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众生捧在手心

print

用心救人  把众生捧在手心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于19984月有幸得法,修煉前疾病缠身,寻医问药也沒有明顯的效果,但在修煉大法后无病一身轻,觉得自己是這世上最幸福的人,整天发自内心的笑,有时做梦都把自己笑醒了。

20167月我来到澳大利亞墨尔本,有幸从国内那种高压的环境中来到信仰自由的国家,觉得很幸运,非常珍惜这种机缘,所以很快投入到讲真相的第一线,我發自内心感到喜悅,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的讲真相,劝三退了。  

一、利用一切機會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

师父在《2018年华盛顿DC讲法》中说:“ 但是呢,我们大法弟子也很智慧,渐渐的明白了,我先叫你退党,我先说共产邪党的怎么坏,共产邪党干的邪恶事,讲它邪恶的本质,然后你叫他退党。他一同意退党,好,再讲真相他就不排斥了。为什么呢?因为不归那个邪灵管了,它要再操控神就消灭它。所以退党以后为什么好讲真相?就这么回事。

现在的我真正體驗到師尊這段講法的内涵,在真相点只要是接报纸的人,我就先給他三退,然后再讲为什么三退和法輪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只有中共在迫害法輪功,還會講天安门自焚是骗局等真相,然后告诉他牢记九字真言,一个生命就得救了。

周日我在去真相點的路上,會經過几个旅行社,经常遇到大陆的游客在那裡排队等待,因为人比较集中,正好是讲真相的好机会,一般都是先把基本真相讲完,然后每人發一张《让生命拥有美好明天》的傳單,只要接受傳單的我就劝三退,有的眾生已经在國內聽過真相,因此很顺利就退了;有些人雖然不说话但是很認同我講的,不住的点头;有的人很冷漠甚至反对。

我不看这些衆生的表面反應,心里就是想著,他们是换一个环境来听真相的,我就是用最慈悲的心把真相讲给他们,给他们一个摆放位置的机会。  

每當有遊行等大型活動來臨時,我們腰鼓隊都會在公园練習打腰鼓,這時也是劝三退的好机会,公園每天都有很多中国游客,他们看到我们在練習打腰鼓,带着好奇和微笑走近我们,这时候我就給他們讲真相、劝三退,一般人都很愿意退,有的人三退后很高兴,有的人还把手机号留給我,让我多给他发一些真相信息。我體悟到,众生从遥远的地方来到我们面前,也许这就是他得救的机缘吧。  

二、在RTC平台打三退电话

RTC平台打三退电话的过程中,感到众生真的是亟待得救。 有一次接電話的是一对老年夫妻,夫妻倆身体不好,我劝他们退出团队后,告訴他們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身体好家庭顺。他们聽後如獲至寶,然後讓我一字一句的教給他们,他们很高兴。看到眾生得救後的喜悅,我的心中感到無限感激,感謝師尊給了我救度眾生的機會。  

當我心態不純净時,有时打着电话人心却在翻腾,打電話效果就不好。不是不接或是接了也不聽,即使接通也是很快掛機或骂人。有一天,向內找發現自己原來不是真正為眾生能得救,而是站在為私的基點上去做事,是為了自己的修煉提高。當我意識到自己错了,我跪在师父法像前说:从现在开始弟子要用心救人,真正把众生捧在手心里。”  

當我用一颗纯正慈悲的心晚上再打電話的时候,接电话的众生大多都很高兴的听真相,大约1個小时就非常順利的勸退了6個人,其中有2名党员。女儿看着刚刚三退的名单,有些羡慕的说:妈,你普通话不标准,口才也一般,你怎麽能退这么多人?我说:你以为是我在做嗎?其實都是师父在做,师父看我有救人的心,就把有缘人领來,因为他們都是有缘人,所以我说什么他們就信什么,让他們三退他們就三退,让他們记住法轮大法好,他們就记住法轮大法好。

有一段时间三退电话打得不好,有的接到电话听了几句就挂斷;有的怎么劝就是不肯退;有的只听不出声,向內找,發現自己有求数量的心,馬上发正念清理,并改变了拨打方式,拨通一个电话后,對方听了几句又挂掉了,再次拨通,我用最平和慈悲的心说:请不要挂斷电话,我给您唱一首歌可以吗?他说:好吧

