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聖主李世民(7)

print

 

中原大亂,李密的瓦崗軍又屢犯東都,東都急報一次次傳到江南。楊廣派心腹之臣王世充帥江、淮勁卒回東都拒寇。此時的楊廣已無心北歸。為避戰亂,楊廣想在江南的丹陽另建都城,企盼著憑藉長江天塹做為據守江南的屏障,繼續做著他沈醉不知昏曉的南國大夢。

楊廣或許已經忘了,當年還是晉王的他,以二十歲的英年雄武,親率五十一萬隋兵,橫跨長江踏平南陳,將《玉樹後庭花》之主陳叔寶押回長安,斬殺了南陳的奸佞臣子。天塹似乎專為護佑賢德仁智之主,對於昏庸殘暴之君,卻毫無憑藉之用。

帝王一旦國破,他的宮殿、他的妃嬪、他的珍寶、他的公主……也就都成了別人的戰利品。隋文帝楊堅的寵妃宣華夫人,就是南陳後主陳叔寶的妹妹,後被楊廣所蒸;楊廣的寵妃陳貴人陳婤,則是陳叔寶的第六女。那時的楊廣,更想得到一位極品的南國佳人,卻不幸被大臣高穎斬殺了。

這位南國佳人張麗華,是陳叔寶的寵妃。陳叔寶處理國政時,都要將張麗華抱在膝上。張麗華侍寵亂政,一手遮天,把個南陳朝廷攪得昏天黑地。僕射高熲先于晉王楊廣進入建康城(今南京),楊廣早就風聞張麗華是當代的絕色,對她垂涎已久,就派高穎的兒子高德弘(時任楊廣的記室)火速告知高穎,留下張麗華。高熲說:“昔日姜太公蒙面以斬妲己,今天微臣豈能留下張麗華!”高穎趁楊廣還未到建康,就在青溪把張麗華送上了黃泉路。楊廣聞訊,對高穎生了切齒之恨。楊廣做了皇帝後,毫不留情地殺了這個隋朝的開國功臣。

說來楊廣與陳叔寶這二人竟有許多相似之處:生前都荒淫好色、能詩善賦、嗜酒如命;祖宗的江山也都斷送在他們手上,自然就都成了亡國之君;甚至死後的諡號都是“煬”,陳後主諡號“長城煬公”、楊廣的諡號“煬皇帝”。

到了江都的楊廣荒淫益甚——江都的宮中設有一百多間鑲金嵌玉的房屋,陳設奢華,每間房屋裏面備有多名江南美女。楊廣過著美酒不離金口、美女不別御懷的渾渾末日。

楊廣意欲築丹陽宮而不再北歸的消息傳到驍果軍,正趕上江都糧盡,忍饑挨餓的關中將士們思鄉心切、紛紛北逃。楊廣的御林軍稱驍果軍,隸屬右屯衛軍,主帥是宇文化及。他們大多是關中人,身強力壯,驍勇善戰,軍士的左臂上都刺有血鷹。楊廣南下江都時,以寵臣司馬德戡統領萬餘驍果軍一同隨行。楊廣以為有了這支驍果軍的護衛,又有司馬德戡做統領,自己的安全自是萬無一失。楊廣或許不懂得荒淫無度必致人心盡失,人心盡失之後,必然眾叛親離。他做夢也沒有想到,就是他最最倚重和信賴的親信司馬德戡及這支護衛皇駕的驍果軍,最終直接把送他進了鬼門關。

楊廣深知自己作惡多端,總難免大難臨頭的那一天。於是早早就為自己釀好了毒酒放在瓦罐裏,隨行攜帶,以備不時之需。並對寵倖的妃嬪說:“等賊寇殺進來的時候,你們先飲毒酒上路,我隨後就到。陰曹地府我們再相聚。”

義寧二年三月(西元618年),右屯衛軍將軍宇文化及、武賁郎將司馬德戡、元禮,監門直閣裴虔通(楊廣為晉王時的親信)等人,率領驍果軍嘩變。楊廣換上便服逃到西閣,被驍果軍搜出後押回寢宮。裴虔通、司馬德戡等驍果軍將士對楊廣拔刀相向。楊廣知道大限已到,哀聲問道:“我何罪至此?”馬文舉一一歷數楊廣大罪:“陛下違棄宗廟,巡遊不息,此罪一;外勤征討,內極奢淫,使丁壯盡於矢刃,女弱填於溝壑,此罪二;四民喪業,盜賊蜂起,此罪三;專任佞諛,飾非拒諫,此罪四。陛下罪業之大,天地難容,還敢說你無罪!”

