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迫害二十年 新加坡民眾支持法輪功

print
「(迫害)已經持續二十年了嗎?」這是人們在震驚中通常要追問的問題。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五日下午,新加坡芳林公園,法輪功學員正在舉辦反迫害二十週年的紀念活動。在公園的草地上樹立著醒目的中英文橫幅:「立即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制止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世界需要真善忍」,「法輪大法好」。

很多不經意間走進活動現場的人士紛紛譴責中共的迫害,表達對法輪功的支持。二十歲的新加坡人陳小姐看到活動現場橫幅上傳遞的信息後,主動詢問是否可以簽名支持。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是法輪功學員和平反迫害二十週年。一九九九年,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出於妒嫉法輪功的巨大影響力和恐懼上億人修心向善,一意孤行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殘酷迫害。通過民間途徑能夠傳出消息的已有四千三百多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這個數字僅是實際迫害致死案例的冰山一角。肉體滅絕,精神折磨,經濟截斷,活摘器官,酷刑虐殺……延宕至今。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五日下午,新加坡法輪功學員在芳林公園舉辦反迫害二十週年的紀念活動。圖為學員們在集體煉功

民眾的呼聲:「迫害必須停止」

「這場非人性的迫害應立即停止!非常緊急!中共應立即停止迫害!」五十三歲的新加坡前跨國公司經理陳先生說。

來自西班牙的建築師葛奎(Goquin)與太太帶著兩個孩子到新加坡旅遊,路過芳林公園。他覺得像法輪功這樣和平的修煉團體應該享有煉功及信仰自由,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暴行是不可饒恕的。

二十歲的新加坡人陳小姐途徑現場,主動詢問法輪功學員是否可以簽名支持。她說知道共產黨一直在做殘害大眾的事情,她提及近來香港民眾的抗爭事件,她認為共產黨要奪去人們的自由,對法輪功的迫害也是一樣。學員向她介紹法輪功,她表示認同,接受了真相資料,並說回去會詳細了解。

三十多歲的張女士來自中國,在新加坡工作多年。她說還不了解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對中國發生的迫害也不清楚。學員向她講解真相,並介紹她去閱讀在新加坡發行的《大紀元時報》,還告訴她新加坡的主流媒體《海峽時報》都報導了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她表示願意聲明退出曾加入的共青團組織。

新加坡小伙子斯爾斯特(Sirbest)與女友恰巧路過活動現場,與學員聊了很久。學員告訴他們在近期的健康展上,法輪功受到歡迎,很多人想要學煉,還向他們介紹《大紀元時報》將舉辦健康講座。他們表示看過英文大紀元,也有興趣參加健康講座。當聽聞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惡行時,他們感到十分震驚,表示難以置信,「怎麼會有這種駭人聽聞的事情」。

「法輪功修煉的是真、善、忍,這是普世價值。」五十五歲新加坡退休人士史蒂夫(Steven)說,「誰反對他(真、善、忍),這個黨派就是有問題」,「全世界應該抵制中共」。他鼓勵法輪功學員廣傳真相,讓更多人看到中共暴政,結束迫害。他讚揚當天的活動很好,應該多辦。 史蒂夫表示曾在魚尾獅公園見過法輪功學員煉功。他說:「煉法輪功有益身心,是很健康的生活方式,可悲的是中國政府打壓這一起源於本國的功法,還向全世界傳播謊言。」

來自阿根廷的遊客維爾﹒鮑曼(Vale Baumann)說:「剛剛才知道這個迫害至今已有二十年了。太難過了,這太可怕了。他們現在就應該停止。她告訴學員,三年前曾在住家附近的一個公園裏跟那裏的法輪功學員學煉過兩次功法。回憶起當時的感受,她說:「真是太棒了,感覺非常的美妙。」

維爾﹒鮑曼說:「不過我剛剛才知道迫害已經持續二十年了。」「很遺憾聽到這樣的消息,這太讓人感到難過了。他們應該停止,立刻就停止!」她表示,一定會把這個消息帶給家鄉和在旅途中遇到的人。

阿根廷遊客維爾﹒鮑曼(Vale Baumann)對迫害持續了二十年感到悲痛和震驚。她表示,一定會把這個消息帶給家鄉和在旅途中遇到的人

如琥珀般封存的記憶

那是一九九九年五月初的一天,年輕的沈女士正在中國東北的一所大學裏埋頭學習英文,隔壁大教室傳來的陣陣掌聲引起了她的注意。「甚麼老師的課程這麼受歡迎?」她好奇地想著,推門走了進去,原來是法輪功學員的修煉心得交流會。學員們講述的身心受益的故事讓她也想嘗試去煉煉功,看看書。

那時的她有自己的生活重心──家庭、事業,人生中的種種期許仍待實現。很快「七二零」迫害開始了。江氏流氓集團發動了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動用所有媒體鋪天蓋地污衊法輪功。

