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呈現出天上、人間的美好(圖)

「中國最後一個大右派」 、從少年時代就開始從事 文藝工作的林希翎女士,已四度觀看神韻晚會。二零零七年聖誕前夕,在紐約觀看兩 場晚會後,林女士深受震撼,感到自己對未來的希望被激活了,悲苦人生又被注入了 新的生機,並且這良性影響還在隨時日持續發酵、增長。一週後,心緒難平的林女士 接受專訪,侃侃而談,直抒胸懷。(以下內容據參訪錄音整理)

林希翎女士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晚再觀神韻

我父母是三十年代的「海派」,父親有副好嗓子,是個京戲迷,我幼時就騎在父親的 脖子上去聽梅蘭芳的戲;母親出生書香門第,是個音樂教師、作家,我從小就受到良 好的藝術熏陶。我十三歲加入部隊文工團,吹、拉、彈、唱、編導,樣樣拿得起,是 個多面手。在中國,我看過無數國內外名演員的演出,後來出國後,在巴黎、悉尼、 維也納等地也看過很多國際一流演出,可神韻晚會帶給我的卻是前所未有的震撼。


* 「神韻」呈現出人久違的天人合一的和諧美

我一直在想,「神韻」 有何魅力能吸引我一次次的觀看?並能如此深的觸動我的靈 魂?我想,這直觀的原因是她呈現出天上、人間的一切美好。

從莊嚴殊勝的天國神界,到富麗堂皇的大清庭院,再到當代上演著正義與邪惡較量的 中土之邦;從旌旗翻飛的大唐疆場,到繁花滿園的江南水鄉,再到西方小夜曲裏的夢 幻之鄉……神韻晚會的高科技三維動畫天幕所營造的景致和意境帶給人完美的視覺享 受,引領著觀眾經歷了一次美不勝收的跨越時空的文化之旅。
《萬王下世》中,當主佛駕著天馬寶輦從大穹降臨,那些拍打著巨翅從頭頂呼嘯而過 的行空天馬仿佛直撞入我的心裏,讓人胸中對主佛降臨人間,慈悲救度世人充滿希冀 。《后羿射日》裏,那九隻怪鳥,一一竄上天空,化作炙烈的太陽,萬物在焦灼的熱 浪中蒸騰、塗炭,和著現場極富感染力的交響,簡直將人置身在那大難臨頭而無處躲 藏的末日恐慌之中;《嫦娥奔月》中那廣寒月宮,那瓊樓玉宇竟是那樣清涼、真實不 虛……。我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出,那些耳熟能詳的神話傳說怎麼能被人如此完美的演 繹出來。

以前,我憧憬天人合一,呼喚天人合一,但天人合一在我的夢境中都越來越模糊。然 而神韻晚會中,人傑地靈的天山下,森林蔥鬱,草地柔綠,身著鵝黃長裙婀娜起舞的 純潔少女,意氣風發的、誠摯熱情的俊美少年,這本身就是一幅美妙的西域風情畫; 白雪皚皚的長白山,青青的層層農田,點點稀疏有致的房舍,能歌善舞的朝鮮族兒女 在謳歌神的慈悲和帶給人的吉祥與歡愉……。「神韻」呈現出人久違的天人合一的和 諧美。

* 「神韻」從新定義了人間的陽剛與陰柔的和諧美好
《大唐鼓吏》的鼓點節奏清晰分明,流暢而不滯澀,打出了真正中國人的錚錚骨氣、 生生不息的頑強生命力和特有的氣度與韻味。那鼓聲時而激越奔放,活力四射,能驅 散層層陰霾,令聞者無不被其磅礡的士氣和令人振奮的豪邁所感染;鼓聲時而舒緩、 輕徐,將希望和歡樂從人心底托起。當最後震撼環宇的鼓聲戛然而止,人們的心裏似 將永遠充滿陽光而無陰影。這時,我猛然意識到,這群熱血男兒就是「陽剛」美的代 名詞。

大唐是中國歷史上最為輝煌的時代,我心目中的大唐男兒「上山擒得猛虎,下海捕得 蛟龍」,他們充滿陽剛氣概,堅毅頑強,平和、自信又大度。原以為,在當今的中國 ,在中共的半個世紀的統治、戕害下,我們民族的脊梁幾乎被打斷了,既有外在陽剛 之氣,又內在堅強、敢講真話、堅持原則、有氣節、有精神追求、能鐵肩擔道義的真 漢子很稀少了,但《大唐鼓吏》把中華民族的男子漢的氣節展現的淋漓盡致,讓我看 到我們民族復興的希望。

