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首臨漢堡 藝術界盛讚演出(圖)

德國漢堡有悠久的音樂傳統,文化藝術生活豐富多彩,歌劇、芭蕾和交響樂團都是一流水準。音樂家門德爾松和勃拉姆斯就出生在這裏,克羅普斯托克,萊辛,海 涅,亨德爾等很多文人墨客和音樂驕子也都喜歡這裏的生活氣息,市中心的野鴨、天鵝,海港的飄掛各國旗幟慢慢行駛的貨輪是漢堡的標誌。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七 日,漢堡人,特別是藝術家們又在港口劇院(Theater im Hafen)開了一次眼界。

此次是神韻藝術團首次在漢堡演出,當晚,兩個多小時詮釋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並配以最新科技動畫天幕背景的演出,讓漢堡觀眾大飽眼福。演出結束後,漢堡觀 眾紛紛讚嘆晚會:“美麗繁華五彩繽紛的世界”,“舞蹈動作令人心醉”,“我覺得太美了,非常的不同凡響,非常了不起”,“我非常的喜歡”……。

神韻藝術團首次在漢堡港口劇院演出,贏得漢堡人喜愛。

 


漢堡觀眾被晚會深深吸引

劇院舞台總監:所呈現的美感前所未見

海港劇院的舞台總監康尼留斯•巴勒徒斯(Connelius Baltus)觀看了晚會後說,神韻歌舞表演所呈現的美感是他以前從沒有見過的。

海港劇院的舞台總監康尼留斯•巴勒徒斯(Connelius Baltus)

“晚會的舞台、背景和演員的服飾色彩非常豐富,讓人印象深刻。”巴勒徒斯說。巴勒徒斯參加過音樂劇“獅子王”的工作。他認為,“獅子王”對德國人來說也是 一種外來的文化,神韻也是,他(神韻)獨有的風格和表現方式也讓他很有興趣。這是一個非常的夜晚,他非常喜歡神韻的演出。

這位舞台總監表示,特別喜歡晚會中的舞蹈《大唐鼓吏》。《大唐鼓吏》這個節目很有特點,色彩鮮豔明快,演員沒有誇張的動作,但舞蹈的編排卻非常精巧細緻,各個動作環環相扣,整個節目渾然一體。我真的很喜歡這個節目,別具一格,相當精彩。”

他表示:“晚會節目也讓觀眾對中國文化有了一個概括的印象。演出通過中國的歷史展現了中國的不同方面。對我來說,神韻晚會就像畫家的調色盤。不同的顏色互 相映襯互相烘托,那種不同一般的音樂也是這樣。對我們的耳朵來說,也有一個適應過程,要認真聽才能慢慢習慣。聽音樂的時候,人就像在飄來飄去。”

巴勒徒斯先生還說:“舞蹈中也有芭蕾和現代舞的影子,但整體卻非常細膩精確。《仙女踏波》真是很了不起,那麼多人一起抖動綢布,形成視覺效果,有時像瀑布,有時像噴泉。我覺得這是典型中國式的,這種精巧文雅與‘獅子王’的風格完全不同。”

“那是一幅非常美麗的畫,我在想為甚麼我以前從未在其它演出中見過。”巴勒徒斯最後說。

樂團指揮:神韻晚會音樂無可挑剔

“這台晚會的音樂無可挑剔,非常好!”樂團指揮蘇裏•勞拉女士在晚會結束後說。

蘇裏•勞拉(Suely Lauar)從小在裏約熱內盧學習音樂,畢業後在巴西擔任多個樂隊指揮。勞拉也是一名獨唱演員,在她的故鄉巴西無人不曉。六年前移居德國後,勞拉擔任了漢堡警察樂隊和合唱團指揮,並指導其他五個合唱團。

讓勞拉情有獨鍾的是戚曉春的二胡:“我特別喜歡那個二胡演奏,鋼琴伴奏也非常好,令人欽佩。”

勞拉對神韻的歌唱家們,也同樣讚不絕口:“亞洲音樂的旋律很特別,和歐洲很不一樣。那個男高音(關貴敏)有帕瓦羅蒂式的聲音,女高音(白雪和姜敏)和女低音(楊健生)唱的也非常好。他們身上有一種特別的氣質”,勞拉說,“德國的演藝界也非常需要這種不同凡響的氣質。”

漢堡藝術家夫婦盛讚神韻

當舞台大幕經過三啟三落之後,觀眾才依依不捨地離開大廳。人潮中有一對氣質出眾、衣著講究的德國人,那位女士面帶笑容,儼然還在美妙的回味之中。這位先生姓沃爾克曼(Workmann),夫婦二人都是搞藝術的。

漢堡藝術家沃爾克曼夫婦

Elizabeth Parker Workmann太太介紹說自己過去是跳古典舞的,所以很留意那些舞蹈節目。“我覺得晚會的舞蹈表演超群卓越,非常美妙!中國舞的身形雖然和西方的類似, 但她們的動作和西方的完全不同,我非常欣賞她們妙曼的舞姿,我學到了很多東西!晚會節目太豐富了,而且每個都那麼精彩,我沒辦法篩選出最好的節目!如果一 定要說,那就說《頂碗舞》和《迎春花開》吧,我覺得那些女子跳得那麼輕柔、巧妙、流暢……一言難盡,堪稱奇觀!太壯觀了!”

她的先生William Workmann是漢堡音樂戲劇學院的教授,他也很認同太太的感受,認為神韻的表演“帶給我很多藝術享受。我覺得很好,太精彩了,演員們好像是在舞台上飄移,那種舞步,妙不可言!精彩至極!”

【明慧網】


 3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