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土行》:路遇寶書——根據《東土行》系列「解毒妙方」改編

自取經過後,孫大聖每日裡逍遙自在,好不快活。這一天,孫大聖在太空遨遊之際,路過曾經取經的東土。大聖心道:「自從俺老孫取經之後,已有數千年不曾光顧東土,不知如今的東土是如何光景?今日老孫既到此處,不如就回東土一探!」

大聖按下雲頭,卻見如今的東土被黑霧籠罩,東土上方惡浪滾滾。孫大聖不禁吃了一驚:沒想到俺老孫離開的這幾千年間,東土居然生出了這等大妖孽!

「好!就叫俺老孫看看是何妖物在這裡逞兇!」孫大聖言罷,手持如意金箍棒,一個觔斗雲飛入東土。

東土上空,孫大聖藏在雲彩後面,望著地上的車水馬龍,心中暗歎「幾千年風水流轉,如今的東土哪裡還有半點昔日大唐的影子?」孫大聖忽然想起查找妖孽之事,連忙捏了一個訣,叫了一聲「隱」,隨即躍下雲端。孫大聖睜開火眼金睛,四處尋找妖孽的蹤跡。忽然看見遠處一所房子裡散發出一股妖氣,孫大聖立刻沖那妖氣而去。

這所散發著妖氣的房子竟是一間教室,幾十個孩子正規規矩矩地坐在椅子上聽講,講台上一位帶著眼鏡的教書先生正在講課。教書先生手指黑板,正在向孩子們描述著「社會主義」的「美好」。孫大聖一眼瞧見附在教書先生背上的惡鬼,那惡鬼體形高瘦,尖牙利爪,額頭上烙著一個鐮刀斧頭的印記。惡鬼趴在教書先生背上,正操縱著教書先生宣講「社會主義」,那妖氣就是從惡鬼的嘴裡散發出來的。

孫大聖瞧得怒火上衝,他衝過去一把揪下惡鬼,大喝道:「呔!哪裡來的妖魔,竟敢在此對俺老孫的孫兒們行兇?」

惡鬼一見抓自己的是赫赫有名的斗戰勝佛,立刻嚇得屁滾尿流。惡鬼一邊不住勁兒地磕頭求饒,一邊道:「孫爺爺饒命,小的只是在奉命行事。孫爺爺開恩哪!」

孫大聖怒道:「快說!是哪個吃了熊心豹子膽,敢趁俺老孫不在,給俺老孫的孫孫們下這種惡毒?」

惡鬼磕了幾個頭,說:「孫爺爺饒命!小的只是個小角色,不知道多少事。小的只知道這些是『上面』的命令,聽說『上面』的『後台』很硬,小的也不敢不從啊。『上面』不單控制了整個東土,且勢力範圍一度蔓延到過世界各地。今天即使小的不來破壞,也會有其它鬼怪奉命而來。現在東土有個叫『中國共產黨』的,就是『上面』在東土扶植的人間勢力。」惡鬼忙不跌地說完,連忙又磕了幾個頭,說:「孫爺爺,小的把知道的全招了,求孫爺爺饒過小的這一次,小的以後再也不敢了。」

孫大聖道:「呸!你這魔頭,過去也不知殘害了多少無辜百姓,今日想討命,沒那麼容易!俺老孫現在就替天行道,送你這惡鬼下十八層地獄!」說完,抄起金箍棒將惡鬼打成了一個肉餅。

孫大聖環顧教室,只見孩子們和老師的臉上黑氣縈繞、額頭之上又顯出一個猙獰的獸印,顯然是中毒已深。孫大聖暗道:「俺老孫須到哪裡尋個解毒之法,解了這些孩兒們所中之毒呢?」

孫大聖忽然想到太上老君葫蘆裡的仙丹似可解毒,於是道:「罷,罷,少不了俺老孫要跑上一趟!」

孫大聖駕起觔斗雲正要到兜率天尋找太上老君,忽然看見地上某處射來幾束金光。孫大聖暗自思忖:何方神聖在此,竟能發出如此大的身光?

