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土行》:長江水神中毒

一日,孫大聖駕著祥雲從東土長江上路過,忽然聽到背後有人高呼:「大聖,大聖,且留步!」

大聖回頭一瞅,原來是東海龍王在此。

大聖笑著返回,道:「原來是龍王老弟!龍王老弟一向可好?」
只見東海龍王唉聲歎氣,愁眉不展。

大聖疑惑不解:「龍王老弟為何這般苦惱?有何難事不妨說一說。」
龍王見大聖問話,答道:「不瞞大聖說,我正為一事犯愁。我有個姊妹乃是長江水神,如今她中了毒,我為了救她性命正在四處奔波……」

孫大聖怒道:「是何人如此大膽,敢給江神下毒?」
龍王怒氣衝天:「哼!除了共產黨那妖邪,還能有誰?」

孫大聖道:「龍王老弟莫急!將事情經過說來聽聽。」
龍王道:「自從共產黨這個妖邪到了東土以後,以所謂『發展經濟』為名做了不少破壞自然的事。前些年,一些惡共官員與奸商勾結,搞什麼資源開發、化工產業,將大量有毒物質排放到長江,當時看似沒什麼要緊。可是時間一久,江水裡毒素越積越多,我那妹子的身體也開始出現變化。尤其最近兩三年,她因為中毒日深,常常痛得滿地翻滾。而江邊的百姓可遭了殃,近年來長江每每洪水氾濫,都是因為我那妹子在腹痛翻滾。可是,如今她的情形更加嚴重……唉……」

孫大聖聞聽此言,恨得咬緊牙關:「如今她的狀況怎麼樣了?」
龍王悲愴地說:「最近她因為身染巨毒,已經奄奄一息。現如今長江許多河段日漸乾涸就是證據。大聖明鑒,我妹子一向苛盡江神職守、以造福百姓為己任,若非她到了身體實在難以支持的地步,她是決不會讓江水乾涸的。」龍王一邊說著,一邊不住地抹眼淚。

孫大聖道:「龍王老弟如今有何打算?」
龍王長歎一聲,道:「我只好四處向眾位仙家求助,可是……唉……」

孫大聖想了片刻,道:「龍王老弟莫急,令妹或許還有法子救。」
龍王聞言,不禁大喜道:「如此說來,大聖是有良方解我妹子身上的毒?」

孫大聖搖頭道:「俺老孫對於解毒可不在行,不過如今轉輪聖王在世間傳法,聖王法力了得;龍王老弟若是向他求救,必定可保令妹無恙。」
龍王一拍自己的龍腦袋,道:「大聖言之有理!小龍這就去向聖王求救!」

龍王向大聖道謝後,匆匆離去。

龍王走後,大聖心中甚是擔心江神,於是駕雲沿著長江查看。

只見地上長江兩岸大大小小竟散佈著數千個污水管,這些污水管正汩汩地將黑的、綠的、花的水排入長江。
大聖看到此景很是氣惱,他按下雲頭,打算悄悄跳下去將這些污水管砸爛幾個。

「好好,你要做什麼呀?」這時,大聖突然聽到地上傳來一個稚氣的童音。
那個叫好好的小男孩一邊用力搬動著一塊大石頭,一邊甕聲甕氣地回答:「我要把這個污水管堵上!」

大聖見兩個小孩很有意思,悄悄隱去身形到一邊觀看。

剛才說話的小女孩跳到小男孩旁邊,勸阻說:「好好,不要搬了。」

小男孩仰起天真的小臉,問:「為什麼?這個管子把大江伯伯都弄臭了……」
小女孩回答:「前兩天,孫阿伯家的鵝給臭水毒死了,孫阿伯一生氣,把這個管子弄壞了。過了兩天,美美來玩,看到管子換了新的,仍然放臭水。」

好好皺起小眉頭說:「美美,那怎麼辦呢?」

美美笑著說:「美美知道!美美聽說這個管子敢放臭水,是因為放臭水的人有xx黨的大官撐腰;只要以後xx黨沒有了,這個管子就不敢隨便放臭水啦!」
好好訥訥地問:「可是,xx黨怎樣才能沒有呀?」

美美笑著從自己衣服前面的大兜裡掏出一本連環畫:「看看這個呀,這個裡頭畫著呢。」

好好湊過去觀看。

美美翻開連環畫,對好好講道:「畫上這個大壞龍就是xx黨,它在每個中國人這裡都打了個印。」,美美一邊說,一邊篤點自己的額頭,「我們只有退出xx黨,這個印才能消失,才能得到幸福。」

好好點點頭,讚歎說:「美美,你怎麼懂得這麼多呀?」

美美得意地說:「是一個老奶奶給我講的。」她搖搖手中的連環畫說,「這個也是那個老奶奶給我的。老奶奶還說,要我多念『法輪大法好』,還要多勸大家退出xx黨。她還給了我幾張畫,可漂亮啦!」
好好問:「畫在哪兒呀?叫我看看。」

美美說:「在我家呢。我爸爸看了那個畫說:『畫得真好,我得帶去給大家看看。』」,美美故意模仿著爸爸的語氣說,「也不知道那個畫現在還在不在我家裡了?」

好好催促美美:「那咱們得快點到你家去看看呀!」

美美點點頭,兩個小孩一前一後地離開。

大聖看著兩個小孩離去,心想:「看來,俺老孫也該去找些『正事』辦辦了……」


 2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