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舊勢力,實修自己

print
我平時是能夠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並修自己的。可是有半個月的時間,我居然只會學法和表面上做三件事,沒有發現自己心性上的問題,一天天就那麼過去了,我意識到自己修煉狀態已經完全不對了。我努力學法,並集中自己的意識到自己思想中,查找自己的一思一念,我發現集中不了。經過集體學法和同修交流,並思索自己的問題所在,意識到是這段時間發正念不足。

昨天晚上發了半夜十二點正念後,我清晰的意識到自己空間的邪惡在阻礙我修自己。我開始連續長時間的發正念。開始發正念時,每一分鐘都是很煎熬的,思想中不想發下去,我知道那不想發下去的念頭就是邪惡打到我思想中的,我不斷的守住正念,一分鐘一分鐘的延續著發,一個小時之後,那種不想發正念的感覺沒有了,但是思想中卻沒有清理乾淨的感覺。我又繼續發第二個小時,當兩個小時正念發完後,我感覺到體內堵的東西,鬆動了,這時已經下半夜兩點多鐘了,我打算發到凌晨煉功,我就繼續發正念徹底清理解體那裡敗物。我感受到一大團一大團的東西從我後腦勺中清理了出去。同時,我看到為什麼這段時間走的這麼沉重和艱難,為什麼這麼多同修被病業和綁架迫害?就是在正法的最後,舊勢力在全面的被銷毀的時候,它們不願意被打下去,就死死的抓著大法弟子不放,因為大法弟子有執著的地方是它們唯一能延緩自己被銷毀的地方,而它們能抓住我們的辦法就是死死的抓住我們的執著,加強它,使執著變的牢固和不容易被認識。舊勢力在被銷毀的絕望中,通過加重迫害,把同修拖下去,延緩我們的回歸的時間從而達到拖延它們被銷毀的時間。

三個小時正念發完,頭腦已經很清醒了,我又跟全世界大法弟子一起煉了五套功法後,睡了一個多小時,這時,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我在路上走著,結果越走越偏,不小心掉到一個污水塘中去了,頭都沉進去了,喪失了意識,突然我在水塘中意識復甦了,我站了起來,發現水到我胸口,不足以淹沒讓我窒息,但是我發現自己很沉,上不來,再一看身上纏了一床棉被,棉被中浸滿了污水,很重,我解開棉被丟掉,順利上了岸。還夢到我吃了一碗飯後,發現飯裡藏了好幾隻大蟑螂,很噁心。我醒了,明白了師父的點化。現在是冬天,那個大棉被就是求安逸心,我是被求安逸心一點點的拖到路邊掉到污水塘中的,污水就是邪惡,它充滿了我求安逸心那個位置,把我壓住不能動了。那個飯裡的蟑螂不是太明白,但是至少我是知道空間場中是有蟲子的。我昨天晚上沒有在半夜發完正念就睡覺,就是沒有被求安逸心控制,我甩掉了那個棉被,發了三個小時正念,把它解體了,所以夢中我上了岸。

我發現經過三個小時的正念,我今天一下子修煉狀態又恢復如初了,我能很清醒的意識到自己思想中每一念在不在法上,哪些是執著,再頑固,我都堅定的排除它,我也能感受到師父就在我身邊,當我堅定的排斥那些頑固的執著時候,師父就在給我往下拿。

另外,我在平時在審視自己的一思一念的同時,是能夠同時分清楚自己思維中,哪裡是舊勢力強加的,哪些是自己的執著,哪些是對法不堅定,從而一一處理。也就是說,當我一念一動的時候,我能夠馬上抓住它,並加以分析,如果是舊勢力強加的,我就徹底否定解體,如果是屬於自己沒修去的執著,我就堅決排除不要它,如果是自己對師對法的不堅定,我就不斷的加強自己信師信法的信念。舉個例子,在出去講真相的時候,心底有微微的怕,我不會放任它,我會找自己,我怕什麼?怕被抓被迫害,被抓被迫害是舊勢力的安排,堅決否定,並清理解體打給我被抓被迫害念頭背後的舊勢力。怕本身是一顆執著心,我堅定的排斥它,怕的不是我,是怕心,我不要這顆怕的執著心。那我為什麼擔心自己被抓?還是不信師不信法,不相信師父就在我身邊保護我,我就加強自己信師信法的正念。再比如,我身體某一部位脹痛,思想中微微出現一念,我修煉前的老毛病又犯了?我馬上抓住它,讓我承認這病狀的是舊勢力,我堅決不承認,念正法口訣解體背後的舊勢力。我有怕身體有病的執著?排除這執著,修煉人沒有病,是假相,都是功反映在身上的好事。有師在有法在,我是大法弟子,什麼都動不了我。當然還有別的,比如思想中出現我孩子或者丈夫會不會遇到不好的事了,等等,我都能抓住這些思想,該否定的否定,該解體的解體,該去的執著絕不拖泥帶水,信師信法絕不打折扣。這樣,很快這狀態就過去了。表面上是狀態過去了,但是在我們肉眼看不到的實質那面是,舊勢力解體了,心性提高上來了,對師對法的心更堅定了。

