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蒙陰縣界牌鎮部份大法學員遭迫害事實(一)

九九年“七二零”以來,以原山東省蒙陰縣界牌鎮政府惡黨書記公丕東(已得癌症)、鎮長婁樹青、副書記翟曉林、副鎮長宋樹福、現任惡黨書記胡守東、鎮長彭 波、原鎮“六一零”頭目公茂舉、現“六一零”頭目張德斌、原界牌鎮鎮派出所所長張文家、現任派出所所長馬林為首,在界牌鎮各單位的配合下,非法強行辦洗腦 班多次,非法抄家、勒索法輪功學員錢財,體罰、打罵法輪功學員,下面揭露的只是大法學員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

惡黨暴徒迫害殘疾人劉孝蓮

劉孝蓮,女,五十八歲,家住蒙陰縣界牌鎮司家莊村。得法後她嚴格按“真、善、忍”約束自己,善待他人。對公婆的孝敬在當地傳為佳話。在劉孝蓮道德提升的同 時,她的身體也受益了。她因小時候不幸摔到,造成骨折,致使腳心歪向上,腳面向下,走起路來一瘸一拐的,行走十分困難,成了一殘疾人。為治病四處求醫,錢 花了不少也沒見好,家庭卻被拖累的一貧如洗。煉功後殘疾的身體大有好轉,走起路來雖然有點歪,但腳看上去基本恢復正常,甚麼活都能幹了,這對劉孝蓮來說是 過去想都不敢想的。她懷著無比的幸福慶幸自己有緣得法,是大法給了她新生,是大法給了她家庭新的生機。然而九九年“七二零”後她因修這部高德大法,無辜多 次被非法抄家、綁架、關押。

九九年“七二零”界牌鎮“六一零”頭目公茂舉、界牌鎮派出所所長張文家和指導員楊旭等人逼迫劉孝蓮夫婦每人交七百元現金的罰款,因當時沒錢,晚交了兩天,就加罰了三千元。

二零零一年陰曆五月初十中午一點多鐘,不法之徒李發兵、薛義增、石磊等十幾人突然闖進劉孝蓮家,當時另一名大法弟子劉曉梅在她家中串門。他們不分青紅皂白,把劉曉梅打倒在地,然後把劉孝蓮、劉曉梅綁架到界牌鎮派出所。

在界牌鎮派出所,界牌鎮派出所所長張文家用橡皮棍兇狠的照著劉孝蓮的頭部、臀部、腿旮旯裏毒打一頓,打的劉孝蓮兩眼直冒金星,臉上往下滴血,渾身紫一塊、 青一塊的,疼的她差點昏死過去。到第三天即陰曆五月十二日,不法之徒李發兵等開著幾輛車到劉孝蓮家抄家,把她家抄了個精光。非法抄走的東西有:電風扇、三 把小椅子、鐵大門、新紗門、手扶車、方桌、小圓桌、縫紉機、小麥、玉米麵三袋、一袋飼料(一百二十元,餵小豬用)、簸箕、钁頭、鋤頭、鐵锨、鋁盆、木料、 水桶、吃飯用的碗、女兒結婚的錄像帶等等,總之家中能用的、能拿的全部搶劫一空,還勒索了兩千元罰款。

劉孝蓮被非法關押在界牌鎮政府大院十一天。其中有一晚上,電閃雷鳴,下著瓢潑大雨,大法弟子被趕到院子裏,幾十個惡人輪流用腳踹大法弟子,後又讓大法弟子 兩胳膊伸直、兩腿伸直坐在地上。大法弟子們被折磨的痛苦不堪,而這些不法之徒看著他們痛苦的樣子則哈哈大笑。其中有一叫王明濤(家住界牌鎮孫家峪莊)的惡 人打起人來最為惡毒。劉孝蓮家以後又多次被抄家騷擾、勒索罰款,不算抄去的物品,僅僅現金就被非法勒索達七千多元。

劉桂香屢次遭綁架、勒索

劉桂香,女,五十七歲,家住山東省蒙陰縣界牌鎮萬泉莊村。得法前患有十幾年的胃痛、腎炎,打針、吃藥都沒能好,學大法僅僅五天,十幾年的病不翼而飛,鄰里百姓從她的身上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九九年“七二零”後她卻因信仰“真善忍”無辜遭受多次罰款、抄家。

