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大漠孤影

題記:在我的性格當中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東西,那就是一種無求和獨立的性格。說具體點就是,我只是按照我自己的人生準則(當然修煉之後就是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行於世間,只是善待別人,寬容別人,為別人著想,卻不求別人的任何表現,甚至別人的一點肯定的笑臉,說實話都不求。當然不求不等於沒有。就如同學生上學一樣,只是想怎樣自己將功課做好,一切自然都有了,如果只想得到好的結果或別人的肯定而不好好的做好自己應該做的,那怎能達到目地呢?在這個道德下滑的很厲害的今天,人們過於關注別人對自己的態度,而將自己弄得很累很苦,甚至為了一點小事將自己的身體搞壞,積勞成疾。我們好好的想一想,這樣值得嗎?生命應該為什麼而存在呢?這個我們生生世世都在思考的問題應該如何做答呢?

今天所要說的我的經歷就比較生動的回答了這個問題。

我們師父曾有詩云:

一潭明湖水
煙霞映幾輝
身在亂世中
難得獨自美
(引自《洪吟》「游日月潭」)

話說,東漢時期,在西域靠近現在新疆羅布泊的地方有一個小國,國家雖然不大,但是還算很富足,百姓也安居樂業。我是那裡的一位國王,在那裡享受著至高無上的權力,吃的是山珍海味,玩的是珍奇異寶,妻妾眾多美女如雲,反正人間所能享有的樂趣我幾乎都能享受得到。這樣十五年過去了。我有一個親弟弟,當時掌管著兵權。他是一個野心很大而且心思很重的人。我有一個非常寵幸的妃子被他看上,後來在對她軟硬兼施中他們開始私通。

事情也湊巧,他的兒子在外面將一個大臣的閨女搶走,將那個女孩的未婚夫打死,大臣向我告狀,我一怒,派身邊的衛士將弟弟和他的兒子找來問話,由於非常生氣,說了一些很嚴厲的話,最後將其子痛打八十大板。我弟弟記下了此仇,等他兒子的傷養好了,一次在慶祝豐收的酒會上他藉著酒勁,命令手下的軍兵將我捆綁起來,開始很多軍兵不敢,他就親手殺了幾個,別的人只好從命。就這樣我被兵丁綁起來押走,關入一幢無人的房子裡,外邊有他的心腹日夜看守。

當他篡奪王位之後,對我的寵妃說:從今天起我要你當我的王后,那我們怎樣處理我大哥好呢?如果殺了,由於他以前很得百姓的愛戴,恐百姓作亂;
不殺留著他還不那麼甘心。我的寵妃說:「聽說我們國家附近有個湖,那附近還有樹林,我看不如這樣,你親自去跟他商量,讓他自己擬一份詔書,將王位『禪讓』給你,然後他自己要到那個湖水旁隱居。這樣豈不一舉兩得嗎?」「那他要跑了怎麼辦?」「你不會派些兵將在四周把守不就得了。」「我哪有那麼多的兵?」「你忘了那裡除了有一小點森林之外四周到處是茫茫的沙漠,一個人根本走不出來的,你就放心當你的國王就是了。其實你就跟他說派了多少的兵將在四周把守,到時候派與不派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於是他親自到關押我的房子裡與我商談,而且說了一些關切和感激的話。後來他把那個想好了的法子說出來之後,我思考了良久,自己這個處境,也只有同意他的意見。於是幾乎是完全按照他的想法將王位「禪讓」給了他,而且他也派一隊人馬將我「護送」到羅布泊附近隱居。

當我到達目地,那些人都走了之後,望著這池水,這片森林,這廣袤無垠的沙漠,自己一下子撲通跪在了地上(當時我也就三十五歲左右)失聲痛哭了起來。哭我的命運是如此的不幸,哭我的國家是如此的多災多難(因我弟弟的性格十分的殘暴,如果他當國王,那國家肯定治理不好),幾次都哭的死去活來的。在不哭的時候自己就追憶那舊時的生活,而越是追憶越是覺得痛苦;那麼越是覺得痛苦,越是想念那舊時的事情。就這樣在這種痛苦中掙扎了三四年。當真的覺得往事如煙的時候,心裡終於明白了兩個字——無常。
人,在一生中哪一件事情能長久呢,到最後不都得拋別嗎,什麼能帶走呢?如果整日沉浸在對往事的回憶當中,那痛苦只有自己!遭罪的只有自己。
就這樣慢慢的我的心緒開始平靜下來,不時的在羅布泊邊上走一走,看一看。向遠方看一看自然的景致,向湖中看一看自己的面容。