孫大聖返回地上,決定一探究竟。

身冒金光之人原來是個慈眉善目的老太太,這老太太正站在路邊與一個年輕女子說話。

孫大聖心道:倒要聽聽她講些什麼…… 孫大聖暗暗捏了一個訣,叫了一聲「變」,隨即變成了一個年輕的小伙子。小伙子走過去,站在離老太太不遠的地方假裝看樹上貼的小廣告。

只聽那個年輕女子說:「阿姨,你給我看的這本書真好,我看完後全明白了。中共(壓低聲音)這個惡鬼太壞了,我也要退黨,您幫我起個名字吧!」

老太太樂得合不上嘴:「好呀,明白了就好。我看你就叫『新生』吧。退出了惡黨,好運也就要來了。從今天起,你再也不會被那個『惡鬼』糾纏了,要開始新的生活了。」

年輕女子高興地說:「阿姨,您說得真好,就給我起這個名吧。謝謝阿姨!」年輕女子說話間,全身不可察覺地一震。孫大聖睜開火眼金睛,注目觀瞧。只見原先籠罩在年輕女子臉上的黑氣正在迅速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柔和的金光。年輕女子額上的獸印也越來越淡,最後竟完全消失了。

孫大聖心中暗暗吃驚,心道:沒想到這個不起眼的老太太,法力竟然如此高強,連俺老孫尚需求助老君,她竟然三言兩語就解了此毒——剛才那年輕女子似是提到一本書,這書想必是件寶物,俺老孫倒要見識一下了。

孫大聖等年輕女子離去,走到老太太面前(孫大聖此時已經是一個年輕小伙子的模樣了)道:「這位奶奶請留步(哈哈,大聖還在沿襲古代的叫法呢),請問剛才那位姐姐提到的什麼書,能不能叫我看一看?」

老太太樂呵呵地答道:「好呀,歡迎你來看」,老太太一邊說,一邊從布兜裡掏出一本書遞給大聖,「這本書叫《九評xx黨》,寫得可好了。現在咱中國人哪,都上了xx黨的當,中了它的毒啦。這個xx黨可做了不少壞事呀,迫害法輪功就是其中的一件。我看它早晚要遭大報應的,你看完這本書就會明白了……」

孫大聖睜開火眼金睛,定神看向手中的書,只見這本書綻放出霞光道道,實在非一般人間的書可比。大聖不禁大喜道:「好書!果然是好書!」

老太太奇怪道:「咦?你這個年青人真有趣,你還沒看呢,怎麼就知道是本好書哪?」

孫大聖道:「這位奶奶,不瞞您說,我其實是個修佛之人。我剛才見到您給我的這本書綻放寶光,故而讚歎說『好書』;我看您全身有金光護體,想來也非常人,不知您修的是哪一門哪一派?」

老太太自豪地回答:「我修的是法輪大法。今天你我既然有緣見面,我就不得不囉嗦上兩句:如今世界各地優曇婆羅花開,印證著當年如來的諭示『優曇婆羅花開之日,就是轉輪聖王在世間傳法之時』。不瞞你說,我師父就是如來諭示中提到的『轉輪聖王』。如今大法在前,您可莫錯失機緣哪!」

孫大聖點點頭道:「我相信您所言不差。您全身祥瑞籠罩,非一般人可比,我相信你所說這個『法輪大法』必定非同凡響。這位奶奶,這本書可否借我一用?」

老太太笑道:「小伙子,何必說『借』呢,這本書我送給你了。」孫大聖吃驚道:「奶奶此話當真?此書既綻放寶光,必是一件寶物。奶奶如何肯這麼輕易便送予我了?」老太太輕輕歎了口氣,說:「在我心裡,如果能救了眼下這些中毒的中國人,再珍貴的『寶物』我也願意給!」

孫大聖暗暗讚歎:「好一個大法弟子!」 孫大聖帶著寶書、前往兜率天尋找老君。

太上老君正端坐在禪房,見到大聖到來微微一笑,道:「大聖此番重遊東土,不知感受如何?」孫大聖笑道:「你這牛鼻子老道,總喜歡搶在別人前面問話,這些年脾氣可一點也沒有改。不過,俺老孫若非此次故地重遊,也不曉得東土竟發生了這樣大的變故,竟出了這樣一幫妖魔,又出了一個這麼高妙的法門,還出了那樣一群高人哪。」

