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在正法中成為金剛不破的整體

文/加拿大大法弟子

【光明網12月8日訊】師尊好、各位同修好!

我想談一下在參與“救援國內受迫害的親屬”修煉過程中的一些體會,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2002年5月才到多倫多的,之前一直在新加坡修煉。從今年7月開始,多倫多學員展開了“救援國內受迫害的親屬”活動,向加拿大全社會展開呼籲制止人權惡棍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長達3年之久的迫害、釋放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我父親和弟弟被非法關押3次,第一次是因為我父親是煉功點的聯繫人,99年7.20時首先被抓;第二次是因為給其他地區的學員傳師父的新經文時被單位同事發現並揭發;弟弟因上大法網站被抓;第三次是我父親2000年10月1日在天安門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時被抓,弟弟在北京散發真相資料,回到濟南後也被抓,並被非法判勞教3年。

記得1995年年底我回國探親時,那時我父親和母親也剛剛得法不久,我一進家門父親就開始給我洪法,爸爸和媽媽的變化讓我感到非常吃驚和高興。爸爸特有的藝術家的長髮也剪短了許多,臉色也紅潤了,以前家裏大大小小的藥罐也不見了。我95年年初出國時,父親得了白癜風,每天要用很多的中草藥,塗在患處,而且白癜風在醫學上是根本治不好的,年底回家就看見他因為修煉而基本痊癒了,這實在是太神奇了。那次我在家只住了一個星期就匆匆回新加坡了,臨走時,父親和母親給我準備了所有正式發行的大法書籍和師父在濟南的講法錄音帶,讓我到新加坡後,一定要認真學。只要師父發表了新經文,他們便郵寄給我。

1997年初,我又回國探親,那時,父親已經是煉功點的聯絡人了,我也每天早上跟著父母一起到煉功點煉功。父親每天早上都按時拿著錄音機到煉功點,無論颳風下雨,還是冰天雪地,從未曾間斷過,煉功點的學員也都非常佩服他。從我們家走到煉功點大概要15分鐘的時間,父親就利用這15分鐘背《精進要旨》或《轉法輪》。父親每天學法時都是盤著腿,聽師父講法時也都是盤著腿、雙手結著印,父親敬師敬法的心讓我非常感動。他還把他畢生的追求和心血──幾千幅的油畫作品全部捐贈給了山東省博物館和山東省美術展覽館。

那時煉功點的新學員也在成倍地增加,每天早上一起煉功的功友就有大約上百人。我弟弟也於97年年中開始正式開始修煉,劉健(已被迫害致死)也經常到我們家來交流。那時弟弟在一家攝影公司工作,任勞任怨,因效益不好,弟弟主動辭職,將工作機會讓給了同事。後來,弟弟到了同修的公司工作。99年春節期間,父親和弟弟到新加坡和我們一起過春節。父親每天早上3、4點就開始煉功,打坐3、4個小時沒有問題,每天學3講書,父親說,他這樣已經堅持兩年了。他們回去後不久,就發生了4.25事件,我在報紙上看到後,打電話回去詢問時,父親和弟弟剛剛從北京回到濟南。從那以後,我就再也沒有見到過他們。

7.20之後,雖然我們在新加坡繼續修煉和洪法講清真相,當看到國外的學員呼籲政府營救獲得成功時,都十分羨慕。在新加坡也做過一些努力,但是都感到力不從心。所以我也加入了多倫多“救援國內受迫害的親屬”這個小組。從表面上看,好像只有在國內有被迫害親屬的學員參與了這項活動,但實際上有很多的學員都參與其中,默默地做了大量的工作。比如:有很多年齡大的學員在旅遊景點、煉功點、馬路邊還有地鐵站,脖子上掛著印有國內受迫害的學員照片的牌子,向遊客及公眾講清真相和徵集簽名。每當我看到這些時,都會有一種莫名的感動。突破封鎖向國內講清真相的學員,用打電話、發傳真和上互聯網的方式向被關押的學員在國內的親屬、同事和勞教所打電話講真相。媒體組的學員對我們的活動進行了及時的跟蹤報導。我們在向多倫多周邊的城鎮政府遞交呼籲信和講清真相的車旅活動,都是由默默無聞的學員提前做了大量細緻的安排工作:給各級政府官員及媒體打電話預約、籌備新聞發布會等;有車的學員利用休息日,開車帶我們去,為了節約時間,他們要提前查好路線,一路上也非常辛苦;翻譯組的學員要翻譯、整理好所有的給政府和媒體的信件及大法的真相資料等等。在整個的救援活動中,充份體現了多倫多學員的整體性,在小組集體學法交流時,大家都能夠敞開心扉,坦誠地在法理上交流,共同在法理上提高,並達成共識。

下面我還想談一下我個人在這其中修煉的體會。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中說,“因為我們無論是國內和國外的學員是一個整體,當這件事情發生的時候,總得有人幹這個,總得有人幹那個。因為它是對法的考驗,你在哪裏、無論做著什麼,都是在你自己應該做的這件事情中提高。每個人做什麼,那都是有原因的。”我自己的父親和弟弟在中國遭受迫害也不是偶然的,雖然這一切迫害都是舊勢力的安排,那麼我們就應該反過來利用它來揭露邪惡和講清真相。作為大法弟子,現在每天必須要做的三件事是:學法、講真相和發正念。在向政府官員講述我家人在國內受迫害的經歷的過程中,學法、發正念、講真相三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的英文不好,以前在新加坡主要是用中文洪法和講真相,很少用英文講大法的真相。但是在加拿大,幾乎全部要用英文,特別是要面對政府和媒體,那就必須講英文,剛開始的時候由於不熟練,有些緊張,總怕說不好,後來我意識到這些都是人的觀念,當我抱著一顆“無求而自得”的純淨心態講發生在我家人身上的親身經歷時,儘管發音各方面並不是太好,但是效果特別好,對方很受感動,有的甚至眼裏含著淚,詢問如何才能幫助我們。還有與同去的同修配合隨時發正念也是非常重要的。每次去不同的城鎮時,無論有沒有提前預約好,我們都儘量珍惜每一次講真相的機會,所以一同去的同修在旁邊配合發正念,及時清理另外空間的干擾。當對方提出詢問時,英文好的同修都能夠較圓融地回答,當大家配合得非常默契的時候,效果也特別的好。有時遇到效果不是很好時,我們回到車裏,大家都共同在法理上交流,指出不足之處,及時修正。

師父在《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中說:“在社會上接觸的一切人都是講清真相的對象,講清真相中體現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與救度世人。”所以,我們每次都帶著的中、英文真相資料,在途中的加油站或餐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向遇到的人洪法和講清真相。

在學員的共同努力和加拿大政府與人民的正義呼籲下,我父親和弟弟分別於2002年9月28日和10月23日被提前一年從濟南劉長山勞教所釋放回家。當我們得知這個消息後,都激動萬分。我與父親通了電話,電話中得知,父親對大法還是那麼堅定,我由衷地敬佩他。弟弟出來後告訴我們,勞教所的管教人員還收聽到了自由亞洲電台對我的採訪。

在到加拿大之前,從明慧網上看到了加拿大政府給予了大法很多的褒獎,這無疑是由於加拿大學員們對本國本地政府講真相工作做得好。在參與了加拿大學員的修煉環境後,給我感觸最深就是加拿大學員們整體的凝聚力和在法理上的坦誠交流、互相鼓勵、配合默契的融洽。讓我們全世界大法弟子成為金剛不破的整體,在神聖的正法之路上走好我們的每一步。

謝謝!

(http://www.xinguangming.org)

 1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