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說:落葉歸根 (八) 尾聲

(八) 尾聲

這些天來,我們安排得很有規律,上午都是在陸伯伯家活動,看師父的講法錄像,按照教功的光盤學功、煉功,座談體會。

陸伯伯的腿腳逐漸活動自如了,喬舅感到法輪在小腹部位旋轉了,唐舅多年的老胃疼病好了,媽媽再也不失眠了。

我讀了《轉法輪》,又看師父的講法錄像,覺得人生不得其解的問題,全都解開了,好似重新認識了一次世界,大有學法恨晚之感。

每天下午,我們便分頭行動去救人。我除了寫那個《內參》外,還給陸伯伯寫了個請願書。當然,還是觀光考察團的作用大,唐舅他們分別找了市委書記、市長、人大委員長和政法委書記,直接面談。

考察團又找了青山、清河的縣市長,跟他們簽了辦「老唐人土特產品有限公司」的意向性協議,擬定投資五百萬美元,並敦促他們立即解決在押人員的釋放問題。

尚官屯和前山莊那邊的活動,雖然有些阻礙,但是社會上的反響卻很大,因為這個黨大面上還講和諧嘛,只得安撫。所以各路的回答都很好:盡快解決。內應的人反饋的信息也說:很快就能放人。

觀光考察團不能再繼續等下去,前幾天就買了今天的飛機票。

可是,一早市委秘書長就來到陸伯伯家,說:「下午就全部放人,共計七人,只是前山莊有一個人不在本市關押,與全國各地聯絡查詢,也未找到此人,很抱歉!」

秘書長還一再挽留觀光考察團,說:「再多逗留幾日,接完了人之後,還有些旅遊景點再玩玩,由我來陪同。」

唐舅回答說:「我代表觀光考察團,感謝秘書長的盛情!並通過您向市裡領導表示感謝!我們的日程不能再延了。不過既定投資,就會再來的。我們也歡迎秘書長本人到美國去遊玩!」

秘書長說:「謝謝!市裡正開會,恕不能去機場送行了!」

唐舅真誠地說:「後會有期!」

秘書長上了車後,還在招手。

這時,尚官屯和前山莊先後來了電話,他們也都收到了接人的通知。可是,觀光考察團是十一點半的飛機,就不能再去監獄城了,但仍然都很高興。那名回不來的大法學員,等真相大白時定會清楚的!所以,總的結果還是令人滿意的。在去機場前,喬舅和唐舅把兩本《轉法輪》留下來,說國外好請到。

唐舅鄭重其事地跟我說:「我們聘定了外甥女,當總經理,暫定月薪三萬元,我馬上給你打過來二十萬美元,你可以找幾個懂行的人,搞一個『可行性研究方案』,工資待遇你定,將來他們可以定在策劃部或叫產品開發部。不知大記者意下如何?」

那天唐舅說完這個事,不管是不是笑談,我真想過能不能還在報社呆下去?想做個自然主義者,寫點深入人心的東西,根本是不可能的,這些天來深有體驗。可是,真要扔了鐵飯碗,媽媽是第一個反對的。而今天我看媽媽的態度,她出於對唐舅他們的信任,還有給的高薪,那個臉上不是反對的表情,我的心裡也就有了底。

我說:「舅父、姨媽,還有乾爸,我原來想寫人性的、現實的東西,你們說能行得通嗎?這個黨過去講階級性,現在講政治性,實質是一樣的。就說這次你們來,我都是每天在記錄著真實的情況,這篇『紀實專訪』一整理即成。可是,老媽!你說在中國大陸能發表出來嗎?」

媽媽感慨地說:「你爸爸是個被冤枉成的右派,那你就夠個真正的大右派了!」說得大家都笑了。

我說:「我可不想再當右派了!可又不想扭曲人格,再順從地幹下去,特別是修大法以後,更不能再當『歌德派』了!就是搞個體都認可了!況且有幸得遇前輩抬愛,恭敬不如從命!」

唐舅哈哈笑著說:「我們愛是愛,可不是隨便抬舉呀!西方可不講唯親而用。應該說我們是伯樂,能識千里馬。」他又對媽媽說,「高玉坤女士,你生養了個總經理,你自己還沒感覺到吧?」

媽媽擔心地說:「我還真沒想到,可別把你們的美金給糟蹋了!」

陸伯伯對媽媽說:「他們選得好,曉靈不再違心地干也對!我此生就是太順從了!這孩子肯定行,你放心吧!」

喬舅說:「不選用修大法的選誰呀?曉靈也真有能力,我們最放心了!」

華姨說:「企業的員工大都是修大法的,肯定會辦得更好!通過辦企業,也會有利於多救人!」

唐舅說:「只要遵照大法辦,諸事會一帆風順!出發!」

在去機場的路上,唐舅又說:「小明明最後再唱一首歌吧」

於是,小明明在臨別前,又深情地唱了一首《我是誰》:

天地茫茫我是誰,
記不清多少次輪迴;
苦難中無助的迷茫,
期盼的心如此的累,
黑暗中流出的是滄桑的淚。
直到我看到真相的那一刻,
直到我追尋到大法,
貫耳如雷,
知道了我是誰;
我知道了應該在神的路上奮起直追。

大家被歌詞的內涵所打動,陷入沉思遐想之中… …

「相見時難,別亦難。」 今天我更加體驗到這句古詩的意境。在候機室裡,大家都覺得難捨難離,相互擁抱握手道別。雖然相聚時間不長,卻經歷了一次人生的大轉變,彷彿又開始了新的一頁!

唐舅說:「觀光考察團宣告:今日圓滿功成!將來功成圓滿!」

喬舅說:「原來想『葉落歸根』,尋尋根。真的尋到了——『返本歸真』,大家都歸到這個根本上來了!不虛此行啊!」

陸伯伯激動地說:「老唐人華僑們!感謝你們這次回來,使我得到了新生!沒齒不忘!!」

華姨說:「我們才幫助幾個同修闖出了魔窟,還有那麼多人被非法關押著;社會上還有更多的人,等著我們大法弟子去救度,時間是非常緊迫而有限的,大家都要抓緊了!」

開始登機了,我還浸著淚拽著華姨的手不放。

華姨說:「我的站內信箱和密碼,都在給你的U盤上,可通過它多聯繫。」

我說:「那篇『紀實專訪』不能發表,我也要整理出來,它是現實社會的精彩縮影,它是我們觀念轉變的真實紀錄。」

華姨說:「在現實的環境下,你可以變通變通,改寫成小說,在國外發表。」

我猛然醒悟,趕忙說:「對了!感謝華姨指點!將來就以小說體裁發,把該隱的隱去,原定的題目不變,還叫:《葉落歸根》。」

華姨又過來雙手握握陸伯伯手,又握握媽媽的手說:「祝你們實修、精進!」

喬舅催促登機說:「送君何時,也終有一別呀!」

唐舅邊走邊舉起雙手並緊握一起,還是那句話:「後會有期!後會有期!!」可涵義卻不相同!

最後,我們都相互雙手合十而別!

分手了,心相牽。我們送行的人來到室外,找了一個能觀看班機起飛的地點。雖然急著下午趕去接人,可還是一直等到起飛的時刻,看著他們飛上了藍天。

我還在玩味著喬舅那話的深邃涵義:「葉落歸根」成了「返本歸真」!
是的!未來各種信仰的人都會歸到這個根本上來的!眼望著飛機在天際間消失……我暢想著:我們都將會升上天穹的!


 3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