慈悲

你知道我为什么告诉你真相

不是叫你与我一样

更无意改变你的信仰

只想使你明白撒旦骗人的伎俩

慈悲使我不愿看到

你与红魔一同遭殃

天要灭这红魔

神教我救度这一方(选自《洪吟三》)

我唱哭了,他也哭了,然後又给他讲了很多真相,他退出了团队,他笑了,我也笑了。  

三、打营救电话

每周四、周五晚上是墨尔本在RTC平台打营救电话的时间,项目协调人做的很用心,整体配合的也很好,每例迫害案同修都打得非常用心到位,再加上真相彩信的發送,所以营救力度也越来越强大,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我在打电话過程中,只要對方接通我就先告诉他,美国拒发签证给迫害法轮功者,也講到2019617日在伦敦独立人民法庭的判决和追查国际组织的原则,只要是迫害法轮功者,无论天涯海角、時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最后告诉他追查国际举报电话,告訴他可以提供迫害证据,赎罪立功,关键时能保命。

我體會到,打营救电话也是一個修炼的过程,刚开始打的时候,想练练讲稿都没有机会,有时候整晚一个接电话的都没有,有时候除了骂人的、不接的還有威胁的。

有一次打通了山东潍坊市610一个头目的电话,他压低声音恶狠狠的、恐怖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说:你再给我打电话,让我抓到你,我摘了你的肝!当时我聽了異常震驚,心跳的特别快,心想这个人对国内的同修該是多麽残忍!当时就决定必须要打营救电话,我有这个使命。 因爲我自己也在大陸親身經歷了邪惡的殘酷迫害。

記得是在2014年,當時我在国内居住的县城和临县,有 6个同修被邪惡綁架,最少的判了3年,大量的真相币、真相材料、神韵光盘都落到邪恶手中,整个县城证实法的事很长时间处于瘫痪状态。当时我也被暴力绑架,一顿毒打后整個人昏迷了過去,等我醒来的时候,看到自己坐在铁椅子上,手上带着手铐和铁椅子锁在一起,衣服都被打烂了,腿上的大口子还在流着血,脚和腿都是紫色的,后脑被打得很厉害,很痛也很麻。

抬起头看到坐在对面的警察,看到我醒来他惊讶的半张着嘴,我突然觉得这個人好可怜,就在心里和师父说:师父弟子想救下这个人。瞬间我的身体没有任何痛苦的感觉,我异常平静祥和地讲述了我得法后的身心变化,我说:你们可能不知道,我退休前是单位食堂的会计、保管和主管,管钱也管账,每个月近20万的账款,要贪污是很容易的,但是我没有貪污,客户送的钱我都给他们退回去,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我是做不到的。他提出很多疑惑的问题,我都一一做了解答,又给他讲了很多真相并劝他三退,他始终因惊讶半张的嘴终于闭上了,并很认真的答应退出了团队。

这时,警察在我家抄家的時候神跡出现了,在没放资料的地方,他們把床都拆了什么也没找到,可有真相資料的地方,四个人瞪着八只眼睛就是看不见,他們想要的东西什么也没找到,本来想定我是主犯的计划变成了泡影。我悟到作为一个修炼人,在自己生命垂危的时候如果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救度众生的话,师父就不允许邪惡再迫害了。我當時马上出現病业假相,而且零口供,无条件释放。

囘想當初,發現現在自己出国后由于很多执著心不去,招来很多的魔难,自己钻到具体事中跳不出来,痛苦的不行,学法不入心,发正念倒掌、迷糊、消沉,我夢見在另外空间,自己趴在乱石中,头上還踩了一個人的脚,任凭风吹雨打也不醒来。

有一天 ,国内的同修发给我一包电话,并告诉我说:西藏的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同修被秘密带走了,有可能是活摘他的器官,非常紧迫,赶紧通告国际上的同修,大力营救啊!我吞吞吐吐的说:我状态不好,打不了营救电话,她很不理解并严肃的说:你在国内那麼邪恶的环境中不畏强暴、正念正行,走在救度众生的最前列,现在和平的环境中却打不了营救电话,你们是协助主体救度众生的,主体这边出人命了,你为什么变得这么麻木?因为迫害的不是自己。”  

