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同修在海外申請庇護問題的思考

海外大法弟子

【光明網3月6日】在我所在的國家有少數的中國學員申請庇護。不少同修,申請庇護的或不申請庇護的,對此事都有不同的想法和態度。在正法時期,我認為我們應該拋棄在個人修煉中形成的各種觀念,站在正法,救度眾生的角度去認識庇護的問題。

我們來看看『國際難民法』對難民的定義–『任何有充分理由擔心因為種族、信仰、民族、某個特定的社會團體、或政治觀點的原因而遭受迫害,並現正在他/她的國家以外的人』。[The definition of a refugee is 「any person who has a well-founded fear of being persecuted for reasons of race, religion, nationality, membership of a particular social group, or political opinion, and who is outside the country of his/her nationality」]

江氏流氓集團三年多對法輪功是史無前例的迫害,僅這點,所有在海外持中國護照的學員都有權利和資格,堂堂正正地在中國以外的國際人權公約簽署國申請庇護以免於回國受到迫害。

2003年1月16日,明慧網有一條新聞,5名在日法輪功學員難民申請者在東京入國管理局被告知其難民申請未獲批准,入管局建議當事人申請『定居』簽證。與有關官員面談後被告知,作為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危險不能被證明和承認,因而難民申請不被批准,在難民申請未獲批準的情況下,日本方面允許變更簽證資格,並建議申請『定居』資格,此屬首例,表明日本政府對於受到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給以人道庇護,為此日本學員感謝日本政府作出的努力,但對於日本政府未能正面認清江澤民政府對法輪功學員的人權迫害表示遺憾。

我個人認為,日本政府對發生在中國的這場迫害是清楚的,但由於種種原因或自身利益,不願意因為法輪功而得罪江澤民政府。當然,日本學員需要繼續向日本政府講清真相。因為如果一個海外國家批准了大法學員庇護,給予了難民的身份,都表明這個國家公開承認在中國發生的這場迫害是違背人權公約,都是對江氏邪惡集團鼓吹中國人權最好時期一記響亮的耳光。換句話說,每一個申請庇護的大法弟子的成功案例都是對邪惡的打擊。

我們每個人都願意去營救已被監禁的學員,而幫助那些正面臨即將來臨的危險的同修似乎在我所在國的學員中是一件有爭議的事情。一些學員認為有些申請庇護的學員的動機不純,認為有些學員是因為私心,為了留下來,在利用大法來換取海外的美好生活,根本不是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申請庇護的。對申請被拒的學員,或申請長期批不下來的學員,認為一切的苦難都是因為他們當初申請的目的不純,自己的執著心造成的,只有他們自己在法上提高,纔能解決。

誠然,現在有許多常人利用大法的名義在海外申請庇護以達到自己為私的目的,常人我們暫不去說他,任何人都將為自己所做過的事負責。

我們最清楚我們身邊學員,他們和我們一樣在海外做著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工作。那些已經申請庇護的學員大多都是因為別無選擇。一些是他們的學生簽證當時快要到期,一些是由於其它原因。這些學員也過得非常困難,在難民身份被批准下來前,由於不允許在本國工作,只能靠政府提供的一點救濟金過活,由於政府的某些規定,甚至有些學員連這點救濟金都無法申請,而且在庇護未被批准之前也不允許出國,所以就被限制住不能出國洪法。有些學員還負擔了我們許多大法工作所需要的費用。這是舊勢力安排的對我們大法工作的嚴重干擾,我們應認識到這種迫害。不能因為他們有這樣那樣的執著,就不去幫助他們。我們應該支持他們,正如師父所說,『他的事就是你的事』(《在2002年華盛頓 DC法會上的講法》)。我們是一個整體。本來海外的學員就少,師父曾說過『國外學員儘量不要去中國大陸,因為揭露邪惡需要你』(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而這些學員正在我所在國起非常重要的作用。難道一定要等到學員被送回國,纔清醒過來,再轟轟烈烈搞起營救活動?還有,為什麼一定要學員到山窮水盡,走投無路,纔被公認有資格,有理由申請庇護?這是否符合舊勢力的想法?我們應盡力幫助我們的同修解決他們的身份問題。他們應該擁有一個相對良好的環境來做大法的工作。他們所要求的只是在這個國家有一個合法的身份。