一九九九年底,為還師父和大法的清白,劉桂香依法進京上訪。臘月二十六日劉桂香在天安門廣場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橫幅,立即遭天安門惡警綁架,並被送到蒙 陰縣駐京辦事處關押。臘月二十六日界牌鎮鎮長婁樹青、副鎮長宋樹福伙同界牌鎮派出所所長張文家等把劉桂香劫持回蒙陰,非法關押在蒙陰縣看守所。

臘月二十七日,劉桂香被非法押送到公安局非法審訊,原政法委書記李枝葉用腳踢她。她對李枝葉說:“你們不管壞人、小偷,為甚麼專管好人?”李枝葉說:“小偷給我們送錢,你們又不給我們送錢,槍斃了你們都不多。”

劉桂香在蒙陰縣看守所遭迫害一個月,期間不讓吃飽,被剝奪一切人身自由。被非法勒索一萬元罰款後,於二零零零年三月一日被界牌鎮派出所所長張文家、指導員楊旭、惡警石礦等人非法劫持回界牌鎮派出所。

在界牌鎮派出所,界牌鎮派出所指導員楊旭問劉桂香還煉不煉?劉桂香說“煉”。一個“煉”字把惡徒楊旭氣的暴跳如雷,楊旭當著她家人的面對她狠命的拳打腳 踢,打的劉桂香長時間喘不上氣來。劉桂香回家後沒幾天,惡警石礦等人晚上非法闖進劉桂香家,把劉桂香綁架到界牌鎮繼續迫害達三個月,並迫使她的家人在洗腦 班陪著。

當時被非法關押在界牌鎮的大法弟子還有劉祥義、張玉鳳、劉乃芝、楊士珍、李雍英、李秀榮、劉長蓮、劉長忠、劉孝榮。界牌鎮書記公丕東、副書記翟曉林等人讓這些大法學員白天打掃衛生、栽樹拔草,晚上鎖在車庫裏,不讓大、小便。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一日晚上九點多,李發兵等十幾個惡人非法闖入劉桂香家,把她家翻了個底朝天,把兩袋子花生米種全撒在地上,粉皮、粉條撒了一地,十幾個 惡人在屋裏踩來踩去的,當種子用的花生米被踩得不能做種用了。最後惡警發現了敬神佛用的香,便有了綁架劉桂香的藉口,李發兵用腳狠狠的踢了她一腳,五、六 個惡人把她抬上了警車,綁架到鎮政府大院關押了五、六天。

界牌鎮派出所馬林和王剛等幾個惡警對他們非打即罵,逼迫他們交出經書,辱罵師父。馬林等還揪掉學員的頭髮,讓女學員只穿內衣,往她們身上、臉上澆污水,衣 服濕透,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兩腿伸直,雙手板著腳尖,這樣折磨大法弟子一天一夜,後又將水泥地上潑上水(鎮工作人員劉霞和另一女人潑上的水),讓大法弟 子坐在水裏一天一夜,凍得學員都起不來,站不住了。在此期間惡人李發兵表現得最為惡毒,他讓人砍了一根竹子,上面故意留了好多刺,挨個敲打學員的臉、肩, 強迫學員辱罵師父,還說:我們這些人都是上過明慧網的,你們上網告我的狀,我也不怕。 界牌鎮黨委書記胡守東及“六一零”頭目楊希友等不許大法弟子說真話,楊希友還對大法弟子搧耳光、用腳踩膝蓋,邊折磨大法學員邊說:你們不學,我還失業沒事 幹了呢。最後劉桂香被界牌鎮政府非法勒索三千元後回家。

在長達八年的迫害中,劉桂香總共被惡黨政府非法勒索罰款一萬五千元。

劉孝榮家中被洗劫一空

劉孝榮,女,家住界牌鎮東風橋村。一九九九年依法到北京上訪,被綁架,在蒙陰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一個月,被非法勒索罰款一萬元。回家後沒幾天,界牌鎮不法之 徒又綁架劉孝榮到界牌鎮政府繼續迫害達三個月。在這期間,界牌鎮書記公丕東、副書記翟曉林、鎮長婁樹青、副鎮長宋樹富等指使手下不法之徒對劉孝榮家非法抄 家。抄走黑白電視一台、一車小麥(三十多袋子)、一缸花生油、桌子、椅子、兩組沙發、煤氣罐、縫紉機、小鐵車、鍘刀(餵牛用的)等,家中能用的、能拿的全 部搶劫一空。

