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記 (5)

第三回   四海千山皆拱伏 九幽十類盡除名(上)

卻說美猴王榮歸故里,自剿了混世魔王,奪了一口大刀,逐日操演武藝,教小猴砍竹為標,削木為刀,治旗幡,打哨子,一進一退,安營下寨,頑耍多時。忽然靜坐處,思想道:「我等在此,恐作耍成真,或驚動人王,或有禽王、獸王認此犯頭,說我們操兵造反,興師來相殺,汝等都是竹竿木刀,如何對敵?須得鋒利劍戟方可。如今奈何?」眾猴聞說,個個驚恐道:「大王所見甚長,衹是無處可取。」正說間,轉上四個老猴,兩個是赤尻馬猴,兩個是通背猿猴,走在面前道:「大王,若要治鋒利器械,甚是容易。」悟空道:「怎見容易?」四猴道:「我們這山,向東去,有二百里水面,那廂乃傲來國界。那國界中有一王位,滿城中軍民無數,必有金銀銅鐵等匠作。大王若去那裏,或買或造些兵器,教演我等,守護山場,誠所謂保泰長久之機也。」悟空聞說,滿心歡喜道:「汝等在此頑耍,待我去來。」

好猴王,急縱筋鬥雲,霎時間過了二百里水面。果然那廂有座城池,六街三市,萬戶千門,來來往往,人都在光天化日之下。悟空心中想道: 「這裏定有現成的兵器,我待下去買他幾件,還不如使個神通覓他幾件倒好。」他就捻起訣來,念動咒語,向巽地上吸一口氣,呼的吹將去,便是一陣風,飛沙走石,好驚人也。

炮雲起處蕩乾坤,黑霧陰霾大地昏。江海波翻魚蟹怕,山林樹折虎狼奔。
諸般買賣無商旅,各樣生涯不見人。殿上君王歸內院,階前文武轉衙門。
千秋寶座都吹倒,五鳳高樓幌動根。風起處,驚散了那傲來國君王,三街六市,都慌得關門閉戶,無人敢走。悟空才按下云頭。徑闖入朝門裏。直到兵器館、武庫中,打開門扇,看時,那裏面無數器械:刀、槍、劍、戟、斧、鉞、毛、鐮、鞭、鈀、撾、簡、弓、弩、叉、矛,件件俱備。一見甚喜道:「我一人能拿幾何?還使個分身法搬將去罷。」好猴王,即拔一把毫毛,入口嚼爛,噴將處去,念動咒語,叫聲:「變!」變做千百個小猴,都亂搬亂搶;有力的拿五七件,力小的拿三二件,盡數搬個罄淨。徑踏雲頭,弄個攝法,喚轉狂風,帶領小猴,俱回本處。

卻說那花果山大小猴兒,正在那洞門外頑耍,忽聽得風聲響處,見半空中,丫丫叉叉,無邊無岸的猴精,唬得都亂跑亂躲。少時,美猴王按落雲頭,收了雲霧,將身一抖:收了毫毛,將兵器亂堆在山前,叫道:「小的們!都來領兵器!」眾猴看時,只見悟空獨立在平陽之地,俱跑來叩頭問故。悟空將前使狂風,搬兵器,一應事說了一遍。眾猴稱謝畢,都去搶刀奪劍,撾斧爭槍,扯弓扳弩,吆吆喝喝,耍了一日。

次日,依舊排營。悟空會集群猴,計有四萬七千餘口。早驚動滿山怪獸,都是些狼、蟲、虎、豹麂、獐、麂、狐、狸、獾、駱、獅、象、狻猊、猩猩、熊、鹿、野豕、山牛、羚羊、青兕、狡兒、神獒……各樣妖王,共有七十二洞,都來參拜猴王為尊。每年獻貢,四時點卯。也有隨班操備的,也有隨節徵糧的,齊齊整整,把一座花果山造得似鐵桶金城,各路妖王,又有進金鼓,進彩旗,進盔甲的,紛紛攘攘,日逐家習舞興師。

美猴王正喜間,忽對眾說道:「汝等弓弩熟諳,兵器精通,奈我這口刀著實榔槺,不遂我意,奈何?」四老猴上前啟奏道:「大王乃是僊聖,凡兵是不堪用;但不知大王水裏可能去得?」悟空道:「我自聞道之後,有七十二般地煞變化之功;筋鬥雲有莫大的神通;善能隱身遁身,起法攝法;上天有路,入地有門;步日月無影,入金石無礙;水不能溺,火不能焚。那些兒去不得?」四猴道:「大王既有此神通,我們這鐵板橋下,水通東海龍宮。大王若肯下去,尋著老龍王,問他要件什麼兵器,卻不趁心?」悟空聞言甚喜道:「等我去來。」

