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木記 第二季(一, 二)

玄木記 第二季(一)

大穹宇中,有一方美妙的單元世界,坐落在太陽系之外,名喚「逸真天」。

今日,逸真天的空中彩霞祥雲繚繞,紫鶴金鵬雲集,定是有喜事發生了。(單元世界裡無時間概念,若要敘述得通俗易懂,就暫且叫「今日」吧)

原來是「無上王尊者」蒞臨逸真天,萬丈琉光如瀑布般從天空傾瀉而下,絢麗明媚,陣陣奇香伴隨清風颯颯徐來,莊重神聖的樂聲響徹雲霄,萬物生靈皆在無上王尊者洪大的福澤籠罩下愉悅安然。

不多久,逸真天主淨華君率逸真天眾,行大叩拜禮,恭送無上王。無上王歸去,祥雲仙鳥也漸漸隱去…….

就在此時,一小飛天前來稟報:「君主!玄渡蓮蓬已裂開,恭賀君主喜獲千金!」

此刻,大殿內的神官均紛紛作揖,慶賀逸真天又迎來了一位新殿下。

淨華君喜出望外,瞬間移步至玄渡蓮蓬前,探望剛剛降生的女兒。只見這小孩兒生的分外可愛不說,人中還有一朵小「花印」,花瓣是粉色的,花蕊是黃色的,和梅花差不多,還閃著金光。

「母親!母親!我要喝奶奶!」

淨華君慈愛的把她抱在胸前,一邊餵奶一邊說:「聖王剛走,福澤還未散去,你就跟著來了,就叫你『慧曦』吧!是我們逸真天的希望!」

不知過了多久,小慧曦已長成七八歲小女孩的模樣。

「殿下!殿下!慢點飛啊!你騎著黑耀,老奴跟不上啊!」

小曦很頑皮,經常飛來飛去,鑽來鑽去,連她母親有時候都找不到她。

黑耀是一條英俊的大狗模樣,瞳仁如鑽,目光如電,毛髮也是黑亮細膩,摸起來如絲綢一般。黑耀的本領可不一般,他能窺探逸真天一切生靈的心性,如有哪個生命的心性不符合逸真天這層境界了,黑耀便會在第一時間發現,並將這個生命帶到「清靈灣」清洗靈魂。這黑耀的來歷也是深不可測,是那日無上王留給淨華君的神官。

這黑耀神官剛來的時候還威風凜凜,高冷的不行,可一見到剛出生的小慧曦,便開始搖頭晃腦的,真的活像一隻狗子了。

後來的黑耀經常和慧曦在一起,已經快成慧曦的坐騎了。她們鑽進萬裡雲海翻騰,扯下五彩流霞做腰帶,纖鳥奏樂她們去搗亂,神怡盛宴她們去偷吃,就連玖遲神君的法會她也去揪聽眾仙者的鼻子,人人都說曦殿下頑劣,可淨華君依舊很寵著慧曦。

不知不覺慧曦已經長得像十三四歲的模樣了,可以穿一些更漂亮的衣裙了。

一天,她偷偷穿了母親的寶藍晶紗裙,照了照鏡子,美美的騎上黑耀往西去了。

「黑耀,你看這棵大樹已經長破雲霄了!咱們下去看看他有多高!」(因為逸真天沒有動物植物和人這種區別的概念,所以我在以下的敘述中就不用這個「它」了,只有「他」和「她」)

這棵大樹長得像一條立起來的巨龍一般,樹葉並不多,樹幹卻是高聳入雲。

慧曦圍著大樹轉了幾圈,發現樹下有一個小洞,隱隱感覺這洞裡有光線透出,慧曦好奇一念起,便嗖的一下變得很小飛了進去。

洞壁並無特別,只是洞口那裡有一扇門,慧曦無論怎麼推都推不開,用什麼神通也不好使,突然靈機一動,飛出來喊道:「黑耀!你進來,看看這門你能不能打開!」

黑耀來到洞口,想了想,用舌頭舔了下門縫,門「啪」的一下就開了。
「哇!好奇異的景觀!」慧曦瞪大了眼睛。眼前的這個世界慧曦從未見過。
「黑耀,這是什麼花?有點像牡丹,但比牡丹小,怎麼花莖還長著刺?氣味好甜啊,真的想吃一口!」
「哇!黑耀,這兒的房蓋咋是圓的,這人的頭髮咋是黃的?」
…….