說到這兒,就不能不提到中國舞《水袖》。我媽媽是南方人,我自己也近一半歲月生 活在南方。那天幕呈現出的南方水鄉是那麼明麗雅致,那明淨的湖水、彎彎的小橋、 似錦的繁花、溫柔的楊柳,就是一直縈繞在我夢境中的溫柔故鄉。如花蕾般純淨的女兒在清泉落花間起舞,時而她們行雲流水般的步伐如清風在湖面拂 過,甚至不會掠起一絲波紋,宛若凌波僊子,她們如水的嫻靜、優雅和柔美令人心曠 神怡,她們纖塵不染的乾淨讓人感動落淚;時而她們靈動而流暢的舒展水袖,播灑花 雨、舞動春風,帶人的心一同與她們在雲端、湖面起舞。曲終時,女孩兒們已裊裊而 去,留給人的是超然物外的意境、悠遠的遐想和妙不可言的回味……。「神韻」從新 定義了人間的陽剛與陰柔的和諧美好。

* 「神韻」喚醒人性中最美好的東西
作為一個二胡演奏者、欣賞者,我最推崇二胡演奏家戚曉春的《苦度》,那是我從未 聽過的能穿透和感動人靈魂的二胡。聽著她,我的眼在流淚、心在悸動。以前,我自 己最喜歡演奏的是阿炳的《二泉映月》和劉天華的《病中吟》,然而從戚曉春的《苦 度》中,我感受到一個詞,那就是「慈悲」,那是一種無法用語言描述的、超越和解 救世間一切淒苦的洪大的慈悲和關懷。戚曉春演奏的《苦度》是超越古今的二胡曲目 的極品。還有那帶給觀眾天音雅樂的非凡作曲、指揮及樂團,那些誠摯的用心與觀眾交流的最 美妙的男女高音,那些用舞蹈傳播真、善、美的純潔兒女,那一對純淨高雅、幽默溫 馨的天造地設的主持…… 一切的一切,無不令我佩服、敬仰。

「神韻」把東西方傳統文化的精華給傳承下來了,並在開創新的真正人的文化;「神 韻」把人性中最美好的東西給喚醒了,並引領人向上昇華。

* 「神韻」使我悲苦的人生重現光明
對「神韻」,我最深的感動還是源於其對在迷惘彷徨中苦苦追尋人生真諦、苦難無助 的生命的慈悲導引。關貴敏先生演唱的那首《我是誰》沒有一絲的煽情,平和而真誠, 「天地茫茫我是誰,記不清多少次輪迴。苦難中無助的迷茫,期盼的心如此的累,黑 夜中流出的是滄桑的淚……」那發自心底的訴說和交流,將我禁錮在被中共迫害近半 個世紀的慘痛經歷裏痛到麻木的心扉一扇扇的打開了。

我早年被中共打為右派,坐了十五年的黑牢,後來又被迫流亡海外,真是家破人亡, 父母、兒子、我妹妹的女兒……我最愛的人都一一被中共害死,我自己也是九死一生 。尤其是我那才十八歲的最心愛的兒子的慘死,還被中共大做文章栽贓給法輪功,我 當時出於道義發表過一個嚴正申明,澄清我兒子的死與法輪功無關,並指出中共才是 害死我兒子的幕後黑手,中共才是最大的邪教。這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最大人間慘劇令 我的心浸泡在無邊的苦痛與黑暗中,我知道法輪功在受著中共更為慘烈的迫害,但由 於受中共謊言欺騙,一直有意無意的回避去瞭解真相,法輪功問題成為我的禁區。

好長一段時間以來,我一直在痛苦中苦苦掙扎,在用微薄之力與中共撒旦那只黑手抗 爭,我以前雖是個基督徒,仍感到無助,對個人、社會的前途感到無望,萬念俱灰中 有時痛苦的想放棄生命,卻又於心不甘……。直到我看到神韻晚會。

那是怎樣的晚會啊,它把天上、人間的美好與光明都呈現出來了,他把正義最終戰勝 邪惡的希望與未來都真切地展現出來了,把人的生命來源、歸宿及回歸的路都揭示出 來了。它吸引我一次一次的用心去聽去看,用靈去感受,那止不住流淌的熱淚在撫平 我心靈的創傷,沖刷著我心裏的怨恨,在將生命中最美好的元素——慈悲與寬容回補 進心田。神韻使我原本悲苦的人生開始重現光明。

