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就是天象

慈悲就是天象

當我嫁到突厥國(音譯)後,產生了長長的幽怨。雖然國王很體恤百姓,受人尊敬,能夠以無比的威信征服四方,但在我的眼中,依然不能和中土滿朝的雄才偉略相提並論。而且當時突厥國並不發達,用中土的話講有些野蠻,文明禮儀在這個國度還很空白。所以我常常想念富麗堂皇的皇宮,經常自我沈醉在昔日一呼百擁的公主生活中。那一世,我的每一日在孤獨和極其傲慢中度過。父王為我辦置的豐厚嫁妝,足供我幾世享用不盡。無聊時,我就把那些金銀珠寶賞賜給僕人,收買他們聽我發號施令。我也常常把自己假扮成很重要的人,要他們不要忘記我顯貴的公主身份。

國王的財富並不多,有的衹是權信,所以根本不會像我一樣耍心機收買隨眾,但是他一樣的讓民眾和周邊國家擁戴和敬仰,而且沒有任何條件的去仰慕他。因為人們相信這位國王是上帝選賜給他們,帶來永遠蔭福的。那位國王就是我今生的丈夫。

當我和丈夫聊起這一段歷史,丈夫問我:你知道那一生為什麼很苦嗎?你苦於被虛渺的高貴身份所束縛,苦於自我的追求和展示,而無法掙脫。今世師父傳大法,衹要在法中修煉,歷史中沈積的不好因素就會逐一打散滅盡。這是師父對眾生的慈悲和大法的威德。歷史中發生的很多事情都是啟發,今生的同修在歷史中,都在互相正反兩面的啟迪彼此的思維。在修煉中,當我們不斷的去掉執著,更慈悲的對待彼此,生生世世的因緣關係才會有能力拿掉抹去,才能真正超脫。

一次和同修到海濱城市舉辦洪法講真相活動,一天下來後「感覺」精疲力竭。回到山中大法弟子的宿營地,看到丈夫悠閑的坐在長櫈上喝茶。我心想:好瀟灑!我們在外面奔波,你在營地裏休閑!回來連喫的都沒有給我們準備。覺的很「累」的我,就獨坐一旁,平靜自己。大概過一段時間後,丈夫走到我身旁,很平靜很平靜的問道:你是在修煉嗎?為什麼你活動回來,沒有帶回你洪揚大法的慈悲和善心呢?

我剛要反駁說:我很累,暫時不想說話。丈夫接著說:「也許你覺的很累。你有沒有想到,你為什麼會累?這個『累』把你想展示自我的想法,深深的暴露了出來。那不是你,去掉它!」聽完後,我一震,源於內心深處的震動,讓我覺的很慚愧。這個時候,師父的一段法打入我的腦中:「因為他旋轉不止,不停的從宇宙中吸取能量,演化能量。」(《轉法輪》)

我記得剛修煉時,最苦惱的就是無端的發脾氣,好責罵自己。我已經修煉大法了,一個很幸福的生命怎麼會那麼惱恨自己呢?所以我總是很擔心做什麼錯事,因為做的錯事,一定會像刻在了腦中一樣,「我」一定會拿出來好好開涮自己,然後有點讓人痛不欲生,不可救藥的痛哭一場。

後來明白,那些曾經被傷害過的生命,一直處於迷中,迷茫的沒有歸宿的痛苦中。漸漸的在修煉過程中,我有了慈悲要善解它們。所以在我感到很不愉快的時候,心中的壓抑使我不平靜時,我告訴自己:要慈悲再慈悲的對待引起我情緒變化的一切生命。因為那些在迷中的生命,無法轉生,無法進入新宇宙,而在大法弟子的身體對應的不同空間中,痛苦的漂泊著。後來我看到在艱難中,如果我們慈悲的對待,有的生命就會即刻轉生成人等待得法,有的會成為護法。

其實,慈悲就是天象。大法弟子的慈悲,會使其所對應的很大很穹大的天體,都發生變化
(正見網)


 3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