剛認識的幾位法輪功學員,已有人被綁架了。雖是短暫的接觸,沈女士確也看到了這些人的善良和樸實,內心中充滿了同情。「我能做的就是幫一些人把大法書轉移到我家。」

由此,她開始閱讀一本一本的大法書籍,思索中感到師父說的都是對的。「我那時想,這個世界上還有甚麼讓我完全傾向贊同的,除了法輪功就沒有其它了。」「他們是我見到的最好的人。」

二零零零年三月,計劃要到北京工作的她,在火車站遭到攔截。警察為了阻止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強迫所有過路的人講詆毀法輪功的話,以辨別、劫持法輪功學員。「雖然還沒有投入到修煉中來,但大法在我心目中是不能被辱沒的。」不願違背良心,她因此上了黑名單。前後三次被劫持,共計被非法關押了八十多天。

「從來沒想到人生會是這樣的轉折」,「被抓之後,在獄中認識了更多學員,才深入了解這些人為甚麼這麼拼命,捨生忘死去捍衛這個法,才明白為甚麼要精進修煉。」「她們帶著我一起背法,講給我修煉故事,教我怎麼闖關。」

她清晰地記得,有位抱著百天嬰兒的年輕母親衝破重重封鎖,冒死進京上訪;有位老阿姨腳磨出血泡、鞋都走爛了,走上天安門,以短暫的瞬間表達對大法的堅信和維護;一位大姐動作優美地示範靜功,「俺們這第五套功法,能打出慈悲祥和的場」,警察驚詫地愣住了;一位青年法輪功學員剛大學畢業就趕上了「七二零」,因進京上訪丟了工作,年輕的臉龐帶著深思堅毅地說,「他們不信有那麼好的人,我們就做給他們看」。

還有個學員是倉庫保管員,廠長特意花錢來保她,並告訴獄警:「廠子一千多號人,保管員換了多少?誰不順手牽羊?只有她不佔半點便宜,清清白白。」

犯人們朗朗地背誦《論語》、《洪吟》給沈女士聽,讓她大吃一驚。他們說:「都是你們學員教的。你們師父真偉大!能讓你們這樣。」一個大嗓門的男犯爽直地表達敬佩之意:「法輪功,那是毅力呀!不服都不行。一開始挨老了折磨了,後來俺都知道你們是好人。」在那艱難惡濁的監獄黑窩裏,法輪功學員以自己的大善大忍開創了環境。

二零零一年初,惡毒的「自焚」騙劇出籠,挑起了更大的誤解和仇恨。中共不遺餘力地在監獄、勞教所開始大規模的瘋狂酷刑折磨,樁樁件件,不忍卒睹……

一個有善念的警察悄悄說:「共產黨不是個東西,會下死手整你們的。要能出國,趕快走!」

二零零一年六月,沈女士離開了中國,至今沒能再踏上那塊土地。

她說:「二十年了,難忘那些在危難關頭挺身護法的可敬同修們。那種堅韌純正深深震撼了我。這段往事就像琥珀一樣,封存在記憶中,到現在還栩栩如生,永不磨滅 。」

一路講真相

就在沈女士離開故土的那年,五十四歲的秀雲在新加坡開始了法輪功的修煉。

「我是在迫害最嚴重的時候開始修煉的。二零零一年二月,經朋友介紹,我先閱讀了《轉法輪》,後又找到了煉功點。到今天已經修煉超過十八年了。」

中共一手炮製的天安門自焚偽案就發生在當年的一月,新加坡的報章、電視做了大量報導,這一嫁禍法輪功的欺世謊言一時間矇蔽了許多新加坡民眾。友人打來電話,「這樣你還敢煉?」家人和親戚也不理解。

其實,秀雲此前煉過各種氣功,均感失望,直到讀了《轉法輪》,讓她感到師父把她經歷的事情都說清楚了,許許多多的疑惑也都有了答案。僅煉功不到兩週,她就有了脫胎換骨的感受。

「修煉前,我的頸椎生骨刺,在中央醫院看了十一年的專科醫生。人很弱,腸胃不好,肩膀痛,我還有睡眠問題。」「那時,人活得很累,總是想東想西的,駕車、做家務、工作時都在一直想問題,睡覺之前都在想問題,很難入睡,精神狀態很差。」「煉功不到兩個星期,我就感到全身輕鬆了,頭腦也空了,好像那個壓力被拿掉了,連爬樓梯都不覺得累了。我就更有信心煉下去了。」

這麼好的功法卻被造謠和抹黑,讓秀雲心很痛。她想讓更多的人了解真相,起初她去挨家挨戶放真相資料。過去的舊式組屋(居民住宅)不是每層有電梯,一座高樓只有其中的兩層或三層有電梯,需要時常爬上爬下。她每天這樣去分資料,堅持了很多年。

世人都被謊言毒害著,特別是中國民眾被嚴重地洗了腦,十年前,她開始走上街頭面對面講真相,一直堅持到現在。

更多的中國人明白了真相

起初,秀雲開始講真相,受到侮辱,被人辱罵的時候,她也會覺得很委屈,想要頂回一兩句。「可是後來慢慢慢慢就習慣了,心想,哎呀,要為他好,忍一忍,就忍過去了,心性就提高上來了,心平氣和就比較容易講了,就比較容易溝通了,人也就越來越善,越來越慈悲。」

