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連續做了三個相同的夢說起

去年夏天,我突然接到一個朋友的電話:說我的一個開車的好朋友出車三四天沒回來,車子雖然找到了,但人沒有了。而且車裡發現許多血和打鬥的痕跡。聽到這個消息後,我的第一念是「沒事」!因為我給他講過大法真相並做了三退,而且在邪惡迫害最猖狂時,他還幫助我拉過大法資料。當時我說:「你幫我拉資料是有風險的。」他說:「沒事,如果坐牢的話我替你去。」對大法持這樣一個態度的人怎麼會有問題呢?(這僅僅是我當時的認識)。

當我趕到他家時,已經聚集了許多人。他妻子已經兩天沒吃飯,哭的淚人般。大家撒開人馬分頭去找,警察也出動了不少人。折騰了一天後仍沒有結果。我一直在想:「沒事,肯定能找到,肯定不會死,他是我曾經被救度的一個生命,即便有難他能化解。再說,他的年齡並不大,不會英年早逝。」

就在當天晚上,我作了一個夢:灰濛濛的天,灰濛濛的地,那種陰間的淒慘荒涼讓人感到低沉、壓抑。許多人像魂兒一樣,表情痛苦低著頭往前走,前邊不遠處便是黑洞洞的地獄大門。就在這時,我的朋友來了,他站在我面前,表情十分喜慶歡快的看著我,眼神中透出一種感激的意思。這時我腦中升出一種感覺:他要去一個好地方,要走了,是我幫了他,特向我來道別的。那種笑是發自內心而真誠的。

醒來後,我在想:這個夢是什麼意思呢?這麼清楚,是師父點化他沒死?還是告訴我執著朋友的情沒放下?可我並沒執著啊!想了一圈沒弄明白,於是我又睡了。睡後我又做了和前面一模一樣的夢:也是灰濛濛的天,灰濛濛的地,人在痛苦中往前走,這時我的朋友來了,他高興地看著我,感覺是到一個好地方去。一副感激的樣子……

醒來後已快天亮了,我大惑不解?怎麼連續做了兩個一模一樣的夢?何意?是否我的朋友沒死?想了一圈還是沒弄明白。這時本該起床了,可不知為什麼我感覺困的不行,於是又躺下來接著睡。這時,我又做了和前面兩個一模一樣的夢:也是灰濛濛的天,灰濛濛的地……

醒來後我有些驚訝:我只聽老輩子人講過連續做三個夢的傳說,而且這種現象有一種預示和提醒的寓意。想不到在自己身上發生了。心裡不免生出幾分疑惑和不解。我想,今天朋友的事一定有結果。就在我要走出家門時,另一個朋友給我打來電話:「某某找到了。」我說:「怎麼樣?」「死了。」頓時我什麼都明白了。

我們救度的世人是複雜的,他們不是修煉的人,沒有神佛保護。該發生的事到時候一定發生。不過,一個生命只要聽到了大法真相並能三退,就有了他的福分和好的未來。和那些沒聽到真相的生命相比真是有著本質的區別和不同的去處。我淺顯的悟到:師父點化的意思是,雖然我的朋友死了,可我對他講真相和三退並沒有白做。他的去處和生命永遠的美好是因為我給講大法真相帶來的。雖然他活著的時候在迷中還有許多不清楚的地方,但死後什麼都明白了。他怎麼能不高興和感激我呢?對於一個常人而言,死與不死並不是絕對的,而能否聽到大法真相卻是絕對的。師父讓我繼續抓緊講真相救度世人,別在心裡有結。我感到師父真是太慈悲了,對於弟子細微的心結看到了,並及時點悟。

這件事在我講真相中很有傳奇色彩和轟動效應。在辦朋友的喪事過程中,我先後給十幾人講了真相並做了三退。他的妻子在喪事後領著他的妹妹親自找到我,對於這個具有傳奇色彩的夢很有感觸。我給她倆講了大法真相並做了三退。

通過這件事,我更加感到大法弟子的使命和救人的緊迫。師父告訴我們世上的人都是有來頭的,他們相信大法一定能使他們回去。可是,能回去多少?大法弟子講真相和抓緊救度十分關鍵。如果我們在最後時刻再不抓緊救人搶人,那這些不明真相的世人真的是生命的絕望,那才是真的死了。


 1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