* 「神韻」展現出正義終將戰勝邪惡的希望
我被迫害的經歷,令我更能深切體會到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苦難,然而法輪功學員在 經受了中共長達八年的慘烈深重的迫害,卻一直堅守信念,不向中共妥協,在超越自 身的苦難中,仍關愛著世人,他們依靠自己的力量,舉辦如此高水準的晚會,以如此 美好的藝術形式向世人揭示真相,呼喚良知,傳播希望與光明。這個創舉絕非任何政 治和經濟利益驅使所能達到,而是出自對「真善忍」的信仰力量。我覺得晚會最震撼人心的節目是《覺醒》,他完美的呈現了「正義終將戰勝邪惡」的 真理。從中,我看到越來越多的民眾在覺醒,在勇敢的站出來維護正義,在追隨 「真善忍」真理,尤其是最後當舞臺和天幕上「真善忍」的修煉者連成一片、徧佈環 宇——這是我看到的最美的一幕,這既是光明的前景,也是現實的寫照。我不禁熱淚 奔湧,充滿「真善忍」的社會才能是真正和諧的社會,法輪功學員對「真善忍」的堅 持,給人帶來新的希望與生機。

* 「神韻」啟迪人找尋真相與真理
當我的心緒從晚會的陶醉與激動中沈澱下來,再次賞玩晚會節目冊時,心中對晚會中 的歌詞「真相是網開一面的救度,真相是最後的希望與未來……」產生了強烈的共鳴:我以前因為基督教的排他性,當年朋友送我《轉法輪》時,我曾拒絕閱讀瞭解;更因 為中共鋪天蓋地的誹謗和謊言,對法輪功曾有過負面看法,甚至在不明真相中說過很 多錯話。可神韻晚會徹底改變了我,令我發現自己的錯失。對照這面純正的鏡子,我 認識到人的歷史局限性和生命局限性,不懂不可裝懂,不知不可胡說,更不能聽信中 共流氓政權的誣衊、誹謗。我大學的專業是學法律的,也一輩子被中共誣陷、迫害, 可在法輪功問題上,我自己卻輕信了中共的謊言,做了錯事。因此,我希望用自己的 餘生去瞭解法輪功真相,並向世人去揭示我所瞭解到的真相。儘管我現在正面臨巨大 的來自中共的威脅和不明真相的朋友的壓力,但我決定堅持堂堂正正講真話、做好人 的良心選擇。

我原是個愛挑剔的人,然而神韻晚會的純真、純善、純美卻令我感動併發自內心的贊 嘆;那些為能與神韻藝術團合作引以為榮的世界頂級藝術團體,那些不分種族、職業 、性別、年齡的觀眾對晚會毫不吝惜的由衷讚美與推崇,那在中共政權史無前例的打 壓下更為輝煌的成功……,這一切讓我深切意識到,神韻晚會絕非人之境界所能為之 。從晚會大面積對人心靈的淨化與善化,我更看到了神的意志。「神韻」的確來自於 天,是來自天國的福音。我很感謝法輪功通過神韻晚會帶給我的真相——法輪功的真相、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 、人生的真相、生命的真相,啟迪我去深入探索真相,追尋真理。我現在有一種想進 一步認真瞭解法輪功的奇妙衝動。我覺得自己是神韻晚會的大大的受益者,我對慈悲 的神在我暮年還留給我機會來欣賞這世上最殊勝、美好的藝術,還留給我找尋真理之 機會而無比的感激。

我以前入基督教時,受過洗禮,那是用水對身體的洗禮,而神韻晚會帶給我靈魂的洗 禮。

* * *
人物背景
林希翎生於一九三五年,十三歲成為部隊文工團文藝兵,一九五三年入讀人大法律系 ,曾任《中國青年報》特約記者。在五七年「反右」運動中,由毛親自點名,被打成 大學生中的典型「大右派」 ,前後坐牢十五年。一九九七年中共為右派平反時,鄧 小平明令林希翎、章伯鈞、羅隆基、儲安平和陳任炳五人不能平反。一九八三年定居 法國,現暫居美國。如今,五位「大右派」中的其餘四人都已去世,林希翎成為「右 派活化石」。


 1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