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劇本:清蓮 (4)

46.外景:榮珍家鄉-晝

[回憶] 榮珍拿到了錄取通知書,爸爸高興的抹起了眼淚。

47.內景:一家小商店-夜

「沒想到,讀大學二年級的時候,」榮珍哭了。

「煤礦爆炸,我爸被埋在了裡邊,再也出不來了。」

48.外景:煤礦-晝

[回憶]

煤礦爆炸

榮珍一家痛哭。

49.內景:一家小商店-夜

榮珍:「後來,他被挖出來以後,全身都是黑的,身上都是煤灰。」

「本來,我上大學就很困難,還要靠學校貸款。爸爸一走,一下沒有了生活來源,後來奶奶也在想念爸爸的痛苦中去世了,實在沒法生活了,繼母帶著弟弟也走了。」

「那你怎麼辦呢?」蓮蓮難過的問。

「我面臨著失學的危險。後來,我的一個本家叔叔幫了我一把。這樣,我上大學的一部分住宿費基本解決了,可是生活費還得我自己想辦法,現在做家教都不好找,為了能繼續讀書,我只好出來撿垃圾。」

「可沒想到,前幾天接到消息,我堂叔因為生第二胎被罰款,也沒有辦法繼續支持我讀書了。我現在上三年級,還有一年才大學畢業。我們農村人夢想著用讀書來改變命運,可是現實卻總是這麼殘酷,即使畢業了又怎麼樣,也不一定能找到工作。」

然後一臉茫然頹廢的,「人活著有啥意思,疼我的奶奶、爹娘都不在了,還不如去找他們算了。」

薛梅走了過來,拿著一塊毛巾,拉著榮珍的手,「孩子啊,真不容易。」毛巾遞到榮珍的手裡。

「姐姐,別哭了。總會有辦法的。」蓮蓮搖著榮珍的手。

薛梅歎了口氣。薛梅拿過好幾件衣服來,「榮珍,這幾件舊衣服是阿姨以前的,也沒怎麼穿過,都小了,你拿去穿吧,別嫌棄。」

榮珍接過衣服,「謝謝阿姨。我怎麼會嫌棄,我身上的衣服還是剛上大學時的衣服,我腳上的鞋子已經穿了三年了。就兩雙鞋換著穿。」

「咳,這幾十年來,咱們國家總是不停的搞運動,人整人,搞得許多農村的孩子連學都上不起。」

「不過榮珍阿,不論遇到什麼情況都不能喪失生活的信心,更不能為了錢做一些個不好的事情。要堅強些,你要知道,其實每個人生活都不容易,也都很艱辛。」

蓮蓮:「姐姐,你知道嗎?我的爸爸被抓進了了監獄。」

「啊,為什麼?」 榮珍吃驚的問道。

「就因為煉法輪功。」

「法輪功?!」 榮珍又吃了一驚,神情緊張了起來。

「榮珍姐,你別怕,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

「可是報紙、電視上講的法輪功在天安門搞自焚。」

「那自焚是假的。」

蓮蓮:「煉法輪功的不殺生不自殺,電視上演的都是假的。」

薛梅拿過來了一本真相資料「榮珍,你看看這個。」邊說邊將資料翻到有關自焚的圖片。「你看,這個名叫劉思影的小女孩,氣管都被割開了還能大聲說話、唱歌。稍微有點醫學常識的都能看出來這是不可能的。」

榮珍若有所思的看著,「哦。」

蓮蓮:「還有,榮珍姐你看,這個王進東都被燒成這樣了,可是他兩腿之間的塑料雪碧瓶還好好的,沒被燒化。」

薛梅:「自焚這件事,是公安導演出來的。那些人根本不是法輪功學員。」

榮珍一邊聽一邊吃驚的點頭。

蓮蓮:「我們一家人都煉法輪功。我爸爸可好了,他在單位裡人緣特好,工作也好,他還是一個總工程師呢。我爸爸肚子裡有好多好多故事,常給我講岳飛精忠報國、韓信受辱於胯下等故事。」

