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文學劇本:呼喚 (三)

52:內景,勞教所一間隊長辦公室,室內有一大辦公桌,二把椅子,靠牆有一張三人沙發,一張矮茶几——夜

鄭聖勇與那勞教所的魏隊長(三十多歲)分坐辦公桌兩邊的椅子上。
雷隊長:像你這樣有碩士學位的技術人材,為什麼要迷信煉法輪功?
鄭聖勇:我這條命是煉法輪功煉好的……
魏隊長:哦?
鄭聖勇:我讀大學三年級時,患了肝癌,己到晚期,我家族中有一個叔叔就是得這個病,不到三十歲就去世了,按醫生的診斷,我的存活期可能只有半年,我當時萬念俱灰,年紀輕輕的我,生命就要走到盡頭,你說,這是什麼滋味?
(說的過程中,有鄭聖勇患病時,全家人難受的鏡頭)
魏隊長:有點可怕。
鄭聖勇:我的精神差一點就要崩潰了,夜裡睡不著,有時流淚到天亮,我媽原來患高血壓,醫院治不好,煉法輪功煉好的,她讓我也煉法輪功,我一煉病就好,不但拿了學士,而且拿了碩士學位,你說,我這條命是不是法輪大法給的。
(說的過程中,有鄭聖勇和劉貴芝在煉功點煉功的鏡頭)
魏隊長:那也不能太癡迷呀。
鄭聖勇:你認為是癡迷,我認為是理智,因為這是我用生命的得救和生命的品質得到昇華的親身實踐得出的結論:法輪大法好。
魏隊長:可現在煉法輪功就是犯法。
鄭聖勇:誰犯法!我在讀研究生的時候就知道,你們現在行使的這個所謂的勞教制度,就是一個違反憲法的非法制度,是你們在犯法。
魏隊長:民政部有決定要取締你們法輪功。
鄭聖勇:民政部的那個決定本身就違反憲法。
魏隊長:違反憲法也是法。
鄭聖勇:部門法規違反憲法就是非法。這是基本的法律常識。
魏隊長站起來,往室外走:和你談話,我就覺得文化大革命中流行的一句話:知識越多越反動。說的真對。說完,起身向門口走去。
鄭聖勇:還是在搞文化大革命的那一套。

53:內景,勞教所隊長辦公室的走廊(二樓),朝外的一側是被鐵絲網封閉著的,——夜

有一名二十歲左右的警察和二個包挾(其中一包挾很瘦,姓名:辛遇久)(非法輪功勞教人員)站在隊長辦公室的門兩側,魏隊長站在門口對他們:把他帶到嚴管室單獨關起來,要想辦法讓他轉化,魏隊長走向走廊的一頭。二十歲左右的警察站在門口對鄭聖勇:走哇。
鄭聖勇平靜、輕快的離去。

54:鄭聖慧家中的的客廳內,鄭聖慧一家三人在看美國一電視台播出的法輪功電視節目《法輪功真實的故事(1)》》——夜

章昊:媽,聖勇舅舅回家了嗎?
鄭聖慧:還沒有。
章昊:那……
章承舜:正在想法營救。
章昊:爸,如果電視裡每天都有關於法輪功真相的節目該多好啊。把營救聖勇舅舅的事也在上面說說。
章承舜:會有那一天的。

55:外景,勞教所的大門口,一側是高高的圍牆,一側是一棟二層樓房。是所謂的勞教人員接見外人的地方,第一層是警察審查外人能否上樓接見的地方——晝

第一層上樓的樓梯間,(有:前門朝外,後門通勞教所內。)
前門口有一辦公桌,後邊坐著三警察,其中一個是魏隊長,
鄭信卓、劉貴芝、高蓮芳站在辦公桌前。
一警察:親屬是煉法輪功的不能參加接見,見誰?
鄭信卓:鄭聖勇。劉貴芝、高蓮芳在外
魏隊長:鄭聖勇的媽煉法輪功,不能接見。
高蓮芳:你們這樣做,太不人道了。
一警察:「這裡不知道什麼是人道,你煉不煉?」
高蓮芳:現在不煉,以後說不定要煉。
一警察:少廢話,不煉就登記。
高蓮芳,鄭信卓簽名登記
劉貴芝坐在門前的一樹下,不做手勢發正念。
……
高蓮芳,鄭信卓走向劉貴芝。
三人朝外走。
高蓮芳眼含淚:伯母,聖勇瘦的好厲害,警察不讓他說裡邊的情況,他很惦記您,讓我問您好。
劉貴芝擦眼淚:這孩子,從小就孝順,煉功後,就更孝順了。
高蓮芳:伯母,您別難過,回家教我煉。
劉貴芝:好,我今天不虛此行。
鄭信卓:一說煉功就來勁。
高蓮芳:那,您也煉。
鄭信卓:「都煉……」

