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法會召開 分享修煉中的昇華

print
二零一八年十月五日,第十九屆俄羅斯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成功召開。來自俄羅斯各個地區和白俄羅斯、烏克蘭、哈薩克斯坦和歐洲等地的法輪功學員齊聚一堂。十八名學員在台上和大家分享了自己的修煉體會。

參加第十九屆俄羅斯法會的法輪功學員們集體合影

法輪功學員在第十九屆俄羅斯法會上交流修煉心得

第十九屆俄羅斯法會期間,法輪功學員們集體煉功

在和家人相處中修出慈悲

來自克里米亞地區的阿拉(Alla)在交流稿中分享了自己如何修去對丈夫的抱怨、委屈、妒嫉和怨恨等負面情緒。在雙方發生矛盾的時候查找自己原因,排除思想內的負面情緒,用大法的法理嚴格要求自己。她逐漸意識到發生的這些矛盾是給自己提供修去不足和人心的機會。

「我相信我能去掉所有遺留的邪惡物質,我要在這方面繼續努力到在我心中只剩下『真、善、忍』為止。同時在心中感激我的丈夫,多虧他給我提出的意見,我變得更溫柔、對丈夫更尊重,更寬容。」

丈夫通過她也知道了法輪功,並且在她的介紹下開始學法修煉,慢慢地丈夫發生了變化,在困難的情況下運用大法法理幫助她分析,並且在土庫曼斯坦向當地民眾弘法,他開始更精進的學法。

「同時我應該用自己的例子幫助丈夫鞏固對大法的堅信,讓他變得更正直和寬宏大量。同時我們可以在修煉和救度眾生中互相支持。我在學習把情感昇華成慈悲,當能做到的時候,我的生活變得和諧、輕鬆和快樂。」

在貝加爾湖邊向中國遊客講真相

來自西伯利亞地區安加爾斯克市的(Angarsk)謝爾蓋和妻子在持續六個月的旅遊季節期間,在貝加爾湖旁邊,每天不間斷的向來自世界各個地區的遊客,特別是中國遊客講真相,派發真相資料,風雨無阻,同時利用工作的便利不放過一切講真相的機會。

「師父說我們應該找到救眾生的路。所以我們在火車站,在我工作的地方,最顯眼的地方掛著介紹法輪大法的掛曆,旁邊掛著小蓮花。同時經常利用我的電腦放關於大法的幻燈片。電腦屏幕朝向接待室,所有的遊客們包括中國遊客都可以看到。有些人像著了迷似的觀看這些幻燈片。」

在這個過程中,別人不理解的態度、方方面面的干擾會造成向遊客講真相的難度,他向內找自己的原因,「我發現了自己的自高自大,心胸狹窄、報復心、不滿、甚至是對導遊和其他人的仇恨。還好我們有神奇的法器向內找,我們應該把所有的一切變成好的。如果出現了漏呢,就意味著是時候修去它了。自高自大、仇恨和謾罵都是魔性。如果你把自己的能力擺的高於大法,那就隨時有可能掉下去。當出現痛苦或難度增加的時候,我會想起師父在《越最後越精進》中講的:『那麼修煉的人就要按照正理修煉。吃苦受難是除去業力、消除罪過、淨化人體、提高思想境界、昇華層次的大好機會,是大好事,這是正法理。』」

清洗自身的黨文化和無神論因素

來自莫斯科的米哈伊爾,今年六十三歲,修煉大法已有十九年。在他的交流稿中分享了自己通過閱讀《九評共產黨》這本書,意識到了思想中存在的黨文化和無神論因素,並正念清除它們。

「在小時候幼兒園裏和後來上學期間,我們都被無神論和黨文化教育著。幼兒時期就被告之神和宗教是不存在的,是民族的鴉片。灌輸了鬥爭和仇恨。就這樣在我意識中深深的埋下了黨文化和無神論。這直接導致思想業力的產生。在我快四十四歲時,身體的健康和個人生活上都出現了問題。醫療和教堂沒能幫了我。我開始尋找能使我從這個狀態中解脫出來的路。」

「尋找中我遇到了法輪功,在那裏我找到了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的答案。從開始修煉的前幾天我就感受到了身體健康的改善。」

「讀過幾遍《九評共產黨》之後, 我看到我把黨文化的思想意識當成了自己的。 我理解到底應該把它和自己區分開,並用正念徹底銷毀它們。這是一個從自己的意識中清除這些因素的過程。再一次讀《九評共產黨》時,突然看到從我自身出去了 共產黨黨魁的肖像和有他們形像的旗幟。 我悟到,我開始從共產黨因素中解脫出來,回歸真正的自己,我就平靜下來了。」

提高心性走正路 完成好自己的歷史使命

來自聖彼得堡的葉卡捷琳娜在修煉前曾接觸過很多功法。二零一五年,在俄羅斯法會上得到《轉法輪》這本書後,她愛不釋手,通過自學中文,現在她可以用俄語、英語和中文三種語言閱讀這本書。在修煉後,她意識到自己的很多執著心,在修煉心性方面她嚴格要求自己。

「我發現當必須要提高心性的時候,就會發生矛盾和內心不太舒服的一些狀態,不好的情緒似乎浮到了表面上來。需要記住的是,作為修煉人,我們必須要時刻保持正念和同化大法,那樣所有的考驗都能過去。」

同時,她意識到講真相救人是自己的歷史使命,「我在幾個健身俱樂部工作,每天和大量的不同年齡和職業的人接觸。」在她向這些人弘法時意識到,很多的人都很有緣份。有的人一聽到煉功音樂馬上就問:「這是甚麼呀?」並且感受到了大法強大的力量。「所有的人都是為大法來到這裏的,他們之中的每一個人都有明白的一面。我們作為大法的粒子,不能不完成我們的歷史的使命,不管執著有多麼的強,同化大法,它們就會消融並且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在這一刻會顯示出我們真正的自己。」

在做項目過程中修自己

來自莫斯科的柳德米拉(Lyudmila)自二零一五年開始在媒體項目全天工作。在項目中工作需要和同修積極配合:「在共同工作中我學習著去掉自己的自私和傾聽同修。我們中的每一個人都不固執己見,相反,為了做的更好,我們儘量理解對方的觀點。」

「一次我在頭腦中抓住了一個念頭,和同修一起兩人工作真好啊。是的,我們很不一樣,這是我們的優勢,而不是干擾。我們不爭鬥,而是互相補充。有些同修的觀點拓寬了我的想法,豐富了智慧和賦予了無價的合作經驗。」同修之間在法上的交流會使大家更加親近,更能互相理解,並且起到了互相鼓舞和支持的作用。

同時,她意識到項目的效果和參與其中的每個同修有著關係,和自己的修煉狀態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只有每天都嚴格要求自己,精進修煉,才會使項目不受損失,救更多的人。

(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