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土行》:月老的慨歎

這一夜,孫大聖到一間土地廟歇腳,剛到廟門口卻聽見廟裡傳來長一聲短一聲的歎息。

大聖心裡納悶:「深更半夜,是誰在此歎氣?」大聖悄悄走入土地廟。

只見一個鬚髮皆白的黃衫老人正藉著月光翻看一本冊子。老人一邊看一邊不住勁地歎氣,看表情甚是傷感。

大聖仔細一瞧,原來是一位老相識。

大聖繞到黃衫老人身後,拍拍黃衫老人的肩膀。

黃衫老人被嚇了一跳,回頭見是大聖,輕輕「吁」了一口氣,笑道:「老頭子道是誰在開玩笑?原來是大聖到此。」

大聖施了一禮,笑道:「月老一向可好?」

老人連忙還禮,笑道:「有勞大聖惦念,老頭子甚好。」

大聖道:「剛才俺老孫聽見老人家不住歎氣,可是遇到了什麼煩心事?」

月老搖搖手道:「煩心事倒是沒有。老頭子只是翻看這冊子,一時感慨……」

大聖指著月老手中的冊子,道:「這冊子莫不是你那寫著人間姻緣的冊子?」

月老笑道:「大聖說得不差。」

大聖湊到月老跟前,笑道:「何事叫老人家這般感慨,不如也說與俺老孫聽聽。」

月老笑答:「大聖想聽,老頭子豈敢推托?這就說與大聖。」

月老道:「大聖有所不知。大約一年多以前,本地有一位轉輪聖王的弟子被惡共抓進了惡共黑窩,他在黑窩裡受盡了折磨,可是始終沒向惡共屈服。」

「於是,惡共又想出了一條毒計……,它們指使村裡的幹部去給這大法弟子的妻兒『做思想工作』,讓他們與大法弟子『脫離關係、劃清界線』,想借此來摧毀那大法弟子的意志。」

「然而這大法弟子的妻子與丈夫伉儷情深,惡共始終沒能如願。」

「事情在三個月前又有了變化,這大法弟子的丈母娘受了惡共的唆擺,也跑來勸女兒改嫁。」

「這大法弟子的妻子最終沒能扛住壓力。兩日前,她與那大法弟子離了婚。」

「唉」,月老接著慨歎道,「原本這世間的分分合合,老頭子我是看多了的。只是這大法弟子的妻子不曉得,她與這大法弟子的姻緣來得有多麼不易……老頭子我一時感慨,所以……」

大聖道:「到底如何不易,你倒說與俺老孫聽聽。」

月老點點頭,道:「大聖莫急,先聽老頭子講段故事。」

月老沉吟了片刻,開始了緩緩的講述:「話說明朝年間有一個落魄書生,這書生很會養花,後來他為了維持生計到一個富戶人家當園丁。這富戶人家原有個小姐,年紀不大,卻生得十分美麗。」

「這一日,這書生在花園裡修剪花枝,正趕上小姐到花園賞花。兩人一見之下彼此傾心,可是當時兩人的身份、地位實在相差太遠,小姐最終不得不聽從父親的安排,嫁給了一個縣官。」

「那書生在小姐成親後不久即身染重病。他在嚥氣前心心唸唸還在思念那位小姐。」

「說來也巧,老頭子當時正巧路過該地,見這書生很是可憐,於是老頭子替他們定下了下一世的姻緣。」

「到了共鬼竊政前後,那『富家小姐』轉生到了農村一個貧苦人家;那『書生』癡心不改、為了這一生能與『小姐』再續前緣,也一路跟隨她轉生到附近一個商人家中。」

「十幾年後,『富家小姐』出落成了一個漂亮的山裡姑娘,而『書生』也成長成了一個有知識、有才幹的年青人。」

「老頭子依照兩人前世的願望用紅線將他們的腳牢牢地捆在一起。然而兩個人的結合卻歷經波折。」

「年青人是『資本家』出身,按惡共的說法是『成份』不好,所以他們的結合受到了女方一家的激烈反對。」

「那姑娘是個頗有主意的女子,她最終說服家人和年青人結了婚。」

「老頭子見到『有情人終成眷屬』,心裡也很是替他們高興。」

「可惜好景不長,惡共很快發動了『文化大革命』,年青人被惡共打成了『右派』,天天被惡共牽出去遊街。」

「村裡人都勸姑娘改嫁算了,惡共也每日來逼姑娘寫『揭批』丈夫的『大字報』。」

「那姑娘性情剛烈,硬是一口回絕了所有來勸說她的人。」

「不久,年青人在一次批鬥中被幾個惡共紅小兵用鐵絲勒斷喉管慘死。」

「姑娘為了給丈夫討個說法,找惡共的人理論。結果她被惡共打成了『反革命』,很快也被惡共折磨而死。」

月老講完故事後,長歎一聲,道:「老頭子故事裡這『姑娘』,就是那大法弟子的前世;『年青人』就是那大法弟子妻子的前世。」

「老頭子歎息的是這大法弟子的妻子在前世被惡共迫害慘死,到了今世卻再度被惡共欺騙,放棄了她兩世求而不得的大好姻緣。」

「老頭子想到這一節,不禁心生感慨。唉,這個共產黨真是害人不淺呀……」

大聖道:「老人家說得不錯。待俺老孫明日將這故事講與世人。盼望他們聽了故事能早日覺醒,莫再受那惡共的唆擺,做出叫自己後悔的事來。」


 2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