這是什麼花呢?這是什麼房子呢?這是什麼人種呢?這其實就是玫瑰而已,房子就是我們所說的歐式建築,這裡的人就是我們所說的西方人。

可這些逸真天裡並沒有,因為逸真天和這裡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宇宙體系。也就是說,慧曦和黑耀這是來到了另外一個天體世界。

慧曦牽著黑耀,走在這個奇妙的世界,感覺像在幻境穿梭。

「誒呦!」

慧曦感覺不小心撞到了誰,一抬頭是一個和她差不多大的小姑娘。

這小姑娘也是驚詫的看著慧曦:「哦,我的天哪,你長得……有些奇怪……我叫伊莎貝拉·恩利爾,很高興認識你。」

貝拉上去就給慧曦來了個擁抱,還親吻了她的左右臉頰。

慧曦很懵,不過想到這應該就是這個世界的禮節吧,也擁抱和親吻了貝拉。

「我叫淨慧曦,初來乍到,有些失禮,還望海涵。」

經過一番親切交談之後,慧曦和貝拉彼此也都知道了對方來自不同的世界了。
「阿曦,今天正好王宮有一場舞會,我們一起去參加吧!」
「好啊,正好我剛學會了舒凰舞,終於可以一展風采啦!」

黑耀「汪!汪!」了兩聲,意思是他該回去了,近來逸真天不符合心性標準的眾生有點多,他需要回去處理一些事情。

「好吧,你先回去吧,我再玩一會兒。」慧曦對黑耀說道。

黑耀舔了舔慧曦的手臂,把他的唾液留在慧曦的手臂上,慧曦就可以自己打開那扇小門了。

黑耀一晃不見了,只見貝拉的兩肋生出了一對白色的翅膀,羽翼飄飄,這應該就是我們說的天使模樣。

貝拉載著慧曦直奔王宮而去…….

上回說到,貝拉載著慧曦直奔王宮,去參加一場舞會。

坐在天使翅膀上的慧曦,跨過叢林峽谷,穿過高山雲海,眼下的這一片新奇的景觀簡直讓她不由得拍手稱讚!

一幢幢塗抹著濃濃奶白色的高大建築,浪漫而莊嚴。古老的洪鐘,虔誠的神樂,劃破天空的白鴿,是哪位造物主如此浪漫而偉大,才能造出如此美妙絕倫的神秘天國?

那圓球狀的街燈,像是一顆顆放大了幾萬倍的珍珠,光芒溫柔而雪亮。

明亮的街燈與天上的群星遙相輝映,巍峨的宮殿綿延至遙不可及的遠方,目及所見皆是璀璨炫目……

「到啦!阿曦,這就是王宮!」貝拉帶著慧曦走了進去。

挑高的門廳、氣派的大門、圓形的拱窗和轉角的石砌,盡顯雍容華貴,古典、開朗兩相宜。整棟建築與攀附其上的藤蔓相映成趣,清新不落俗套。白色泥牆結合鵝黃色屋瓦,連續的拱門和迴廊,讓慧曦心神蕩漾……

王宮的大廳擠滿了好多衣裙華麗的女神和扎著領結的紳士。

或許還沒有人注意到這兩個小姑娘,大家都在盡情享受著精緻的佳肴瓊漿,盡情的歡歌漫舞。

好像有一位雍容華貴的女神發現了她們,只見她朝著貝拉快速的走來,扯住貝拉的胳膊說道:
「貝拉!你又到哪去啦?你知不知道你哥哥想在這段時間裡多陪陪我們,你怎麼還亂跑…」
她們很熟的交談,這位貴婦不經意的一掃,才發現慧曦,和貝拉見到慧曦時候的表現差不多:「哦,我的天吶!你長得……有點奇怪……很高興認識你!」

