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法會召開 師尊親臨講法

print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七日,新唐人電視台與大紀元媒體在美國紐約召開一年一度的修煉心得交流會,並通過網絡邀請大紀元全球分社、新唐人各地分台18個國家和地區44個城市的員工同步參與。20位來自各地的學員交流了自己的心得。慈悲偉大的師尊親臨法會講法。

師尊親臨法會,讓現場媒體學員感到萬分驚喜。師尊為弟子講法,告訴大家,辦好媒體,要做好兩件事:「一個是修好自己,一個是我們媒體要以傳統文化為基點,以普世價值為基礎,才能做好這一切。」

在師尊講法過程中,整個會場充滿了祥和喜悅的氣氛,殊勝而美好。許多媒體學員含淚聆聽師尊講法。在師尊看望學員的時候,現場很多學員感動地哭了,大家雙手合十,圍著師尊,感受著浩蕩佛恩降臨的喜悅。

很多學員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感受師尊的慈悲。有位學員說,師尊慈悲的笑容好像把自己整個人都融化了。另一位學員說,師尊一招手,感覺自己不好的思想和業力瞬間被消除了。

法會上,20位來自歐洲、亞洲、美洲的媒體項目學員分享了他們在修煉路上的修煉心得體會。學員們的修煉故事,體現了修煉的嚴肅和殊勝。發言的媒體學員,既有在媒體工作十多年的「老員工」,也有入職一兩年的新人。他們體會到,在媒體工作,促成了他們修煉路上珍貴的救度眾生的機緣。

有學員在和報紙讀者講真相的過程中,體悟到「善」的力量;有學員和同事一起背法,發現了自己隱藏的執著心;有學員在家庭和工作的矛盾中一次次過心性關,最終堅定了在媒體工作的信念。

學員們都認識到,學法、煉功、發正念是修煉提高的重要基礎,他們會加倍珍惜媒體得天獨厚的修煉環境,不負師尊的厚望,以修煉如初的心態走好自己的修煉路。

師尊多次點化弟子突破難關

Teresa

五歲得法的Teresa,一九九六年在北京有幸聆聽師父講法,和父母都是九九年「四﹒二五」萬名大法弟子上訪的親歷者。迫害開始後,她還和父母到天安門廣場打橫幅、煉功護法,並親眼見證了中共警察對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恐嚇等迫害手段。

Teresa長大後,來到海外留學,畢業後選擇做大紀元的全職記者。離開父母的督促,Teresa忙於工作,做「三件事」的時間不斷壓縮,也放鬆了修煉要求。一天晚上在夢中看到自己在一面筆直的牆上快速向上攀爬,又突然滑下來。她看到師父走來,嚴肅地對她說:「你就只想著怎麼爬得快,根本就沒有好好想一想自己的修煉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從夢中驚醒,意識到自己的修煉出了問題。但是由於自己修的不紮實,Teresa感到力不從心,就帶著自暴自棄的心態辭去工作。之後的幾個月,她形容是一生「最不堪回首」的日子,不知道該如何繼續修煉,甚至懷疑自己不配做大法弟子。

但是她心裏一直有個信念支撐著她:「只要我不放棄自己,不離開大法,師父就不會放棄我。」果然她再次得到師父的點化。在夢裏,師父問她:「你最近修煉的怎麼樣?」她低頭小聲說:「還可以。」Teresa回憶,她抬起頭,看到師父用一種「我永遠不會忘記的、難以描述的、無比慈悲的目光看著我,就像看著做錯事的孩子。」

在夢裏,她泣不成聲。師父又問她:「你知道今後該怎麼做了嗎?」醒來後,Teresa變了,她抓緊時間學法、發正念,做好三件事。漸漸地,她感到師父幫她清理了很多不好的物質,終於,她有了衝破一切難關的勇氣。

「也許自己在最難的時候,還是守住了最根本的正念,就是信師信法的一念。」Teresa說。

目前Teresa繼續在媒體項目中做好三件事。

去掉當領導的心,凡事向內找

曾是常人公司高管的Siyamak從去年轉為媒體的全職員工。沒想到的是,他因此和當地同修發生了衝突。「每次回去見當地同修,氣氛都有點緊張。」當時,他覺得自己是幫媒體做事,因此只把它當成一般的干擾而沒有向內找。