56:內景,勞教所一間隊長辦公室,室內有一大辦公桌,二把椅子,靠牆有一張三人沙發,一張矮茶几——夜

魏隊長坐在辦公桌後,二十歲左右的警察坐在椅子上
辛遇久以軍姿下蹲在辦公桌前的稍遠處。
魏隊長:叫你去轉化鄭聖勇,你怎麼反倒跟他煉起法輪功來了。
辛遇久:報告魏隊長,我是為了活命才跟他學煉法輪功的。
魏隊長:怎麼煉法輪功都跟命連上了?
辛遇久:您是知道的,我吸毒多年,老想斷,斷不了。到這裡後,每天頭疼得直想撞牆,沒睡過一夜囫圇覺,我覺得我的命要完了。
魏隊長:煉法輪功能救你的命?
辛遇久:您要我去做他的轉化工作,我說不動他,反倒覺得他說得很有道理,更奇的是,我聽進了他講的道理的那一晚,我第一次在這裡睡了一夜安穩覺,我的頭疼也好多了,我就要他教我煉功。這一煉呀,我感到從未有過的輕鬆,您說,這不是救了我一命嗎?
(說的過程中,有三個包挾聽鄭聖勇談話,教辛遇久煉功的鏡頭)
魏隊長:政府不讓煉,就不能煉,能救你的命也不能煉。
魏隊長對二十歲左右的警察:把他與鄭聖勇隔開,另選幾人做包挾,要警告他們,誰學煉法輪功加誰的期。

57:內景。美國紐約市JFK機場,法輪功學員在歡迎天安門和平請願歸來的西方法輪功學員李偉.布萊迪——晝

李偉.布萊迪在接受世界日報,自由時報,華僑時報,NEWSDAY等多家媒體的採訪。
李偉.布萊迪對一家西人媒體的記者說:我這次帶去了講清真相的光碟,為的是揭露江澤民政府對法輪功的迫害。我還將盡自己的一切可能幫助停止中國政府對法輪功的迫害。
(出現以下畫面:多起西方學員在北京天安門和平請願,要求中國政府停止鎮壓法輪功。他們展開黃色的橫幅並用中文高聲呼喊「法輪功好」。警察衝過來對他們非法施暴的場景。李偉.布萊迪和加拿大的法輪功學員傑森.勞福特斯在北京召開的由6家西方媒體參加的記者會上說:是中國當局把2001年1月23日的自殺事件歸罪於法輪功,並導演了這次事件。 背景音樂:《為你而來》)
李偉.布萊迪的妻子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我為他很驕傲。」
鄭聖慧出現在歡迎人群中,並舉相機拍照。

58:內景,一間三室一廳套房內的客廳內——晝

十多名大法弟子的學法小組在學法,大家席地盤腿而坐。
趙阿姨:在現在中共瘋狂鎮壓的環境中修煉,能否去掉怕心,對我們來說,真是生與死的考驗。大家都知道,沒修煉之前,我和老伴是有名的老病號,花的錢不少,受的罪不小,但就是好不了,修煉之後,不花錢,不受罪,全好了。這是我們自己切身經歷和體驗呀。可這共產黨一鎮壓,不讓煉,我老伴怕心出來了,怕象別人一樣停發退休金、被警察抓去坐牢,不煉了,不煉了就是一個常人,常人就會得病,舊病復發上醫院,上醫院錢花的不少,罪受的不小,還是死了。我原來也有怕心,帶修不修的,老伴一死,對我來說是一個深刻的教訓,我決心堅定不移的精進實修不動搖,我一堅定,兒子也態度變了,由過去因為怕受牽連反對我修,變成支持我修。這樣我在家中修煉的環境好多了。所以,我覺的修去怕心很重要。」
(在說的過程中,有與說話內容相配合的鏡頭出現。)
鄭聖勇:從勞教所出來後,我更加感受到了學法的重要性,在學法中,我有一點體悟和大家交流:我覺的,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要做到不怕邪惡的迫害,不是很難,對我來說,難的是怎樣做到師尊教導我們的:『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我當初去天安門廣場時,如果不存有到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就會被綁架、被關、被勞教的想法,而是想到:邪惡迫害法輪大法、大法弟子是天理不容,人理不許的大罪,誰也不配來綁架我們、關我們、勞教我們。應當堂堂正正的去,正大光明的回,如果當初有今天的這種認識,可能就不會有這兩年的牢獄之災了。我覺的,小戴在這方面做的好,請小戴講講。」
(說的過程中,有鄭聖勇天安門廣場被綁架進警車,小戴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喊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安全返家的鏡頭)。
小戴:我覺的,當我們真正能按照師父說的去修,去做,就能得到真正的安全。……

59: 外景。2003年華盛頓DC法會的主會場、分會場的外面景觀——晝

60:內景。2003年華盛頓DC法會主會場、分會場的內面景觀——。師尊在2003年華盛頓DC法會上講法時的洪大場景。
師尊在講法:
「所以作為大法弟子來講,無論我們經過了多麼嚴酷的這段歷史,沒有什麼值得悲哀的。我們心裡想的是救度眾生,你們要兌現自己為法而來的生命與你來在這裡的意義,所以我們沒有什麼遺憾的,等待大法弟子的也都是美好的。最可悲的就是那些個被迫害的世人和舊勢力本身,他們的下場才是真正可悲的。」


 2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