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尼弗敘述她在勞教所填充雀巢公司玩具兔 日內瓦《時代報》:中 國 制 造 的 玩 具

Frederic Koller 於北京報道

一位前中國勞教所的被關押者說,她在被關押期間曾為雀巢公司製作過玩具兔。

在經過調查之後,這家瑞士跨國公司否認了這一說法,但卻希望能夠保證它的轉包商不使用強制勞動。

調 查

雀巢公司在受到一位曾在中國被關押者的指責之後,引入了一條不得使用強制勞動的新規定。

雀巢公司剛剛為它在中國的合同引入了一項新規定。 這項規定看上去可能並不 起眼,但卻揭示了許多在中國加工產品的外國公司很可能面對的一個問題:使用強制勞動的當地中間商。

雀巢公司發言人 Francois – Xavier Perroud 解釋說,從現在起 ,”承包商必須得到雀巢公司的正式同意纔能使用未經指定的轉包商。”顯然公司希望避免它的中國合夥人為它帶來任何麻煩。是什麼使雀巢公司走到這一步的呢?

“再教育”計劃

2001年12月,一位目前在澳洲申請避難的前中國勞教所(即眾所周知的”勞改營”)的被關押者在悉尼一家報紙上敘述了她在北京南部的一個勞教所度過 的12個月的生涯中,曾有一段時間填充玩具兔。據她稱這些玩具兔是雀巢公司的。

35歲的簡尼弗曾是一位法輪功修煉者,該精神運動自1999 年7月以來遭到中國政府的殘酷鎮壓。簡尼弗說她和其他130 位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內曾被強迫一週工作七天,每天睡眠不到四小時,每一個玩具兔可為勞教所掙得3角人民幣。

這種”再教育”計劃是伴隨著多次的毆打和電擊一起進行的。簡尼弗說勞教所 的警察都十分清楚地知道這些玩具兔是為雀巢公司生產的, 對他們來說這一點也不足為奇 。不過簡尼弗強調說勞教所不是直接從外國公司,而是從轉包商那裡拿到定單的。簡尼弗在澳洲也從雀巢公司的網站上認出了這種玩具兔 。

她要求對這一事件作獨立調查, 以喚起世人對(強制勞動)這一現象的警醒。 受到挑戰的雀巢公司承認去年向北京的米奇玩具公司定購了110,000個玩具兔,用於在中國促銷Nesquik所生產的熱巧克力飲料。 Francois – Xavier Perroud解釋說,Nesquik是一家面向全世界出口的合資企業,然後補充說,”它是在我們的全權控制之下的。”

今年初雀巢公司從外面聘請了一位專職人員調查此事,並重申使用監獄中的強迫或不志願勞動是違反該集團的原則的。

兩個生產廠家

根據雀巢公司轉交給我們的此項調查的結果,米奇公司有兩個生產廠家,一個在山東省的青島市,另一個在北京,並由米奇公司直接控制。報告說,青島的廠家有自己的僱員。 至於北京的廠家,米奇向雀巢公司保證說填塞的玩具兔”只是由正式的工人生產的”。另外,中國的司法部門也告訴這家瑞士公司,”經過北京市勞動教養辦公室的調查,沒有任何勞教所為雀巢公司生產過玩具 兔。”

儘管如此,雀巢中國公司在此之後還是在它的合同中引入了新的規定。

對雀巢而言,從邏輯上講,這件事就應該到此為止了;但是,中國官員的解釋是難以讓人信服的。簡尼弗曾對雀巢公司的反應感到高興,但卻懷疑這種調查的有效性。她對中國的司法部門沒有任何信心――我們很能理解這一點,因為她沒有經過任何法律程序而被關押了一年。她對米奇公司的解釋尤表懷疑:”中國的公司有兩本帳已經是一個公開的秘密,兩本帳中一本用以應付上級, 另一本纔是給自己看的。”

簡尼弗 曾被關押在位於天堂河的新安勞教所,這是北京的兩個主要勞教所之 一,離距北京南部幾公里的大興縣城不遠。簡尼弗說這個玩具廠應該離勞教所不遠,因為送需要被填充的玩具兔的婦女是騎三輪車到勞教所送貨的。

巧 合 ?

米奇公司的董事長拒絕接受我們的采訪,也拒絕提供它在北京的廠家的地址。 大興城也不能提供屬於它管轄範圍內的玩具廠的地址。 然而,大興城工業區 的居民們清楚地記得一個生產玩具,尤其是生產兔子的玩具廠,這個廠名叫 “銀河”,在去年底搬到了幾公里以外的……天堂河,也就是勞教所所在地。 我們無法建立這個廠和米奇之間的聯係,但是今天雀巢公司向我們證實,米奇玩具廠不偏不倚,正好位於大興城內。

這只是一個巧合嗎?對簡尼弗 曾來說,這一切已是毫無疑義 : 這110,000 只Nesquik的玩具兔部分出自於她的強迫勞動;而當她從勞教所被釋放時,卻分文未得。(http://www.xinguangming.org)

 4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