我們大法弟子在常人社會中的表現都應該是美好的、有福分的,無論思想境界還是生活狀態上,不僅善良、祥和、寬容,而且更應該身體健康、經濟寬鬆、家庭和睦。纔能更有力的證實大法,而舊勢力不懂正法修煉,不明白正法修煉的理。它們所知道的一切都是個人修煉的理,以考驗為由,妄圖把我們『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拖垮,肉體上消滅』來破壞大法形象,阻礙眾生得救。它們的迫害只會使我們不能夠全身心地投入到正法救度世人的工作中去,耽誤的是救度眾生的寶貴時間,迫害的是許多原本有機會得救的生命。

一個大法弟子留在哪裡,那裡眾生明白的一面是非常欣喜的,他們盼著大法弟子把法帶給他們,因為那是他們得救的機會。佛學會在每個國家的成立,不僅為學員提供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同時也表明大法在那個國家被公認,對那個國家的未來都有深遠意義。同樣這個國家接納了大法弟子,是不是為自己的未來奠定了好的基礎?

同修那些『執著』根本就不是同修的本質,是連同修本人都根本不承認的、需要修去甚至正念鏟除的。這些『執著』的本身,不管是你的我的,不正是邪惡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藉口及舊勢力用來破壞大法弟子整體的藉口嗎?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都是為了維護大法,即使有學員在申請庇護的最初不是完全懷著純淨的目的,他也在不斷地提高著並且成為真正的正法弟子。他的執著或不純的想法也不能成為舊勢力迫害的理由。

有些學員支持學員申請庇護,但是法理上不清,我曾聽到有個學員這樣勸說學員『你想想你回去能不能承受那樣大的難,如果你不能,還掉下去,如果你覺得修到了那個層次,能受的了,那你就回去』。我覺的這是嚴重的誤導,尤其是對學法不深的學員。因為我們根本是不承認這場迫害的,難道我們在正法時期修煉變成了為了承受苦難?師父說:『大法弟子在大法遭到迫害的時候,大家首先應該想到的是救度眾生,想到的是怎樣能夠證實大法。』(《北美巡回講法》)這纔是法對我們的真正要求,我們不是到人間吃苦消業來了,也不是到人間來修自己、提高來了,而是到人間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來了,舊勢力是要按照舊宇宙的理–被迫害中建立威德,而師父要求是在破除舊勢力的安排中、救度眾生中讓我們建立威德。我們千萬不要認為舊勢力和邪惡對正法和對我們的提高有任何幫助!這正是我們在思維中自覺不自覺地還停在個人修煉狀態呀,同時,也等於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

我認為我們應該去向正確的方向引導,大法弟子申請庇護不是為了在大法受到迫害時,躲起來,逃避迫害。那些迫害我們的邪惡勢力根本什麼都不是,不配考驗大法和大法弟子。恰恰相反,申請庇護是對邪惡的抵制,在正法時期起到了維護大法的作用。

有些學員認為本國人民,公眾輿論對庇護者很反感,不要給本國政府和人民『添麻煩』或『負擔』,例如不要用納稅人的錢等,不要讓本國人民對法輪功有不好的印象。的確,關於庇護的問題,電臺,電視臺常有熱烈討論,是個敏感話題。師父告訴我們,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為大法而來的,那麼政府和媒體原本就應該是支持我們的。那麼我們就不要為他們的不支持找理由。

我認為我們大法弟子應該有這樣一個正念:我們大法弟子走到那裡都是受歡迎的。我們要將自己擺在正法的主動位置『大戲誰是風流主,只為眾生來一場』《下塵》,『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我們在正法進程走到今天這樣的歷史階段,應該明確自己如何唱好主角的戲的使命。那麼這不是一個對我國公眾,媒體講清真相的好方式嗎?在解釋為什麼學員們需要幫助以確保他們個人的安全的同時,也是在告訴該國政府在中國正發生著什麼。