這裡沒有權力間的爭奪,也沒有世間的恩怨,只有一顆跳動而且懂得了人生意義的心,一池亮亮的水,一片葉子隨著季節變化的森林,還有不遠方那粲然的沙漠。一切足矣!當我真正明白了此生意義的時候,一切煩惱頓時消去了大半。生命真的開始覺悟……

當我的心性達到了這個成度,當時就顯現出很多有意思甚至是不可思議的事情。比如一天早上出去在羅布泊邊看見一隻不知從哪裡來的一隻駱駝,它抖一抖身上的毛,抬起腳來讓我看它的厚厚的腳掌,然後昂首走進沙漠。當時我就明白了,要想在這個人世中生存就應該有耐力,要用一種積極的心態來面對一切。

後來這裡出現一位道士,他笑著對我說,你本來就不是來人間當人的,而且你與你弟弟之間在歷史中有些恩怨,所以今生才出現這種情況。人在人生當中覺得百年時間很長,可是換個角度一看卻很短暫,不是嗎?與這個羅布泊和那片沙漠比一比,真的很短暫,怎樣能得到人身,得到生命永恆的東西這才是關鍵。

聽了他這番開示,我也說:「我當國王是享受了人間的榮華,可是結果怎樣?人間的一切真的是事事難料!那請問師父我該如何去做呢?」「你現在需要將心再好好的靜一靜,然後會有人來告訴你如何獲得解脫的方法。」說完這個道士就消失不見了。

我就按照道士的要求,將心徹底的靜下來,也淨下來,過去的事情,真的都不願去想。後來終於明白,哪怕做一個世人來講,這個人只要做好自己所應該做的一切,就足矣!而對於與別人進行前前後後的比較和執著等等這些都是沒有意義的事情。當一個人做好自己所應該做好的一切的時候,那這個生命會自得其樂的,這就是這個人對於生命本身的一種「頓悟」。那些整日將自已與別人進行前前後後的比較,那樣是最不值得的。也最可悲和可憐的,因為他整日的思考這些,往往就失去了他自己所獨特的因素。

後來,當我每到一個境界的時候就不斷的有生命來點悟我,給我以啟示。這樣經過了近十五年的光景,當自己真的明白了生命存在的意義(返本歸真,返回到高層空間,真正我們應該待的地方,在那裡一切都是永恆更是美好的。)我就不再怨恨我的弟弟和我的王妃她們。我想救度他們不想讓他們的生命迷在這個無常(其實就是虛幻)的世上,在這個迷中造業,最終苦了自己。

也是機緣成熟了的緣故,我弟弟派一隊人馬到我這裡,來看看我究竟死沒死,當看到我活的好好的,就很奇怪,問我這麼多年是怎樣活過來的。我說其實剛來的時候我也曾想到死,但死亡並不能解決什麼問題,而是一種懦弱的表現,說到吃什麼,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反正當實在太餓的時候就能找到吃的,和穿的,還有用的,你看這是我用的水桶。「不對呀!這個水桶是我們守候皇城的守軍所用的,那上面還有字呢!怎麼能到您這裡來呢?」我一看真是。「也許真是神在保佑你。」那個領頭的說道。我看他們修行的機緣已到,就對他們詳細的說了這麼多年自己的親身遭遇和經歷,特別是我自己對於生命的認識。他們很多人很是贊同,於是說:「我們不如將國王接回去,讓他再掌管我們的國家,那樣我們的百姓該多有福氣呀。」

於是他們派幾個人回去與我弟弟商量,讓他親自來接我,餘下的人陪著我。
過了不多日子,我弟弟氣勢洶洶的來了,他見到我就要親自殺死我,我說,一來,你現在也根本殺不死我,因為我修行了十多年;二來,我現在也根本不在乎權力與地位之類的,我只想讓你做一個為民作主,善待百姓的好國王。他看我言詞非常懇切,就將我接回國內,在國內,我就向那些我原來的臣民宣講著自己所正悟的道理,一時間國民的風氣得到了很大的淨化,人們也真正的安居樂業,五穀豐登。

最後,我在五十多歲的時候,坐在草蓆上安然坐化,飛天而去……

後記:在人中,我是一個很隨和的人,也有很多的好朋友,但是我們的交往真的是「淡如水」,清澈見底,沒有那麼多俗世中的虛假和互相利用,只是一種純,一種正。我們之間互相配合的也十分的默契。其實就是這段經歷在我的心靈深處所打下的烙印造成的。這樣我覺得自己的心,無論外界對自己怎樣,自己都會處在一種清淨,一種純淨的快樂當中!這樣快樂的行於世間不是很好很瀟灑嘛!讀者諸君您的看法呢?

此篇就寫到這裡吧。


 2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