年僅十二歲的趙王杲站在楊廣身邊,哆嗦成一團,看著素日威儀萬方的父皇被團團包圍,四周的侍衛手持白刃、刀光刺眼、緊緊相逼,嚇得哇哇大哭。裴虔通手起刀落,趙王杲頃刻斃命,鮮血濺了楊廣一身。裴虔通隨即用刀指向楊廣,楊廣看著愛子被昔日的親信所殺,肝腸寸斷,呼喊道:“我是天子,天子自有天子的死法,不能利刃加身,給朕取鴆酒來!”昔日貴為天子,可以一呼百應;今日大難臨頭,哪還有權力選擇怎麼個死法!馬文舉指使令狐行達把楊廣按在座位上。飲鴆酒赴死不成,楊廣只好解下自己的白色頭巾,遞給令狐行達,令狐行達用楊廣的一方練巾縊殺了楊廣。隋氏的宗室、外戚,除了秦王浩,不分長幼,無一倖免。

“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逭(音患)。”(引自《尚書‧大甲》)上天降災,因人德行而異,或許還可以避禍;自己作孽釀成的災難,則在劫難逃。楊廣位列“自作孽,不可逭”。當時的才子祖君彥為李密起草《為李密檄洛州文》(即討隋煬帝檄文)中條陳楊廣十大罪狀,說楊廣罪業之大“罄南山之竹,書罪無窮;決東海之波,流惡難盡。”

楊廣的帝王大戲在驍果軍的刀光劍影中落下了血幕。他的身後留下了他上路前想喝而沒有喝成的一罎子鴆酒;留下了因他而歿的親生骨肉、手足兄弟、親族外戚、忠臣良將們一具具滴血的屍骸;留下了來不及一一享用的一座座雕欄玉砌的華美宮殿;留下了數不清的未及一顧的遍選于大江南北的豆蔻朱顏;留下了難以計數的死於無休的戰亂、勞役、強盜、饑饉而填滿了山谷溝壑的腐屍與白骨,更留下了一隻羸弱不堪的奄奄麋鹿任崛起於四方的群雄奮力角逐……

 

楊廣被宇文化及所帥的驍果軍縊殺于江都的消息傳到長安,唐王李淵痛哭舉哀,以盡臣子之禮義。隋恭帝楊侑見祖父遭弑,楊氏家族幾乎被被宇文化及斬盡殺絕。祖父一死,隋朝的大廈已經傾覆,自己柔弱的肩膀,何以擔得起今日大隋四分五裂的江山?自己的皇位既然是唐王李淵所賜,還是儘早把皇位歸還給李淵吧。

義寧二年五月(西元618年),隋恭帝將皇位禪讓給唐王李淵,李淵在太極殿登基,國號唐,改元武德。

登基大典結束後,回到內殿的李淵,坐在龍榻之上,百感交集——自去年晉陽起兵,剛剛一年的時間,自己就輕而易舉地坐上了這把龍椅,群臣跪倒在太極殿前三呼萬歲的聲音還縈繞耳畔;一件件與今天登基為帝有關的往事,又清晰地浮現於李淵的眼前——