這也給該國政府一個好機會來表示對大法的支持。如果他們給予那些在困境中的大法弟子以幫助,他們就是在為自己創造一個美好的未來。但是,如果他們將一個大法粒子送回到邪惡的手中,他們就是在對大法做最壞的事。在民主國家裡,人民選舉了自己的政府,政府代表著人民。一個政府不能理解大法洪傳給人類帶來的好處,不能從最基本的方面反對江xx集團對法輪功修煉群眾煉功自由和選擇生活方式的鎮壓,有時甚至被中國的獨裁者要脅而做出錯事,這樣的政府就喪失了正義和公道的立場。

每個國家和民族怎樣在正法中擺放自己,取決於我們怎樣向他們講清真相。當然首先我們心中都應該想對方是應該支持大法的。如果遇到困難,那就是我們講清真相不到位。只要講清楚了,他們就應該支持大法。所以剩下的就是講清真相。

如果政府認為在中國發生的可怕事情對他們來說相距太遙遠而不能給予實質性的幫助的時候,他們正是有絕好的機會來幫助現在在這個國家的學員。

現在,在我所在國已經有幾位學員的申請被移民局拒絕,如果我們不立即行動起來,他們可能被遣返回中國。在最近明慧網上一篇師父了評註的文章裡說到:不論學員參與不參與,每一個人的一思一念都在起著決定性的作用。不能參與也要用正念看待,從而不產生力量的抵消。

他們的案例沒有被正確處理,部分原因是因為他們不懂本國的語言和法律程序,他們需要幫助,特別是本國公民的學員。除了發正念外,我們可以就這些學員的庇護申請向我們的國會議員寫信,並請求國會議員寫信給內政部。我們可以向內政部解釋,為什麼我作為本國的公民,認為內政部應該給這些申請者居留許可並批准他們的難民身份。還可以解釋目前中國及海外的情況,這樣政府可能會真正認識到江澤民政府的邪惡。

幾乎所有被內政部拒絕的學員都可以在他們的被拒信中找到同樣的一句話:『如果你回去,你沒有充分的擔心被迫害的理由。』這證明我們需要進一步深入細緻向政府講清真相。我認為每一位學員都能給出好的理由說明一旦中國學員被送回中國,為什麼他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他們會被迫害。同時我們可以為那些學員寫個人的參考信給內政部大臣。

我們不能再認為這是學員私人問題,對申請庇護的學員持冷漠態度,不關心,不過問。我們應關心那些處於困境的同修和家屬,無論是物質上還是精神上的幫助,那怕一句關心的話,都會使他們感受到大法的無窮力量的,讓他們不再感到孤單,同時有增強了他們對法的正信。因為我們送給他們的是從大法中修出的慈悲與整體意識呀!這本身不也是主動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嗎?

再從申請庇護的學員的角度談談這件事情:

我覺的我們每一個申請庇護的學員,都應該在心裡問自己一個問題:『為什麼我要申請庇護?』真正站在法上去理解這個問題。

我同好多申請庇護的學員交流過,大多學員都沒有仔細思考過這個問題,有的說功友勸說叫申請,就申請了。有的認為申請庇護也不是什麼體面的事,誰願意當難民呢?再加上其他同修的不理解,自己都不能做到堂堂正正。有的想這一下申請了,何時纔能回中國?這樣回去也不是,留下來又不情願,心中覺得很苦,好像自己失去了很多,被常人心磨得突破不了。有的想順其自然吧,該怎樣怎樣,如果移民局不批我,那我就回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在這件事上相當被動,甚至帶著消極情緒,不能積極去講清真相。也有的認為自己語言,法律上都不懂,反正有同修願意幫忙,就不在這件事上用心。

針對上述種種情況,我們組織了這些申請庇護的學員大家一起學法,一起在法上交流對此事的認識。

有個學員申請被拒,上訴後還是被拒(這裡面有許多在常人這面都想象不出的陰差陽錯的事發生,該同修語言也不通),已經在移民局遣返的程序當中了,她不知如何處理,她的先生也沒當回事,也沒有告訴大家,心想大不了陪妻子回國,也沒什麼好怕的,不想再麻煩上訴了。

