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說:對此欲倒東南傾(1)

(一)

「林雁,給你看個精彩。」電腦前忙活的秋笙,幾乎沒抬頭的說。

「哎,馬上來。」 在電腦前剛剛落座,又剛好站起的林雁,爽快的順勢應聲而來。

看著看著,「啊,太可怕了,怎麼抓拍的?」

微笑的秋笙沒有作答,聞訊趕來的大柳,漸漸的看出了門道,偷著向秋笙伸伸舌頭擠擠眼,會意不向林雁揭開謎底。

藍藍的天空,飄著雲朵,巍巍的鐵塔聳立著。漸漸的,鐵塔開始傾斜、傾斜,繼續傾斜著。倒、倒、倒…….。眼看著龐然大物蹶然倒地,緊張感油然而生。

「嘔,笱——」一聲公雞的鳴叫,鏡頭轉了一下,鐵塔依然巍聳著。

「啊,嚇死我了。我真以為它要倒了呢。」剛擦了爽手膏之類的,林雁兩隻手背,互相擦摩著,一邊似有所悟的、緩口氣的說。一股幽香飄散過來。

原來她看出了,這是相對運動的效果。

廣告公司的性質就是這樣,除了坐班的,其他人常常是神出鬼沒,沒人問你行蹤去向。隨時和誰打個招呼,就算是禮節,也算是匯報了。攬到活計,和經理匯報一下策劃,是否需要搭手,其它主要是和財務來往。把客戶的款項,按照比例提留給公司的,其它都是參與具體項目人員的報酬。

視頻部的人員,就大柳、林雁和秋笙三人。其它搞牌匾彩旗畫冊的人員很多,他們在另外的辦公室,在六樓。秋笙他們在五樓,和財務室、經理室相鄰。

林雁是這裡坐班的,負責接待客戶,搜索資料等雜事。而大柳和秋笙,是有分有合的在行業中闖蕩。林雁的獎金靠大柳和秋笙的業務額度。而秋笙和大柳的收入,除了基本工資,主要是靠自己的提成了。幾年來,三人合作的很好,沒有因為經濟利益,而產生什麼隔閡。除了去年林雁生小孩,他們室的工作顯的有些忙亂,自從林雁從新上班,媒體室的秩序,又恢復了正常。秋笙和大柳的活,總是不斷,但也不擠,偶爾來個大活,兩人一起合作,收入往往可觀。間隙中尋找客戶的幾天,大家更顯的輕鬆瀟灑一些。

大柳是學管理出身,秋笙是從文史部門半路出家搞媒體,雖然開始的時候,在這個領域顯的陌生和緊張,但是,隨著業務水平的完善,他們各自的專業知識,愈加顯出優勢。客戶對企業的形象策劃和品牌戰略要求愈高,那些純粹媒體出身的人,就顯的有些力不從心了。沒有文化的底蘊作為後盾,花裡胡哨的鏡頭特技,都是哄小孩的玩藝兒。

林雁還一個特長,就是配音。播音專業畢業的她,不甘出賣靈魂和肉體,所以,正規軍領域沒能進去。稀裡糊塗的屈尊下就,在廣告公司落腳,也順當的完成了戀愛,到生子的浪漫而甜蜜的生活過程。每天的日子,倒也過的有滋有味。洋溢青春氣息的披肩秀髮,無憂無慮中哼唱的甜美情歌,都在說明這一點。其實,憑借她自身的條件氣質,弄個電視播音員,或者混個三類演員的張揚一番,不是沒有可能。從臉蛋到身段,林雁都是良好以上的水準。但是,她沒有去那樣追求,沒有選擇那個風光無限、但也充滿了陷阱的人生之路。

大柳比較豪爽,能喝酒,能抽煙。結婚後被老婆管的很厲害,這些方面有所收斂。再加上身體的發胖,更注意生活飲食的規律了。接近中年的人了,自控力也加強了,對人生的迷惑,也是越少了。

秋笙嘛,在大柳和林雁的眼裡,是正經人,完全是值得信賴的正經人。

「公雞打鳴,配鐵塔藍天,這個倒很稀奇,是不是,是不是有些風馬牛不相及呀。要說明什麼呢?」

待畫面結束,大柳一旁這樣的叨咕。

「不是後配音合成,完全是現場錄製的。」

「咳,現場有公雞?它不怕你們?聽那聲音離的很近啊。」林雁認真的說。

「是雞窩,它們跑不掉,被關在裡面。時間一長,也就習慣了外面的人來人往。」

一起分享精彩鏡頭,一起切磋聲畫效果,在他們這裡,就像老太太談論油鹽醬醋。賣什麼吆喝什麼呀。

轉轉悠悠的,很快午飯時間到了。大家稍有振奮,不約而同的收拾停當,準備出門共進午餐。這也是他們不成文的規矩。因為大柳和秋笙總是出門在外,大家趕到一起吃午飯的機會不多,於是,每當人員湊齊,大家輪流做東請客。圖個熱鬧開心。

當然,每次都要等到十二點以後。秋笙十二點發正念,他倆知道這是雷打不動的規矩,擰不過他,就得將就他。大柳到走廊轉悠的抽顆煙,林雁在一旁,整理一下衣服,照照鏡子梳梳頭什麼的,也是盡量的悄手悄腳的動作,怕打攪了秋笙。秋笙在椅子上,盤腿大坐,閉目合眼,擺出不同的手勢等等。這些他們都習以為常了。

約莫差不多了,大柳轉到他身邊,來了一句,「行了吧?十二點十五了。」大柳說話,聲音發憨,就像他那高大笨拙的身軀一般,有時還有些磕巴。

秋笙把蓮花手印收起,穿鞋,穿衣,戴上帽子出發。


 2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