幾個月後,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加入媒體只是想「搞個大公司,為了做常人看來有意義的事情」。當了解媒體工作後,Siyamak發現,媒體工作沒有給他當大公司領導的機會,於是,他決定放棄求名的心和自我執著,懷著謙卑的心態,踏踏實實地把本職工作做好。

當他的想法轉變後,Siyamak再次接觸當地同修,參加集體學法。他意外地發現,同修們都對他熱情相待。「我學會了遇到矛盾向內找。」他說。

在化解了和同修的矛盾之後,與同事的矛盾又接連出現。Siyamak有時候跟主管提意見,不知為何卻不被採納。當他的下屬同樣給他提重要建議時,Siyamak同樣置之不理,因為下屬提建議時,流露出對某個同事的強烈不滿,讓他聽不進去對方言論中有價值的部份。過後他思考時發現,他和主管提建議時,也表示過對他人的不滿。

「話語裏隱藏著執著心」,是溝通不順暢的重要原因。Siyamak認為,向主管提建議時,不能帶著顯示心或證實自我的心,如果想法不被採納,就應該向內找。

有時候主管會給Siyamak布置額外的工作,讓他感到壓力太大無法承受,甚至萌生做不好就不做了的念頭。但是他意外地得到了啟示:「失敗不可恥,逃避才可恥」。

Siyamak表示,自己為了加入媒體工作放棄一切,可以每天證實法而不必做常人工作,有甚麼理由不努力呢?「我做得越多越努力,所得到的回報不就越多嗎?主管讓我多幹活反倒是件好事。他們在幫助我不錯過寶貴的機會。」

走進媒體重塑修煉路

來自法國巴黎的華裔女生Emilie從小跟著爸爸一起修煉,但是學法、煉功或參與大法活動,都是被動去做的。那種狀態不能算「真修」,所以她走進大學校園後,就變得像個常人了。

在大學畢業前夕,她有幸欣賞了神韻藝術團的演出,被藝術家們完美的技藝所震撼。之後她開始思考大法和自己的修煉,於是開始了真正的修煉。她認識到,自己離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要求差得很遠,必須主動做好「三件事」,才配得上這個神聖的稱號。Emilie感謝師父給了她覺醒的機會,「我現在能做的就是趕快跟上,做我該做的事情。」

畢業後,她選擇加入紐約總部的媒體工作,頭三個月感到很順利,但考驗很快到來。「我變得很累。」由於工作內容與媒體的營收有關,她覺得壓力很大,每天工作就像參加百米衝刺一樣。

坐在電腦前,明明知道該做甚麼,卻無法集中精力去完成,這讓Emilie很失落。人的想法和情緒湧入腦中,她開始想家,感到悲傷、孤獨,最後忍不住哭了起來。她立刻意識到這是情的表現。回憶著師父的講法,她告訴自己要堅強。漸漸地,她的頭腦越來越清晰,不僅可以集中精力工作,也讓媒體營收狀況好轉。

三個月的實習工作結束後,家裏不修煉的媽媽和哥哥,極力反對她繼續留在媒體裏工作。回到巴黎,Emilie試著說服家人,卻不被理解,媽媽憤怒地讓她走開,哥哥說她自私、讓人失望。Emilie悟到,這是她要過的家庭關。她問自己,如果沒有家人支持、沒有豐厚的收入,還願意回到媒體工作嗎?如果要讓她放棄一切,只抱著救人的純淨心願,她還願意回去嗎?

答案都是肯定的,一切也變得出奇順利,媽媽突然同意她回紐約工作。Emilie感謝師父的苦心安排,「當我堅定了自己的想法後,修煉路上的障礙就清除了。」這就是她向內找時的一次巨大突破。

有心救人奇蹟就會出現

馬女士是新唐人「傳奇時代」的製片人,她在製作真相片的過程中體會到師父的慈悲和大法的神跡。從大法被迫害以來,理工科畢業的她產生一個強烈的願望,要用製作影片的方式揭露迫害,展示大法美好。加上努力自學影視相關知識,大法的神奇就在做片子過程中悄悄展現。

在工作前,馬女士都會思考影片主題,以及人們看完後希望得到的感受。在做第一部影片時,還不懂設計的她產生一個靈感,用貝多芬的音樂來表達影片不同階段的情緒,結果影片非常成功。

她說,他們工作的方向,就是「怎樣用動人的故事和常人所喜愛的方式和角度」講故事,讓人們了解大法,反對迫害。接下來的製片,她時刻考慮觀眾的感受:如何讓人興趣盎然地觀看下去;甚麼時候會令人感到悲傷、歡喜;如果觀眾感到沉悶的時候,又如何解決?