「媽媽!這是我的新朋友,阿曦!」

這位貴婦靜靜盯著慧曦看了很久,微笑著說道:「你的藍裙子真好看,我從來沒有見過這個款式。」

「是的媽媽,慧曦的一切都很特別,慧曦還會跳舒凰舞,我好想看,請她為我們表演好不好?」

媽媽微笑著點了點頭,一伸手變出了一個仙棒,在空中一指,散發出天藍色的光芒帶著淡淡的甜味,大家瞬間安靜了下來,退到宮殿的兩邊,開闢出了一片空地。

慧曦看著這些人,心想:他們雖然相貌奇特,但看起來都很善良溫和,我願意將舒凰舞跳給他們,可是要先變出一把箜篌和七弦琴為我奏樂才行。

只見慧曦一伸手變出了一把箜篌和七弦琴,隨後又摘下了自己的髮簪,向空中一拋,髮簪便代替了手指演奏出了美妙的旋律。

慧曦點起腳尖,婆娑起舞。舞姿靈秀,身輕似燕,體軟如雲絮,臂柔若無骨。像是俯身,又像是仰望;像是飛翔,又像步行;像是辣立,又像斜傾;像是來,又像是往。纖細的羅衣從風飄舞,繚繞的長袖左右交橫。步步生蓮,朦朧飄渺,翩如蘭苕翠,婉如游龍舉。

清顏霓裳,青絲墨染,飄逸溫婉,若仙若靈,在場的人都在感嘆,眼前的她,精靈般仿佛從幻境中走來。

少時,舞閉,慧曦行道福禮。之後整個大殿迴響起雷動的掌聲。

「阿曦!你簡直就是我的精靈!你太美了!!」

貝拉說著就拉起慧曦的手跑到人群中了,盡情的歡歌笑語,大家也很喜歡慧曦,和她親切的交談、跳舞、玩耍,沒有人問她是從哪裡來的,這是這個天國的舞會規則,也是他們的基本禮貌。

慧曦在這裡樂不思蜀,此時的逸真天卻有個小麻煩在等著她。

「啪啦啪啦」是茶杯摔碎的聲音,「混帳東西!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這個脾氣有些暴躁的人叫慧姣,是慧曦的姐姐。淨華君有兩個女兒,一個兒子,大殿下叫慧姣,二殿下就是慧曦了,三殿下叫慧萌。

慧姣是玖遲神君的弟子,性情也和玖遲神君差不多,平時就是一副盛氣凌人不好惹的樣子。

「姣兒!怎又如此大動肝火?為師平時不是叫你多修習些平和之氣嘛!」

慧姣看到師父來了,趕緊斂去怒容,作揖行禮,說道:「師父,海珠只是去探望了一下鎖在清靈灣的玩伴,黑耀神官就不分青紅皂白的傷了海珠,現在海珠還在屋裡躺著呢,我看著多心疼啊……」

事情是這樣的:清靈灣是一方淨化元神之地,凡是心性不純的生命,都會被關在清靈灣,何時洗淨元神,何時出來。海珠是慧姣的女兒,她還有個二女兒,叫熙雲,這兩個孩子看起來比慧曦大一點,如果拿人的年齡來比喻呢,大概就是青春期的樣子吧。

海珠一直很喜歡和黃台吉在一起玩,黃台吉是某位神官之子,也是某些原因導致心性不純了,後就被關在清靈灣。

海珠欲救其出去,被剛好回來的黑耀發現,黑耀的神通很大,一聲朝天吠便把正在逃跑的黃台吉和海珠都從天上震了下來,黃台吉無事,海珠體弱,受了傷。

聽完慧姣的敘述,玖遲神君露出了狡黠而又不屑的一笑,輕輕的問了一句:「曦殿下呢?」看了一眼慧姣,便走了。

慧姣似懂非懂,但大概也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此時的曦殿下也玩累了,正往家趕呢……

 50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