以報答。能在大法中修煉,我感到無比幸福。新年就要到了。師父,祝您新年好!」

大法指引我成長

艾瑪恭祝師父新年好

從一九九六年在國內就開始跟隨父母修煉的艾瑪(Emma)說:「我從小就跟父母一起修煉,在我成長的過程中,大法的法理一直在歸正我的言行。現在的社會道德日益下滑,很多年輕人都在網絡世界裏尋求精神寄託,其實他們很迷惘,並不知道內心到底想要甚麼。我非常幸運,從小就得到這麼好的大法,通過修煉,我明白了生命的本質,明白了創世主對人類的恩賜。在末劫時期,創世主再次把大法傳給世人,給人類帶來了新的希望,使我們找到了回家的路。

「當我努力按照真善忍法理去做的時候,我發現生活中的矛盾都可以解決。作為一個妻子,當家庭出現矛盾時,我就多站在對方的角度去看自己的問題。而當我向內找時,我的丈夫也開始努力改掉自己的缺點,我們的夫妻關係也越來越融洽。作為一個母親,在生活中,我以身作則,凡事不強制孩子,而是耐心地跟她講法理,孩子明白其中的道理了,自然也會健康成長。

「我人生中經歷過好幾次大挫折,每當我走出磨難時,都更加體悟到師父對弟子的無限慈悲與關懷。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恩。在這裏向師父雙手合十,說一聲:『師父,新年好!弟子會更精進,惟願師尊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