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蘭各界關注中共活摘器官罪行

print
澳洲和新西蘭各界專家及民眾在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最近訪問當地期間,一起深入揭露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商討有效方法,呼籲政府調查並立法,共同抵制中共強摘器官。

悉尼專家學者呼籲揭露和制止活摘器官

在悉尼韋斯利會議中心(Wesley Conference Centre)電影放映及座談會上,澳洲專家學者與麥塔斯一起探尋如何共同阻止活摘器官的繼續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晚,在悉尼韋斯利會議中心(Wesley Conference Centre)舉辦的放映電影及座談會上,悉尼大學醫學教授辛格(Maria Fiatarone Singh)女士在對比了中美兩國的器官捐贈數據後表示:中共的所謂自願捐贈器官數量遠低於官方實際進行的移植手術數量。

辛格教授還講述了她親自做「訂購器官」調查的經歷,她說:我以「腎病末期患者」的名義在今年六月五日聯繫了北京一家醫院的腎病科大夫,我和他討論了移植手術的價格。他表示:三週的治療費用為一萬美金。那位大夫還強調:如手術失敗,將會把我轉去北京的另一家醫院,那家醫院是做大量移植手術的地方,腎臟移植價格為六萬元。但當我問到等待周期及那家醫院的名字時,那名大夫變得很警惕。辛格教授表示:我越問細節和等待時間,他的聲音聽起來越緊張。最後我們達成協議:我將我的「病例」發給他以便進行下一步程序。

澳洲人權律師事務與人權小組委員會的聯合主席、國際人權律師布裏奇特(Madeleine Bridgett)則表示:在韓國換器官通常要等待五年,很多國家的自願捐贈器官系統很薄弱,澳洲有2.14萬人在等待移植器官。但在中國拿起電話就能很快獲得器官,中國發生的事情很不尋常。由於中共封閉了外界的調查,看不到那裏發生了甚麼,所以現在知道這方面情況的人應該打破沉默,不斷揭露和討論這個話題,以便讓更多人了解和關注這些問題。

麥塔斯認為:中國的大規模移植始於中共實施對法輪功的迫害之後。他說:在中國,器官可以提前出售給病人,醫院甚至可以按需打電話到法庭或監獄訂購器官;大量良心犯被如此按需殺害。中國的器官移植濫用是政府控制的,大量軍隊和武警醫院都在參與。而其它一些國家器官的非法交易則是黑市上的私人行為。

麥塔斯還表示:儘管中共一再否認其強摘器官、按需殺人的罪行,但它否定不了自己公布出來的數據。最新強摘器官調查報告顯示:中國每年的器官移植量為六萬至十萬例,這是用中共自己的統計數據計算出來的,報告中有二千二百多個註腳都來源於中共自己的數據。

中共活摘器官罪行令悉尼民眾震驚

觀眾們在悉尼行政中心觀看紀錄片《活摘》後與麥塔斯互動探討如何制止「活摘」罪行

九月二十六日晚在悉尼行政中心(MSGM Sydney Executive Centre)放映加拿大獲獎紀錄片《活摘》(Human Harvest,又譯為《大衛戰紅魔》)後,一百多位觀眾被駭人聽聞的活摘器官事實所震驚。

大學講師理查德(Richard Lucas)和羅爾(Karol Vestjens)夫婦表示:有錢人去買器官,供方按需殺人?看完影片我在向麥塔斯詢問這個問題時,得到這個答案:中共活摘健康人的器官去治癒有病的人。我感覺太震驚了,我從來沒想到會是這樣,他們殺健康的人去治癒病人,這好像是在顛倒思維、讓人難以置信!令我震驚!

羅爾女士說:今天醫生在理查德臉上注射麻藥時他痛得跳起來,試想:如果活摘器官時不打麻藥,這致使人承受何等痛苦和驚恐?!

理查德表示:我們要親自寫信給市政廳和聯邦議員,讓他們知道這事有多麼重要。我們都應該做這些事來制止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這事情可是太大的問題了,應該被立即制止。

澳洲人保羅﹒弗利(Paul Folley)表示:活摘器官是二十一世紀最大的人權和人性災難

澳洲傳統價值、家庭、家園守護聯盟的保羅﹒弗利(Paul Folley)表示:「活摘」器官是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所發生的最大的人權和人性災難性的罪惡。我希望澳洲人關注這個問題,我們不能讓這個「活摘」罪行持續在中國發生,我們的醫生和醫院應該知道這些,並且不參與作惡。

他說:如果你在醫療行業,請讓各位知道在中國發生了甚麼。請告訴他們不能進行任何與活摘器官有關聯的中國醫療機構的任何合作。我們澳洲人應該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去抵制參與活摘器官的罪行。我們應該廣傳這個消息讓大家都知道,最起碼不要在不知道的情況下參與了「活摘」。

華人移民王先生以自身經歷表示相信《活摘》所呈現的內容

華人移民王先生看完電影後表示非常氣憤,他說:我太氣憤了,我覺得中國人的道德良知被中共摧毀到如此可怕的地步。共產黨罪大惡極。我看到過媒體報導西班牙國家法庭起訴迫害法輪功的首惡江澤民,江魔頭是中共「活摘」器官的元凶,應該被抓到國際法庭審判。

