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結天上:生命之初

題記:在寫《輪迴紀實》的時候,我發現一個問題,那就是因為那個系列文章,是寫給常人看的,所以寫的時候就難免的攙雜一定的人情的因素,而且在寫的時候不能寫高,很多時候許多細節都被我「模糊處理」了。想必同修們都能看的出這兩個不足來。

由於那個系列寫了兩年多,不自覺的反映出來很多執著和變異的因素。所以這個階段我很少寫文章,目地就是抽出時間好好的學學法,徹底清除一下長期形成或沒有去乾淨的那些不好的因素。

寫到這裡,我特別重申一下,這個系列文章是完全用修煉的語言,用神的真念寫出來的,寫出的事情肯定會超過常人的接受能力,所以,這個系列文章希望同修們不要輕易的拿給常人看。而且我是用一種體會的方式去寫的。

作為修煉人,也希望大家能夠理性的對待這一切!我寫出這些,是為了讓我們更加精進,而決不要對我這個人和文章產生新的執著來。那樣真的有些得不償失。其實由於很多海內外的同修執著於我的文章和本人,給我帶來很多的干擾!有時間和精力方面的,還有另外空間的。由於同修們的執著,也給邪惡製造阻擋我看到真相的借口。我這個人,本來就想默默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從目前情況來看,我需要在清淨一些的環境中將這個系列文章盡量的多寫一些,證實法的時間和機緣都十份的有限,我真得抓緊了!

希望同修們,特別是我所在及周邊地區的同修們能理解我,徹底放下對我和我的文章的執著,好好的學法,做好我們應該做的一切,才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與天上眾生的殷殷期盼!!在此我先謝過大家。

閒言少敘,言歸正傳。

如果說,我們在人間的輪迴轉世一方面,奠定了今天我們能聽懂法的思想基礎和文化底蘊的話,另一方面就是結緣。其實人間的緣分是一種在天上緣分的在人間的一種表現。拿緣分本身來說,天上的緣分才更真實。當然,在人間所反映出的各種執著和變異因素根本原因很多也來源於很高層空間。上邊很多物質因素變異了之後,在人間才會有那麼多的事情出現。

記的那是一個晚上,一個同修說想請我吃飯,我說有事就說,幹嘛非得請吃飯呢?!後來見面之後,我才知道原來是來了幾個外地同修。也許受我的那篇《撣去封塵系列:婆羅花開》的影響,他們也來看一看此花。

在看此花的時候,一個外地從沒有見過面的女同修流淚了,說,看到此花讓我看到了自己的來源。後來該同修對我說,蓮,你說我怎麼看到了那樣一種景象呢?我說,你看到了什麼?她說:我當時怎麼看到一個很高層次的道,在他的身體中飛出兩個生命,一個是你,一個是我。這是怎麼回事?我笑著說:「也許我們當初是那個道的孩子。」師父講過:「因為生命有兩種來源:一個是龐大的物質運動下產生的生命;一個是宇宙的物質運動下產生的有形的生命,他自己就像人懷了孕一樣,產生生命。像這樣的生命,他就會有父母。」(《悉尼法會講法》)但是我們也許還有更高層次的來源。

後來經同修的這麼提醒,我也明白了自己的生命裡為什麼有一種非常喜歡清靜的因素,和一種灑脫自由的行於世間的因素。其實當初我們在那個境界產生的時候,我們構成我們生命本身的那些基本物質就已經變異了。用現在的話說,就是,那時我們的生命根本達不到宇宙在那個層次的法理所對我們的要求了。過去整個宇宙無論其有多大,根本上都是「為私」的。那麼在為私的宇宙中產生出來的生命,無論其有多麼漫長的歷史,多麼高的層次,根本上說,都是達不到新宇宙的標準。

拿我現在來說,在今生,我的性格當中有一種不太負責、很隨意,還有自暴自棄的東西。在《輪迴紀實》中,我寫過關於自己性格因素的來源。其實現在我覺得,人間的各種環境的因素,只是這個生命本質物質因素的一種反映!說白了,假如:在產生我的那個境界的時候,構成我性格的一種物質變異了。當然在天上只能說是一種「變異」,比其以下不同層次可以說純淨的很多,但如果用現在的新宇宙的法理來衡量那就是變異!那麼這個生命在不斷的下走中,這種變異就不斷的發生變異,越往下越不好嘛!到了人間那種東西就可以說是一種敗壞!那麼在不同層次為什麼我就能遇到那些事情,而很多生命就遇不到呢?就是因為那方面已經敗壞了。有了那種變異,才會有低層環境的種種「故事」和安排。當然這裡也有舊勢力所強加的種種因素。所以很多修煉人總覺的我的路怎麼是這樣而不是那樣;或別人的路為什麼不是我這個樣子或他的路應該如何如何的走,或如何如何的做。其實這個是把修煉看的太簡單和膚淺的緣故。每個人的路,除了舊勢力所安排強加的我們必須否認的之外,一切都是師父根據我們這個生命本身的情況和宇宙未來的需要而安排的。決不是我們現在還充滿很多觀念的修煉人的思想所能看的到的。無論我們修煉的苦還是容易,都是有原因的。師父一定會給我們最好的。所以對於自己的修煉一定要理性的認識。

話題不往遠說,當我和那個同修共同在那個層次產生出來的時候,經過了很長時間,然後我們看到了眾生將要出現的情況,我們就想到下面吃苦挽救眾生。在下走前互相約定:再見面一同回到那個層次。就這樣我們分別開始下走。我在下走的過程中在一個很高層次有幸成為一個法王的三個孩子之一。那兩個孩子今生分別成為我的妻子和妻妹。後來我們遇師尊簽下神聖的約定,要來到人間助師正法。