我認識到否定舊勢力,不是在受到迫害的時候才去否定,而是在平時的一思一念中,都要分析自己的念頭,分清楚它,就能看到舊勢力的影子,以力可劈山的一念堅定的毫不客氣的清除解體背後的舊勢力,這樣才不能不被它鑽空子,在它們被打下去銷毀的同時,把它們和我們的主體剝離開,才不會被它們拉下水。另外,我認識到否定舊勢力不僅從時間上在思想中要不間斷的否定,從空間上也要全面的否定,從地區上,從整體上也得去否定,比如舊勢力對每個人都有安排,對一思一念有安排,對每件事情上有安排,對一個家庭中有安排,對家庭中的幾個同修什麼時候各自會想什麼做什麼,最後出現一個什麼結果有安排,舊勢力對一個地區誰有什麼心出現什麼狀態,最終導致一個什麼結果有安排,等等,一切一切都要去否定。師父講“十方世界” “空間場” “時間場”(《轉法輪》),舊勢力在其中都有一整套安排,要全面的否定。有的全家都是大法弟子,卻不斷的出現問題,可能就已經在舊勢力的那套機制中運轉了,一定要否定,並發正念解體它。一個地區大面積的出現綁架迫害,不斷的被污判重刑,另外一個地區,不斷的有病業離世,這可能都在舊勢力的不同地區的各個安排中,這時一定要站在整體的角度上,全面的否定舊勢力對自己這個地區的安排。

寫這篇文章的原因有幾方面:

第一,我看到我們當地很多同修都只會表面上做事,學法,不會修心。其實不會修心不是個小事,那就像我夢中一樣,已經被邪惡拖下去了。當自己一個星期下來,一點執著心都沒發現的時候,要立刻警醒,修煉肯定出了大問題。時間久了會麻木,當成了正常,這樣的同修比比皆是,包括表面上做事很多的,被同修追捧的也有很多不會修的。

第二,我發現最近被迫害的同修特別多,包括病業離世的,和被綁架的,那是因為平時不實修,就不可能留意自己的一思一念,舊勢力在參與也意識不到,當我們的念頭反映過去了,就是默認了,它就能下手,比如我們一怕被抓或者有病,就是承認它們了,它們就會下手迫害。

第三,我發現同修對發正念重視不夠,有時候四個整點發正念是不夠的,發正念多少,要看自己的情況而定,四個整點是必須保證的,但不是發了四個整點就算達到標準了,當自己修煉狀態不對,延長發正念時間,增加發正念次數,直到將空間場的邪惡清理乾淨,是非常必要的。

還有不會發正念的,胡思亂想,迷糊睡覺的,或者象煉靜功一樣,啥也沒想,都不對。不會發正念的同修,一定要多學師父關於怎麼發正念的講法,一遍學不會,多學幾遍,照著師父的要求去發,還不會發,再學再照著做,直到學會發正念為止,發正念非常重要,一定要會發正念,重視發正念。

第四,我發現,同修在修煉中,不會實修,當一個念頭劃過時,不知道怎麼去修自己,分不清哪些是舊勢力思維,哪些是執著,對舊勢力思維不知道立刻否定,對執著也無可奈何,讓它一遍遍的反映,持續不斷的控制著自己。再頑固的執著,比如怕心、色欲心、妒嫉心、做三件事為私的心等等,都很頑固,但是哪怕我們感覺自己排斥不起作用,也要堅決的排斥,“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我們堅定了,是師父給拿掉的。

還有對師對法的不堅信,也是我們必鬚麵對的一個最根本的問題,我有時候在面對突發狀況的時候,也會慌的六神無主,但是表面上再慌,都要不斷的告訴自己要信師信法,告訴自己有師在沒事,從慌到讓自己不慌,控制自己,讓自己主動的去一點點的信師信法,這就是一個不斷的提高自己,對信師信法的堅定成度的過程,說白了從不全信到最終達到百分之百的全信真信,也是一個修煉過程。

第五,三件事中,學法一定要放在首位,師父說:“高層次上的法一定要學透,知道怎麼樣去修煉;”(《轉法輪》)把法學透了,才知道怎麼樣去修煉,其它幾件事才能做好。我的學法方式是背法,只要有空餘時間,我就背法,然後抽時間學師父的其他講法,學其他講法不圖快,要一個個字一句句話的去理解師父講的法的意思,法理上有一點不明白,都會在修煉上做不好,都是舊勢力鑽空子的地方。

個人的一點修煉體會,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