界牌鎮書記公丕東、副書記翟曉林等讓這些大法弟子白天打掃衛生、栽樹拔草,晚上鎖在車庫裏,不讓大、小便。

劉孝榮和其他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在界牌鎮政府大院。其中有一晚上,電閃雷鳴,下著瓢潑大雨,大法弟子被趕到院子裏,幾十個惡人用輪流腳踹大法弟子,後又讓 大法弟子兩胳膊伸直、兩腿伸直坐在地上。大法弟子們被折磨的痛苦不堪,而這些不法之徒看著他們痛苦的樣子則哈哈大笑。其中有一叫王明濤(家住界牌鎮孫家 莊)的惡人打起人來最為惡毒。

二零零五年六月,在原蒙陰縣“六一零”頭子崔華東、界牌鎮黨委書記胡守東、界牌鎮鎮長彭波的指使下,於六月二十七日晚十點左右指揮界牌鎮派出所惡警兵分四 路對該鎮大法弟子進行了非法搜家,到大法弟子家四處翻找,找到大法資料就綁架法輪功學員。劉孝榮家中遭到非法搜查並被綁架,在界牌派出所、鎮政府關押期 間,家中被洗劫一空。隨後她被非法勞教兩年,在勞教所受盡非人折磨,於二零零七年六月回到家中。

劉祥彥多次被非法抄家、綁架

劉祥彥,男,三十九歲,蒙陰縣界牌鎮劉莊村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後體會到按“真、善、忍”做人的幸福,可好景不長,九九年“七二零”後,他多次被非法抄家、關押,歷經魔難。

九九年臘月二十八日的晚上,劉祥彥正在睡覺被村幹部叫醒,說是他的姪子和姪女從北京進京上訪被抓回來,讓他去陪著。到了界牌鎮政府,看到兩個孩子在牆角蜷 著身子,正被界牌鎮書記公丕東、界牌鎮派出所指導員楊旭等人非法審訊著。接著把他的摩托車扣了,告訴他那裏也不准去,失去了人身自由他才明白自己被騙了, 爺仨在界牌鎮政府過的新年。大年初二,因孩子進京上訪把劉祥彥的哥(劉祥義)毒打了一頓,寒冬臘月裏,讓他扒光衣服躺在冰涼的水泥地上。惡警石礦用大木椅 子把他毒打了一頓。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六晚上八點多,界牌鎮派出所指導員楊旭領著一伙人兇神惡煞的踹門而入,劉祥彥問他們是幹甚麼的?楊旭說: “你給我放老實點,不老實把你銬起來。”接著搜遍家中的角角落落,臨走時說:“若你哥回來馬上報告派出所。”那天晚上正好有一親戚在他家,那親戚嚇的一晚 上沒睡覺,緊接著惡徒們又來騷擾了四、五次。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三日,楊旭帶著一伙惡警及界牌鎮政府的不法之徒對劉莊村的十六名大法弟子非法勒索罰款。當天交的罰款七百元,劉祥彥因晚交兩個小時加罰 了四十元。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號,界牌鎮政府強制全鎮四百多名大法學員參加界牌鎮辦的洗腦班,辦班五天,每人收培訓材料十元。二零零一年五月初十上午十 點,在劉祥彥家中無人的情況下,界牌鎮政府不法之徒張朝才帶領一伙人又在光天化日下破門而入,抄家並非法掠奪走珍貴的手抄本大法書籍《洪吟》。

二零零四年正月初九晚上八點,界牌鎮派出所所長馬林、界牌鎮“六一零”副主任楊西友帶領二十多人闖進劉祥彥家,翻箱倒櫃,找出一套講法錄音帶,便依此為藉口把他綁架到鎮派出所。當晚又回來把他家翻了個遍。第二天,鎮政府不法之徒四十多人又把他家翻了個底朝天。

第三天,鎮書記胡守東、宋樹福、張德坤、石增坤、管理區書記公琳等四十多不法之徒開著大卡車,公然非法掠奪公民的私有財產,抄走的財物有:現金一千三百四 十五元,信用社存單三張,面值五千五百元,股金證三張,面值二千一百五十元,中國郵政儲蓄存單一張,大、小方桌各一張,一台縫紉機,一台電視機,摩托車一 輛,煤氣罐、灶一套,一組高低櫃。惡徒本來想把家裏所有的東西都拉走,頭目見了現金和存單,說那些不值錢的不要了,於是惡人們亂砸一通,真是像遭了土匪的 搶劫一般。

