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公主嶺監獄黑幕曝光(圖)

吉林省公主嶺監獄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黑窩,以監獄長沈吉祥、副監獄長安平為首的邪惡流氓團伙,八年來積極充當江羅流氓集團的走卒,用毒打、電擊、群毆、 關禁閉室(小號)等酷刑方式,殘酷的對信仰“真、善、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甚至用對待精神病患者的殘忍方式,將一個原本正常的人活活折磨致死。為免其罪 惡曝光,公主嶺監獄惡警甚至要求探監的大法弟子家屬要出示不是法輪功學員的證明及公主嶺市“六一零”開的證明,方能接見。而種種消息封鎖,也就使得這座 “人間煉獄”的殘酷罪惡遲遲不能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

                          

                                                                                                                                       吊掛                                                   

                 

                        毒打                                                  群毆                                          多根電棍同時電

其實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法輪大法在中國大地洪傳的恩澤,也普降在吉林省公主嶺監獄內。當時的一些在押犯人們也都學煉了法輪大法,由於大法的無邊威力, 使那些原本警察根本就改造不好的犯人們,卻由於學煉了法輪大法發生了根本上變化,他們學會了怎樣做一個好人,並走上了生命返本歸真之路。面對這些犯人們翻 天覆地的變化,監獄裏的警察們都感到驚奇,並對法輪大法也都有了正面的認同。

但是,到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對法輪功迫害開始以後,中共的所有國家機器都開足了馬力參與了迫害。而以監獄長沈吉祥、副監獄長安平為首的流氓團伙為達到一己私利,也全面的撲向了當時監獄內的所有在煉法輪大法的在押人員,這其中被迫害的最嚴重的是姜嘯天。

監獄為了讓姜嘯天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惡人們把他整天吊掛在監獄大門上,由於種種非人折磨,最後把姜嘯天折磨的精神失常。但監獄惡警們還不放過已 精神失常的姜嘯天,用各種對待精神病患者的手段來對付他。眾所周知,在社會上的精神病院裏的患者是被怎樣對待的,更何況是在監獄裏由犯人直接管理的精神病 患者。那些犯人經常把姜嘯天綁起來,用木棒毒打,還逼他抽煙等等。特別是當他不自覺的一有煉功動作,就會招來拳打腳踢,一頓暴打。由於長期的酷刑折磨,二 零零二年,姜嘯天刑滿釋放回家不久,就含恨離開了人世。在中共暴政的鐵蹄下,一個僅僅想擁有“做好人的權利”的生命就這樣被扼殺了。

而打著“迫害法輪功有功”這面惡旗的沈吉祥,也於零五年底調離了公主嶺監獄,爬上了吉林省勞改局獄偵處處長的職位。惡人沈吉祥走了,但是公主嶺監獄惡劣的環境並未因沈吉祥的離去而有所改善,因為取而代之的是流氓出身的“坐地炮”安平,而副監獄長則由主管改造的陳忠斌接任。

從零五年八月至零六年九月間,長春鐵北監獄陸續的把在押的七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分別轉監到四平石嶺子監獄和公主嶺監獄。除了長春轉監來的法輪功學員外,公主嶺監獄還非法關押了從延吉等地送去的一些法輪功學員,所以現在公主嶺監獄大概共關押了約三、四十名法輪功學員。

自從公主嶺監獄接收法輪功學員以來,也是一直採取嚴厲打壓的手段。他們讓四個刑事犯來包夾一個法輪功學員,並不准被包夾的法輪功學員跟任何人說話,否則就 用 “罰分”等方式“株連”那四個刑事犯。這也將中共集權暴政體現的淋漓盡致“你長了嘴,但卻不准說話”。而那些包夾的刑事犯,也因怕自己受牽連,對法輪功學 員監視的比看死刑犯還要嚴厲,連上廁所都不離開半步,以上種種的非人折磨給法輪功學員的日常生活帶來許多不便,更在精神上造成很大壓力。

為了能達到迫害的目地,監獄內惡警們用各種藉口來迫害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在七監區,法輪功學員蔡福臣就曾因在獄中煉功,而被獄政科惡警幹事劉海洋關過小號進行迫害。

公主嶺監獄為了掙錢,強迫法輪功學員出工幹活,每次都長達十多個小時。為了抵制奴役勞動,很多法輪功學員們遭受到監獄惡警們的酷刑折磨。如:三監區的法輪 功學員張輝就因各種不公正待遇和抵制奴役勞動,而遭受過獄政科惡警幹事劉海洋的毒打和被三監區的教導員王吉慶多次關入小號進行迫害。

在原四監區,法輪功學員楊慧勇也因各種不公正待遇和抵制奴役勞動,不但被原看守大隊惡警隊長赫慶國關入小號進行迫害,還給他上固定床(死人床),並唆使其 他惡警一起同時用九根上萬伏的電棍電擊楊慧勇,致使楊慧勇當時就被電昏死過去。還有法輪功學員付宏偉也遭受此種酷刑迫害。