他建議:澳洲醫生不要推薦病人去中國換器官;中國大陸民眾看不到今天放的短片,是否可以翻牆放這片子給大陸同胞看,中國人應該管自己的事。

王先生還以自身經歷表示他相信《活摘》紀錄片所呈現的內容,他說:我很相信今天影片所講的,中共掩蓋事實的手法我都經歷過。因為我是在中國毛時期長大的,我於一九七三年離開中國,中共怎麼對待它的「階級敵人」我都經歷過,那時叫「黑五類」,現在叫「不合適的人群」。我的親戚最近回中國又被抓起來了,目前新疆抓得很兇,我的那些維吾爾族朋友都不能聯繫到家人了。

堪培拉大學講師:活摘器官是群體滅絕罪

在堪培拉沃道夫酒店放映電影引起與會的澳洲人士震驚

九月十七日晚,在堪培拉沃道夫酒店(The Waldorf Apartment Hotel Canberra)的會議廳播放的紀錄片《活摘》引起與會的澳洲主流社會人士震驚,電影放映之後麥塔斯與各界人士互動問答。

尼爾(James Neill)博士

堪培拉一所大學的講師尼爾(James Neill)博士看完影片後表示非常震驚,尤其是器官移植的數量如此龐大。他說:現在我知道強摘這件事不僅有,而且規模很大,而且是持續性的。我沒看多久就明白了,一年十萬,這是群體滅絕罪。」

堪培拉居民蓋瑞(Gary)看完紀錄片後表示:「我們夫妻倆還有幾個鄰居和他們朋友等,一共來了十幾個人,看完紀錄片,感覺特別震驚和悲憤。這些證據足以證明正在發生的這一切,很多澳洲人還不知道中國正在發生著這樣的慘案。但我們的政府在做些甚麼呢?儘管中共的確控制著貿易等手段,但唯一能曝光這一切的,就是澳洲政府站出來提出質疑或者用我們能利用的方式施加壓力,我們必須把這個問題在中共面前攤開。」

一位被中共灌輸了許多誣陷法輪功謊言的中國女孩看完電影後,聆聽當地法輪功學員軒女士向她講述親身修煉體會過程中,對法輪功真相得以深入了解,清除了對法輪功的誤解。軒女士贈送她一本講述活摘器官罪行的英文書,她體會到法輪功學員為何自己花錢制止和購買真相資料贈送給人們的意義,並理解了放映紀錄片和舉辦「真善忍美展」的目的和意義。她也意識到了中共迫害法輪功問題的嚴重性,活動結束的時候,她還不捨得離去,和軒女士交換了電話號碼,想了解更多中共的罪行。

當天,在電影放映場地隔壁還舉辦了「真善忍美展」,七十多位觀看電影的觀眾也參觀了美展。紀錄片所呈現出的關於活摘器官的證據,以及美展所呈現出的靜默無聲卻充滿感染力的揭露迫害的畫作,都令觀眾們感到震驚和悲憤。

奧克蘭律師:中共破壞國際人權原則

九月二十五日晚,在新西蘭奧克蘭法學院的阿爾吉演講廳(Auckland Law Faculty, Algie Lecture Theatre),當地社會各界人士與麥塔斯座談時,奧克蘭公民自由委員會主席威爾遜(Barry Wilson )律師指出:中國缺乏獨立的司法機構,沒有能力審查行政部門的決策。中國的制度是一個對權力沒有限制的,當局可以為所欲為做任何他們想做的事情,無論他們的決策有多麼愚蠢或傲慢。法律只是一種用來控制和支配人民的工具,從安全評級和社會公正的角度上講,中國法律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並且中國政府(中共)採取野蠻和蠻橫態度,來破壞國際人權原則。

威爾遜律師還表示:中國政府(中共)還發展專門監控維護人權人士和律師的手段。根據中共法律,警察可以將他們關押在指定的任何地點,並進行住宅監控,拒絕律師訪問的請求,拒絕通知被拘留者家屬他們的下落,這其實是一種完全無視最基本法律原則的行為。

在談到中共對海外的滲透以及其它國家對中國人權問題妥協時,威爾遜表示:法輪功學員們在這個歷史時期給全世界樹立了最好的典範,他們運用媒體及各種方式,堅持不懈地告訴人們中國正在發生的事情。我本人非常支持法輪功。希望大家都來好好了解一下,中共為何鎮壓法輪功,法輪功沒有給社會帶來任何不好的影響,更不會對他們的政權有任何威脅,為甚麼他們要把法輪功視為敵人?

麥塔斯在訪問期間還向澳洲各界提出了十項建議,包括建立一個反強摘器官的機構。該建議書將提交給澳洲國會人權委員會以及澳洲國家健康部門。

他在建議中提到,希望澳洲民眾在一份關於制止強摘器官的倡議書上簽字,以推動立法機構立法,如果有澳洲人參與不道德器官移植將受到懲罰,澳洲涉及中共強摘器官的廠商和代理中介也將受到懲罰。

麥塔斯呼籲澳洲和新西蘭政府禁止涉及強摘器官的人員入境;澳洲和新西蘭應立法禁止醫療保險為海外器官移植或去中國進行器官移植提供擔保;聯邦議會和地方議會應該組織人員獨立調查中共的強摘器官情況,並持續搜集證據。

麥塔斯還建議新西蘭國會通過一項決議,表達對中共器官移植濫用的關注。新西蘭政府應呼籲中共配合,對中國的器官移植問題進行獨立的外部調查。新西蘭需禁止對中國的器官移植專業人員進行培訓,以及與他們合作、研究和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