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天意無阻(下)

到了新房,大家簇擁著新人上樓,魚貫而入中,在門口新郎把一個紅紗巾掛在了門上,然後進屋。這又是祈求吉祥的說道。

接下來的過場是,在一位男士的口令下,新人給新郎父母三鞠躬,新娘改口叫「爸爸,媽媽。」老人高興的答應著。然後新娘把紅花,插在婆婆頭髮上,婆婆高興的拿出紅包,送給新娘。新人爸爸高興的給兒女們祝賀,祝福他們小倆口工作事業、生活感情,都順利美滿。然後,兒媳保證,今後生活中要孝順賢惠,讓老人放心。

在洞房,照相師不斷的叫小倆口變換姿勢的拍照。新郎對著新娘耳語,倆人目光對視,小倆口咬一塊糖,倆人一起邊看相冊,邊指畫著,邊說著悄悄話。種種甜蜜的生活鏡頭吧,盡可能的多留下一些。新娘也做出各種浪漫的姿勢,大家從不同角度拍攝。甚至那位拿著大攝象機的先生,還特意拍攝新娘的睫毛。這些,都是經驗啊,點點滴滴的積累,日後也許有用。使平凡的生活富有詩意,使幸福的時刻,留下珍貴的瞬間。

這些節目過去後,就要出發上酒店了。出門前新人在一個盆中,水裡放有幾棵大蔥的水盆洗手,這又是一個說道。

酒店裡,大紅喜字貼在前台,喜字上面是一個橫幅,寫明這是某某,某某某的新婚慶典。樂隊早就來了,幾個小青年男女在前台旁邊零散的坐著,據說是省城請來的拉提琴的一夥,和陸姐的彈拉是同類。客人也來了不少,三三兩兩的在說話。看得出,中間一些同修,散落在世人中,有的似乎在調整心態,有的在說著什麼。

陸姐提前來到這裡,把一張樂譜拿出,和電子琴伴奏師商量著、協調著。

典禮開宴之前,各自忙著的忙著,閒著的閒著。

我欻空,和照相師交談,和攝象師交流,順便的把聖誕晚會的光盤,送給他們,他們欣然接受。

客人漸漸的越來越多,也許是吉祥時刻到了,主持人開始登台。是的,一些婚禮中的新人,非常迷信吉祥時間,比方一次婚禮中,錯過了十點十八分,就推遲到了十點二十八分典禮。

前台上坐著雙方父母,還有證婚人。新人在大廳的另一頭走出,踏著紅地毯,拿著鮮花,著西服、披婚紗,挽著臂膀,款款而行,兩旁的手持禮花的小伙子,看準機會,拉動手中的禮花,於是彩紙條噴湧而出,從上而下飄搖而落,掛滿了新人的頭髮、衣襟。平添著喜慶。過道兩邊的用繩子拴起扯起的兩串氣球,被倆個小伙子推著擼著走過,「啪啪」的爆響。如同禮炮一般。自然,幸福的音樂悠揚而起,瀰漫著大廳,略顯缺乏的,就是人們的掌聲。今天的大陸人,被個邪黨搞的,素質很低。喝彩聲變成了粗俗的尖叫和起哄,掌聲是最為吝嗇的,幾乎勝過金錢。人們似乎不懂的,這樣簡單的文明舉動,帶來的愉悅歡快,和給人的心靈慰藉。

接下來是典禮的過場了,各家各戶基本大同小異。只是,這個主持讓人有些不舒服。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一種努力的顯出高雅,但是還擺脫不了低俗下作的東西,甚至逗笑中有些貶抑新郎的口吻,總之吧,讓人不快。到新人交換禮物中,一個過場實在倒胃口。新郎送給新娘戒指,是習以為常,可是新娘回送給新郎的,是一張毛邪惡的象章。到此,我收起了攝象機,新郎媽媽也一臉的不高興,其中的混在人群的大法弟子,也一定是吃了毛毛蟲的感覺吧。

主持人淋漓盡致的發揮口才,頌揚毛邪惡。我發正念在解體這些邪靈,其他大法弟子一定也不會默然視之的。佩戴象章完畢,轉過身來的新人,也是滿臉的不高興。喜慶氣氛在臉上頓然消失一般。他倆是受什麼影響了呢?是主持人的言語嗎?還是大法弟子的心態,還是那個老邪靈的陰森之氣?

說實在的,後來的新人挨桌敬酒啊等等,我只是側面的採下幾個鏡頭。因為明晃晃的毛邪惡象章,在新郎的胸前,我不想去錄製。

回頭私下聽說,這個主持人還是什麼電台職員,要不說邪黨文化那麼濃厚呢。

今次的陸姐,表現的很好,因為和樂手事前良好的溝通,使的配合完全說得過去。而陸姐的二首曲子,也演奏的很流暢。其實,她還是人心多了一些,不然放在我身上,我起碼演奏三首,甚至五首。大法弟子創作的樂曲,大法弟子來演奏,那不是簡單的事情,是在救人啊。不是什麼簡單的佔用別人的表演時間,表現自己的問題了,不是禮貌不禮貌的問題了。她對此的認識不很清晰。為什麼顧慮那麼多啊,而事實上,婚宴時間很長,樂隊的表演未能湊滿全場的過程。

婚宴的推杯換盞中,大法弟子在講真相、勸三退,她們三三兩兩的分散在世人中。平時一臉嚴肅的阿艷,也和世人喜笑顏開的溝通了,而袁蓮也拿出看家本事,在高談闊論的講著。

筵席的氣氛很熱烈,很融洽的在進行著。

一直到大家酒足飯飽後的散席,我們幾人才和新人握手,依依離開。

回來的路上,大家多少有些埋怨阿楊母女,事先講真相有些不到位。怎麼新娘家能買那樣邪惡的東西作為禮物,送給新郎啊。不然這個婚禮不更順嗎?這個插曲真令人反胃。可是,後來大家又悟到,不能再有埋怨的心了,都是人心。今天我們盡量做了,就是明天的無憾無悔。

回來後,我抓緊製作婚禮VCD,大概四天時間,才算完事。在後來袁蓮的來信中得知,那次婚禮一共勸退一百三十多人,還不算我勸退的一個叫長江的樂手。

參加婚禮的一共三百人吧,幾乎勸退一半。

看似一個簡單的世人婚禮,可是大法弟子的參加,就使其變成了一場正邪大戰。邪惡本次祭出老邪靈這個殺手鑭,來企圖阻擋世人的三退。以為世人都會在懷戀它中,來抵制大法弟子的講真相。可是,事與願違,時過境遷,這一切不好使了。世人識破邪惡,保全性命的正念,完全復甦了。就在我勸退長江的時候,我說用化名三退,他急了一般,「那不行,不要這樣。」我以為他不想退了?心中稍有些不穩。可是他說,「什麼化名,退就用真名,不要用化名。整那假的幹啥。」啊,原來世人的覺醒,有些讓我有些思想跟不上了。

退吧,越多越好,這叫作天意無阻。


 1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