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一個整體

【光明網】農曆七月初七的凌晨,我做了兩個夢,這兩個夢都非常不好,但都在日後不同的時間得到了應證。其中一個是關於我們大法弟子的。在夢中一個暗無天日的地方,有兩撥人要被審判,一撥是穿黑衣服的正常犯人,另一撥是穿白衣服的大法弟子。本來穿黑衣服的要先進行審判,然後再審穿白衣服的大法弟子。我這時,就在他們旁邊,但我無動於衷,相反,還有一種想要逃避的想法,並未產生要救大法弟子願望。於是,我到其它地方去溜達了一圈,當我回來時,突然發現穿白衣服的大法弟子被提前審判,而且清楚地知道是十六位大法弟子。於是,我開始著急,我急得圍著他們一圈一圈地轉,卻忘記了發正念,終於,這十六位大法弟子被判了死刑,我也醒了。醒了之後,我懊悔得不行,悔恨自己怎麼那麼自私,怎麼那麼強的怕心。
當時只認為是夢中的考驗,也沒對父母說。沒想到,中午一打開電視,正好聽到香港十六位大法弟子被審判。在這之前,我對香港這件事一點點都不知道,而夢中知道後,又做出了那樣的表現,自責肯定是免不了的。靜下來仔細向內找,明白了很多東西。一、學法不夠,關鍵時正念不足。如果當時我正念很足,也許不是這個結果,因為師父說過大法弟子『動真念時都是威力強大的』 (《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二、我們大法弟子確確實實是一個整體,我竟能夢到相隔萬里之遙的香港大法弟子的情況,這使我明白,不管哪個大法弟子受迫害,我們其他很多大法弟子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如果我們每個人都做的足夠好的話,那正法情況也許真的就好很多。真正地把『他的事就是你的事』 (《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來看待,其實,『他』的事確實就是我們的事。

真的,如果其他大法弟子做的好,真的對在被迫害當中的大法弟子有很大的幫助。父親去北京時我不知道,但父親何時被抓被關、被拘留、被勞教、何時邪悟、又何時在勞教所中寫嚴正聲明,我知道得清清楚楚。其實,這期間我很少見父親(家人故意不讓我見父親,怕我堅定父親的正念),但是,大法弟子的聯係不是常人能隔開的,父親的一切狀況,我在夢中知道的清清楚楚,並且我在夢中多次救父後,終於將父親救出。

父親在北京被抓那一天,我夢到父親打扮得象個老道一樣,但被關在一個半透明的圓泡中,我用金剛排山去打這圓泡,但沒打破(那時,老師還未講發正念的法理),後來,我夢到父親從天上掉下,找不到去哪兒了,過了幾天,就得到父親被轉化的消息。之後,我做夢就常常去救父親,那個地方黑暗陰晦,整個山都被鐵絲圍著,由很凶很大的人把守,開始我很怕,老是打不過他們,終於有一天,我把鐵絲網剪開了,我也醒了。過了幾天,就得到父親寫了嚴正聲明的消息。

大法弟子們呀,當我們想懶惰時,當我們順應自己的執著心時,當我們貪於安逸時……想想我們正在受迫害的功友,被毒害的世人及他們世界內的眾生……為了他們,我們也要共同精進!

一點個人體悟,請大家指教。(http://www.xinguangming.org)

 3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