第一幕:姨父楊堅從北周靜帝宇文衍手中受禪得了皇位之後,對北周的皇族大開殺戒,宇文邕的七個兒子,除了長子宣帝宇文贇早亡,其餘六子都被楊堅誅殺,慘死於楊堅手下的共有宇文家族的十幾個王。髮妻竇氏,那時還僅僅是個不足十歲的孩童,得聞舅父家的國仇家難之後,撲到床上大哭:“恨我不是男兒身,不能拯救舅父一家的大難!”嚇得竇毅趕緊捂住女兒的嘴:“這可會招來滅門之罪啊!”而今,夫人已離開人世五年了,若她地下有知,看到今天坐上了皇帝寶座的竟是她的夫君,也應含笑九泉了。李淵此時甚為思念這位賢德的髮妻,論才智、論氣度、論見識,竇夫人都不在自己之下,此時此刻,自己多麼需要她能再助自己一臂之力啊!

第二幕:楊堅稱帝后,夢見長安城被洪水淹沒,心中大為忌諱,立即召宇文愷在大興設計建造新都城。楊堅之夢,預示李淵將入主長安取代隋朝,深水即為淵。

第三幕:一次楊廣大宴群臣,席間,楊廣當著諸多大臣的面,取笑自己,戲稱自己為“阿婆”,(因為李淵面皮鬆弛多皺,看起來很像老阿婆。)引得群臣哄笑,李淵難堪得恨不能鑽到地縫裏去。回家後,李淵怒氣衝衝地把此事告訴夫人竇氏,竇夫人聽罷,喜笑顏開地對李淵說:“這可是吉兆啊!夫君封爵為唐公,唐者堂也,阿婆就是堂主!廟堂之主那可是帝王啊!”李淵聽完夫人的智解,滿臉的皺紋頓時綻放成一朵朵絢爛的菊花。

第四幕:楊廣在世時,民間盛傳“李氏代楊”的讖語,楊廣大驚,竟把右驍衛將軍李金才一家三十多口誅殺殆盡。

第五幕:世民四歲那年,家裏來了一位相士,說自己是大貴之人,又說世民二十歲上,定能濟世安民,自己揮劍想殺相士,這位高人卻早已沒了蹤影。想想自己晉陽起兵是世民之謀;中途遇雨,自己想班師回太原,又是世民號哭相勸,否則,一家老小早就不知葬身於哪路豪強的刀下了,哪裡還有今天坐擁京師之威啊!

自己能坐上這把龍椅,看來都是天意。

高興之餘,李淵的思緒又轉到時下:天下大亂,群雄四起,普天之下想做皇帝的又何止自己一人?中原上下,大江南北,雄霸一方稱帝稱王的已有幾十個,李淵的心裏不免掠過了一片愁雲——宇文化及弑君後,擁秦王浩為帝,此時正帥江南大軍北上,揚言要取長安;王世充立越王侗為帝,據守東都洛陽。這兩個人此舉都是在遮人耳目,他們真正的目的是想自己為帝;竇建德據守河北,頗得民心,勢力強盛;河南李密的瓦崗軍兵精將強,又據有多處糧倉;薛舉據甘肅,在天水稱帝;宋金剛在河北上穀稱帝,劉武周在山西稱帝,梁師都在陝西朔方稱帝,這三支力量都得到了當時最為強悍的突厥的認可與援助;江南實力最強的一支是蕭銑,在岳陽稱帝;江南還有一個專以吃活人肉果腹的殺人魔王朱粲,四處流動作亂……

李淵不住地思量著:姨父楊堅曾經坐了二十多年的這把龍椅,自己能坐得穩嗎?今天坐上去,貴為天子,群臣三呼萬歲,子孫封王;如果坐不穩,有朝一日從龍椅上被人拉下來,李氏家族的大大小小可就要身首異處了!李淵晉陽起兵之時,留守官就掘了李家祖墳,毀了李家五廟,倒也不必再去為此憂心了。

李淵心中暗想:自己的皇位能否坐得穩,李家的子孫能否保得全,看來也只能仰仗著世民了——

薛梁宋蕭王竇劉

各顯身手爭春秋

成敗早有蒼天定

一盤殘局聖者收

未完待續,版權作者所有。@*

(參考史料——《隋書》、《隋唐嘉話》、《資治通鑒》、《舊唐書》、《新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