在六監區,法輪功學員劉文濤、徐貴軍等人,剛轉監時,也都曾被強行關入小號迫害過。

以上僅是公主嶺監獄的看守隊和獄政科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情況。而其它大多數監區也有很多類似的迫害發生,因太多,故不能一一舉例,現列舉一個迫害比較嚴重的案例:

一監區非法關押著一位叫陳光武的法輪功學員,是二零零五年由延吉看守所送來的。他剛入獄時,身體就不太好,獄醫體檢時說他是因以前得過肺結核所致。零六年 五月,一監區教導員劉兵讓陳光武出工幹活,從早六點至晚六點長達十二小時。一天奴役勞動下來,原本身體不太好的陳光武感到胸疼的比以前更厲害了,在此種情 況下他向劉兵提出了不出工的要求。然而惡警教導員劉兵卻說他裝病,又讓陳光武到醫院拍片。第二天劉兵告訴陳光武說:肺結核已經鈣化,胸和心臟都沒毛病。陳 光武一聽就知道劉兵所言全是謊話,因為心臟有沒有毛病那得通過做心電圖或其它儀器來檢查,拍胸透是檢查不出來心臟病的。所以陳光武再一次要求在其家屬的監 護下,到監獄外的醫院做外診。

沒想到惡警教導員劉兵不但沒應允,反而在第二天就將陳光武關入小號,並上固定床(死人床),然後又回到生產車間將幹事馬文義喚來,兩人同時用兩根上萬伏的 電棍電擊被固定在死人床上的陳光武。俗話說“打人不打臉”,而這些邪共的走卒們完全喪失了人性,不但直接在陳光武的臉上電擊,還“行兇”至兩根電棍的電全 部耗盡才不甘心的罷手,並揚言第二天接著電。沒過幾天,兩個惡人真的又去電被關在小號裏的陳光武。到那一看陳光武的臉已被電棍電擊的嚴重毀容,不但被電的 滿臉的大水泡,整個臉和耳朵都被電棍電的嚴重腫大、變形,整個臉已經面目皆非了。面對這樣的慘狀,兩惡人不但沒有一絲悔過,還變本加厲的用電棍在陳光武的 身上又電了起來。陳光武原本身體就很虛弱,經歷了電擊、死人床、被關入小號長達二十多天等慘無人道的酷刑迫害後,更是弱不禁風。而惡警們還不死心,還強迫 剛剛從小號裏出來的陳光武出工幹活。

就這樣,至零七年八月份,陳光武出監時,已經被惡警們迫害的有氣無力,整個人瘦脫了像。而且兩個惡警那次對陳光武的電擊迫害,使陳光武身上、臉上留下了不 少疤痕;長期死人床的迫害,使陳光武的右手臂的手筋發生萎縮;而電棍電擊臉部時產生的強大的擊打力,致使陳光武的數顆牙齒嚴重鬆動,吃東西困難。據說當陳 光武家屬看到他所遭受的殘酷迫害時,產生了極大的憤怒與震驚,正在通過法律起訴所有參與迫害過陳光武的人呢。

但以上所舉的案例,僅僅是冰山的一角,更多駭人聽聞的迫害,因重重封鎖未得以曝光。

公主嶺監獄的惡警們敢於如此囂張的為所欲為,踐踏國家法律,監獄長安平、副監獄長陳忠斌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而這場泯滅人性的迫害能得以延續,也主要是中 共邪黨與江澤民的相互利用的結果。但天懲的序幕已經拉開,退黨大潮更敲響了中共的喪鐘。希望公主嶺監獄所有警察們能認清形勢、停止迫害,不當中共的替死 鬼,為自己選擇一個未來。

同時正告還在參與迫害的惡人們,如不停止迫害,我們將繼續把你所犯的罪行全部曝光,你們最終在世人們的唾棄中遭受天懲。

參與迫害的單位、個人的部份電話號碼:

吉林省公主嶺監獄郵政地址:吉林省公主嶺市1002信箱 郵編:136100
吉林省公主嶺監獄電話總機號碼是:0434-6287281
0434-6289063
將總機號碼撥通後有語言提示:請撥分機號,查號撥“0”
分機號碼:
2001 是 監獄長 安平
2002 是 副監獄長 蘇寶臣
2003 是 副監獄長 付國棟
2004是 副監獄長 陳忠斌
在拔分機號2005、2006…等依此類推,就可撥通公主嶺監獄各科室和各監區的電話。

住宅電話:

安平 0434-6452267
陳忠斌 0434-6288637
蘇寶臣 0434-6201399
付國棟 0434-6287043
劉海洋 0434-6287869
劉兵 0434-6285255
馬文義 0434-6229137

吉林省勞改局電話:

0431 -82750568,此電話是門衛值班室電話號碼,通過它可以查詢勞改局各局長和各處的電話。經查證獄偵處的沈吉祥的電話是0431-82750547, 那麼在0431-82750501至0一431-82750568(值班室)間就是勞改局各局長和各處的電話號碼。

【明慧網】


 3 total views