很多人明白了真相,很多人覺得她很親切,像朋友,一直在為他們著想。

一個在中國軍隊裏工作過的人是黨員,說不能退出邪黨。秀雲說:「你在軍隊裏,上司讓你做甚麼你就做甚麼,是不是身不由己做過虧心事?你現在退出來,不是在內心上洗脫自己,不幫它背黑鍋,不做它的陪葬品嗎?」他接受了。

一位中國留學生自稱是無神論者,只相信科學。秀雲說:「愛因斯坦不是大科學家嗎,為甚麼他最後走入宗教呢?我們也不是迷信,我們是修煉那顆心。」她善意地舉了很多例子,講了很多道理,儘量用科學去解釋出來。最後這位留學生接受了,說:「阿姨,你太善良了,我服了你了。」他還說要去大法網站找《轉法輪》來看。

一個中國工人是中共黨員,他的朋友很著急,讓秀雲給他講真相。這位朋友說:「你都跑到這裏工作了,還聽共產黨的?」秀雲耐心地跟他講,直到他同意退出邪黨,還高興地連聲說謝謝。

一個新加坡的年輕人聽了真相後,問秀雲:「阿姨,你的氣色很好,你今年有沒有五十多歲啊?」秀雲笑著說:「我是七十多歲的人了。」

「修煉真幸福!」這是秀雲發自內心的感慨。很多老朋友,有的已經離世了,有的滿身病痛,還有的很老相。秀雲的快樂和健康親友們都能看得到。「真的希望世人能快點明真相!」

修煉二十年的老學員和一個月的新學員

二十年漫漫長路,法輪功在反迫害中從中國走向世界,弘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一如烏雲不能永遠遮擋陽光,謊言也無法始終阻擋真相傳遍全球。真善忍法理淨化身心,啟人向善,正吸引著各族裔的有緣人不斷走入修煉。

奧地利人弗雷德﹒沃爾納(Fred Wollner)長期居住在德國經營生意。曾經數十年中苦尋真法正道,甚至跑去亞洲的日本尋找能夠觸動靈魂的信仰,終無所獲。後來他又兜兜轉轉在氣功中探尋,直到一九九九年,在一間書店看到了法輪功的書,一種前所未有的真實感讓他決定買下這本書一探究竟。

他迫不及待地來到咖啡廳開始閱讀。「這是第一次我看一本書時感覺是在與書對話。於是我問,我是否可以加入修煉,然後我聽到師父說 『可以』。」

弗雷德表示,自己不會輕信別人的話,他會認真思考,用心體會。每天僅幾分鐘的煉功都會帶給他強烈的感受,這是其他任何運動都無法比擬的。

二十年的修煉讓他受益無窮,而在世界的另一邊,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也持續了二十年。「中國在精神文明方面自古以來就在亞洲佔據著重要的地位。因為很多有大智慧的人去那裏,並在那裏成就了更大的智慧。這些大智慧卻被中國共產黨完全扼殺了,這群人幾乎毀滅了那裏所有的優秀文化。從毛澤東統治時期,直到現在從未停止過,他們對法輪大法的迫害就是一種恥辱。他們一直在狡辯,從早到晚都在撒謊。」

他最後表示,對修煉者來說,二十年的艱辛反迫害過程是可貴的修煉過程。「即便再有二十年,我們也會繼續全力做下去。」

修煉二十年的法輪功學員、奧地利人弗雷德﹒沃爾納(Fred Wollner)

新學員喬迪(Jody)學法煉功還不足一個月。六年前,在挪威旅行時她第一次聽說法輪功,隨後,她上網查看了相關真相,她發現法輪功其實是真正的修煉,她為中共不允許人們修煉法輪功而深感痛心。今年五月,她和朋友在新加坡健康展上又巧遇法輪功,並學習了煉功動作,她還被邀請參加了接下來的九天免費學習班。

她激動地說:「參加完九天學習班後,我完全被吸引住了。我開始思考很多事,我在想我應該做一個甚麼樣的人。然後我下決心要走入到法輪大法的修煉中來。」

她說:「(法輪大法)是正法,是偉大的修煉,教導我們按照真、善、忍的最高特性去做人和修煉。如果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修煉法輪大法,遵循真善忍的原則,那麼人類社會將變成一個和平的世界。(法輪大法)會幫助中國,也會幫助所有的社會。試想一下如果人人都講求真,都是慈善的、包容的,這不僅會造福中國社會,也會造福全世界。」

她鼓勵身在中國大陸的學員們:「真心希望你們能夠堅持下去,我們必須對未來抱有希望!」

入夜,樂音悠悠、燭光點點,學員們默默悼念二十年來為堅守正信被迫害致死的中國法輪功學員。盞盞燭光寄託無限哀思與敬意,也在向世間傳遞著光明和希望。

入夜,學員們默默悼念二十年來為堅守正信被迫害致死的中國法輪功學員。

(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