你为什么这么麻木?因为迫害的不是自己!,这句话一直在敲醒着我。大法弟子的主体在大陆,目前邪党对大陆弟子的迫害还很严重,为了兑现誓约,窒息邪恶,全面讲清真相,营救同修,自己没有理由不打好营救电话。  

有一天打完三退电话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我看到有一個房间正在打专案,就领了一个案子,好巧啊!是A地我的户口所在地的公安国保,因爲那時我生活在另一个省市,被迫害也是在另一个省市,所以这里的公安不认识我,冥冥之中有一种使命感,我开始清理自己和他们的空间场,和师父说:請师父加持弟子用在法中修出来的一切能力救下这些众生

我用最平和慈悲的心拨通了第一个电话,對方感受到了我的善,他是一个迫害者,但他却像一个很听话的孩子一样认真的听完真相,并提出很多他不明白的问题,我都一一回答,他很满意,并很高兴的答应用真名退出了党团队,我被感动得泪流满面。随后的几个人也都听了几分钟、十几分钟的真相,我真正的体会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只要我们的心到位了,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四、转变观念 修自己

在心性的修炼上我還需要提高,没能像精進的同修那樣抓住自己的一丝一念时時向內找,而是在承受痛苦的魔難中很艱難的不知所措!在修炼中面对邪恶、面对众生,我能够最大限度的放弃人的一切救度他们;而面对家人和同修制造的魔难就陷在人中过的很辛苦。

同修B和我可能在历史上有什么因缘关系,在相处中有很多相互傷害的事情,當時我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人,陷在具体事情中跳不出来,觉得自己被欺负忍不下这口气,怨恨,委屈,流了很多的眼泪。

开始時我怕她,慢慢的認識到这是旧势力黑手利用我們之間的因緣關係来迫害,已達到它們的目地,所以我必须得把它曝光出来,可写完后又觉得满是怨恨委屈,很不慈悲。我甚至在梦中跪在师父面前说:师父,我也是用生命证实过法的生命,请师父再帮帮我过了这一关。

后来我通过大量的学法和背法,和同修多次从法理上交流,认识到是自己的问题,發現自己很多時候並不是在法上思考問題,而是带着邪党文化用了人的理和人的觀念在衡量,从骨子里带来的我不能受到伤害、我不能受欺负、我不能受委屈、我不能吃亏等等,全是由自私心、妒忌心、怨恨心、委屈心构成的为私为我的假我,先天由真、善、忍构成的真我,是谁也动不了的。认识到这一点我的心好轻松,委屈心、怨恨心再出来时我马上就抓住它、排斥它、不要它,并一次一次的求师父,我不要这些肮脏的心,它不是我,我只要纯真、善良的真我,我终于转变观念,会修自己了。

修炼中没有任何偶然的事,一切都是为了铺上天的路, 所遇到一切魔难都是为了提高心性、扩大容量的,這些魔難和心性考驗就是上天的梯子,没有这些梯子怎么才能修上去啊!我应该感谢帮助提高我的人才对啊!此刻我發自内心的說聲:谢谢了!”  

當我悟到這些後,在发正念時感到自己穿越层层空间,身体高大无比。

结语

21年的修炼中,風風雨雨走到今天,每一步的提高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在国内救人,就是靠正念正行,無數次的有惊无险,每每想起来都泪流满面,唯有精進实修才能不辜负师父慈悲苦度,感恩师尊!

最后以师父在《2018年华盛顿DC讲法》中的一段法与同修共勉:

其实我说的根本意思是想告诉大家,你们的生命就是为了这个而来的!别无选择,真的别无选择!这是大法弟子。常人哪,他可以六道轮回、各界转生;你们不能了,你们就是大法这件事情。所以哪,不做好,那留给自己的那就是悔恨。特别是那些老大法弟子,不要懈怠。你从那么艰难的岁月中走过来、走到今天,多不容易!你不知道珍惜吗?我都珍惜你!神都珍惜你!所以自己更应该珍惜自己。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