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法弟子劉桂芙兩次被非法勞教、流亡海外(圖)

北京大法弟子劉桂芙堅持“真善忍”的堅定信念,兩次被非法勞教,在北京女子勞教所受到了種種酷刑折磨;在廣大正義人士的幫助下,在國際輿論的支持下,2007年8月31日才從北京女子勞教所釋放;現在已經離開中國大陸。

1998年時的劉桂芙

 

第二次被非法勞教後憔悴的劉桂芙

劉桂芙在北京女子勞教所被惡警強制吃不明藥物、不讓睡覺、長達20幾小時的嚴格的坐姿,站立體罰;遭故意毆打,傷害及非人的精神摧殘;等等。劉桂芙在美國 的女兒為了營救母親,多方奔走,得到了美國各界民眾的支持。美國法輪功學員將劉桂芙受迫害的案例通報了聯合國,聯合國人權調查員諾瓦克先生在視察北京女子 勞教所期間要求見她,被中共警方阻攔。

迫於國際壓力,北京女子勞教所將劉桂芙從攻堅隊轉到集訓隊,並允許家屬探視,還改善了伙食。集訓隊中雖然肉體迫害有所減輕,但精神迫害更加嚴重,除了包夾 和隔離外,還把她關在房子裏面套房子的禁閉室內直到她離開勞教所。在此期間,劉桂芙要求集訓隊也為其他法輪功學員改善伙食,並進一步爭取權利。

為了多關她幾天,惡警甚至不惜修改勞教開始的日期,好將劉桂芙離開勞教所的日子推後幾天。在劉桂芙離開勞教所之前的幾個月中,勞教所為了銷毀證據,停止了 對她的肉體迫害,改善伙食,以使她出所後,無法從健康狀況上找到明顯的迫害證據。即便如此,劉桂芙剛從勞教所出來後仍然非常消瘦憔悴,頭髮花白,滿臉皺 紋,還長了很多老人斑。

劉桂芙因堅持修煉法輪功曾經兩次被非法勞教,遭受嚴重迫害。 2001年2月,劉桂芙被非法勞教一年半。2005年2月28日,劉桂芙再一次在北京家中非法被警察抓捕。警察在她家中沒有找到任何證據,只好捏造事實, 說在劉桂芙家中發現二十多張法輪功傳單因此要勞教她二年零六個月。迫害法輪功是非法的,任何國家也沒有在公民家中發現與信仰有關的資料就要被關押的法律。 即便如此警察們為了實施迫害,還要造假證據。他們在劉桂芙家中實際上只發現了兩張傳單,卻硬說成二十多張,還說傳單多少根本不重要,反正就是要勞教她。

北京女子勞教所不讓劉桂芙和其他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接觸,被非法勞教後不久就從7大隊轉到攻堅隊進行單獨包夾迫害。2005年8月16日,家屬經過多 次努力爭取,終於在勞教所接見室見到了劉桂芙,根本都認不出來了,原來140多斤重的身體,看上去不足100斤。明顯變矮小了,頭髮也白了,滿臉皺紋,行 動遲緩,比抓前一下子蒼老了二十多歲。劉桂芙當時告訴家人說:“不許睡覺,每天罰站,開始每晚12點多到深夜4點休息會兒,後來深夜2點半到4點才叫休息 會兒。同時強制吃一種藥,膠囊狀,吃後就吐酸水和黑水……。”

家人追問獄警宋麗麗:人沒甚麼病,你們給甚麼藥吃?宋麗麗臉色慌張,支支吾吾地反復強調說不是甚麼毒藥之類的。

美國、加拿大、歐洲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做了大量的營救工作,她的家屬也強烈要求探視的權利。探視中,家屬發現劉桂芙身上有明顯的創傷和遭受嚴重迫害的情況,體重下降約40斤,人很蒼老,於是家屬進行了上訴,狀告參與迫害的惡警宋麗麗。“國際追查”組織也對此立案。

北京女子勞教所迫於壓力,回應家屬的申訴,承認在勞教所中禁止劉桂芙煉功,並把她作為“重點人”進行管理。但聲稱宋麗麗以及四個包夾人沒有對劉桂芙進行“打罵,體罰,虐待”。

被非法勞教期間,劉桂芙沒有任何妥協,並始終在要求覆議,爭取權利,勞教所警察對她無可奈何。她正念闖出北京女子勞教所集訓隊後,勞教所警察授意地方警察 把她送到“北京法制培訓中心”,進行進一步迫害。但地方警察認為,勞教所警察都管不了的事,他們也不願插手,但仍然對她生活進行監控並多次騷擾她。

劉桂芙遭受了種種迫害,九死一生。2007年12月29日,劉桂芙離開中國大陸,流亡海外。

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後,劉桂芙家庭一直承受著巨大壓力,在美國上學的女兒因為劉桂芙修煉法輪功而上了中共的黑名單,母女7年沒有見過一面。丈夫劉保國體弱多病。我們呼籲各界正義人士關注劉桂芙和她的家人,幫助他們早日團聚,恢復正常生活。

【明慧網】


 4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