榮珍:「是嗎?」

「對,榮珍姐,你可別聽那些個謠言。」

薛梅:「咱們能遇到一塊兒也真是緣分,你把這個拿回去好好看看,就會明白了。與人為善,做一個善良的人,就一定會有希望。今天不早了,以後我們再好好的聊聊。」

榮珍抬頭看了看他們,又低下頭看了看真相資料,點了點頭,「好的。」

榮珍:「我得回去了,太晚了學校的大門要關。」

薛梅:「蓮蓮,我們送送姐姐。」

50.內景:小商店-晝

薛梅在商店內忙活著。

突然附近的一個員工跑過來說:「哎呀,出事了,剛剛聽說劉廠長騎著摩托車被汽車給撞了。

「不會吧?你是不是聽錯了?」薛梅關心的。

員工緊張的說。「沒有,已經被送到醫院去了,這被汽車撞了,那不死也得撞成重傷。」

薛梅:「那送哪家醫院了,咱們趕緊上醫院看看。你在店裡守著,我去問問。」

員工:「哎,真是,現在的交通啊,幾乎每天都得出事。如果撞成了重傷,那非殘廢不可。」

兩個人正準備走。

這時,一個聲音傳了過來:「誰說我撞成重傷了?我這不是好好的嗎。」

扭頭一看,方平走了進來。

員工:「哎呀,方廠長。怎麼回事啊。您沒被撞阿?怎麼都說您被送到醫院去了?」

「哈哈,是出了車禍,也去了醫院。不過呢,我只是胳膊擦破了點皮,沒事兒。」

員工:「哇。這太神奇了。您這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啊。」

「這得感謝薛梅的女兒蓮蓮啊,給了我這個護身符。」說著給她看身上帶的「法輪大法好」護身符。

員工:「哇!以前我還半信半疑,現在我可信了。薛梅,趕緊也給我一個吧。」

薛梅:「好啊。」

薛梅:「不管你是貧窮還是富貴,大難來臨的時候都一樣。其實你只要誠心誠意在心裡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也是一樣的。善良的人一定會有好報。」

員工趕緊說:「我是誠心誠意,誠心誠意。」

51.內景:學校宿舍-夜

學校宿舍,只有榮珍一個人,在認真的看著真相資料。

「法輪功學員不殺生,不自殺……」榮珍若有所思的。

52.內景:一家小商店-夜

榮珍:「阿姨,能借我一本《轉法輪》看看嗎?」

薛梅有些驚喜的:「怎麼你?好啊,我手頭就有一本,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定要保護好書才行。」

榮珍認真的點了點頭。

53.內景:學校宿舍-夜

學校宿舍,只有榮珍一個人,在認真的看《轉法輪》。

54.外景:校園外-晝

榮珍從書包中緩緩的取出那個裝有安眠藥的小藥瓶,看了看。轉身把它扔到了垃圾桶中。離去。

55.內景:薛梅家-夜

晚上,蓮蓮正在吃飯,幾個外地的法輪功學員正在薛梅家裡談話交流,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警察破門而入,在場的幾名學員都粗暴的被抓。