老君盤膝坐在蒲團上,微微一笑,說:「大聖,還不止你看到的這些哪。我這裡有一面寶鏡,從鏡中可以看到過去未來的種種,故而名曰『過去未來鏡』。大聖不妨來看看!」

老君邊說,邊從懷中掏出一面寶鏡,右手輕揮拂塵。寶鏡爍爍閃光,竟泛出圖像來。孫大聖連忙湊過去觀瞧。

老君道:「請看!」只見寶鏡中出現一群祥和的煉功人。這群煉功人身後掛著一個橫幅,上面寫著「法輪大法煉功點 義務教功不收費」。

老君說道:「90年代初,東土出現了一種神奇的功法,名曰『法輪功』。修此大法之人不僅身強體健,而且修心向善,與人處世處處嚴於律己、寬以待人。在這群煉功人帶動下,東土的人心開始向善,天上的眾神無不暗歎『東土的眾生有望了』。」

孫大聖點點頭,道:「你說的這個『法輪功』必是我所見到的那位『高人』所修之法了。可是既然這法輪功已使得東土人心向善,為何又會有如此多的妖魔橫行呢?」

老君道:「唉,說來話長啊。轉輪聖王往世間傳法,必然使得一切妖邪在大法前原形畢露,這使得那些妖邪非常嫉恨。它們糾集起來,在東土上空造出一條紅色惡龍。此惡龍在世間名曰『中國xx黨』,是妖邪專門造來破壞轉輪聖王傳大法的。此惡黨與那惡龍的本性並無兩樣,凶狠殘暴、惡毒狡詐。因這惡龍還有著『嗜血』的本性,所以這個惡黨每過一段時間就要大搞『運動』、迫害死了許多東土的善良百姓。後來,轉輪聖王傳出大法,東土漸漸人心歸正。這惡龍不能再肆意行兇,感到非常氣惱。於是派了一隻愛妒嫉的蛤蟆精到東土當共產黨的匪首,命令它在東土發動對轉輪大法的迫害和鎮壓。」

孫大聖道:「原來是這樣,那麼後來怎麼樣了?」 老君一揮拂塵,道「大聖請看!」

孫大聖向鏡中看去,只見鏡中出現了幾個被小鬼控制的警察,這幾個警察正在對一個大法弟子施行電擊,十幾根電棍同時電在大法弟子的頭部、背上、大腿等多處。

孫大聖惱道:「這幾隻小鬼竟如此大膽!」老君道:「這還不止呢,這些妖邪不但利用那些無知的人迫害善良的大法弟子,而且還想出了『飛著』、『死人床』、『水牢』、『毒針』等惡毒的花樣來折磨大法弟子,唉……」老君忍不住要垂淚,孫大聖怒道:「要是俺老孫在,必定三棍兩棍,把這些小鬼全都打成肉泥!」老君道:「可敬的是這些大法弟子並沒有被這些迫害嚇倒,他們堅持對身邊的每一個人講真相,幫助這些人擺脫惡鬼的控制。有許許多多的人被大法弟子的善心所感化,終於回歸了正道……大聖請看!」

老君手指寶鏡,只見鏡中顯出一群大法弟子在街上遊行,走在前面的大法弟子手上高舉條幅,條幅上面寫著「退黨人數突破2900萬!」孫大聖讚歎:「嘿!了不起!在這般險惡的情況下竟能救下這麼多人,便是俺老孫也不得不甘拜下風!」老君笑道:「貧道也正日日觀望下界,希望東土之人快點覺醒,早日脫離妖邪惡共、回歸正道!」孫大聖道:「牛鼻子,看樣子俺老孫也要下界走走了,幫助這些大法弟子傳遞寶書和退黨資料啊!」

孫大聖告別老君,駕起觔斗雲再向東土飛去,這次大聖又會帶給我們什麼驚喜呢,請大家繼續關注《東土行》系列。


 2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