在簽約的時候,遇到一位原來極高層次的大道,也算與我們結緣。這一點我在以前的文章中已經提到,就不詳寫了。其實大法弟子在不同的層次上,有很多與師父多次簽約。因為宇宙太大太大了。在一次與師父簽約的時候,師父講了很長時間的法。師父根據不同生命的不同特點,和生命當時神的願望,給不同的生命安排了將來到人間的生存方式和到時候證實法的方式。

比如:給很多生命安排了用筆證實法的方式,而且這些個生命只有將此方式運用好了才能回去。因為他們世界的回升的因素就帶有這方面。當時師父給了很多生命一些神筆。這筆就是威力無邊的法器。可以任意變換東西,威力極大,還可以無限分體。其實今生在大法弟子中很多用筆證實法的同修在那時都是熟識的。比如:家鄉能寫文章的大哥和海外的很多用筆來證實法的同修。當時我們很多都在那個層次與師父簽約。雖然我們寫出的文章風格不同,題材不同。而那些將來要以唱歌和舞蹈形式來證實法的生命師父都賦予他們另外的一種法器。有的是一把扇子,有的是神所具有的嗓子。為什麼我們的「神韻」藝術團能感動世人?而且說白了,能感動那些不同境界的主和王?因為我們偉大的同修們所展現的是神的狀態!神的神聖!神的莊嚴!神的偉大!還有就是神的美好!等等。喚醒世人迷失已久的佛性!直接的引領人們走回信神與回歸於神的正路。所以他們的演出是何等重要!所以我們要正念加持他們!當然對於其它方面也是如此。當時師父都給予了將來每個方面證實法生命的無限智慧和能力。但現在看來很多生命生今生卻以各種借口推脫自己應該走好的路。比如,上文提到的與我共同產生於那個道的那位女同修(下文我就叫「姐」)當見第二面的時候,我就說能寫就應該寫,不要被什麼障礙。現在她才經過身邊的很多同修鼓勵才動筆寫。我妻子也是這種情況。

後來我在一個離三界比較近的層次出現,在那裡層次當法王,那裡有一尊大菩薩能力與智慧都很大。由於當時那個層次已經出現了變異。那個大菩薩對我是非常的佩服,不自覺的就產生一種不該有的私心。我看到此種情況就說,其實我是要下到人間,在人間最後的時候,宇宙的萬王之王的法輪聖王將要駐世傳法,如果你希望能見到我,那就與我一同下到人間好嗎?她毫不猶豫的說,行,我也想同化法,也想救度眾生。而且只要能見到你,到哪裡都行!(這本身就包含了不純淨的因素),所以到人間她雖然在歷史上與我結下很大的緣分,甚至愛的生死不渝,但往往都是以悲劇收場。如:《朔風敦煌》中的阿秀與臨江(當時的我);或者即使結婚也不是一般夫妻那種,一方修煉,根本就沒有人情。再就是兄妹之間,父女之間。寫到這裡同修們肯定會想到這是《緣解他鄉》和《清風冷月》中提到的那個帶「鑫」字的女孩。其實這個女孩的副元神十分的願意與我在一起,但今生夫妻這種緣分被更高境界的緣分給代替了,表面上看此時遇到她時我結婚了,她十分的喜歡我,但從來不跟我走的近,而且十分的理解我。後來神為了她能完成當初的願望,將計就計換一種方式與我在一起。說白了,因為她不是今生她父母的真正的孩子,她是為了還從前欠他們的債,到遇到我的時候,她已經還差不多了。那麼他父母真正的孩子就應該管她這個表面的肉身了。她是這個肉身的副元神,只不過先天特點很強。她就離開原來這個身體到我身邊來了。後來當我再見到那個女孩的時候,就沒有原來那種親切感了。

當她來的時候,我就對她說,一定要把情去掉,否則對我們都是干擾!後來她變得十分的純淨,與我在《為法而來》中提到的那個道一起在我們的身邊精進,時常展現出他們修煉的神通,幫我們清理邪惡。現在她倆在另外空間很有興趣的看我寫這篇文章呢?!她說,原來我真是很變異,到人間情那麼重,今後我得好好修!

自從那次與外地的姐姐和同修見面(其實就是天上的緣分)接上了之後,我後來也去了她們那裡一段時間。後來我說,當初在人間我在唐朝時當過代宗皇帝,你當過我的母親,就是皇太后,那我今世的妻子也就是您當時的兒媳婦了。她說,我也感覺你從前不知道哪生哪世當過我的兒子。而且我的母親當過她的母親,所以當姐姐見到我母親的時候,發自內心的叫「媽」。剛開始我說實話有些不習慣,因為姐與我母親的年齡相差不是很大。後來姐姐對我生活上修煉上有很大的照顧!也是了卻從前在天上的互相的約定吧!希望我在不同層次中遇到的有緣的生命都能正確對待大法,更加精進!

寫了這麼多,目地就是希望同修們能更加珍惜我們修煉人之間的緣分和與世人之間的緣分,但千萬不要執著於這種緣分的本身!

其實我也與身邊很多同修在天上的不同層次都有很大的緣分,由於文章的篇幅有限,和每一篇文章除了寫緣分的難得之外還得有一種側重點,所以我都將其歸成不同的類別來寫。


 2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