警察們又開始抄家,薛梅大聲的制止,「你們不能這樣做。沒有搜查證,什麼證件都沒有,這不違法嗎?」

一個警察嘿嘿笑了兩聲:「什麼違法,中央給定的,對法輪功就這麼做。」

蓮蓮:「你們不能隨便抓人。」

「公民有言論自由,我們在自己的家裡談話,你們不能隨便抓人,你們這是違法行為。」 薛梅又大聲的論理,想阻止他們的非法行為。

「違法?」一名警察斜著眼睛,狠狠的拍著窗框, 「我告訴你,現在是xx黨執政,xx黨打壓法輪功,你上哪兒講法律?」

蓮蓮看到這幫警察一副流氓無賴的嘴臉,那被抄的凌亂屋子,似乎預感到了什麼,她哭著對警察說:「我爸爸被你們抓走了,你們再抓走我媽媽,我一個小孩子,怎麼辦啊?」

另一個年齡大一點的警察哄著蓮蓮 :「找你媽問點事,一會兒就回來。」

蓮蓮不相信他們的話,堅持要與媽媽同去。「那我跟我媽一起去!」

警察要帶走薛梅,蓮蓮大聲哭著喊,「我的爸爸被抓了,你們不能再把我媽媽抓走!」

她拉著媽媽的手不撒開,但這些警察還是把蓮蓮和薛梅強行扯開了。

一個肌肉發達的警察扯著薛梅的頭髮把她強拽走,將姥姥拉開,又扯著蓮蓮的胳膊把她扔在了床上。

56.外景:大院內-晝

薛梅被高大壯實的男警揪著頭髮拖上警車。

「媽媽」,蓮蓮追了出來。警車開走了,蓮蓮在後邊追著。

57.內景:看守所-晝

警察逼迫薛梅寫保證書。薛梅堅決不寫。

薛梅平和的對這個所的副所長說:「你迫害修煉人,其實就是迫害你自己。」

副所長名叫羅達,這時其手機使勁的響了起來:「丈母娘病重,送醫院了,趕快去市第二醫院。」

羅達更狠狠的叫:「給我打!你少跟我來這套。」

旁邊一個提著膠皮棍的年輕警察看了看薛梅,猶猶豫豫的。羅達一把搶過電棍,照著薛梅就是幾棍子,然後丟下膠皮棍。

「他媽的,看你嘴硬還是我的棍子硬。」羅達罵罵咧咧的走了。

58.內景:羅達家-晝

這個羅達從醫院看完丈母娘一回到家,這邊老婆就開始數落上了:
「你看看,今天又有一個煉法輪功的從國外打來了電話,講了一大堆道理,這兩天連著接到了好幾通電話。你看你幹的這個差使,人家一群老百姓就煉個功,你們就這樣沒完沒了的折騰,我看你呀趁早換個工作,幹點什麼不好,非抓些個法輪功。」

「你懂個屁,就會窮嘮叨,你知道這房子還有這吃的用的,錢都是哪來的?不抓法輪功哪來獎金?」

「可你知道,咱家雖然不缺錢,可近兩年總是出事,去年你媽重病,現在我媽又病重住院。還有好好的兒子打球腿就給摔骨折了,前幾天出門不知怎麼的就把我給摔了一跤,現在我胳膊還疼呢。你說會不會就是遭報應了?這沒準都是因為你,你快收收手吧,我們可不想跟你受這連累。」

羅達魔性大發,「你少跟我囉嗦。他媽的,我就不信有什麼因果報應一說,來報我呀。我非得好好治治這些個法輪功不可。」

羅達狠狠的說完後,就再也不理他老婆了。

「你個上銹的鐵鎖,不開竅。我看咱倆趁早拜拜。」他的老婆也氣哼哼的進了另一間屋子。

59.內景:薛梅家-晝

薛梅被同修送回家,薛梅雙腿浮腫,發著高燒。這是媽媽嗎?姥姥和蓮蓮驚得半晌沒說出話來。然後就哭了。

蓮蓮:「媽,警察又折磨你了?您是怎麼出來的?」

薛梅:「他們把我折磨得身體虛弱,他們怕出現生命危險,才放了我。」

蓮蓮幫媽媽用毛巾仔細的擦臉;用小梳子給媽媽梳頭。

然後蓮蓮又給媽媽端水端飯。

蓮蓮認真的為媽媽讀《轉法輪》。

第二天,薛梅能夠稍稍起來,將腿盤上開始煉靜功,一周後開始煉動功。薛梅恢復得很快,兩周後臉色變紅,能夠自己照顧自己了。

60.內景:薛梅家中-夜

「媽,不知道爸爸現在怎麼樣了,他一定吃苦了,我好想他。」

薛梅:「蓮蓮,畫一幅寒梅傲雪圖吧,等有機會見到爸爸的時候送給他。」

敲門聲:「我老趙。」

薛梅:「快進來。」

趙姨進到薛梅家,悄聲告知:「薛梅,我聽說,可能要判你三年勞教,還有林月,聽說已經報上去了,你們必須盡快離開這裡。」

蓮蓮著急的:「媽,怎麼辦。你快離開吧。」

薛梅:「那你怎麼辦?」

姥姥:「我可以照顧蓮蓮。」

「我和姥姥一起生活,我自己也能照顧自己,媽媽您不能再被抓了。」

趙姨摟過蓮蓮,「真是一個懂事的孩子。」


 4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