是,對大法弟子來說,回國確實沒有什麼可怕的。但是正法修煉不停留在個人修煉放下生死的框框中。大法弟子的放下生死、不怕死,是看穿人世間的生死現象,不在乎漫長生命歲月中這短暫一瞬間的痛苦磨礪,但是大法弟子的人身是用來證實法的,我們做什麼事都要想到眾生。

那麼既然你選擇了申請庇護這條路,就應該本著對眾生負責的態度走好。大家想一想,當大法在世間遭到迫害,我們做為大法的一粒子,在常人這面,我們向其他國家尋求保護。假如這個國家不理睬,不幫助,他們的未來如何?會造成我們無法彌補的損失。我們代表著大法,就那麼偉大,我們要救度眾生全在與我們如何真正想著他們,真正用心去告訴眾生大法的好,讓他們支持大法。

有一個學員說她覺的申請了庇護後,感到自己和那個國家的命運連起來了,感到強大的責任感。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都應正確的認識自己。所以怎麼能夠因為怕麻煩而隨便就放棄那些眾生?我們應力爭上訴,把這件事當作講清真相,全面去做。

說到講清真相,還有一個現象在申請庇護的學員中存在,就是沒有真正自己用心去做,依賴性強,覺得其他學員會幫忙,自己不起勁。收集了一大堆資料交給移民局,可是自己都不清楚有什麼內容,你不是向政府通過真相材料在交談嗎?那你向別人說些什麼,自己首先應該清楚纔對吧!

申請庇護是要由移民局面試的,需要申請者自己去講述申請庇護的理由的,能講清楚大法是什麼,江邪惡的本質,不就是向移民局證實大法,展現大法的風貌嗎?有的功友在面試時,五套功法的名字不能完整說出;有的連4.25的前因後果都講不出來,有的甚至記不清楚自己寫給移民局的陳述等等,讓移民官覺得你是一個冒牌貨。這是認真負責的態度嗎?這樣能救度眾生嗎?

有位同修一開始就把此事當作向政府講清真相,救渡眾生的好機會,非常重視,細緻用心的準備每一份材料,面試時,完全自己掌握主動,不被移民官牽著走,象講故事一樣把大法是什麼,江××又是怎樣一步步迫害,再將恐怖延伸到海外,為什麼有這場迫害?例舉了許多事實,充分證明江的國家恐怖主義,對修煉『真,善,忍』的好人正在進行『滅絕種族』罪行。告訴他們縱容中國當權者這個一脈貫穿的反人類政策、群體滅絕政策,那麼世界各地就要自食其果,時間早晚而已。移民官聽的津津有味,認為我們法輪功的人分析得真好。不久他的難民申請就被批下來了。所以每一個申請者都要認真負責,把這個真相講透。我建議其他國家的學員可以把申請庇護的學員組織起來,交流交流對庇護的認識,怎樣去把這個真相講清楚。

還有一定要向內找,當一種狀態老是存在時,要查查自己的心,是不是自己哪方面有漏,讓舊勢力鑽了空子。我知道有學員申請老批不下來,抱怨本國政府怎樣怎樣。這些都不應該,都是向外找,也起不到任何實質的作用。我瞭解庇護沒批下來之前,學員由於還有常人心在,可能會感到那種由不確定帶來的苦。但是我想,我們是正法弟子,要保持正念,無論多麼艱難,我們都不要考慮自己,我們要想著大法和眾生。

當然我們也不要去執著結果,老想著移民局批不批呀?師父在《轉法輪》上講過;『你想多了就是執著心,你想重了,你不就是執著追求了嗎?』師父還在經文中講:『放下任何心,什麼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導航》-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同時要每天堅持靜下心來學法,因為學好法是保持強大正念和每個大法弟子得以在正法中發揮威力的保證。師父說:『在正法中,我看大家做得很好的時候,都是因為大家能夠在法上認識法;做得稍微差一點的時候,我看那就是因為不重視學法,不能在法上認識法。』(《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

個人水平所限,也只能就本國的情況,寫出來同大家交流,僅供大家參考。不符法理之處,有待同修慈悲指正。希望我們用自己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救度更多更多的生命。

──轉自《 圓明網》

(http://www.xinguangming.org)

 3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