正月十二日,劉祥彥被放回家。過了幾天,劉祥彥到鎮上要回非法掠奪去的東西,除股金證外甚麼也沒給。鎮“六一零”副主任楊西友對他說:“挨了扁擔打,別說扁擔揉。那個廟裏沒有屈死的鬼。”

以後的幾年裏,每逢節假日,管理區書記張德坤、謝樹坤、派出所所長李長祥、副所長李法兵、指導員陳玉欣及鎮政府不法之徒都要進家騷擾、恐嚇,一家人過著擔驚受怕的日子。由於多年的積蓄被搶劫一空,住的房子的脊梁斷了也無力修復,只好用木棍頂著。

王鳳蘭遭迫害經歷

王鳳蘭,蒙陰縣界牌鎮東風橋村人。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四日晚,蒙陰縣界牌鎮政府人員張德斌、吳紀軍等四個不法之徒非法闖入王鳳蘭家,非法抄家,掠奪走珍貴的大法資料和煉功帶等,並綁架了王鳳蘭。張德斌打手機叫來王昌順、劉元寶,名義上給王鳳蘭看家,實為監視。

到界牌鎮派出所後,張德斌逼迫王鳳蘭坐在值班室的水泥地面上,兩腿伸直,兩手扳腳趾尖。張德斌非法審訊王鳳蘭,當王鳳蘭拒絕回答時,張德斌便兇狠的一腳把 她踹倒在地,再逼迫王鳳蘭坐好,然後再把她踹倒,最後氣呼呼的擰著王鳳蘭的耳朵把她拽起來。非法審訊持續了好長時間,後來張德斌把她關進小黑屋裏,罰站兩 個多小時。

九月十五日晚七點多,張德斌對王鳳蘭說:“打電話叫你女兒送三千元錢來。”王鳳蘭說:“一個晚上,又是一個孩子上,哪去拿這麼多錢?”張德斌就說:“你回 去,限你三天的期限,把錢送到鎮六一零,送給我也行。”九月十六日,張德斌又闖入王鳳蘭家,非法勒索現金三千元,搶走電話一部、新錄音機一台、兩個小錄音 機、一個MP3,臨走時還威脅說:“我跟你沒完,隨時都會來,你等著!”

九月十七日,張德斌拿著大法弟子的血汗錢揮霍,飲酒作樂。喝完酒在回家的路上遭車禍,他的孩子被當場撞死,張德斌自己骨折住進蒙陰縣醫院。正應了現世現報的天理。

參與迫害的部份人員(區號0539):
婁樹青,男,原界牌鎮鎮長,現蒙陰縣司法局局長 4270158,宅4272585,13589680699
翟曉林,男,原蒙陰縣界牌鎮副書記,現蒙陰縣水利局,宅4272830,13853939286
胡守東,男,蒙陰縣界牌鎮黨委書記,4568308,宅4821569,13969901111
彭波,男,蒙陰縣界牌鎮鎮長,4568302,宅5026362,13583997936
宋樹福,男,蒙陰縣界牌鎮副鎮長,4568301,宅2166628,13583990386
張德斌,男,蒙陰縣界牌鎮六一零主任
公丕東,男,原蒙陰縣界牌鎮書記
張文家,男,四十二歲,原界牌鎮派出所長,現蒙陰縣巡警大隊教導員宅4818723, 13605396760
楊旭,男,界牌鎮派出所指導員  13853926766,4815269
石礦,男,原界牌鎮派出所惡警,已調蒙陰縣公安局監管大隊 4818919,     13954924800
李法兵,男,綜治辦主任

現蒙陰縣界牌鎮派出所: 4568311、4818669
馬林 4818969 13969973928 宅4818782
李長祥4818971 13583949536 
陳玉新4818971 13791541446 
苗樹正4818970 13853932828 宅4818746
喬秀麗4818970 13969996056 宅4274862

現界牌鎮政府  4568301,4568301(傳真) 
胡守東4568308 宅4821569 13969901111
彭波 4568302 宅5026362 13583997936
李建華4568301 宅2180608 13325093499
王斌 4568301 宅2189355 13954403345
李光源4568301 宅4568066 13869960597
李洪偉4568301 宅2166334 13954994628
石增坤4568301 宅4270107 13563908816
劉煥英4568301 宅4833567 13176965692
段海軍4568301 宅4805531 13954944531
劉忠祥4568301   13355044137
宋樹福4568301 宅2166628 13583990386
張朝才4568301 宅4810380 13176079101
公琳 4568301 宅2166348 13573952315

【明慧網】


 2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