另外,馬女士還發現了個人修煉與工作狀態的重要關係。很多時候,頭腦中只有一些碎片化的創意,但是在學法、煉功過程中,就會有靈感閃現。等到寫作時,她很多時候也沒有很成熟的想法,就是坐在電腦前要求自己去寫。結果,那些碎片和靈感融為一體,呈現出最初構想的,那些希望觀眾看完影片後能帶走的信息和感受。

因此,每次完成一部真相片,回過頭來看看,馬女士常常很驚訝:當時是怎麼做出來的!她認為影片之所以會成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她說:「自己有想救人的心,師父就指引著把事情做成,起到救人的作用。」

扭轉觀念融化冰山

負責一檔電視新聞播出的Wendy有段時間和共事的同修出現了心性摩擦,她不斷向內找,發現了「真」和「善」更深的內涵。她說,那位同事突然對她不理不睬,不僅搬離了座位,討論工作時一直盯著電腦,平時更是陰沉著臉。Wendy感到有一座冰山橫在她們中間,「冷得透心涼」。於是,她試著和同事交流。

但是她的搭檔根本不願意多說話,每當她下決心去溝通時,不是那位同事請假,就是忙工作錯過了時間。Wendy感到壓在冰山下的滋味好難受。

她靜下心來向內找,發現竟然是自己先疏遠了同事。原來,她曾經發現同事說謊,觸動了她不能原諒修煉人說謊的觀念。

Wendy通過加強學法悟到,修煉中的「真」是「修真養性」,不是「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她進一步認識到,要求別人符合自己的標準本身就是不合理的,修煉人應該寬容、體諒別人。她還發現了自己有怕面對矛盾的觀念。她認識到,矛盾是好事,是提高的機會,應該謝謝同事。

觀念一變,就解開了心結。再加上發正念清除干擾,Wendy很快放下了之前的觀念。當同事休完假回公司時,Wendy主動請同事喝茶,坦誠地向她道歉,希望她每天都能開心。兩個多小時的談話非常輕鬆,同事也露出幾個月來久違的笑容。那一刻,Wendy感受到冰山融化了,身心無比愉悅、輕鬆,世界溫暖、祥和。

何為實修?在背法中獲得提升

新唐人員工Tina,在八年的工作中,深入體會到「實修」的內涵和重要性。起初她認為,自己在魔難面前,也剜心透骨地向內找,看淡常人中所謂的美好生活,並認真做新聞工作,應該算是實修了,但她隱隱感到,自己在修煉上提高很慢,誤以為是一種「穩定」的修煉狀態。

直到有一天,先後兩位同事指出她相同的修煉問題,Tina才開始認真反思。她發現,大的關、矛盾來時,她能夠認真對待,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但是當面對小事時,她卻從不在意,不加思索地用常人的思維、常人的做法應對。她說:「進一步看,是主動修煉還是被動修煉的問題。」

從去年起,Tina有緣和兩位同事一起背法,每天背一段,雖然速度慢,但一直堅持著。如果心無雜念,她十幾分鐘就可以背出兩段;反之眼睛就停在一句話上打轉,一段話要背上很久。Tina意識到:「雜念太多了,狀態不對了。」

在背法過程中,有時候她會著急地想:已經背了好幾個月了,怎麼才背到這裏?這要到甚麼時候才能背完啊?心裏有點發怵。通過學法,她悟到自己的焦慮,其實是邪黨文化中急功近利的觀念在作祟。

在大陸,中國人受到無神論的洗腦,以成敗論英雄,做事只注重結果,而不管過程如何。因此Tina轉變想法,「背完」這個結果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珍惜過程,「背到哪,悟到哪,主動同化法。」

她還請教一位長期背法的同事,花多長時間背法。同事說自己沒有專門去背法,讀多了自然就會背了。Tina非常驚訝,雖然多年學法,但是很多段落自己依然陌生,這就是學法走神、不入心的表現。在堅持背法過程中,她對大法的內涵體會更深了,心性也逐漸穩定。遇到考驗,她不再等到矛盾大了再向內找,而是能夠主動發現「小事」背後的大問題,快速提高上來。

(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