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劇本:清蓮(1)

地點:北方某市

主要人物:
鄭蓮蓮:女,大法小弟子(小:六、七歲左右),(大:小學六年級學生,十二歲左右。)
薛梅:女,大法弟子(某中學老師,三十多歲。)
鄭得明:男,大法弟子(某電子廠總工程師,四十多歲。)
許榮珍:女大學生(二十歲左右)
方平:鄉辦廠廠長
郭娟娟:蓮蓮的同學、好朋友
趙姨:大法弟子
陳校長:小學校長(五十多歲)
蓮蓮的姥姥:六十多歲
馮曉冬:蓮蓮的同學

1.內景:薛梅家中-夜

廚房裡,一個老奶奶 (蓮蓮的姥姥)和蓮蓮孤獨的站在爐灶邊,蓮蓮用一個木勺認真攪拌著鍋裡的小米粥,姥姥在傍邊看著。一股股白氣冒起,圍繞瀰漫著祖孫倆。

突然,蓮蓮抬頭看看姥姥,一雙憂鬱的眼睛,問道:「姥姥,媽媽什麼時候能回來?」

2.外景:窗外-夜

一片冷肅的氣氛,這是九九年的夏季。

3.內景:薛梅家中-夜

鄭得明從外面回來,「薛梅,咱市的老顧、秀會都被抓了。」

「啊,他們真下手了。」

4.內景:薛梅家中-晝

鄭得明下班回到家,看見薛梅已經做好了飯菜。

鄭得明「呵,奇怪,太陽從西邊出來了。怎麼今天這麼早就回來了?沒給你的學生補課?」

薛梅難過的搖了一下頭,「學校不讓我帶班教課了。」
「怎麼?是不是因為……?」

「他們逼我寫檢討,寫決裂書。」

鄭得明嚴肅的面龐。

5.外景:薛梅家大院-晝

薛梅帶著蓮蓮(小)。
居委會老廖:「薛梅,今天是週末,上午去哪裡了?你要每天向我們居委會報告一下你的行蹤。」

「為什麼?我沒有這個義務。你們憑什麼監視我們?」

「這是上級規定,我這是執行任務。」

「怎麼又來文革那一套,你們還講不講法律?」

傲慢的口氣:「什麼法律?上邊的命令就得執行,總之你們不能到處走動。」

6.內景:薛梅家中-深夜

深更半夜薛梅家裡的電話鈴聲急促的響著。蓮蓮與媽媽睡在一個床上,被電話鈴聲驚醒。「媽媽。」

薛梅拿起電話,蓮蓮(小)緊緊拉著媽媽的衣服。

「你們沒有出去吧?」

「深更半夜的,請你們不要再來電話了行不行?你們這樣每天騷擾,家裡的孩子經常被嚇醒,太沒道理了!我要去上訪!」

砰,對方將電話掛斷。

7.外景:外面馬路一夜

一九九九年十月,一個灰霧茫茫的夜晚。鄭得明、薛梅和蓮蓮(小)坐上一輛出租車。

車子迅速消失在夜色之中。

8.外景:上訪處-晝

上訪處門口。

一些便衣四處看著。

9.外景:上訪處-晝

薛梅一家三口看了看牌子,準備進去。

突然圍上來好幾個便衣,「你們哪兒來的?是不是要上訪啊?」

薛梅一家三口沒說話。

「如果是上訪的,跟我們走。這裡已經關門了。」

「走,走,」邊說邊推推搡搡的把他們往邊上推。

「你們幹什麼?我們是中國公民,我們有權利上訪。」鄭得明他們不肯走。

「少廢話,走,走……」

衝突中薛梅母女與鄭得明被推散,「爸爸,爸爸……」

薛梅和蓮蓮(小)被推到一輛車上,鄭得明被往另外一個方向推。

10.外景:荒郊野外-夜

一輛汽車嘎的一下停住。「下去下去」車子裡的便衣凶狠的連推帶踹將車裡的幾個人甩了出來。

有老人、婦女,薛梅和蓮蓮(小)也在其中。「媽媽」蓮蓮(小)害怕的喊著。

「孩子,別怕,」一位老奶奶安慰著蓮蓮。

一聲響,汽車開走了。

11.內景:薛梅家中-夜

幾天後,薛梅和蓮蓮(小)衣冠不整的回家。進了家門。

「爸爸,爸爸」蓮蓮(小)喊著。

「爸爸還沒回來。」薛梅說。

12.內景:薛梅家中-晝

電話鈴響,蓮蓮接電話,「請問你找誰?」

「媽媽,是找你的。」

薛梅接過電話,「劉主任啊,您好。」

劉主任:「嗯,由於你違反我單位的規定,單位已經決定讓你停職了。」

薛梅:「你們怎麼能這樣呢?我究竟違反什麼規定了,我想去單位談一談我的情況。」

「沒這個必要。」

砰,電話被掛斷了。

13.內景:薛梅家中-晝

衣衫不整、鬍鬚邋遢的鄭得明推門進家。

蓮蓮(小)看到後,撲了過去,「爸爸,媽媽,爸爸回來了!」

鄭得明對薛梅和蓮蓮(小)說:「他們搜出了我的身份證,把我送回咱市派出所,然後被拘留所關了十五天。」

薛梅,「啊!」

14.內景:鄭得明辦公室-晝

鄭得明上班去,剛一到辦公室電話鈴響了起來,「老鄭,你過來一下。」

15.內景:鄭得明辦公室-晝

鄭得明收拾東西,提著書包走出了辦公室。

16.內景:走廊-晝

鄭得明的背影。

走廊裡兩個人悄悄議論,「鄭總工被停職了。」

(待續)


 5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