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王玉芝在大陸的家人遭受株連迫害

【光明網1月30日訊】明慧網1月27日報導–我是王玉芝,是一名曾居住在中國黑龍江省的法輪功學員。我因修煉法輪功橫遭江澤民當局迫害後,加拿大政府出於人道和正義將我營救到了加拿大。
我感謝國際社會和善良的人們對我的幫助,使我脫離了危險,終於有了正常平安的生活。但目前我不修煉的弟弟卻在國內被非法關押了,我的親人們也在流離失所中與我失去了所有聯繫。這一切都是中國當局對我被國際營救一事進行的打擊報復和威脅行動的一部份。

自來到加拿大後,我披露了大量江澤民當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真實內幕,公開了我所遭受的迫害經歷,曝光了當初關押我的萬家勞教所的大量暴行和罪惡,許多國際媒體都對此作了報導。之後在“610辦公室”(專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機構)頭目李嵐清訪法期間,我向法國尼斯法庭遞訴狀起訴李嵐清。作為受迫害人,我的這些申訴和揭露令大陸不法官員惱羞成怒,從而對我居住在國內的親屬進行了一系列的威脅、跟蹤和報復。目前我的小弟被非法關押,哥哥被烏魯木齊機場扣留24小時,並禁止出國。親人流離失所,家中電話被監控,至目前我已經與國內親人失去所有聯繫。

1月19日晚11點我在加拿大往中國打電話時通過朋友得知,我居住在國內哈爾濱最小的弟弟王承源於1月17日下午失蹤,18日下午黑龍江省公安廳26處專案組辦案人孫剛毅打電話讓我弟弟的妻子到省公安廳26處去。她到了公安廳後,辦案人孫剛毅把白紙黑字上寫著“王承源妨礙社會公務”拘留單拿出讓我弟媳簽字,我弟媳拒絕簽字並問他們:“我丈夫犯了什麼罪關押他?”他們回答說:“王承源是政治犯,你簽不簽字都一樣。”

我哥哥王承開也不是煉法輪功的人,他於2002年11月24日後一直被無理騷擾,被迫流離失所。我弟弟被抓後,我居住在阿聯酋的73歲的母親臥床不起,哥哥想脫離中國這個困境,準備出國去母親處,卻在烏魯木齊轉機時被扣留,24小時後烏魯木齊邊檢處將我哥的護照扣留,不准離境,強令我哥24小時之內回到黑龍江省,不准離開黑龍江並必須與省公安廳保持聯繫。

目前我國內的所有親人都失去了音信,2002年12月通過哈爾濱的朋友我才知道我的家屬的情況。當時朋友問我:“為什麼你的家人不修煉也要流離失所?”我不知該怎樣回答。一個國家當權者利用以非法途徑獲得的權力迫害人民,在受迫害者揭露他惡行的時候還反過來對被害人的無辜親屬實施殘酷的打擊報復,令人不齒。

這位朋友告訴我,自我被加拿大政府營救至加後,黑龍江省受到了來自中央上層的壓力。目前省廳專案組26處把我的案例重新搜集審查,並揚言要將我家族的經濟血脈掐斷,對王氏家族實施“經濟制裁”,同時嚴密監控我不修煉的親屬。

當局現在很後悔放了我,當初放我他們也是出於不得已。當時萬家勞教所將我迫害到奄奄一息,他們怕擔人命案,才將我推給家人不管。所幸我逃脫魔掌到了阿聯酋。之後我通過煉功身體逐漸回復了健康,直到被加拿大政府營救成功,我才算是死裏逃生又‘活’了過來,才得以在國際上揭露他們。我是中國千百萬法輪功受害者之一,從我被迫害的經歷就證實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從精神上摧殘,肉體上殘殺,經濟上搞垮”的事實,而今更發展到“株連九族”的卑鄙行為。

然而真、善、忍是永存的,真理是不可抗拒的,善惡有報,血債要還!自古如此。目前中國那些主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都已經被告上國際法庭,所有在鎮壓中犯有罪行的人都應該受到法律的制裁!

各個國家的政府和善良的人們也都在起來反對這場發生在中國的無理鎮壓,幫助受迫害的人們重返幸福平安。正的力量是永遠不可戰勝的,因為它不靠強權,而是廣布於天下萬民之心中,這人心與正義,是不可能戰勝的。

無論大陸邪惡當權者對我的親人採取任何卑鄙的手段進行打擊報復,都絲毫別想阻止我向中國人民和國際社會揭露它的邪惡和罪行。

我呼籲國際社會和各界善良的人們,請幫助制止江澤民政府這種毫無人道的迫害行為,請幫助無辜的人們,阻止這些惡人繼續行惡!

以下是負責協助當局拘捕關押我家人的專案組主要人員:

黑龍江省公安廳26處成立專案組主管:國儉臣電話:011-86-451-2696147
辦案人:孫剛毅:手機:011-86-451-13303607776

2003年1月26日
王玉芝 於加拿大溫哥華
(http://www.xinguangming.org)


    

 2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