好猴王,跳至橋頭,使一個閉水法,捻著訣,撲的鑽入波中,分開水路,徑入東洋海底。正行間,忽見一個巡海的夜叉,擋住問道:「那推水來的,是何神聖?說個明白,好通報迎接。」悟空道:「吾乃花果山天生聖人孫悟空,是你老龍王的緊鄰,為何不識?」那夜叉聽說,急轉水晶宮傳報導:「大王,外面有個花果山天生聖人孫悟空,口稱是大王緊鄰,將到宮也。」東海龍王敖廣即忙起身,與龍子、龍孫、蝦兵、蟹將出宮迎道:「上僊請進,請進。」直至宮裏相見,上坐獻茶畢,問道:「上僊幾時得道,授何僊術?」悟空道:「我自生身之後,出家修行,得一個無生無滅之體。近因教演兒孫,守護山洞,奈何沒件兵器,久聞賢鄰享樂瑤宮貝闕,必有多餘神器,特來告求一件。」龍王見說,不好推辭,即著鱖都司取出一把大捍刀奉上。悟空道:「老孫不會使刀,乞另賜一件。」龍王又著鮁大尉,領鱔力士,抬出一捍九股叉來。悟空跳下來,接在手中,使了一路,放下道:「輕!輕!輕!又不趁手!再乞另賜一件。」龍王笑道:「上僊,你不看看。這叉有三千六百斤重哩!」悟空道:「不趁手!不趁手!」龍王心中恐懼,又著鯿提督、鯉總兵抬出一柄畫杆方天戟,那戟有七千二百斤重。悟空見了,跑近前接在手中,丟幾個架子,撒兩個解數,插在中間道:「也還輕!輕!輕!」老龍王一發怕道:「上僊,我宮中衹有這根戟重,再沒什麼兵器了。」悟空笑道:「古人云:『愁海龍王沒寶哩!』你再去尋尋看。若有可意的,一一奉價。」龍王道:「委的再無。」

正說處,後面閃過龍婆、龍女道:「大王,觀看此聖,決非小可。我們這海藏中,那一塊天河底的神珍鐵,這幾日霞光艷艷,瑞氣騰騰,敢莫是該出現,遇此聖也?」龍王道:「那是大禹治水之時,定江海淺深的一個定子。是一塊神鐵,能中何用?」龍婆道:「莫管他用不用,且送與他,憑他怎麼改造,送出宮門便了。」老龍王依言,盡向悟空說了。悟空道:「拿出來我看。」龍王搖手道:「扛不動!抬不動!須上僊親去看看。」悟空道:「在何處?你引我去。」龍王果引導至海藏中間,忽見金光萬道。龍王指定道:「那放光的便是。」悟空撩衣上前,摸了一把,乃是一根鐵柱子,約有鬥來粗,二丈有餘長。他盡力兩手撾過道:「忒粗忒長些!再短細些方可用。」說畢,那寶貝就短了幾尺,細了一圍。悟空又顛一顛道: 「再細些更好!」那寶貝真個又細了幾分。悟空十分歡喜,拿出海藏看時,原來兩頭是兩個金箍,中間乃一段烏鐵;緊挨箍有鐫成的一行字,喚做「如意金箍棒」,重一萬三千五百斤。心中暗喜道:「想必這寶貝如人意!」一邊走,一邊心思口念,手顛著道:「再短細些更妙!」拿出外面,衹有二丈長短,碗口粗細。

你看他弄神通,丟開解數,打轉水晶宮裏。唬得老龍王膽戰心驚,小龍子魂飛魄散;龜鱉黿鼉皆縮頸,魚蝦鰲蟹盡藏頭。悟空將寶貝執在手中,坐在水晶宮殿上。對龍王笑道:「多謝賢鄰厚意。」龍王道:「不敢,不敢。」悟空道:「這塊鐵雖然好用,還有一說。」龍王道:「上僊還有甚說?」悟空道:「當時若無此鐵,倒也罷了;如今手中既拿著他,身上無衣服相趁,奈何?你這裏若有披掛,索性送我一件,一總奉謝。」龍王道:「這個卻是沒有。」悟空道:「『一客不犯二主。』 若沒有,我也定不出此門。」龍王道:「煩上僊再轉一海,或者有之。」悟空又道:「『走三家不如坐一家。』千萬告求一件。」龍王道:「委的沒有;如有即當奉承。」悟空道:「真個沒有,就和你試試此鐵!」龍王慌了道:「上僊,切莫動手!切莫動手!待我看舍弟處可有,當送一副。」悟空道:「令弟何在?」龍王道: 「舍弟乃南海龍王敖欽、北海龍王敖順、西海龍王敖閏是也。」悟空道:「我老孫不去!不去!俗語謂『賒三不敵見二』,只望你隨高就低的送一副便了。」老龍道:「不須上僊去。我這裏有一面鐵鼓,一口金鐘,凡有緊急事,擂得鼓響,撞得鐘鳴,舍弟們就頃刻而至。」悟空道:「既是如此,快些去擂鼓撞鐘!」真個那鼉將便去撞鐘,鱉帥即來擂鼓。

少時,鐘鼓響處,果然驚動那三海龍王,須臾來到,一齊在外面會著,敖欽道:「大哥,有甚緊事,擂鼓撞鐘?」老龍道:「賢弟!不好說!有一個花果山什麼天生聖人,早間來認我做鄰居,後來要求一件兵器,獻鋼叉嫌小,奉畫戟嫌輕。將一塊天河定底神珍鐵,自己拿出手,丟了些解數。如今坐在宮中,又要索什麼披掛。我處無有,故響鐘鳴鼓,請賢弟來。你們可有什麼披掛,送他一副,打發出門去罷了。」敖欽聞言,大怒道: 「我兄弟們,點起兵,拿他不是!」老龍道:「莫說拿!那塊鐵,挽著些兒就死,磕著些兒就亡,挨挨皮兒破,擦擦兒筋傷!」西海龍王敖閏說:「二哥不可與他動手;且只湊副披掛與他,打發他出了門,啟表奏上上天,天自誅也。」北海龍王敖順道:「說的是。我這裏有一雙藕絲步雲履哩。」西海龍王敖閏道:「我帶了一副鎖子黃金甲哩。」南海龍王敖欽道:「我有一頂鳳翅紫金冠哩。」老龍大喜,引入水晶宮相見了,以此奉上。悟空將金冠、金甲、雲履那穿戴停當,使動如意棒,一路打出去,對眾龍道:「聒噪!聒噪!」四海龍王甚是不平,一邊商議進表上奏不題。(待續)


 2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