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憶當年四﹒二五

print
1999年4月20日天津法輪功學員被當地公安非法抓捕,多人被打傷;隨後4月25日,萬名法輪功學員自發前往北京國務院信訪辦和平請願,請求當局給予自由合法的煉功環境。我都親身經歷,同修們(法輪功學員)真誠善良、高度克制、處處為他人考慮的點點滴滴,依然是歷歷在目。下面就講幾件當天我所經歷的小事。

西安門大街偶遇

因為前一天聽說天津警察打人、抓人事件,要向上反映情況,1999年4月25日早晨煉回家打理好孩子,就奔國務院信訪辦所在地西安門大街。到西安門大街後,看到早到的學員都站在了府右街的西側,我就站到府右街與地西安門大街的西南側角。

西安門大街來往車輛、行人多,法輪功學員站在街道邊(有二~三排)把人行道讓開,還把路邊擋道的自行車排放好,一天的交通秩序很好、順暢,都沒出現堵車。西安門大街當時街邊有商家、小店鋪、民房。開門營業的店家、民房出入口等,我們就主動避讓,還把附近地上的煙頭紙屑等隨時撿起。有學員站的街邊一天都很乾淨。

陸續不斷的有學員來,有郊區縣的、有外省坐夜車趕來的。越聚人越多,我站的位置就逐漸往西移,就與既是同事又是清華校友的H相遇,有緣一起站著,現在想起很欣慰(H同修第二次被非法勞教後就沒有消息,十幾年了。同修安好!)。後來得知認識的同修大部份都來了,分散著,在府右街、長安街、西安門大街上都有。當天下午還有家屬聽到甚麼不好消息後,來找同修要勸、強拉回家的。

胡同裏的公廁

快中午時需要方便,我問一居民哪有公廁(衛生間)。她說跟她走,拐進一胡同不遠,就看到有人排隊,隊長一、二十米。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跟著她走進了公廁。

那時公廁是沒有獨立隔斷間的,沿牆邊排有六、七個茅坑,進門就一覽無餘:有兩個空位,她就直接過去了。這時我才反應過來:排隊的都是法輪功學員(同修)啊,就轉身出去排隊了。公廁始終都有空位,而且比一般的公廁乾淨。

不是學員進不來、站不住

午後,有一稍黑、體型稍瘦,約三十歲的人騎車過來,放下車也往法輪功學員中站,離我一米多遠,旁邊學員就讓了讓他。他站在那兒前看、後看、左看、右看,看有人看書沒人聊天;一會兒他就問旁邊的同修站這兒幹啥,同修說等著向國家領導反映問題。他站著站著就站出去了,渾身的不自在,後來他實在呆不住,就又走了。周圍的同修相視一笑。

同修中年紀大小都有,各行業也都有;認不認識的同修都相互禮讓,感覺那麼親切,相互比著做好。H與我站在前排,我就提醒自己要筆直站著,若不能筆直站著就到後排去,因為路人看到的我們是法輪功的學員。後來想想,那一天都是在前排站著,沒坐過也沒感到累!當時H說煉功人都是有站功的,現在知道那是師父的加持!

口相傳

聽別人說來的法輪功學員很多,沿街好幾里,長安街上也不少;還來了警車、警察,他們還錄像,我就想去看看,知道一下甚麼情況。

我沿府右街向南走,在府右街道西側馬路邊,同修站有三~四排,一眼望不到頭,不少人站著看書。警車停在馬路上,警察站在車邊吸煙、聊天,他們腳下有些煙頭,煙頭在馬路上那麼顯眼。沒甚麼行人,心想:了解情況的同修一定會有辦法告知的,不需要自己去看,就回去了。

後來從府右街方向,後排同修一個傳一個,傳話過來:有要去做代表反映情況的嗎?一會兒又傳來:有同修進去了。然後就是等待,等待。天都黑下來了,還沒有消息,就依舊在原地等待,可又來了些警車。

晚上快九點,從府右街方向,同修傳話過來說:總理出面了,天津放人了,回去吧。可沒有人馬上走,等確認了是這樣,大家這才開始離開。

我有意等了會兒,看看自己能做些甚麼,就看到有人還拿著裝垃圾的塑料袋,看到地上的紙屑撿起來帶走。很快、很安靜就沒甚麼人了,我也騎車離開。

法輪大法的學員按著大法「真、善、忍」的要求,自覺自發的去做好,「四﹒二五」事件得以和平解決。江澤民出於妒嫉,把和平上訪歪曲成「圍攻中南海」,之後發動中共國家機器,非法對法輪功迫害至今。法輪大法的學員一如既往堅持正信。

我講出所親身經歷的小事,是希望看到的人,不要再被謊言所矇騙,認真思考一下、真正了解一下:法輪大法講的是甚麼、法輪大法的學員是甚麼樣的人,為自己的未來做個正確的選擇。

(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