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柱子的新差事

「這人要是倒霉,喝涼水都塞牙!」柱子的媳婦邊收拾塌了的玉米垛邊感歎。

幾年來,柱子一家總是不如意。剛結婚那會兒,沒有什麼負擔,園子裡種點菜,趕趕集換點零花錢,秋天裡賣點玉米,手頭不寬敞,也說的過去。後來,竟一日不如一日,整筐整筐的菜拉出去,到手的只是一點點錢,算算,化肥錢、農藥錢、種子錢……哪有什麼賺頭?玉米也是,進點錢夠幹啥,一年到頭都指望這點錢,缺這少那,挑打緊的一添置就沒了。

村裡的男人為了養家,都紛紛出去打工,柱子開始還不想去,誰不想老婆孩子熱坑頭?沒辦法,孩子這一上學開銷太大了,說是九年義務教育,可是今個這兒要錢,明個那兒要錢,今天讓買這個,明天讓買那個,大人可以勒著吃不買穿,孩子怎麼可以呢?所以柱子去了幾百里地外的煤礦下窯,幹了不到半年,趕上一次塌方,命雖然保住了,可是再也幹不了力氣活了。礦裡這樣的事多了,給點錢就私了,想上告,可人家有當官的撐腰,又有黑社會護著,上哪告?少不得忍氣吞聲。賠償費是不敢輕易動的,萬一有個病有個事,又不能掙,可咋辦?

一晃,柱子出事快二年了,日子越過越難,幸好大姑姐家條件不錯,明的暗的總是幫,要不真不知道怎麼過來的。結結實實的人找活干都難,柱子……唉!

半個月前,鎮裡的書記找到柱子,說是給他個好差事,活輕巧,一個月800塊,真是誘人呀,柱子樂的不知怎麼好,問:「具體幹啥?」

「你不是還能騎車嗎?你就騎車,拎著油漆桶,看見有法輪功的標語,就塗了,沒事時再寫點咱們的宣傳標語,就得了!怎麼樣?哪找這樣的好事?」

柱子樂了:「塗標語、寫標語就給800塊?」

書記點點頭,說:「你沒看現在法輪功多歡?!這又是開十七大,又是開奧運會的,政府能不注意這方面形像嗎?所以才肯出這筆錢!」

柱子說:「這塗還可以,寫……我的那兩筆刷……」

書記見柱子為難,趕忙說:「別怕,寫標語都是有模子的,按在牆上一噴就得活!總之是沒處找的美差,我這挑來挑去,就看你合適,你幹不幹?不干我找別人,有的是人等著呢!」

柱子搗蒜般的點頭:「我去,我去,我哪說我不幹啦!」

「那好,就這麼定了,明個你就去報到!」

正式開工十來天了,開始時的欣喜一點蹤影都沒了,連日來不斷的有法輪功學員過來,講法輪功教人做好人,已洪傳世界80多個國家,講善惡有報,講柱子這是幫邪黨迫害……唉,柱子嘴上硬,說是誰給錢就聽誰的,可心口總堵著,一連幾天晚上老做惡夢,大喊大叫的,推醒了不一會兒又做。

「是不是真有報應?這幾天是挺不順的,你看這玉米垛,沒碰沒動就倒了!?」柱子媳婦在心裡嘀咕。

「都哪去啦?」她聽出是大姑姐的聲音,趕忙起身,一動玉米垛又要倒,急忙喊:「在後院呢,上這兒來吧,我這還出不去!」

片刻,大姑姐帶著一個中年女人來了,一看玉米堆說:「啥了?」

柱子媳婦說:「倒了!姐,有啥事?」

大姑姐說:「聽說柱子有活干啦?」

柱子媳婦說:「姐知道啦?想著先干干試試,也就沒和你商量。」

大姑姐又說:「誰還能不知道?現在南北二村沒有不知道的,柱子在塗法輪功標語,成了迫害法輪功的幫兇!你說說你們幹的啥事,唉喲,弄的我都沒臉出門啦。走在路上不時有人問:『咋讓你弟幹那活?』我看呀這差事還是別干啦!也不想想,要真是好活,還輪到你們啦?鎮裡幹部的七大姑八大姨都等著呢,就是因為沒人干,誰也不願意幹,怕遭報應,所以才找了你們!唉!」她轉頭和那女人說:「這個就是我兄弟媳婦,快,給她講講,讓她也開開殼!」

柱子媳婦向來懼大姑姐,她這麼一說,心裡一緊,低頭說:「你說說讓我們咋辦?還不是為了掙點錢?誰給錢就給誰幹唄!」

那婦女笑笑,說:「掙錢生活是可以,可得看怎麼掙,掙的是什麼錢!你們家這樣,是誰害的?還不是這個中共邪黨嗎?是它這個爛透了的體制嗎?有權有錢是大爺,可以為所欲為,老百姓想找公道,沒地方說理呀!這個政府說幹什麼就幹什麼,今天要調物價,老百姓就得勒褲帶,明天改革教育,老百姓就得受著,它有一出為咱老百姓好的時候嗎?現在上訪的人多,你說這老百姓上訪,你給解決了不就不上訪了嗎?這邪黨政府非要打人、非要鎮壓,結果上訪的越來越多。

這法輪功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有啥不好?而且他幹啥啦?咱農村沒錢看病,煉煉功,有個好身體,有啥不好呢?不行,邪黨政府就是不讓,它自己胡作非為,處處假惡鬥,看不得一點正的,怕照出它的丑來,所以搞鎮壓。抓人、打人、勞教、判刑,今年都害死九十多人啦。人受了委屈就得說話,邪黨不讓說,我們沒辦法才寫標語,告訴人們真相,更主要的是不想讓咱老百姓稀裡糊塗的當了邪黨的陪葬品。邪黨這麼壞,人不治天治,天要滅中共,知道嗎?貴州有一塊億年奇石,上面天然形成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這是老天爺警醒人哪,千萬別和邪黨攪一塊,現在各處出事的不少,有許多都是跟著迫害法輪功遭報的,黃菊,原來多威風,因為迫害法輪功積極,從上海市委書記升到國務院第一副總理、政治局常委,現在怎麼樣?死了……」

大姑姐接過話:「不說那遠的,就說前村的事,你一點沒聽說?春橋他們三個表兄弟開三馬車外出,路上,春橋急著上廁所,讓車停了,剛下車還沒走到路邊,一輛大卡車過來把三馬車撞了,車上倆人被拖出二三十米,當時就死了。為啥這樣?三人的姨煉法輪功,他姨給他們講法輪功真相,死的那倆人不但不信還罵,非要打電話把他姨送進去,就春橋信,阻攔表兄不讓打電話。你說說,那麼巧,就那時候想上廁所?」

中年婦女說:「神在看著一切呀!本來想掙點錢改善生活,可是不但沒改善還把命丟了,不值呀!」

「是不值!」

三個女人一齊回頭,柱子回來啦,「今天又有幾個法輪功和我講,我也聽明白了,要沒這個邪黨,我能落到這地步?現在它又要把我往地獄裡推,我還感謝它?!誰愛干誰幹吧,我可不干啦!我現在已經很倒霉了,再跟著它做點惡,把一家三口的命賠上,不值得!我不但不干啦,我還要退出邪黨的一切組織,孩子她媽,我都退團了,你也退了吧,咱一家乾乾淨淨,我們苦點就苦點,還不至於餓死,等挺著到邪黨倒了,一切就好了!」

柱子媳婦點點頭,大姑姐和中年婦女對視了一下,一起笑了!


 1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